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一個小誤會

著急了。”“老大,猴子傳來訊息了,說那小子進了鑾月酒店,我們要不要進去?”站在旁邊的小混混看了看手機,抬頭朝著那名光頭男子說道。“鑾月酒店?那不是核彈的地盤嗎?”光頭男子低頭沉思了一會,皺了皺眉頭,大聲說道,“不用管,進去揍人,核彈跟我們老大是朋友,沒事的!出了事有老大罩著我們。”“好!”其他的小混混們齊聲符合道,跟著光頭男向鑾月酒店走去……核彈本命叫李可,本來也是混社會,在天南市地下一代頗有名氣...林辰軒下手沒有絲毫的留情,拿起地上的大砍刀,誰敢衝上來,就用刀背砸斷誰的腿,這些小混混的所作所為已經完全把他激怒了,一個人對戰二十多名小混混,絲毫不落下風。

見林辰軒下手這麽狠,那些小混混一個個的滿臉懼色,紛紛慫恿自己身邊的人衝向林辰軒,但自己卻不敢上前。

感覺到林辰軒身上散發出來的霸氣,陸雲和徐龍輝二人的臉上都泛出一抹驚訝之色,這些小混混雖然是垃圾,但街頭火拚的事情可沒少經曆過,這麽多小混混,竟然連林辰軒的一根頭發都沒有傷到。

看來這家夥的來曆真有問題!

林辰軒眼神輕蔑的看著那些畏頭畏尾的小混混,不屑的冷聲說道,“你們到底還打不打?衝上來啊!不是要廢了我嗎?”

那些小混混不敢應聲,隻是一個個的圍著林辰軒,誰也沒有動手。

林辰軒也懶得跟這群小混混浪費時間,開始主動出擊,跟前麵的人一樣,每人砸斷了一條腿。

哢嚓,哢嚓的骨折聲不絕於耳,周圍的人群聽了都臉色大變,這個校醫下手也太狠了吧?

不一會兒,那些小混混全都躺在地上,捂著大腿慘叫個不停,林辰軒拎著一把開山刀站在中間,場麵格外的詭異。

“陸兄,看來這家夥的來頭真不簡單啊,這些小混混都是天獸幫的中流砥柱,街頭火拚的經驗十分豐富,二十多個人,竟然連他一根頭發都沒有傷到,看來這次你碰到大敵了。”徐龍輝臉色凝重的說道。

“哼,徐兄此話怎講?我們都是天南貴族出身,他林辰軒在厲害又能如何?以我陸家的勢力,找一萬名武林高手對付他,都不費勁。他在厲害,能打得過一萬人嗎?”陸雲冷哼道。

“話雖如此,但陸兄以後還是小心行事吧,以免那家夥狗急跳牆,咬你一口。”徐龍輝淡淡的說道。

“徐兄放心,我打狗,狗絕對沒有跳牆的機會。”陸雲臉色猙獰的笑了笑,以他的性格,對付敵人,在沒有十足的把握能把敵人整到生不如死的地步之前,是絕對不會貿然出手的。

林辰軒扔掉手裏的砍刀,麵無表情的動了動手腕,剛才的打鬥,對他來說連熱身都算不上。

垃圾再多,依然是垃圾,廢物再多,還是廢物。

“林兄果然身手非凡,不知道出自何門何派?師承何處?”徐龍輝走到林辰軒跟前,學著古裝電視劇的模樣,拱著手說道。

“在下無門無派,純屬自學成才。”林辰軒沒有說謊,老頭子教給他的僅僅是醫術,他的武功都是在和老頭子對戰的過程中領悟到的。

“哈哈,自學成才這四個字用在林兄的身手,果然在合適不過了,年紀輕輕,竟有如此實力,恐怕用不了多久,號稱天南市武公子的白雲飛,恐怕也不是林兄的對手啊。”徐龍輝笑著說道。

“徐兄太抬愛在下了,在下主修的是醫學,學習武功不過是強身健體,上不了什麽大台麵,更不是白雲飛的對手。”林辰軒謙虛的說道,他哪能不知道徐龍輝打的什麽如意算盤。

白雲飛是天南市有名的武癡,軍人世家出身,從小習武,而且練武的天賦極高,十五歲之時,就打遍天南無敵手。這幾年來,白雲飛一直尋找各門各派的高手,然後逐一將他們擊敗,企圖站在武道的最高峰!

剛才徐龍輝的那句話,明顯是在挑事,林辰軒纔不會招惹那個武癡呢!

“林兄何必妄自菲薄呢。”這個時候,陸雲也走了過來,說道,“林兄以一己之力,打敗這麽多天獸幫的高手,實力肯定非同一般,假以時日,成為天南第一高手也不是沒有可能啊。”

“陸兄,你這句話說的就不對了,我們習武之人,應該以強身健體以己任,怎麽能爭強鬥狠呢?再說了,林某隻是一名醫生,更不會做爭強鬥狠的事情。”林辰軒一本正經的說道。

聽了這句話,周圍的人們紛紛翻了翻白眼,這家夥也太無恥了吧?把這麽多人的腿都給廢了,現在又說不爭強鬥狠?早幹嘛去了。

“辰軒,發生什麽事情了……”就在這個時候,周詩雨和小蘿莉從鑾月酒店裏走了出來,看到一群人捂著腿哀嚎,又看到林辰軒和陸雲待在一起,頓時皺了皺眉頭,以為陸雲又來找林辰軒的麻煩。

“詩雨,你不要誤會,剛才李萬因為淩溪的事情,來找林兄的麻煩。這件事情不怪林兄,都是李萬自作自受的。”陸雲解釋道。這句話表麵上在為林辰軒解釋,實則是告訴周詩雨,自己並沒有找林辰軒的麻煩。

“對,對,這件事情根本不怪林校醫,全是我的錯……”原本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李萬,不知道什麽時候站了起來,捂著紅腫的臉龐,搖搖晃晃的走到林辰軒身邊賠笑道,“林校醫,以後我絕對不會在騷擾淩溪了,你放心,我跟她是一個班的,我在班裏幫你看著點,誰敢騷擾淩溪,我就跟誰拚命!”

