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淩溪中暑

還是善良的,否則她早就動用我們冷家的關係對付你了!如果你喜歡芊芊,就放心去追吧,不用顧慮什麽的……”“額……”林辰軒暗暗汗顏,這老頭竟然讓自己追她孫女,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算了,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管不了,也不想管,總之這次你做的很好,打敗了倭國第一高手,所以上頭決定獎勵你。”冷老爺子從口袋裏掏出一張支票,放到林辰軒手裏說道,“這一個億,算是給你的獎勵了,隻要你聽話,以後的好處絕對不會少……”“...韓世虎仰頭哈哈大笑道,“哈哈,林兄,沒想到你這麽窮,還能堅持著身為醫生的操守,真是不簡單啊,好!你這個朋友我交了,從現在開始,我可以幫你做三件事情……無論什麽事情都可以。”

“額……真不用了……”林辰軒一陣汗顏,被韓世虎說窮,他也沒有生氣,因為林辰軒知道韓世虎是那種心直口快的人,說話本沒有惡意,但被小心眼的人聽去,可能就帶有貶義了。不過林辰軒可不是那種小心眼的人。所以也沒有放在心上。

韓世虎走上前去,拍了拍林辰軒的肩膀說道,“你救了我,還跟我客氣什麽啊,以後有什麽事,盡管來金融係找我,提我韓世虎的名,保證你在金融係暢通無阻!好了,我不打擾你跟美女聊天了,林兄,再見……”

在臨走之時,韓世虎悄悄的在林辰軒耳邊說了一句話,“小心陸雲,以他的性格,絕對不會這麽輕易的放過你。”說完這句話,韓世虎就轉身離開了。

其實就算韓世虎不提醒,林辰軒也知道,畢竟他是從兩年後穿越過來的,對陸雲醜陋的性格,比誰都瞭解。

不過現如今的林辰軒,早就不是那時候的林辰軒了,即便陸雲真想對付他,他也不怕。

林辰軒笑了笑,朝著周詩雨說道,“詩雨,我們換家餐廳繼續吃飯吧……”

周詩雨看了看戴在手腕上的粉紅手錶,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時間了,我們下午還有一堂大課呢……以後有時間再說吧……”

“那好吧……”林辰軒無奈的歎了口氣。

“怎麽?你捨不得詩雨啊,那這樣好了,你們不如在外麵租個房子,這樣每天都能在一起了啊,沒準還能生個小孩呢……”站在周詩雨身邊的小蘿莉笑嘻嘻的朝著林辰軒說道。

“小蘿莉,你在胡說,我撕爛你的嘴巴。”周詩雨氣呼呼的捏著小蘿莉的嘴巴,那張漂亮的臉蛋紅到了極點。

“哎呀,你明明昨天晚上做夢的時候,還喊著林辰軒的名字呢……我這是幫你啊……”小蘿莉一臉委屈的說道。

“我沒有……”周詩雨連忙否認,羞澀的看了林辰軒一眼,快速低下頭去,滿臉通紅的跑回宿舍。

看到這一幕,林辰軒高興的簡直說不出話來了,隻要眼睛沒瞎的人,都能看得出來,周詩雨對自己有意思。

前世的夢想,這輩子竟然變成了現實……

林辰軒恨不得馬上跑到學校的頂樓,向全校的學生大喊一聲,我林辰軒追到周詩雨了。

誰說**絲追不到女神的……

站在林辰軒旁邊的小蘿莉歪著腦袋,滿臉壞笑的給林辰軒潑了盆冷水,“你可不要高興的太早哦,詩雨在我們醫學係很受歡迎的,追求詩雨的人很多,比你帥氣,比你優秀的人也很多。雖然你追到了詩雨,但並不能保證詩雨不被別人搶走啊……”

“沒關係,詩雨可不是那種隻看臉和錢的女孩子。”林辰軒信心十足的說道。

“唉,年輕人啊,你還是太年輕了,你喜不喜歡美女呢?肯定喜歡嘛,那麽詩雨會不會喜歡帥哥?肯定也喜歡啊!如果一個既有錢,又漂亮的女神追求你,你會不會拋棄詩雨呢?你不用說,答案顯而易見,詩雨也是如此。如果一個比你帥,對她又好的富二代追求她,相信詩雨肯定會把持不住,拋棄你的,這年頭,最靠不住的就是愛情。”小蘿莉擺出一副十分老成的模樣,一臉感概的朝著林辰軒說道。

聽了小蘿莉的這番話,林辰軒整個人陷入了沉思。

“其實你也不用過多的擔心,隻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可以幫你看著詩雨哦,如果有哪個富二代靠近詩雨,我第一時間告訴你,怎麽樣?”小蘿莉朝著林辰軒露出了一個可愛的笑容。

“好,什麽條件……”林辰軒沒有猶豫,直接答應了下來。

“什麽條件我暫時還沒想好,等我以後想好了,在告訴你吧,嘻嘻,拜拜……”朝著林辰軒揮了揮手,小蘿莉便一蹦一跳的向女生宿舍跑去。

雖然有了小蘿莉的助力,但林辰軒還是有些擔心,其實他也明白,這年頭最靠不住的就是愛情,老話說的好,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追到一個漂亮的女孩子並不難,但要守著她,不被別人搶走,那就困難了。

抬頭看了看藍天白雲,林辰軒深深的歎了口氣,一切順其自然吧,反正詩雨已經是自己的女人了,誰敢搶走,老子就跟誰拚命!

