第一百一十二章 楊陽

麽仇什麽怨啊!林辰軒完全無視周圍人的目光,麵色一凝,似乎想起了什麽,連忙朝著擔架車跑了過去。按照接下來的發展,這位沈老爺子會死在手術台上,他是從兩年後穿越過來的,對於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瞭如指掌。沈老爺子得的病是急性腦血管疾病,又稱腦血管意外,中風或卒中,是人類死亡率最高的三種疾病之一,憑著現代的醫療,根本無法完全醫治。據林辰軒所知,能醫治急性腦血管疾病的方法隻有一個,那就是使用炎黃十八針,可是當今世...瘦弱的男生汗顏不已,他真想問問,這群人在來天南大學之前,有沒有先調查一下林辰軒的事跡!那家夥可是搶走陸雲女朋友,得罪白雲飛的找事精啊,這種人,就算是個莽夫,也是一個不容易對付的莽夫啊!

“眼睛說的對,這個林辰軒的確不容易對付,我在來這裏之前,已經查過林辰軒的底細,這家夥的武功非常高!恐怕我們中間的確沒人能打贏他,可是這年頭看的是錢,背景,就算他在厲害,能厲害的過手槍和大炮嗎?”

在這五六個人中,一個穿著光鮮亮麗的年輕人嘴角掛著一絲笑意,眼中更是閃過一絲的不屑,此人正是燕都大學的學生會會長,楊陽。

身為天南大學的學生會會長,不僅要有極強的家世背景,還要有逆天的智商,而楊陽就是兩者兼備的天才!論成績,整個燕都大學沒人能比得過他,論家世,楊家可是燕都三大世家之一!沒理由會被一個莽夫比下去!

“會長,拚智商我們的確能夠拚的過林辰軒,可是你想過了沒有,萬一林辰軒不跟我們拚智商,他出手傷人,那我們怎麽辦啊!”瘦弱的學生滿臉擔憂的說道。

“怎麽辦?他|媽|的涼拌!有我褚彪在這裏,我看誰敢動會長一根汗毛!”那個強壯的學生大大咧咧的拍了拍胸脯保證道。

有勇無謀的家夥,瘦弱的學生暗自歎息一聲,無奈的搖了搖頭。反正無論如何,他都感覺這個林辰軒不是自己能夠隨便招惹的人物,還是待會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管怎麽說,我們還是見到林辰軒再說吧,這裏是學校,他應該不敢在學校裏動手打人吧!更何況,我們來這裏的目的,是為了接詩雅回去,並不是與林辰軒發生衝突。”一個帶著眼睛的知識分子淡淡的說道。

“對……”楊陽站起身來,舒展了一下腿腳,鄭重的說道,“就算他林辰軒是一頭餓狼,今天我也一定要去會會他,把詩雅帶回去,這可是我家老頭親自下的命令。”

楊家和張家屬於世家,兩家世世代代的交好,而楊家的現任家主和張家的現代家主更是親如兄弟,為了進一步拉近兩個家族的關係,所以兩家的家主確定聯婚。

也就是讓張詩雅嫁給楊陽。雖然張詩雅和她母親已經離開了張家,但她畢竟是張家的人,容貌姣好,美豔動人,而且楊陽對張詩雅也有好感,所以兩家的長輩一拍即合,就定下了這門婚事!

楊陽帶頭走進了天南大學,剩下的幾個人都是以楊陽為首,眼見楊陽都已經不懼危險的走進了天南大學,那他們自然也不好再說什麽,緊緊的跟在楊陽的後麵,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向天南大學走去。

上午一點鍾,正是學校午休的時間,不過大部分學生都睡不著覺,借著午休的時間在校園走動。

張詩雅今天沒去醫務室上班,她要溫習功課,再過幾天護理係有個考覈,要是掛了科那就麻煩了。

林辰軒也明白這個道理,特地給張詩雅放了幾天的假。

張詩雅剛剛在學校的餐廳吃完飯,正捧著一本厚厚的書籍向宿舍的方向走去。

說來也巧,楊陽他們剛走進天南大學,頓時一個如天仙般的女人出現在他們的眼前,此人正是一直低著頭看書的張詩雅。

停下腳步,楊陽呆呆的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自己日想夜想的女生,張詩雅和一般人的女生不同,她的麵板比較白,既然不擦任何粉底,也能凸顯出她那潔白無瑕的肌膚。在加上張詩雅今天穿的是一身白色的連衣裙,更加的襯托出她潔白無瑕,清純無比的氣質!

不僅是楊陽,連他身上的那些跟班們,也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張詩雅,恨不得現在能把眼睛貼在張詩雅的身上。

“好美啊……”楊陽不由自主的歎息一聲。

張詩雅眉頭一皺,她好像也擦覺到了周圍有幾個鬼鬼祟祟的男子在偷看她,索性就快了腳步,向女生宿舍的放向快速奔去。

以前也有男生經常偷看張詩雅,那時候她並沒有再次,不過現在她的身份不通了,她是林辰軒的女人,隻能被林辰軒看……這就是張詩雅內心真正的想法。

見張詩雅加快了腳步,楊陽也意識到了不妙,心中也暗暗的悔恨起來,自己也真是的,一直盯著人家姑娘看,會給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的嘛。

“張詩雅同學,你請留步,我不是壞人……”

為了向張詩雅解釋清楚,楊陽快速跟了上去,跑到張詩雅的麵前,喘著粗氣的說道。

“你們是誰?咦?”張詩雅看到楊陽胸前徽章的時候,眉頭一緊,有點提防的問道,“你們是從燕都來的人?”

