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太木人道

想挖張詩雅,狼哥一下子就怒了,走上前去,臉色陰森的朝著林辰軒說道,“別給臉不要臉,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地盤!這裏不歡迎你,馬上滾出去!”說完,回頭看著張詩雅,喜笑顏開的說道,“詩雅,別信他的,老老實實的在這裏工作,等過幾天,我就提升你當領班,工資也會翻倍的。”“詩雅,這老男人想打你的注意,你在這裏很危險。”林辰軒皺著眉頭提醒道。“夠了!小子,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讓你!你竟然蹬鼻子上臉,公然挖牆腳,既然...“恩,很好。”林辰軒點了點頭,背過身去,“我這人見不得血,就不觀看了,你自己處理吧……”說完,林辰軒就笑嘻嘻的向白飛飛走去。

“林辰軒!林辰軒!林辰軒!我靠你大爺,你有種殺了我!”邁克一聽林辰軒真要把自己最重要的東西割了,頓時內心又急又怒,那東西可是男人最重要的東西,也是最寶貴的東西,如果被割了,那還算是個男人吧。

“對了,把他變成太監之後,在叫幾個漂亮的小姐來,記住,身材一定要好,臉蛋也要漂亮,讓她們好好的服侍一下外國朋友。”林辰軒臉上掛著無恥的笑容,朝著白飛飛柔聲問道,“飛飛,我這麽做是不是太殘忍了……”

太殘忍了?我靠!見過無恥的,還真沒見到這麽無恥的,把人家都閹了在叫幾個漂亮的小姐來服侍人家,這麽陰險的招式,他到底是怎麽想出來的呢?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在天南市有一定地位的,他們當然清楚這個邁克是什麽身份!據說是米國一家投資公司老總的兒子,這次來天南市,就是與陸家商量一起投資的事情。

林辰軒這麽做,不僅陸家的顏麵盡失,就連米國那邊,也不會放過他的!

看著如此淡定的林辰軒,在場所有人都麵麵相覷,慶幸自己沒有惹上這個什麽都不懂的莽夫!

正因為什麽都不懂,所以才沒有什麽顧慮。

“啊……”就在這時,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就此傳開,在場的眾人無不暗暗咧嘴,這個叫李萬的家夥可真夠變態的!這一刀子捅下去,別說以後行房事了,恐怕就連普通的排尿都做不到了吧。

“你這麽做好像是有點殘忍啦。”聽到邁克的慘叫聲,白飛飛微微皺了皺眉頭,他的心地很善良,即使別人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情,她也不會和別人斤斤計較的,更不會去傷害別人。

善良不是缺點,可一旦過度善良,那就變成缺點了。

聚會某個角落裏,陸雲和徐龍輝二人手裏端著紅酒杯,麵無表情的看著發現在大廳裏的事情。

“怎麽辦?我們要不要出麵教訓教訓林辰軒?”徐龍輝眉頭一緊,對林辰軒的這種做法似乎很不滿。殺人不過頭點地,而他林辰軒竟然用這種方式羞辱一個男人,還是人嗎?

就算是徐龍輝,也沒有過如此慘無人道的方法啊!

“教訓?為什麽要教訓呢?”陸雲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陰森的笑容,“這個邁克可是米國一家投資公司的公子哥,天南市和燕都大多數的企業,都有邁克的股份,林辰軒公然把他打成這樣,讓他顏麵盡失,你覺得邁克會放過他嗎?”

“哈哈,陸兄果然是陸兄啊!看來這次的林辰軒,真的逃不過陸兄的手掌心了。”徐龍輝仰頭哈哈一笑,對陸雲的心計,又多了幾分認識。

想想也是,自古能成大事者,無不是心狠手辣之人!都說漢高祖劉邦仁義,可是他坐穩了江山,不是一樣把手下的兄弟給處決了嗎?

“同時惹上了白雲飛和邁克,就算他林辰軒有再強的武功,有在深厚的背景,也躲不過這一劫!”陸雲臉色陰森的說道。

“兩虎相鬥必有一傷,林辰軒和白雲飛的武功都是強者中的強者,他們之間一旦開戰,輸的一方必定會死,但贏的一方,也肯定身負重傷,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坐收漁人之利了。”徐龍輝笑著說道。

現如今,徐陸兩家已經聯盟,不在畏懼白家的勢力,但白雲飛那超強的武力,也是一大威脅!挑起他和林辰軒的矛盾,無疑是最佳的選擇。

其實林辰軒也看出這個邁克的身份不簡單了,但有著深厚的背景,並不意味著他可以隨便欺負別人,尤其是剛才,他對林辰軒說的那句低等的華夏人,更加讓他心裏憤怒。

閹了邁克之後,林辰軒知道自己惹上了麻煩,也沒有在宴會過多的停留,帶著白飛飛和李萬,就離開了宴會。

“林辰軒,你好特別哦。”走出了宴會,白飛飛一臉好奇的打量著林辰軒,她在林辰軒身手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但具體是什麽,她一時間也說不上來。

“怎麽特別了?”林辰軒笑著問道。

“沒什麽。”白飛飛搖了搖頭,笑嘻嘻的說道,“我要走了,今天我出來參加這個天南宴會,是瞞著我爸爸來的,我明天要回燕都了,來燕都的時候,記得來找我玩哦……”

