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南宴會

,我就放了他,你會不會心甘情願的陪我呢。”王峰色|迷|迷的盯著周詩雨的胸部,那模樣要多猥瑣,就有多猥瑣……“你的人在什麽地方?快點動手吧。”林辰軒語氣冰冷的說道,他已經完全憤怒了,待會就要大開殺戒。“好,既然林先生這麽著急,那我也不說廢話了,出來吧,別藏著了。”王峰拍了拍手,頓時上百名拿著棍棒的學生從二樓衝了下來,一個個虎視眈眈的看著林辰軒。“辰軒,你快走啊!不要管我……”周詩雨哭著大聲說道,雖然...“嗬嗬,李萬,你應該知道天南宴會的規矩,沒有請柬絕對不能讓你們進去的!”鄭剛的臉色立馬冷了下來,看向林辰軒和李萬的目光也充滿了不屑和鄙視。

李萬隻是出身於一個暴發戶的家庭而已,按理來說,他也沒有資格參加天南宴會的,隻不過最近不知道走了什麽運,跟了一個好老大,所以才被邀請。

至於那個叫林辰軒的,上麵有人給他打過招呼,好好的羞辱林辰軒一番!

所以,在聽到林辰軒這三個字的時候,鄭剛擺出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樣,腦袋裏盤算著待會怎麽羞辱他!

“要請柬才能進?”林辰軒開口問道。

“當然……這裏可是有錢人聚集的地方,不是你家門口的公園,什麽人都能進的!”鄭剛不屑的撇了撇嘴,雙眼充滿了鄙視,林辰軒渾身上下沒有一件名牌,隻是一身地攤貨而已,一個窮鬼居然還想來參加這麽高貴的晚宴,這不是找死嗎?

“那他們為什麽沒有出示請柬?”林辰軒指著前方幾個有錢的公子哥模樣的學生說道。

“他們都是天南宴會的常客,所以不需要請柬,對了,你煩不煩啊!趕緊滾蛋吧!這種高階的地方可不是像你這樣的窮鬼能夠進來的,大爺還要泡妞呢!沒功夫跟你墨跡,趕緊滾!”鄭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壓根就沒把林辰軒放在眼裏!

林辰軒轉頭,看著旁邊的李萬,嘿嘿笑道,“我看你這個小弟不怎麽中用啊?老大都被欺負成這個模樣了,你怎麽小弟怎麽不上去踹他?怎麽?對付一個小嘍嘍還用讓我親自動手?”

李萬一愣,頓時明白過來,也不廢話。直接抓起鄭剛的頭發,抬頭手掌,猛扇他的臉龐,鄭剛隻是一個酒囊飯蛋,平時吹吹牛逼到還可以,可是一到關鍵的時刻,他就熊了……

不一會兒,鄭剛被打的兩個腮幫子鼓鼓的!上麵血紅一片,可是李萬並不打算放過他,一腳踹出鄭剛的小腹上,把他踹到了牆邊,隨後指著他的鼻子說道。“也不看看你是個什麽東西!連我們老大的路都都敢欄!真是他|瑪德不知死活!”

鄭剛被打的神智模糊,連說話都有些含糊不清,“你……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如果讓我老大知道……我老大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你老大?嗬嗬,你老大在我的眼裏就是個屁!”李萬掐著鄭剛的喉嚨,將他按在牆上,轉頭看著林辰軒說道,“老大,怎麽處置這個家夥?”

林辰軒冷冷的說道,“今天好歹也是天南大學舉辦的晚宴,我們要低調一點,這樣吧,給他點小教訓,就放他離開吧!”

“好的!明白了!”不等鄭剛開口求饒。李萬就已經握著他的右胳膊,猛地抬起膝蓋,狠狠的頂在鄭剛胳膊上,“哢嚓,啊……”一道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道慘絕人寰的叫聲響遍整個大廳裏……!

在大廳內參加宴會的學生們好像擦覺到大廳這邊的慘叫聲。紛紛轉過頭來,看著這邊發生的情況!

李萬完全不顧周圍學生的目光,抓乏鄭剛的另一隻胳膊,反手一擰,“哢嚓……”又是一聲骨折的聲音響起,此時的鄭剛連慘叫聲都沒有叫出來,直接昏了過去!

“李萬,你什麽意思?打狗還要看主人呢!”就在這時,一個貴族公子哥模樣的男生帶著幾個跟班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李萬抬起頭來,望著那個貴族公子哥,淡淡的說道,“滾一邊去!張輝,哥告訴你!以後管好手下的狗,如果他咬了一個連你都惹不起的人,恐怕你也得一起完蛋!”

那個叫張輝的公子哥鄙視的看了李萬一眼,不屑的笑道,“一個暴發戶的兒子,你有什麽資格給我說這句話?對了!你根本沒有資格來參加這次宴會!請你離開!我們這裏不讓窮鬼進來!”

不等李萬說話,林辰軒就上前一步,冷冷的說道,“不知道怎麽樣纔有資格參加這次的宴會?”

張輝打量著林辰軒一眼,發現林辰軒隻是穿著一身地攤貨的窮鬼,頓時心生鄙視,不屑的說道,“去去,有你什麽事,窮鬼一個,滾一邊去!別把我們舉辦的宴會當成路邊的小攤,這裏可不是什麽人都能進來的,滾一邊去……別惹大爺心煩!”

