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張輝慘敗

也聽說過這個名字,天南十大集團徐家的大公子,外號毒蛇,綿裏針,外貌和善,內心極其惡毒,而且一旦認準的人,不一口咬死對方,絕對不罷休……不過對於這些富家公子,林辰軒也沒有放在心上,反正自己又沒有招惹他們,這群富家公子總不能閑的蛋疼,欺負自己一個窮小子吧?不過陸雲這個家夥,的確要多注意一些……學校附近就是商業街,茶樓,賓館,各種娛樂場所應有盡有……那幾個以陸雲和徐龍輝為首的富家公子走進了一家茶樓,坐在...“啪……”的一聲脆響,張輝被踹的一陣頭暈目眩,耳朵裏充滿了嗡嗡的聲音。身體更是被踹的連連後退……

林辰軒趁此機會調整好狀態,然後整個人都如同猛虎出籠一般,瘋狂的衝向身體已經失去平衡的張輝……

眼看著林辰軒再次向自己衝來,張輝強忍著下巴傳來的劇痛,繼續抬起左拳,惡狠狠的砸向林辰軒,即便落了下風,可是張輝依舊沒有放棄抵抗的希望。

就在這時,林辰軒的身影忽然活生生的消失在張輝的眼前……

張輝隻覺得左胳膊一麻,然後就看見原本消失不見的林辰軒竟然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在他的左邊,並且抬起一拳轟在張輝左胳膊的腋下,就在這時,一陣劇痛瞬間傳來,張輝的左臂也失去了知覺……

林辰軒的身形一晃,再次從眾人的眼前活生生的消失不見,等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張輝的後麵,並且直接轟出一拳狠狠的打在張輝的脖子上……隻聽哢嚓一聲……脖子處傳來一陣骨折的聲音,張輝應聲而倒,再次爬不起來了……

10秒,僅僅10秒!沒錯,林辰軒10秒就把張輝打的爬不起來了……

所有人都倒吸了口涼氣,連忙躲得遠遠的,生怕觸了林辰軒的眉頭,引火燒身。

坐在宴會某個角落裏的陸雲和徐龍輝二人看著這一幕,臉上皆泛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陸兄,看來咱們的計劃成功了啊,這個張輝再怎麽說也曾經是白雲飛的徒弟,如今林辰軒把他當成這樣,當師父的白雲飛不可能不出手的。”徐龍輝淡淡的笑道。

“這隻是第一步而已,接下來還有好戲呢。徐兄,你就拭目以待吧。”陸雲滿臉陰森的笑道,這幾天他一直派人暗中盯著林辰軒,當然也知道林辰軒與周詩雨做了那種事情!

這是陸雲絕對不能忍受的事情,他是陸家未來的接班人,又是天南四少之首,擁有極強的自尊心。

他費勁九牛二虎之力,連周詩雨的嘴巴都沒有碰到過,而林辰軒卻和她做了那種事情……

難道自己不如林辰軒嗎?

不!絕對不可能!

“陸兄,這個一石三鳥之計,現在纔出現了兩鳥,第三隻鳥呢?”徐龍輝淡笑著問道。

“徐兄不要著急嘛,待會第三隻鳥就出現了。”陸雲的臉上始終掛著陰森的笑容,他清楚林辰軒的實力,既然能打敗山本柳一郎,那麽也很有可能擊敗白雲飛!所以陸雲早就做了兩手準備!

無論如何,今天林辰軒是死定了!

天南市醫務室裏。

張詩雅坐在辦公桌前,一臉的失魂落魄,剛才她接到了母親打來的電話,讓她回燕都,回張家。

對那個沒有人性的家庭,張詩雅真的不想在回去了,可是剛才母親在電話裏說的非常堅決,一定要讓她返回張家。

張詩雅心裏非常糾結,也非常難過。

“吱……”就在這時,醫務室的門被人開啟了,一名六十多歲的老者走進了醫務室裏。張詩雅看到那名老者,連忙站了起來,臉上有些驚慌,顯然她很怕這個老人。

“哼!怎麽?還讓我這個老頭子親自請你回去是不是!”老者看到張詩雅,沒有一點的好臉色。

“不是的爺爺……”張詩雅連忙搖了搖頭,這個老者正是她的親爺爺,也是張家現任的當家人,張翰林。

“什麽不是!身為張家的長女,竟然跑到這裏當護士,也不怕有失自己的身份!”張翰林嗬斥道。

張詩雅低著頭,眼圈紅紅的,她很想告訴爺爺,我沒偷沒搶,憑著本事賺錢,有什麽可丟人的,但這句話,她可不敢說出來,因為她很瞭解爺爺的脾氣,非常暴躁,要是她敢頂嘴,恐怕她和母親以後的生活,會更加的難過……

深吸了口氣,張翰林漸漸的讓自己的情緒平複下來,但說話的語氣仍然不冷不熱的,“現在我這個老頭子都親自請你張大小姐回去了,能跟我走了嗎?”

“爺爺,我……”

“我聽說你母親得了重病,需要馬上治療,不過你放心,我已經派把你母親送回了燕都。”張翰生淡淡的說道,他很清楚張詩雅是什麽人,也知道她的弱點,隻要她母親回了燕都,張詩雅自然也會跟著一起回去。

“這……”張詩雅咬了咬嘴唇,心裏還是有些猶豫。

她捨不得林辰軒……

“詩雅,你可要想清楚,你母親的病不能再拖了,如果不動手術,肯定活不了幾天,難道你要眼睜睜的看著把你養大的母親去世嗎?”張翰林冷聲說道。

“不是……”張詩雅搖了搖頭,明亮的眼睛裏閃爍著晶瑩的淚花,說道,“爺爺,我能不能先跟我朋友告個別……”

“不行!”張翰生態度堅決的說道,“你必須馬上跟我回去,車子就在外麵!”

