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老子最恨被人威脅

。否則我就告你誣陷好人。”林辰軒怒聲說道。“這……”麵對林辰軒的質問,宋欣欣有點不知所措。他隻是一個新手,今天是第一次審問犯人。“林先生,你不要激動,現在你隻是犯罪嫌疑人而已,並沒有給你定殺人罪,在沒定案之前,任何市民都有協助警察辦案的義務,而我們警察,也有合理懷疑每個人的權利,希望林先生能夠配合。”坐在宋欣欣旁邊的中年警察淡淡的說道。“好,我配合,剛才你說了合理兩個字!你們兩個警察都能當我的時間...鄭楓的戰鬥理念是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所以一上來就使出了全力,這一腳無論是威力還是速度,都已經超出了他的極限,他相信林辰軒絕對難以躲避。

事實上,林辰軒本來就沒有躲避,甚至身體都沒有動一下,隻是隨意的揮起拳頭砸向鄭楓踹來的腳掌。

“砰,哢嚓,啊……”等聲音相繼傳來,而鄭楓的身影更是急速朝後退去,一道如同殺豬般的叫喊聲響徹整個操場,隻見鄭楓右腿的腳腕處已經紅腫一片,顯然剛才骨裂的聲音就是從那裏傳來的。

全場震驚,沒有人能看清林辰軒到底是怎麽出拳的,隻感覺他的手臂很隨意的往前一伸,拳頭就砸在鄭楓的腳心處,接著就把鄭楓砸的腳腕骨折,整個人飛了出去。

別說是那些學生們了,就連王維都有些驚訝的看著林辰軒,在怎麽說,他也是特種兵出身,對於剛才的戰鬥,自然看出了一點門道,心中暗暗的喃喃自語,這小子究竟是誰?寸勁竟然練到了這種火候,不簡單啊!看來要把這件事情向上麵匯報了。

見鄭楓受傷,冷芊芊心裏著急的不得了,連忙上前觀察鄭楓的傷勢,然而她還沒有跑到鄭楓身邊,隻見林辰軒身影一閃,已經早一步來到了鄭楓身前,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一記狠狠的上勾拳直接砸在鄭楓的下巴上,鄭楓整個人直接朝天空飛了過去,下巴脫臼的聲音和慘叫聲,再次響徹整個操場。

“轟隆”一聲,鄭楓的身體重重的落在地上,林辰軒連忙上前,一腳踩住鄭楓的腦袋,臉上掛滿了不屑的笑容,“鄭教官,聽說你很厲害啊?怎麽才兩招,就被我打的爬不起來了!”

鄭楓已經被打的神誌模糊,那裏還能聽得見林辰軒說什麽啊。

“林辰軒,快點把你的腳從鄭教官的臉上拿開!”見林辰軒竟然把腳踩在鄭楓的臉上,冷芊芊頓時怒了,大聲的朝著林辰軒喝道。

“我偏不拿,你能拿我怎麽樣?”林辰軒冷笑一聲。

聽了這句話,不僅是冷芊芊怒了,就連操場上的那些腦殘女們也都怒了,一個個朝著林辰軒大聲罵道。

“你這個狗東西,在不拿開你的髒腳,信不信老孃弄死你!”

“去你奶奶的,敢打我們的鄭教官,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姐妹們,咱們今天教訓教訓這個狗東西!”

林辰軒一項是吃軟不吃硬的人,見那些腦殘女們竟然敢威脅自己,頓時心裏的怒火更盛,抬起一腳,狠狠的朝著鄭楓的臉龐踹去。

“哈哈,你們不是威脅我嗎?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們能拿我怎麽樣!”林辰軒一邊踹著鄭楓的臉龐,一邊哈哈大笑道,語氣中充滿了一種霸道的氣質。

“林辰軒!今天老孃跟你拚了!”看到這一幕,冷芊芊再也忍受不住了,張牙舞爪的朝著林辰軒撲了過去。

“我勸你停下來,如果你敢接近我一米的範圍之內,我可不敢保證,會對你的鄭教官做出什麽!”林辰軒麵色冰冷的朝著冷芊芊說道。同時一隻腳狠狠的踩住鄭楓的臉龐,直接把他的臉踩的都變形了,鮮血不停的從鼻子裏,嘴巴裏,耳朵裏冒了出來。

“好,我停下,你趕緊放了鄭教官!”冷芊芊停下腳步,強忍著心中的怒火說道。

“我偏不放。”林辰軒冷哼了一聲,一邊踩著鄭教官的臉龐,一邊朝著操場上的腦殘女們說道,“你們不是很厲害嗎?不是要弄死我嗎?來啊!咱看看誰先死!”說完,腳下加重力度,直接把鄭楓的臉龐深深的踩進泥土裏。

“去你奶奶的,我看你就是嫉妒鄭教官比你帥氣,有本事你放了鄭教官,老孃跟你單挑。”

“要是鄭教官有什麽三長兩短,老孃殺了你全家!”

“你這個狗東西,趕緊把腳拿開,否則信不信老孃殺了你!”