“好吧。”林辰軒失望的點了點頭,本來他還希望今天晚上能和這個漂亮又可愛的小姑娘發生點什麽色色的事情呢,既然人家要離開,那林辰軒也不好強求了。

畢竟感情這玩意,是強求不來的,雖然林辰軒想組建後宮,但後宮中的女孩子必須都是自願的,否則根本不會幸福。

白飛飛離開之後,林辰軒迫不及待的返回了天南大學,要知道,在醫務室裏還有個小美女正等著她呢……

想起張詩雅,林辰軒臉上洋溢著猥瑣的笑容……

現在後宮之中,已經三個人確定了關係,看來隻要努努力,湊足三十個人也不成問題啊。

林辰軒一邊幻想著未來與三十個美女老婆嬉戲的場景,一邊回到了天南大學的醫務室裏……

可是當他來到醫務室之後,發現裏麵空無一人,在醫務室二樓的桌子上,擺放著一張小紙條。

林辰軒走上前去,開啟那張紙條,然後整個人完全愣住了。

紙條上寫著,辰軒,我回燕都了,我爺爺來接我了,盡管我不想回去,但為了我媽媽,我必須回到那個冰冷的家裏,跟一個我不喜歡的人結婚,也許我們有緣無分,對不起辰軒,勿念……

靠!

林辰軒生氣的把紙條仍在地上,心裏異常的惱火,他不是傻子,從張詩雅所留的紙條上,可以看出張家把張詩雅接回家,僅僅是為了讓張詩雅嫁給一個她不喜歡的人……

不行,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林辰軒深吸了兩口氣,漸漸的冷靜了下來,他知道,遇到這種事情,越是焦急,越是躁怒,就越容易壞事,隻有冷靜下來,才能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張家可是燕都的大戶人家,而且與官方的背景非常深厚,就算林辰軒去求助沈老爺子和冷老爺子也沒用,因為張家是燕都人,並不在天南市。

強龍難壓地頭蛇,當然,憑著沈家的權勢,真想壓住張家也不是沒有可能,隻是他和沈家的關係還沒有硬到這種程度……

為今之計,隻有去燕都把詩雅救回來了。

林辰軒微微皺了皺眉頭,現如今,除了自己去燕都救回張詩雅,實在想不出別的辦法了,為了心愛的女人,別說一個張家,哪怕是整個燕都,他也敢得罪!

抱著這個想法,林辰軒接通了天南大學老校長的電話號碼。

很快,電話那邊就傳來了老校長包含滄桑的聲音,“辰軒,大晚上的給我打電話,有什麽事情嗎?”

“校長,我想請幾天假。”林辰軒沒有廢話,直接切入主題。

“請假?你想幹什麽?”老校長皺著眉頭說道,“你應該知道我們學校的規定,身為學校的校醫,是絕對不可能請假的!”

“校長,我一定要請假,就請三天好不好。”林辰軒語氣哀求的說道,他就算是死,也不願意眼睜睜的看著張詩雅嫁給一個她不喜歡的人!

“不行,別說三天了,一天都不行。”老校長態度堅決的說道。

“好,那我辭職!”林辰軒的語氣變冷了下來,他現在好歹也是億萬富翁,就算辭去了天南大學校醫的身份,也沒有什麽的。

電話那頭的老校長愣了好久,大概過了一分鍾,才緩緩的開口說道,“你真的要去燕都嗎?”

“對,沒錯!”林辰軒語氣堅定的說道。

“你這一去,可能非常危險,因為燕都不在我們的保護範圍之內……”老校長無奈的說道。

“校長,我林辰軒不需要任何人保護。”

“唉,算了,算了,我知道我留不住你,這樣吧,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快去快回,注意安全,切記,一定要注意安全,遇到高手,打不過就跑,沒關係,跑也不丟人的。”老校長語重心長的說道。

“我知道了。”林辰軒點了點頭,心裏由衷的對老校長表示感謝。

“你打算什麽時候動身?”

“馬上就去!”

這年頭,都講究先上車,後買票,要是張詩雅那個未婚夫在沒結婚之前,就對張詩雅做出了什麽,那林辰軒想死的心都有了!

早一點到達燕都,早一點見到張詩雅,林辰軒也能早一點安心。

這次去燕都,林辰軒誰都沒有告訴,隻是給淩溪和周詩雨發了個資訊,告訴她們自己去趟燕都要出差,這幾天不在學校。具體的什麽事情,他沒有告訴她們。

發完了資訊,林辰軒就走出校園,前往車站趕去。

在離開校園的那一刻,林辰軒清楚的明白,這次前往燕都,危險重重,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這幾天,總是有人在暗中監視著他……

可即便如此,燕都之行,還是要去的!的柏油路直通花園中心,在花園的中心有一處巨大的別墅,而這個別墅就是張家的居住地。此時,在這座別墅裏處處張燈結彩,掛滿紅布,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祝福般的微笑,能來到這裏參加張楊兩家訂婚典禮的人非富即貴,否則連張家的門檻都進不去。張詩雅的父親張皓四十多歲,身穿黑色西服,打著紅色領帶,麵容上帶著七分虛假的笑意走到一位同樣雍容華貴的中年男子麵前,舉著酒杯,“學安兄,真是不好意思,本來訂婚典禮要在教堂舉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