“可是……”

“沒什麽可是的,馬上跟我回去!否則你母親出什麽事情,我是不會管的!”張翰生用著一種不容他人拒絕的口吻說道。以他張家當事人的身份,請一個被趕出家門的小丫頭,已經有損他的威嚴了。

要不是燕都那邊的事情太過於惡劣,他纔不會親自來請張詩雅呢!

“好,爺爺,我跟你走……”張詩雅咬著嘴唇說道,為了能治好母親,她隻能選擇回燕都。盡管捨不得林辰軒,但她更不想失去母親……

見張詩雅同意離開,張翰林滿意說道,“走吧,車子就在外麵……”

張詩雅點了點頭,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然後給林辰軒留了一張字條,就跟著張翰林返回了燕都。

她從小就跟著母親相依為命,在那個冷漠的家庭裏,隻有母親嗬護她,保護她,對張詩雅來說,母親就是她唯一的親人,張詩雅真的不想讓母親出事。

母親病情越來越重,張詩雅的心裏也非常擔心,但擔心又有什麽辦法呢?看病這麽貴,她一個學生可承擔不起醫藥費。

如果跟爺爺回到張家能治好母親,張詩雅不介意再次回到那個冷漠的家庭,麵對各種冷漠的親人……

走出了天南大學,門口停著一輛絕品的豪車,法拉利最新款的,這種型別的車子三年前上市,但不知道因為什麽原因,隻發型了三百輛,能開得起這種車子的,足以顯示車主人尊貴的身份。

張詩雅知道,這輛車一定不是張家的,因為她很清楚爺爺的性格,不會買這種華而不實的車子。

猶豫了片刻,張詩雅最終還是上了這輛車,而張翰林坐在了這輛法拉利前麵的賓利車裏。

張詩雅上了車,發現之前來找自己的楊陽居然也在車裏,當時嚇得臉色一白,連忙開啟車門,想要離開。

楊陽連忙攔住了張詩雅,一臉歉意的說道,“詩雅對不起,希望你能原諒我上次對你做的事情,我已經調查過了,你和林辰軒隻是醫生和護士的關係,天南大學規定,醫務室的工作人員晚上都要待在醫務室裏,所以你們晚上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也是正常的,上次我誤解你了,希望你能原諒我……”

“你怎麽和我爺爺在一起……”張詩雅沒有回答楊陽,而是臉色蒼白的問道。

“是我打電話讓老爺子過來的,詩雅,你可是張家的大小姐,怎麽能當護士呢?”楊陽皺著眉頭說道,他認為張詩雅當護士,有損張家的聲譽。

張詩雅沒有說話,隻是麵無表情的坐在車裏,目光無神的看著前方。

對於豪門的那些手段,她比任何人都熟悉。這次爺爺讓自己回去,大概是為了和眼前的這個男子聯婚吧……

否則爺爺怎麽會親自來找自己呢?

看來張家這次真的遇到了什麽大麻煩!

不過張詩雅和一般的女生不同,她是個肯追求幸福的女生,自己的命運由自己掌握,不會甘願被別人擺布的。

身處於天南聚會中的林辰軒,絲毫不知道張詩雅已經被張翰林帶回了燕都,此時的他,正和那個叫白飛飛的小美女聊的火熱呢。

白飛飛的性格比較天真,也比較純潔,是那種呆萌的女孩子,又呆又萌,說話的聲音也嗲嗲的,有時還會臉紅,撒嬌,林辰軒最喜歡這種女孩子啦。

晚上八點鍾,天南聚會正式開始,不少豪門的權貴子弟也陸陸續續的登場了,林辰軒打殘張輝的事,也並沒有在權貴子弟中引起什麽波瀾,他們都是天南市商業的未來接班人,無論是心思還有性格,都受到了家族極大的鍛煉,遇事也有種處事不驚的心態。

天南聚會中的美食非常多,包括各個國家的美食都有。聚會正式開始的時候,人很多,但是卻聽不見半點吵鬧的聲音,大多數人都是三個一群,五個一夥,優雅而又小聲的討論著商業的事情。

林辰軒和李萬並不是什麽商業人士,白飛飛也不是,他們三個人也沒有必要去巴結什麽權貴子弟,難得來到美食這麽多的地方,三個人都決定好好的吃一頓。

李萬發現了一處美食又多又豐富的位置,連忙向林辰軒揮了揮手,“老大,來這裏……”

林辰軒點了點頭,牽著白飛飛的小手,向李萬所占的地方走去。

可是他們還沒走到,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就率先坐在李萬所占的地方。

那個男生穿著黑色的禮服,舉止投足之間充滿了優雅之色,而那個女生則風情萬種,說難聽點就是騷狐狸!來,有什麽吩咐嗎?”林辰軒連忙開口說道。“嗬嗬,聽說你最近新聘請個護士?怎麽樣,用著還順手吧?”老校長笑眯眯的說道。“還行……”林辰軒點了點頭,張詩雅就算什麽活不幹,每天隻坐在哪裏,林辰軒看著也開心……畢竟漂亮的女孩子,在這個社會上都是有特權的。“嗯,順手就好,不滿你說,我們學校裏一共就兩名校醫,但上一個校醫已經辭職了,經過我多方努力,終於又聘請個校醫,以後是你的工作夥伴了,希望你們能好好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