剛纔在餐廳裏,無論是陸雲還是韓世虎,都選擇站在林辰軒這邊,王威還以為林辰軒結識了這兩位權貴,不敢有任何的遲疑,當天下午,就派人送了一百萬的支票。

收到了價值百萬的支票,林辰軒心裏別提有多開心了,拿著這張支票,快步跑出了學校,他得趕緊把支票裏的錢轉移到自己的銀行卡裏,不然王威那小子把支票掛失了怎麽辦?。

一百萬人民幣啊,以前林辰軒一輩子都賺不到這麽多錢,沒想到現在僅憑一個賭約,就把一百萬人民幣賺到手了。

有錢人的錢,真好賺!

林辰軒把支票裏的錢轉移到自己的銀行卡裏之後,就回到了醫務室,這個時候,學生們正在炎熱的天氣下進行軍訓,為了提升大學生的身體素質,天南大學的校長特地從軍隊請來一批高素質的特種兵,對學生進行訓練。

這些軍人訓練起學生來,絲毫不留情。有的學生實在受不了了,便向醫務室裏跑,哀求林辰軒給他們一張病假條。

因為上次林辰軒幫淩溪請假的事情已經傳開了,所以有不少女同學都來了醫務室,哀求林辰軒給她們開病假條……

別看林辰軒一肚子花花腸子,但他也是個有醫德的校醫,更有著自己的原則……

在開病假條之前,他先幫那些學生把了把脈,確定她們的身體的確承受不住高強度的軍訓之後,才肯開病假條。

有的學生是真的撐不住,身體一時間受不了這麽高強度的訓練,然而有些學生純屬是偷懶,不想參加軍訓,覺得參加軍訓也沒什麽用。

對於那些真承受不住的學生,林辰軒毫無例外,都給開了病假條,然而對於那些偷懶的學生,林辰軒隻冷冷的說了一個字,滾!

連大學軍訓都克服不了,以後還怎麽在社會上立足?

雖然林辰軒的態度不好,但那些想偷懶的學生們也不敢朝林辰軒動怒發火,畢竟這件事情本來就是他們理虧,再則,林辰軒把鄭楓打成豬頭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校園,連教官鄭楓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是他們呢!

就在林辰軒準備給一個女生開病假證明的時候,忽然一陣吵吵鬧鬧的聲音從醫務室外麵傳了過來。

“林校醫,救命啊,救命啊,死人了……”話音剛落,就看見一名穿著迷彩服,渾身是汗的學生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

林辰軒抬頭看著那名學生,淡淡的問道,“怎麽回事?你慢慢說?誰死了?”

那名學生喘了兩口粗氣,滿臉焦急的說道,“林校醫,你快點去看看吧,我們班有個女同學昏倒了,臉色慘白,呼吸和脈搏都快沒有了。”

“快帶我去。”聽到這裏,林辰軒沒有任何廢話,救人如救火,直接背起急救箱,跟著那位氣喘呼呼的同學,快速向學校的操場上跑去。

根據那位同學所說,昏倒,臉色慘白,呼吸和脈搏短暫消失,這分明是中暑的現場。

中暑可大可小,如果不及時治療,一樣會危及生命的!

來到了第三號操場,一大群學生圍的水泄不通,大部分都是男同學,好像對中暑的那位女同學很是關心。

圍觀的學生實在太多了,即便是林辰軒一時半會也擠不進去。中暑可不能耽誤,林辰軒皺了皺眉頭,大喝一聲,“都讓讓,我是校醫,病人在什麽地方。”

見校醫趕來了,眾人才紛紛讓出了一條小道,林辰軒好不容易穿過圍觀的學生們,等他來到事發地點,看到那位昏迷的女同學,頓時驚呆了……

因為那位昏迷的女同學竟然就是淩溪小美女……

“林校醫,麻煩你了,我已經幫她做了緊急降溫,接下來的就交給你了。”教官王維果然不愧是軍人出身,整個人表現的非常淡定。

林辰軒點了點頭,來到淩溪旁邊,給她把了把脈,發現淩溪的脈象已經逐漸恢複了平穩,看來王維的緊急降溫的手段非常有效。

“王教官,病人幾乎沒什麽大礙,但為了保險起見,我建議讓她去醫務室裏躺會,這幾天暫時不要接受軍訓。”林辰軒一本正經的說道。

王威皺了皺眉頭,一臉嚴肅的說道,“她今天不訓練,我不反對,但明天,後天,必須接受軍訓。”

此言一出,立刻如同一顆巨石拋進平靜的湖麵之中,激起千層巨浪,圍觀的學生們,紛紛朝著王威指責了起來。最先講的船,但船上應該有緊急的逃生裝置,或者是樓梯……林辰軒的目地就是尋找樓梯,隱身三分鍾,借著隱身的能力,一直衝到九層。第二天一早,在繼續用隱身的能力,從九層再次衝回十五層。想的雖然很不錯,但真正實施起來卻複雜無比。因為在這個船上的麵積很大,而且結構又極其複雜,跟個迷宮似的。就算看到了出口,想走到出頭那裏,也要浪費一些時間。正當林辰軒垂頭喪氣的時候。忽然看到了窗戶……能不能從十五層的窗戶上一直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