張詩雅並不認識楊陽,在那個充滿歧視的家族裏,她和母親受盡了冷眼,童年也是一片灰色,張詩雅對童年的事情,早就不想再回憶起來了。

“恩,我是燕都大學的學生會會長楊陽……”麵對自己心愛的女人,就算是不可一世的楊陽也變得有些拘謹。

“既然你們是燕都大學的人,那為什麽要來天南大學嗎?還有你剛才叫住我有什麽事情嗎?”張詩雅也知道天南大學和燕都大學的關係,所以麵對燕都大學的學生比較小心。

“我來天南大學的目地就是……”楊陽臉色一紅,尷尬的笑道,“來找林辰軒同學切磋一下,另外,你父親讓我帶你回去……”

楊陽不敢向張詩雅表白,這麽清純,這麽可愛的女子,自己向她表白,她會不會拒絕呢?如果要拒絕的話,那自己表白豈不是自找其辱嗎?所以楊陽決定先慢慢的和張詩雅發展成朋友的關係,然後在慢慢的向張詩雅表白。

反正等她返回燕都之後,自己有的是時間給她親近。

“我不會回燕都的,我在這裏生活的很好。”張詩雅冷著臉說道。她死都不想再回到那個充滿歧視的家族裏。

“詩雅,我已經打聽清楚了,你和你母親在天南市生活的也不容易,而且你母親也生了病……明明可以當個大小姐,沒必要收這份苦啊。”楊陽苦澀的說道。

“我並不覺得我很辛苦,我非常幸福,你回去告訴他們,我死都不會回去的!”張詩雅冷著臉說道。

“其實吧……張叔叔讓你回去,主要是給你物色了一個帥小夥……”楊陽拘禁的笑了笑,不敢直接的告訴張詩雅。

在他的心裏,張詩雅就是女神般的存在,隻能遠觀,不可褻瀆,小時候,楊陽最大的樂趣,就是躲在一邊,偷偷的看著張詩雅,看著這個可愛又漂亮的女孩子,卻不敢上去搭話。

所以張詩雅並不認得楊陽!

“不必了,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辰軒對我很好。”張詩雅淡淡的說道。

“辰軒……”聽到張詩雅這麽親切的喊出林辰軒的名字,楊陽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張詩雅同學,你和林辰軒……”

“我是他的女朋友。”張詩雅語氣肯定的說道。

“哢!”我是他的女朋友,這七個字就彷彿一道驚雷一般,重重的轟在楊陽的心口上,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這麽清純的女子怎麽可能是那個莽夫的女朋友呢!

“張詩雅同學,你剛纔是騙我的吧……”楊陽笑著說道,不過他的笑聲有些顫抖,表情也有些難堪!

“我為什麽要騙你?我真是他的女朋友,如果你們有什麽事情想找他的話,可以先告訴我,晚上我見到他的時候,就會通知他的!”張詩雅淡淡的說道,心裏也越發的謹慎起來。

“晚上……”楊陽的心一下子就碎掉了,難不成他們晚上都在一起做苟且之事嗎……這麽清純的女子難道也不清純了嗎……

楊陽呆呆的愣在原地,兩眼通紅無比,聲音顫抖有些的問道,“你晚上……都和林辰軒……呆在一起嗎……”

“大多數時間都在一起,怎麽了嗎?”張詩雅奇怪的看了楊陽一眼。

她是醫務室的護士,林辰軒是大夫,她們每天晚上都住在醫務室的,雖然不在同一張床,但畢竟在一個屋簷下,所以說在一起,也沒有什麽毛病。

更何況,張詩雅和林辰軒雖然沒有做那種事情,但倆人的戀愛關係,卻已經定下了。

楊陽的眼圈有些通紅,在自己心裏一直冰清玉潔的女孩子,竟然和別的男人睡在了一起……

純潔的女人也變得不純潔了……

楊陽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一股無名的怒火湧上心頭。

既然別人可以玷汙這個女神,自己為什麽不可以呢!更何況林辰軒隻是一個莽夫,而自己可是名門貴族!

想到這裏,楊陽也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勇氣,一下子就抱住了張詩雅,直接吻向張詩雅的嘴唇。

張詩雅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壞了,身體不由自主的抬起小手,護住自己的嘴唇,楊陽吻到的隻是她的手而已。

“你幹什麽,你放開我……”張詩雅臉色蒼白的說道。峰雙眼通紅,扯著嗓子大聲喊道,“林辰軒!林辰軒!!我求求你!有什麽事情衝著我來,別對夢兒下手!我求求你了!!”林辰軒冷笑著說道,“王峰!我不知道你為什麽要殺我,但想必得罪你的人也是我吧!可是你為什麽要綁走周詩雨呢!龍有逆鱗,觸之必亡,今天你活不成了,我要讓你帶著悲憤,離開這個世界!”說著,林辰軒便撕開夢兒的上衣,雖然已經十月份了,但天氣仍然炎熱,夢兒穿的衣服不是很多,上衣一下子就被林辰軒扯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