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小白

軒笑的合不攏嘴,“好啊!我正好要去天南大學當校醫呢,我們又能在一起了……”“啊?”周詩雨一愣,有些沒反應過來。林辰軒拉著周詩雨的小手,笑眯眯的說道,“我就說嘛,我們肯定是心有靈犀的,我剛被調到天南大學,你就辭職了,去天南大學學習中醫,看來就連老天爺都想讓我們在一起啊!”“你真的被調到天南大學了?”周詩雨有些不相信的問道。就算林辰軒對中醫有深刻的瞭解,但才剛進醫院沒多久啊!醫院的領導怎麽可能把他調到...兩個人心頭一震,停下腳步,向後望去,那個彪形大漢更是罵罵咧咧的說道,“誰他|媽|的敢管老子的閑事,還他|媽|的想不想活了。”

一個身材嬌小的女生站了出來,“你們這樣是不對的,這可是人家給奶奶看病的錢啊?”

“關你什麽事情?”瘦猴十分霸氣的罵道,“小屁孩,滾一邊去,惹火了老子,休怪老子把你賣到夜總會陪酒去!”

“你們欺負人就是不行!”那個女孩氣得滿臉通紅,小臉倔強的看著那兩名犯罪分子。

“你他|媽|的想死啊?瘦猴,把她抓起來,賣到窯子裏。”說完,龍哥掏出那把明晃晃的匕首,在眾人的眼前晃了晃,“我告訴你們,誰在敢裝逼,小心老子給他放點血!”

“這麽漂亮的小妞就這麽賣到夜總會實在太可惜了……倒不如先讓我們哥倆爽一爽?”瘦猴滿臉猥瑣的一步步靠近那個女孩,周圍的群眾們雖然想上前營救那個女孩,但又畏懼龍哥手裏的匕首,在見義勇為和性命之間,他們最終還是選擇了性命。

小姑娘嚇的臉色發白,身體慢慢的向後移動……。

“不要害怕,等你到了夜總會之後,會有人好好的招待你的。”瘦猴伸出兩隻手掌,滿臉猥瑣的靠近那個女孩子。

林辰軒慢慢的站了起來,暗罵一聲,“現在的警察辦事效率太低了,怎麽還不來啊!”

那個女孩長的非常漂亮,清澈明亮的眼睛,彎彎的眉毛,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麵板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論相貌絕對不會在周詩涵和張詩雅之下。

這麽漂亮的女孩,林辰軒怎麽忍心讓她慘遭這群敗類的揉虐呢?

“我都已經把錢給你們,你們還想怎麽樣?”林辰軒來到小姑娘麵前,將她護在身後。看來這次不僅要好好的從她們身上賺兩萬塊錢,還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敗類。

“滾開!”瘦猴推了林辰軒一下,他根本不把林辰軒放在眼裏,這種貪生怕死的小鬼,能起到什麽作用?

“我先警告你,我會武功,師父說過,武功不能用來爭強鬥狠,但是如果你今天要傷害其他人,我一定不會答應的!”林辰軒義正言辭的說道。後麵的小姑娘因為害怕而一直縮著腦袋,兩隻白嫩的小手拉著林辰軒的衣袖。

“不愛打理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了?”瘦猴抬起手,一把掌扇向林辰軒的臉頰。“既然你他|媽|的找死,就別怪老子心狠了!”

這麽慢的速度,林辰軒還不放在眼裏,隻見他以更快的速度出拳,狠狠的打在瘦猴的麵部上,那瘦弱的身體被巨大的力道打飛出去,牙齒掉了五六七八顆。

“我已經警告過他了,是他自己不聽的。而且還是他先打的我,一切與我無關,”林辰軒攤了攤手,無奈的說道,“唉,你們自己去警察局自首吧,別在逼我動手了。”

意外,這絕對是個意外,龍哥滿臉不相信的看著林辰軒,這怎麽可能呢?剛才還被他們嚇的連話都說不出來的膽小鬼,怎麽會可能在這一瞬間有這麽厲害的戰鬥力呢?不,我肯定是在做夢,一定是在做夢。

周圍的圍觀群眾也是滿臉驚訝的看向林辰軒,他們不明白,這個少年打架這麽厲害,為什麽剛才表現的那麽懦弱呢?靠,鄙視他,扮豬吃虎的家夥。

林辰軒身後的小姑娘也呆呆的愣住了,眼前的這個大哥哥好帥啊?真的好帥……

“我草|你|媽|的,給我裝逼呢?”龍哥揮舞中手中明晃晃的匕首,向林辰軒的肩頭刺去。肩頭不是人體重要的地方,就算是刺中了也不會傷人性命的,小混混就是小混混,他們不敢把事鬧大,就算是給他們一把刀子,他們也沒有膽量去殺人。

屁股,肩頭,胳膊,大腿,就是這些小混混的首選攻擊目標。

林辰軒伸手一抓,結結實實的抓住龍哥握刀的手腕,隨後用力一捏,“啊……哢嚓……”骨頭捏斷的聲音和慘叫聲同時響起,眾人用肉眼都能看得見,龍哥的手腕明顯的被林辰軒捏碎了,硬生生的捏斷別人的手腕……這家夥到底是什麽來曆?

右手抓住龍哥握刀的手腕,林辰軒騰出左手,一拳狠狠的打向龍哥的胸口,哢嚓,胸骨斷裂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巨大的力道更是把龍哥頂飛出去,還是他的一隻手腕還在林辰軒的手裏呢,兩力的拉扯之下,哢嚓,胳膊脫臼的聲音再次響起。

“住手,你幹什麽呢?”

