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再次審問

是好的,這點值得鼓勵。”見林辰軒態度這麽謙卑,周長清語氣緩和了許多,畢竟這年頭肯學習中醫的小夥子不多了,既然他能靠著針灸和推拿治好急性腦血管病,就代表他真的有點本事。有本事,不驕傲,這種性格的確讓人讚賞。“哈哈,小夥子,周老可是我們全市最好的醫生,治病救人四十餘年,經驗豐富,對了,你不是來應聘醫生的嗎?那你以後就跟著周老,好好學習吧。”老院長笑著說道。“能跟著周老學習,是我這輩子的榮幸。”林辰軒笑...“哦……這還好,幸虧你沒惹沈家,否則就算佛祖都罩不住你……啊,什麽……你救了沈老爺子的命……”雄哥直接跳了起來,兩眼震驚的看著林辰軒,那些小混混們,也一個個的震驚無比,驚訝的下巴都快砸到腳麵上了。

“對啊,本來他得了腦血管疾病,是我治好的。”林辰軒開口說道,“沈家的實力怎麽樣?能比得過冷家嗎?”

“額……”雄哥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咽口氣唾沫,深吸了口氣,一本正經的朝著林辰軒說道,“軒哥,你這次死不了了,誰都殺不了你了!我直白的告訴你,就算四大家族,不!就算天南市所有的家族綁在一起,都趕不上沈家一半!!”

“我靠,沈家有什麽牛掰嗎?”林辰軒皺了皺眉頭,他隻知道沈老爺子以前當過軍人,生意做的也挺大的,沒想到沈家的背景,竟然這麽厲害。

“當然了,你知道世界最強部隊之一,炎黃部隊的統帥是誰嗎?那就是沈老爺子的大兒子啊!沈家三分之一的人,都在政壇位居高層!這種實力,在華夏誰能惹得起啊!”雄哥大聲說道。

沈家絕對是華夏最強家族,沒有之一,就算放在亞洲,甚至全世界,都能排在前三名!

華夏是世界第三軍事大國,世界第二經濟大國,又是世界工廠,這些名頭,並不是吹出來的!而沈家這麽多人位居高層,那麽沈氏家族的實力,能不強大嗎?

“咳咳……軒哥是吧……昨日小弟多有得罪,希望軒哥能夠海涵……”就在這時,對麵的牢房裏,昨日朝著林辰軒耀武揚威的黑狗,此時卻跪在地上,滿臉悔意的朝著林辰軒說道,“小弟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軒哥,今日,我割斷自己一根手指,算是給軒哥賠罪了……”

說完,就從牢房地麵上的草堆裏,掏出一把匕首,作勢要向自己的中指砍去。

剛才林辰軒和雄哥的對話,他聽的清清楚楚,林辰軒救了沈老爺子的命,他還怎麽敢朝林辰軒動手啊!要是沈老爺子知道了這件事情,隨便一句話,就能滅了整個天獸幫!

“狗哥,別啊。”站在黑狗旁邊的小混混連忙拉住了他。

“你們都給我讓開!”黑狗大聲喝道。為了天獸幫,他別無選擇。

黑狗十六歲就加入了天獸幫,現如今他已經三十了,十四年的青春都在天獸幫裏,他對天獸幫寄托了太多的感情,不想眼睜睜的看著天獸幫走向末日!

“軒哥,你就原諒我們老大吧,以後我們絕對不敢在招惹你了,你讓我們上刀山,我們絕不下油鍋……”對麵牢房的小混混們,一個個的都朝林辰軒跪了下去,淚流麵滿的求饒道。

“軒哥,這件事情我一人做事一人當,希望你別遷怒我的這些兄弟們,更不要遷怒天獸幫。我黑狗,要殺要刮隨你處置。”黑狗的臉上滿是堅毅的表情,他已經做好了心裏準備。

“軒哥,這件事情,我和我們狗哥一起扛,隻希望你能放過我們老大,我們沒什麽文憑,沒知識,更沒有公司聘請我們工作,為了不被餓死,我們才投靠狗哥的,狗哥對我們很好,最起碼他沒讓我們受到欺負,求求你了軒哥,你就放過他吧!”那些小混混哭著說道。

“你們都起來了,我沒說處罰你們。”林辰軒淡淡的說道,正如之前所說,他這人就是吃軟不吃硬,更何況這群小混混,也沒有傷到他,更沒有傷到他所愛的女人,沒必要對他們趕盡殺絕,林辰軒不是一個好人,但也不是一個弑殺之人。

“這麽說,你肯放過我們了?”黑狗不相信的問道,很難相信,一個廢了金城,搶走陸雲女朋友,調戲冷芊芊的男人,竟然會這麽輕而易舉的放過自己。

“隻要你們以後不再來煩我,我也不會趕盡殺絕,但機會隻有一次,如果下次你們還敢找我麻煩,我保證你們的下場,會比那個紅毛小混混還慘。”林辰軒冷冷的說道。

“不會的,絕對不會。”黑狗搖了搖頭,語氣堅定的說道,“軒哥,以後有什麽事,你直接吩咐,能辦到的,我黑狗一定辦,辦不到的,我黑狗想著辦法,哪怕粉身碎骨,也會去辦的。”

“好,我現在要你們辦的隻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保持安靜,我要睡覺了。”林辰軒打了個哈欠說道,昨天晚上第一次進來,林辰軒壓根就沒有睡個好覺。

“好嘞。”雄哥和黑狗同時應道,然後吩咐手下的小弟保持安靜。

這間看守所裏,關押的基本都是天獸幫和核彈幫的人,而那些小弟們,也都以雄哥和黑狗為首,對於老大的命令,他們當然無條件的服從,偌大的看守所裏,寂靜一片,就算掉根針都能聽得見。

那些看守犯人的獄警們一個個心裏非常納悶,平時在看守所裏,嘻笑聲和打罵聲都是不絕於耳的,就算晚上也不消停,今天這群犯人吃錯什麽藥了?竟然這麽安靜?