那些腦殘女們一個個滿目怒火的瞪著林辰軒,卻不敢上前,生怕林辰軒對鄭教官做出什麽過激的舉動。

然而,就算她們不上前,林辰軒也不打算放過鄭教官,仰頭哈哈大笑道,“你們罵我是不是?我這輩子最討厭別人罵我了,好,你們罵我一句,我就踹你們的鄭教官一下!”說完,再次抬起腳掌,猛踹鄭楓的臉龐,連續踹了五六次,才停了下來。

這下子,那些腦殘女們可都不幹了,一個個擺出張牙舞爪的架勢,準備和林辰軒拚命。

“你們幹什麽呢,住手!!”就在這時,操場上忽然傳來了老校長的聲音。

見校長出現在操場上,那些腦殘女們紛紛停止了撕咬林辰軒的衝動,連忙朝著校長跑去,七嘴八舌的向校長訴說林辰軒剛才的惡行。

看到眼前的這副景象,即使不用她們說,老校長心裏也明白了七八層,眉頭皺了皺,朝著林辰軒說道,“林校醫,你這是幹什麽?身為醫生,理應以救死扶傷為己任,你怎麽能打人呢?”

“校長,你聽我說,我打人也是因為迫不得已,剛才冷芊芊同學公然貶低華夏武功,認為華夏武學不如棒子國的跆拳道,為了向她們證明華夏武學的實力,我纔不得已出手的。更何況剛才的比鬥,並不是我挑出來的,而是冷芊芊同學。”林辰軒麵無表情的說道。

“就算你們比武,也不至於把人打成這樣吧?”老校長語氣不悅的說道。

“校長,我這個人擁有極強的愛國情懷,她們這些人可以不喜歡華夏文化,也可以崇洋媚外,我都不反對,但是她們身為華夏子孫,豈能貶低自己國家的文化?所以我剛才一生氣,下手就重了些。”林辰軒擺出一副愧疚的模樣說道。

“好吧,事情我大概瞭解了,也不能全怪你,林校醫,你回校醫室吧。”老校長雖然心中還是有些不悅,但也沒有責怪林辰軒的意思。

現如今,一些學生們崇洋媚外到了極點,認為國外的文化就是時尚,自己國家的文化就老土,甚至有的學生認為國外的月亮都比華夏的圓,像這種學生,老校長也非常頭疼。

更何況老校長和其他的教官們也都非常反感這位鄭教官。

有句話說的好,身體發膚受之父母,就算長的不好看,也不至於到異國他鄉整容動刀子啊!這位鄭教官不僅整過容,而且渾身上下散發著偽孃的氣息,一點沒有男人的陽剛之氣!

“校長,這個姓林的打傷了鄭教官,你可不能就這麽算了啊!”

“對啊,對啊,你看看他,都把鄭教官打成什麽樣了!像這種人,就應該開除,不能讓他進學校!”

操場上的那些腦殘女們可不會就這麽放過林辰軒,一個個的要求校長開除他。

“這件事情自由分寸,你們繼續練習!”老校長不悅的說道。

“校長,林校醫打傷了鄭教官,這件事情你必須給我們個交代!”冷芊芊走上前去,冷著臉說道。

“我說了,我自有分寸!”老校長朝著冷芊芊怒喝道,“你不好好訓練,慫恿鄭教官和林校醫比武的事情,我要和冷老先生好好的談談!!我告訴你冷芊芊,我們天南大學不是你家,也不是你想怎麽辦就怎麽辦!如果你不想在學校裏待著,就回家去!”

說完之後,老校長又朝著林辰軒說道,“林校醫,你先回去吧,這件事情你也有不對的地方,就扣你一個月的薪水,當作處罰吧。”

林辰軒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麽,走到王維身邊,向他說了淩溪請假的事情,然後就離開了操場。

校長在天南大學有著絕對的威嚴,那些腦殘女們雖然不滿校長的處理方法,但也不敢多說什麽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林辰軒離開操場,畢竟她們都是千辛萬苦才考進大學的,一旦頂撞校長,被開除了,幾個月的高考努力豈不是全白費了?

看著林辰軒離開的背影,冷芊芊心裏滿是怒火,那眼神恨不得把林辰軒生吃了,這個可惡的家夥,不僅打傷了鄭教官,還讓老校長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喝斥自己!你給我等著,這個仇不報,我冷芊芊誓不為人!

經過今天的這件事情,林辰軒這三個字,可謂是傳遍了整個天南大學,在校園裏誰不知道,一個瘋狂的校醫,兩招就把鄭楓打成了豬頭。

整個學校裏的男生,一個個的都對林辰軒豎起了大拇指,甚至還有的男生準備追隨林辰軒當小弟。

至於女生之中,天南大學有四分之一的女同學已經組成了殺軒聯盟,不殺林辰軒,誓不為人,當然,剩下的四分之三的女同學,對鄭楓一事並沒有多大的看法,畢竟能進天南大學的女生,也不全都是腦殘!

比起想著怎麽對付林辰軒,她們覺得不如把時間花在學習上或者打扮上,如果能嫁給一個富二代,或者學到了什麽有用的知識,以後畢了業,也能過上好的生活啊!件事情,我和我們狗哥一起扛,隻希望你能放過我們老大,我們沒什麽文憑,沒知識,更沒有公司聘請我們工作,為了不被餓死,我們才投靠狗哥的,狗哥對我們很好,最起碼他沒讓我們受到欺負,求求你了軒哥,你就放過他吧!”那些小混混哭著說道。“你們都起來了,我沒說處罰你們。”林辰軒淡淡的說道,正如之前所說,他這人就是吃軟不吃硬,更何況這群小混混,也沒有傷到他,更沒有傷到他所愛的女人,沒必要對他們趕盡殺絕,林辰軒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