就在這時,一個身姿颯爽的女警察帶著幾個年輕的警察趕到車站,說真的。天南市的交通實在太堵了,附近的警察分局距離這個車站不到一萬米,記住,單位是米!一般來說,警車應該最遲十分鍾就能趕到,可是他們居然用了將近一個小時。

來到之後印入眼簾的就是林辰軒當眾打人,他們理所應當的就把林辰軒當成了報警人口中的犯罪分子了。

林辰軒鬆開那個叫龍哥的小混混,龍哥早就被林辰軒打的痛昏了過去,並且口吐血沫。胸前深深的陷了下去,肋骨也不知道斷了幾根,而另外一名犯罪分子被林辰軒一腳踹的到現在還爬不起來,趴在地麵上掙紮著。

天南市的警察局裏,算上這一次,林辰軒已經進過三次警察局了,對於審案的那套路數也比較熟悉,不過這次不同,有這麽多的人證。還是車站的監控錄影,都可以證明他是為了見義勇為和正當防衛才會出手打人的。

“說,你為什麽打人。”這個親手把林辰軒抓緊警察局的女警察就是張欣欣的下屬,小白同誌,不過前幾天小白同誌破了一件大案,所以局裏把她調到了分局來當局長,其目地就是鍛煉一下小白同誌的工作能力。

“小白警官?你是不是糊塗啊?我明明是正當防衛加見義勇為,怎麽又變成了故意打人呢?你什麽態度啊?信不信我馬上打電話叫記者過來,讓他們好好的報道一下你們的辦案方式?什麽都沒查清楚就說我打人。切。”林辰軒惱怒的說道。被人冤枉的滋味實在不怎麽好。

其實這也不能怪小白警官,當時宋欣欣告訴過小白,林辰軒是個可怕的人,也是個殺手,讓警方秘密監視著林辰軒的一舉一動,可是林辰軒每天除了泡妞之外,到沒做過什麽犯法的事情。

於是小白警官深入調查了一翻,發現林辰軒確實可怕,一言不合就把人打成重傷,還與核彈幫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據她所查,林辰軒和沈老爺子走的很近,而且沈老爺子也處處包庇林辰軒。

宋欣欣和小白都是非常有正義感的女孩子,她們絕對不會讓惡勢力逐漸擴大,所以每天都在留意林辰軒,想找個機會,把林辰軒徹底拿下。

這時,一個男警察推開審訊室的門,在小白警官的耳邊說了些什麽,小白警官點了點頭,然後滿臉凝重的看著林辰軒說道,“你真的是正當防衛?沒騙我吧?”

“騙你?嗬嗬,當時的人證這麽多,就算我想騙也騙不到你啊!”林辰軒小聲的嘀咕道,“就算是騙你,你也不會嫁給我啊!哼!”

小白警官很失望,她本來想著能借這個機會扳倒林辰軒,可是這個計劃就要落空了。

深深的歎了口氣,小白警官暗暗的想著,看來要找別的方法讓這個暴力狂繩之於法了!

天南市,一家賓館裏。

“大人,我們已經查清了,目標人物打算離開天南市,前往燕都,我們怎麽辦?”一個穿著黑色夜行衣的男子恭恭敬敬的朝著坐在主座上的一位老者說道。

“前往燕都?這是怎麽回事?他在天南市待著,我們沒機會下手,怎麽忽然之間去了燕都呢?”老者不解的問道。

“據我們的情報部門所查,據說這個林辰軒身邊的護士,是燕都張家的大小姐,而這次林辰軒去燕都,就是去找那位張大小姐的。”黑衣人說道。

“不管怎麽樣,一定要殺了他!在他離開天南市,到達燕都之前,幹掉他!告訴野狼,讓他隨便找個藉口,發動一次恐怖襲擊,不能讓華夏的警察,懷疑到我們身上。”老者說道。

“是!我馬上去辦……”

…………

經過林辰軒的一番死纏爛打,小白警官才肯放他離開,實在無語。自己明明是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陽光少年,怎麽到了小白警官的眼裏,就變成了十惡不赦的大惡棍了呢?

她暗戀我!除了這條理由之外,林辰軒實在想不其他的理由,其實小白警官長的白白嫩嫩的,麵板也好,胸部也大,身材更是完美。哥就勉為其難的把她納入後宮美女軍團之中吧。

林辰軒這樣想著,人已經登上了火車,他買的是臥鋪,四個人一個房間的那種,來到與車票對應的車廂裏,三個青春靚麗的女孩子正在車廂裏唧唧咋咋,有說有笑的聊天,在她們三位漂亮的美眉旁邊,還站著一位相貌極其醜陋的男生。”觀眾席上議論紛紛,近幾日,林辰軒的傳言已經傳遍了整個天南大學,簡直天南大學的學生們對林辰軒的大名和一些事跡,簡直是如雷貫耳啊,誰不知道他同時泡著好幾個漂亮的女生,還打死了金城……可是就在這時,觀眾席裏,一個微弱女孩子的聲音響了起來。“誰是林辰軒呀……”“啊……噗……靠!”觀眾席裏的學生們差點沒被這句話給嚇死!我勒個去,在天南大學竟然還有人不認識林辰軒的,那個女生難道是白癡嗎?白癡還是傻|逼?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