獄警覺得非常奇怪,進看守所巡視了好幾次,發現每個小混混都坐在地上,你瞪我,我瞪你,一句話都不說。有個獄警實在忍不住了,開口問道,“你們今天怎麽了?這麽安靜?”

“噓噓……”此話一出,立刻就有無數的小混混讓他們保持安靜。那個獄警更加不解了,又想開口,卻發現每個小混混,都用著憤怒的眼神看著他。

最後獄警也懶得管了,反正這些小混混這麽安靜,對他們隻有好處,沒有壞處……

於是,這間看守所裏,迎來了曆史上,最安靜的一天……

林辰軒一直睡到了下午三點,被雄哥叫了起來。

“軒哥,你醒醒,條子來了。”

林辰軒揉了揉眼睛,轉身一看,發現宋欣欣和兩名男警察站在牢房的外麵。

“宋警官今天這麽好心啊,特地來看我。”林辰軒笑嘻嘻的說道。

“誰來看你,跟我走一趟,去審訊室。”宋欣欣狠狠的瞪了林辰軒一眼,然後把牢房開啟,那兩名男警察走了進去,給林辰軒帶上了手銬,然後把他帶出牢房。

“喂,宋警官,不必這樣對我吧。”林辰軒抬起被手銬銬住的雙手,懶洋洋的說道,“我不就是在警車裏,調戲了你一下嗎?至於給我用手銬嗎?”

想起警車裏的事情,宋欣欣臉蛋一紅,推了林辰軒一下,大聲說道,“把他給我帶到審訊室裏……”

“是……”那兩名男警察點了點頭,壓著林辰軒,就走向了審訊室。

所有的小混混再次傻眼了……我勒個去,這是什麽情況,在警車裏調戲女警察?軒哥不愧是軒哥,竟然這麽大膽?連女警察都敢調戲……

額……話說軒哥連冷芊芊那個小魔女都不放過,還有什麽是他不敢做的……

所有的小混混,對林辰軒崇拜到了極點,簡直把林辰軒當成了自己的偶像,神一般的人物。

審訊室裏。

林辰軒依舊懶洋洋的坐在凳子上,朝著審問他的宋欣欣笑著說道,“宋警官,是不是給我帶好訊息來了?人不是我殺的?”

“不對,你殺金城一事,已經證實了。”宋欣欣麵無表情的說道。

“什麽?”一聽這話,林辰軒立刻從凳子上跳了下來,然後卻被那兩名男警察,再次按在凳子上。

“林辰軒,你究竟把人命當什麽了,說殺人就殺人!”宋欣欣氣憤的拍了拍桌子,大聲質問道,“說,你為什麽殺金城,犯罪動機是什麽,老老實實的交代!”

“你說我殺金城,證據呢。”林車型皺著眉頭說道,這輩子他最討厭的事情,就是被人誣陷。

“都到這一步了,你還狡辯,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劉峰已經全招了,他在金城的藥品裏,下了氫氰酸,你也是學醫的,應該知道氫氰酸是什麽吧。”宋欣欣冷笑道。

“這個我知道,氫氰酸可以抑製呼吸酶,造成細胞內窒息,有劇毒。可你不是說劉峰下的毒嗎?關我什麽事呢?”林辰軒皺著眉頭問道。

“你還在狡辯,劉峰都已經招了,說你給了他一百萬,讓他毒死金城!一百萬的髒款,我們已經找到了,你還有什麽好說的。”宋欣欣冷著臉說道。

林辰軒深吸了口氣,看來自己這是被人陷害了啊!究竟誰會陷害自己呢?冷芊芊?不可能,她不會用這種方式報複自己的,既然不是冷芊芊,那肯定是陸雲了!

林辰軒牙齒咬的咯咯作響,緊握著拳頭,陸雲啊陸雲,我千防萬防,竟然還是沒有防住你!

“說,你殺金城的目的是什麽?為什麽輕易的奪走一個人的生命。”見林辰軒不說話,宋欣欣又大聲質問了一句。

“我沒有殺他,我是被冤枉的,你信嗎?”林辰軒苦澀的笑了笑。現在他終於明白什麽叫百口莫辯了。

“你以為我會這麽傻嗎?會相信你的鬼話。”宋欣欣冷聲說道。他們吃飯的幾名獄警也看到了這一幕,但卻沒人上前阻止,在看守所裏打架鬥毆在正常不過了,這些獄警也隻當看看餘興節目,隻要不死人,就沒啥大問題。更何況那幾名小混混都是天獸幫的人,黑狗已經讓外麵的小弟,給那幾名獄警封了個大紅包。“敢讓我滾?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那名染著紅頭發的青年揮起一拳,狠狠的砸向林辰軒的下巴,與此同時,圍在林辰軒身邊的小混混們也動手了,一個個抄起凳子,板凳腿等武器,嘴裏叫罵著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