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想辦法賺錢

頓狂掃。“不能開槍,裏麵還有人質。”宋欣欣一邊找掩體,一邊命令道。聽到這句話,警察們紛紛跑到警車後麵,躲避飛來的子彈,隻能躲不能打,這場營救戰可不好打。放完一梭子子彈,帶頭大哥咧嘴一笑,滿意的把衝鋒槍扛在肩膀上,向銀卡大廳大搖大擺的走去。這群人是心狠手辣的人,就算他們能夠逃脫,也不一定能夠放過這群人質,外麵的警察因為顧慮人質的安全,看樣子暫時靠不上了,萬事隻能靠自己。對方有三個人,自己隻有一個人,...林辰軒忍著劇痛。回過身來,抄起地麵上的五四手槍,準確無比的仍在國字臉大漢的腦袋上,一把手槍的重量,在加上林辰軒的巨力,何止千斤的力道!國字臉大漢當場被打昏過去,腦袋就像個破西瓜一樣,到處流著鮮紅色的血水……

看見那個大漢徹底喪失了戰鬥力,林辰軒兩眼一黑,身體筆直的向地麵摔去。在林辰軒昏倒的時候,他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一個女孩的聲音,不對。兩個女孩的聲音。

“你怎麽樣啊?你別死啊……嗚嗚嗚嗚,快叫救護車啊……”這個焦急又害怕的聲音,明顯是李詩詩的。

林辰軒緩緩的閉上眼睛,周圍原本吵雜的聲音也變得安靜下來。

燕都某家大型醫院裏,林辰軒躺在寬大的獨立病房裏,身上的傷口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到一起。

“醫生,他怎麽還沒醒啊?會不會出什麽事情了啊?”

“我也覺得有些奇怪,按理來說這不應該啊?怎麽回事呢?”

“你是醫生,這是你的病人,你還問我怎麽回事?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我們就換醫院。”

“在等等……在等等……”

林辰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剛剛恢複了聽力,就聽到耳邊傳來一陣吵鬧的聲音,林辰軒自然知道那個很甜美的聲音是李詩詩的,而那個衰老無力的聲音,就應該是醫生的了。

“詩詩……你沒事吧……”林辰軒勉強的苦笑道,身體正在慢慢複原,所以他現在隻恢複了神智,還不能行動自如。

聽到一個微不可弱的聲音傳進自己的耳朵裏,李詩詩心頭一顫,顧不得和醫生多做糾纏,急忙跑到病床邊上,拉著林辰軒的手,含著淚花問道,“你沒事吧……”

到現在為止,李詩詩還不知道林辰軒的名字叫什麽……

“嗬嗬,傻姑娘,我沒事的!咳咳……”說著說著,林辰軒劇烈的咳嗽了兩聲,那摸樣就和迴光返照差不多。

林辰軒知道自己的後宮人員很多,如果讓李詩詩知道自己有這麽多的女朋友,肯定不會同意嫁給自己的,所以他打算趁著這個機會,和李詩詩多多培養一下感情,讓這個無知的少女徹底的愛上自己。

“你不要說話……嗚嗚……”看著林辰軒的臉色這麽蒼白,李詩詩心裏十分害怕,急忙轉頭看向那名醫生說道,“你幹什麽呢,快點過來診治啊!我告訴你,如果你救不活他,你以後就不用來上班了!”

“是,是!”醫生顯然對這個少女很懼怕,聽了這句話後,急忙幫林辰軒把了把脈,又藉助西洋的儀器檢查了一翻,最後得出了一個結論,“他身上的傷全都好了……”

他是醫生,最拿手的就是外科,在全國也小有名氣,治過的病人更是不計其數,可是沒有那個病人像林辰軒這樣,受了搶傷第二天就好的差不多了……奇跡,隻能用奇跡來形容。

“你這個庸醫到底行不行啊!”李詩詩哭著說道,“他的臉色這麽蒼白,渾身都沒有力氣,分明就是迴光返照……嗚嗚嗚……”

林辰軒抬手幫李詩詩擦了擦眼淚,溫柔的笑著說道,“不用擔心,我身上的傷好的差不多了,對啦。金剛和你的那兩個小姐妹?”

“我讓她們在外麵等著呢……”李詩詩低著頭說道。

自從昨天晚上林辰軒捨命救了李詩詩之後,她的那兩個小姐妹也感動不已,並且還深深的愛上了林辰軒,李詩詩當然不會把自己的男人和其他的女人分享,所以在昨天晚上就禁止他們接觸林辰軒,自己一個人在林辰軒身邊守護了一夜。

“哦。”林辰軒並沒有對這件事情說些什麽,不過內心中卻有些苦澀,從李詩詩的做法上看來,這個小妮子是個佔有慾極強的女生,如果讓她知道自己有三個女朋友的話,估計殺死自己的心都有了吧。

“我有些餓了,你幫我買點東西來好不好?”林辰軒摸了摸李詩詩的臉蛋,溫柔的說道。

“嗯。你等著。”李詩詩甜甜的笑了笑,蹦蹦跳跳的離開了病房,見林辰軒沒事,她的心裏真的很開心,從林辰軒願意為了她舍棄自己性命的時候,李詩詩就已經深深的被感動了,也已經深深的愛上這個男人了。

……

經過半天的修養,林辰軒的身體已無大礙,不過李詩詩還是有些擔心,希望林辰軒能夠在多靜養幾日,不過卻被林辰軒拒絕了,他來燕都最大的目的就是救回張詩雅。當然不可能在浪費時間了。

可是林辰軒明白,這年頭,無論幹什麽事情,都是需要錢的。

摟著李詩詩的細腰,林辰軒剛走兩步,忽然回過頭來看著金剛問道,“我剛來燕都,你知道那裏有賭博的地方,和賭石的地方嗎?”