“淩溪?”周詩雨微微皺了皺眉頭,神情複雜的看著林辰軒。

淩溪在大一新生中,既有人氣,因為是新生,所以並沒有入列四大校花之中,但淩溪的人氣,並不比四大校花任何一位差,周詩雨也是天南大學的學生,自然知道淩溪是個女生,而且長的很漂亮……

“李萬,你胡說什麽,林兄和周小姐的感情深厚,怎麽可能看上淩溪呢。”陸雲朝著李萬怒斥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我知道,在醫務室裏,淩溪脫光了衣服,讓林兄幫忙檢查,但那僅僅是檢查而已,我相信林兄的為人,他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詩雨的事……”

“什麽?脫光衣服檢查?辰軒,是不是真的!”周詩雨不太相信陸雲,但這件事情如果不調查清楚,就會像根魚刺恰在喉嚨裏似的,十分難受!

“這……這……”林辰軒猶豫了片刻,他還真不知道應該怎麽跟詩雨解釋。

“辰軒,我這輩子最討厭別人騙我了,你老實告訴我,有沒有那事。”周詩雨深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的情緒變得平穩。

“有……不過……”

“啪……林辰軒你混蛋!”

話沒有說完,隻見周詩雨兩眼通紅的扇了林辰軒一個大嘴巴,兩隻明亮的眼睛裏滿是晶瑩的淚花。

“詩雨,你聽我解釋……”

“我不聽,我不聽,林辰軒,我討厭你!”周詩雨捂著耳朵使勁的搖了搖頭,然後哭著跑開了。

“禽獸,渣男,我也看錯你了。”小蘿莉鄙視的看了林辰軒一眼,也跟著周詩雨離開了。

林辰軒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周詩雨跑開的背影,心裏有種被針紮的感覺……

雖然林辰軒有組建後宮的偉大計劃,但從始至終,他所深愛的女人,卻隻有周詩雨一個……

“林兄,我剛纔是不是說錯什麽話了?”陸雲擺出一副很茫然的表情。

“嗬嗬,陸兄真是訊息靈通啊,看來我真是有點小看你了。”林辰軒冷笑道。他一直把陸雲當成那種隻知道藉助家族勢力,為非作歹的富二代,但經過今天的事情,他完全對陸雲有了新的認識!

這家夥很危險,不僅有強大的背景,思想和心性也很成熟,這種敵人非常棘手!

“林兄,剛才真對不起,因為我一時失言,導致林兄和周小姐的關係破裂,不過你放心,我會向周小姐解釋清楚的。”陸雲一臉認真的說道。

“不必了,你隻要不添亂就行了,陸雲,我希望你能記住一句話,我根本不怕你。有的人就是喜歡玩火,等被火燒死的那一刻,才會後悔,我希望陸兄不會這樣。”林辰軒冷冷的說了一句,就轉身離開了。

看場的眾人都看待了,包括李萬在內,我勒個去,陸雲是誰?他可是天南四少之首啊,林辰軒竟然敢用這種語氣跟天南四少之首說話,而且陸雲還沒有生氣,反而向林辰軒道歉,這……這……這怎麽可能啊……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他們真的無法相信,身為天南四少之首的陸雲會道歉,也無法相信,有人竟然敢用這種態度跟陸雲說話……

呆呆的看著林辰軒離開的背影,李萬完全呆住了……

據他調查得知,陸雲最心儀的女生就是周詩雨!然而周詩雨竟然是林辰軒的女朋友!

微微皺了皺眉頭,李萬動用了所有的腦細胞,開始思考這件事情……

首先,林辰軒不僅和冷芊芊,韓筱筱,淩溪三位絕色美女有著曖昧不清的關係,還打傷了鄭教官,搶走了陸雲的女朋友……

剛才麵對二十多名小混混,林辰軒的臉上仍然毫無懼意,一個人居然毫不費勁的打贏了二十個人,而且剛才還用那種態度跟陸雲說話……

難不成,他的背景比陸雲都厲害?

難道林辰軒是京城的公子哥?因為體驗生活,才來了天南大學當校醫?

不是沒有這種可能,真正的有錢人,都喜歡扮豬吃虎嘛……給我了。”王副局長淡笑著說道。“額……”林辰軒暗暗咋舌,看來有錢人能把黑色說成白色一點都不誇張啊。林辰軒打傷金城一事,很快就被人忘在腦後,金家也沒有找林辰軒的麻煩,法醫表示,金城的腿並不是被踹斷的,而是被人事後砸斷的,想誣陷林辰軒,對於這個訊息,大多數人都能接受,畢竟誰這麽厲害,能一腳把人的大腿骨踹斷?要知道,人類的大腿骨可比花崗岩還要堅硬啊!林辰軒回到天南大學,繼續擔任校醫,當然也有不少人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