林辰軒轉頭看了看李萬,笑眯眯的說道,“李萬,你怎麽看?老大又被侮辱了……”

“揍他孃的!!”李萬二話不說,直接抓乏張輝的頭發,猛地朝牆壁上撞去。

可是這個張輝也不是泛泛之輩,雙手交叉護乏額頭,緊接著,抬起腿猛地向後踹去,狠狠的踹向李萬的大腿。

李萬連忙鬆開張輝的頭發,後退了兩步,看著張輝說道,“行啊!幾天不行,功夫學的不錯啊!”

張輝摸了摸被弄亂的發型,惡狠狠的說道,“李萬!今天你死定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說完,張輝拍了拍手,緊接著,十多個拿著酒瓶的學生圍了上來!

這個張輝以前是國術館的,跟著白雲飛學過幾天的武術,身手自然非同一般。

“李萬怎麽了?用不用我來幫幫你?看你的樣子打不過這個垃圾啊!”林辰軒站在一旁,臉上始終掛著玩世不恭的笑容,似乎並沒有把那個張輝放在眼裏!

李萬活動了一下手腕,笑嘻嘻的說道,“不用了,正好我想活動一下筋骨呢!”

其實這個李萬也不是笨蛋,既然他選擇了跟隨林辰軒,就絕對不能隻做一個跟班,他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向林辰軒展現自己的實力。

林辰軒走進宴會大廳裏,搬了個凳子坐下,好好的欣賞這場戰鬥,他想也知道李萬的實力究竟如何。自己當初的選擇正不正確!

周圍大廳裏的學生們也全都圍了上來,有這麽一場不要錢的戰鬥,他們當然不會放過!甚至有幾個好事的富家公子已經開了賭桌,不過大家並不看好李萬,壓李萬的賠率是一賠三!就算是一賠三的賠率,也沒人壓!

林辰軒也不會放過這個賺錢的機會,走了過去,看著那個開賭局的富家公子,淡淡的說道,“我可以壓嗎?”

“嗬嗬,我們這裏的賭局最少的賭資就是一萬塊!你有錢嗎?”那個開賭局的富家公子鄙視的看了林辰軒一眼,滿臉的不屑,因為林辰軒穿著一身的地攤貨,根本不像什麽有錢人,不僅是那個開賭局的富家公子,就連周圍的幾個男|男女女也開始對林辰軒指指點點的!

“他好像是林辰軒……”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裏,有個帶著眼睛的男生顫顫抖抖的指著林辰軒,低著頭說道。

“啊……”此話一出,周圍的學生們你看我,我看你,滿臉驚愕之色,那個剛才嘲笑過林辰軒的人,紛紛站的遠遠的!對於林辰軒大名,整個天南大學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啊……

那個開設賭局的富家公子轉頭,看著角落裏的眼睛男,滿臉震驚的問道,“小子,這家夥……不!這位公子真的是林辰軒,林公子嗎!你可不要騙我,否則後果會很慘的!”

那個帶著眼睛的學生低著頭說道,“我以前是跆拳道社的,他帶人揍我們社長的時候,我就在場,怎麽可能會忘呢……”

“啊……”聽到那個眼睛男這麽說,大廳的同學們一陣寂靜,無論是男是女,都屛住了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林辰軒的做事手段和身手在天南市傳的紛紛揚揚的,包括當著跆拳道社長的麵強|奸他的女朋友,搶走陸雲內定的老婆,招惹冷芊芊,打敗山本柳一郎等……

雖然大家都沒親眼親眼見過,但林辰軒打敗山本柳一郎的事情,整個華夏誰不知道?這種強悍的人,誰敢去惹他?

剛才那幾個出言嘲笑過林辰軒的人,恨不得馬上找個地縫轉進去,萬一自己被林辰軒記乏了容貌,以後他要報複自己,那該怎麽辦啊?

林辰軒完全無視周圍的這場鬧劇。他拿出一張支票,在上麵寫了一千萬,然後又將支票壓在賭桌上,淡淡的說道,“我賭一千萬,壓李萬贏!!”

“啥?一千萬?不是吧!是真的嗎?”那個開設賭桌的男生差點沒把眼珠子瞪出來,要不是壓這張支票的人是林辰軒,他恐怕早就一巴掌把人家扇飛了!

雖然他們都是出身名門,平時也不缺錢,但家裏的錢都是有父母掌管著。平時給個幾百萬的零花錢就已經很多了,畢竟他們隻是學生,又沒有開始管理家族……

“怎麽?你不相信這張支票是真的?你可以打電話問問銀行!”說著,林辰軒就把手裏的電話遞給了那個開設賭局的男生!

“不敢……不敢……我那能信不過你啊!”那個開設賭局的公子哥滿臉汗顏的說道,讓他拿電話他都不敢他!開玩笑。林辰軒一巴掌就能把人打飛出去。這是吹的嗎?

押完一億元的支票以後,林辰軒坐在凳子著,敲著二郎腿,看著李萬戲謔的說道,“就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如何,一千萬我已經壓下去了,希望你不要讓我輸錢!”’知足吧,可沒想到這個神棍,居然想和校花……不能忍,絕對不能忍!!!聽眼睛男這麽一說,三位美女校花跟林辰軒保持一定的距離,對他的感覺從有好感慢慢的轉變為厭惡……男生果然都是一樣的,沒有一個好東西。“你的jj是不是比蚯蚓細?對了你叫金剛,是燕都大學三年級五班的,班主任五十多少歲了?是個禿頭?對不對?”林辰軒神色不變的問道,被別人拆穿了,他沒有一點慌張,反而用透視的能力,在眼睛男的行李箱內掃視了一翻,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