最快賺錢的方法,無論是賭博和賭石,林辰軒可以藉助透視的能力,賺取數不清的金錢。

雖然說林辰軒現在也是億萬富翁,可是這點錢在張家的眼裏,跟乞丐沒有什麽區別,畢竟人家可是貴族!

賭石前期的名字並不叫賭石,而叫賭行,賭石師必備的一是極大的挑戰能力,二是冒險精神,三是豐富的經驗。在賭石市場上見過一夜暴富的當然也不排除一夜傾家蕩產的。

不過林辰軒有透視的能力,可以清楚的看見裏麵到底是玉,還是普通的石頭。如果割到一個珍貴的玉石,最起碼可以賺幾個億!這種賺錢的好機會,林辰軒當然不會放過。

“有,我知道一個地方是賭石的,關於賭博的地方……嘿嘿,最近查的比較近。”金剛笑了笑,說道,“如果林少真的想去,我可以帶著您去的……”

“算了,還是去賭石吧!”林辰軒伸了伸懶腰說道。

“嗯,好,林少跟我來。”金剛滿臉堆笑的在麵前引路,借著這個賭石的機會,他正好可以驗證一下這個林辰軒究竟是什麽身份。

李詩詩也堅持跟著林辰軒一同前往,因為她想看看這個林辰軒終究有什麽能力,或者背後是什麽身份?因為這個男人給她太多的迷惑,而林辰軒本身就像一個謎團。

燕都地下賭石場地,這裏聚集了很多喜愛賭石的賭徒們。

林辰軒路過這裏的時候。看見很多因為賭石失敗而傾家蕩產的人,也看見了很多因為賭石而一夜暴富的幸運兒,不過對這種事情林辰軒都不為止所動,胸有成足的跟著金剛向賭石場最大的玉石店走去。

一鳴驚人玉石店是整個燕都最大的玉石店,裏麵聚集的都是一些知名的大老闆,他們不在乎賭石的輸贏,隻品嚐在賭石的過程中那份無與倫比的緊張感和刺激感!裏麵最便宜的一塊玉石也要幾百萬,普通人根本買不起。

為了試探林辰軒真正的身份,金剛特地把林辰軒帶到玉石店的最上層。這裏的玉石價格很昂貴。最便宜的也要幾千萬或者上億,就算一些非常有錢的大老闆,也不會輕易的來最頂層,他們雖然有錢,扔個幾百萬到沒有什麽,但上億元上億元的仍。就算是世界首富,也有破產的那一天啊!

一個身穿職業套的女生麵帶微笑著向林辰軒走過來,“你好先生,請問你看中了那一款的玉石?”

“隨便看看!”不等金剛開口說話。一旁的林辰軒就帶著李詩詩在玉石店裏逛了起來。櫃台上擺著各種各樣的玉器,而且石頭居多,這些石頭也分為好幾種,第一種是一顆完完全全的石頭,沒人知道裏麵是什麽。

還有一種是半成品石頭,為什麽是半成品的?因為在石頭上摳了幾個窟窿,而且摳的那幾個窟窿還都帶玉,不過這種石頭比普通的石頭要貴,而且有的時候還不靠譜。

林辰軒轉了轉。指著旁邊的一塊不大不小的石頭問道,“那塊玉石多少錢?”

“三千萬。”售貨員小姐微笑著說道。

“好,我買了!”林辰軒爽快的扔給對方一張銀行卡,剛才他用透視的能力看了一下,發現這塊石頭裏麵的確含有玉,而且玉是顏色是白色的,林辰軒雖然對玉不是很瞭解,但也能感覺到眼前的這塊玉石值不少錢呢!

售貨員接過林辰軒的銀行卡,在刷卡機上刷了兩下,按下幾個數字,恭恭敬敬的把卡還給林辰軒。大老闆她見過不少,富二代她也見過不少,但是像林辰軒這種,連玉石都不碰一下就買下的,的確很少見!

金剛雖然不經常來這裏賭玉,但也聽朋友說過,買玉石很複雜,要仔細看看玉的成份,而且還要敲一敲聽聽裏麵的聲音,而林辰軒什麽都不做,一下子就扔出去三千萬……難道隱世家族的公子哥們,都這麽有錢嗎。

“嗬嗬,林少,切割玉石的地方在下麵,我陪你去吧!”金剛在旁邊恭聲說道。現在他對林辰軒的身份,已經相信了七八層!

林辰軒看了金剛一眼,搖了搖頭說道,“一快玉石不值得切,在多買兩塊吧!”

“哦……”金剛點了點頭,站在旁邊幫林辰軒做起了參謀,他雖然不懂玉,但起碼懂一下常識。兒啊?”林辰軒冷笑一聲,語氣堅決的說道,“從現在開始,淩溪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了,她是我老婆!”說完,便拉著淩溪,離開了淩家!要不是看在他是淩溪父親的份上,林辰軒真想一腳送他見閻王!林辰軒不是傻子,他怎麽可能看不出來淩父分明是想巴結宋家,才會讓淩溪嫁給宋子楓的,這種行為,就跟賣女兒有什麽區別?為了賺錢,竟然不顧親生女兒的幸福,這種人簡直禽獸不如!林辰軒越想越氣,走出淩家別墅,忍不住大罵一聲,“這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