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落雁沙

們比一比?”“辰軒,不要……”這個時候,周詩雨站了起來,連忙拉住林辰軒,“你忘了你答應我什麽了嗎?怎麽剛剛跟我約定好,轉眼就違背了呢!”“你覺得他會放過我嗎。”林辰軒苦澀的笑了笑,從白雲飛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強者的氣息,而這種氣息,是經過無數實戰的磨練才能形成,像這麽一個戰鬥狂,武癡,怎麽可能會放過自己呢!“換做以前,絕對不會,但現在會。”白雲飛收起了拳頭,大有深意的朝著林辰軒笑了笑,“你也是個...落雁沙是一種含有劇毒的毒藥,無色無味,可以通過空氣傳播,一旦吸入落雁沙,必須要在黃昏來臨之前解毒,否則一旦毒性發作,就連神仙也難救了。

剛才沈老爺子他們說的冰魄,是一種生活在南極深處的冰晶花所結出來的果實,同樣含有劇毒,服用冰魄,可以以毒攻毒,驅散體內的落雁沙。

不過這種方法的成功率特別低,一百個人裏麵,如果運氣好,服用冰魄或許可以救活兩三個人。

落雁沙是一種用十八種毒草藥調配而成的劇毒,非常複雜,無論用什麽解毒聖藥,都無法驅散落雁沙。唯一的辦法,隻有針灸。

“小子,我先警告你,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一定要盡力而為,否則壞了我們的大事,你可擔待不起。”冷老爺子還是不放心的朝著林辰軒說道,他實在無法相信,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竟然有本事解開落雁沙。

“冷老爺子,我是一名醫生,救治病人是我的本分,就算你不說,我也會盡全力的。”林辰軒一臉嚴肅的說道,治病救人,他從來沒有馬虎過。

“老冷,你怎麽年紀越大就越墨跡呢,在磨磨唧唧的,小雅真的就活不成了。”沈老爺子白了冷老爺子一眼,然後指著躺在擔架上的女生,一臉笑意的對林辰軒說道,“你別有什麽壓力,盡管去治。隻要你盡了力,就算治不好,我們也不會怪你的。”

沈老爺子知道,當一個人緊張起來就會發揮失常,就算本來能做好的事情,最終也以失敗告終。

林辰軒自然明白這個道理,深吸了口氣,穩定心神,然後從懷裏掏出一包銀針,走到擔架前,正要準備施針之時,整個人卻忽然愣住了。

因為躺在擔架上的女生他認識,正是之前在校園裏被圍攻的那名女生。

當時有兩名黑衣人拿著倭瓜刀對付她,還是林辰軒出手相助,把她救了下來。最後那兩個黑衣人竟然釋放閃光彈,差點沒把林辰軒的眼睛閃瞎,這件事情,他怎麽可能忘記呢!

“林小兄弟,怎麽了?”沈老爺子見林辰軒遲遲不肯動手,連忙開口問道。

“沒什麽。”林辰軒搖了搖頭,並沒有把校園的事情說出去,有的時候,知道的越少,活的越久,這個道理他懂得。

這名女孩子中毒已經很深了,那張漂亮的臉蛋上,都開始發黑了,恐怕堅持不到半個小時就會喪命,林辰軒也顧不得多想,連忙抽出幾根細長的銀針,解開那名女生的衣服,開始施針。

老頭子把炎黃十八針都傳給了林辰軒,但由於時間太短,炎黃十八針過於複雜,林辰軒隻學會了前麵的三針,但即便如此,他也有八層的把握,解開落雁沙的毒。

第一針,林辰軒先用十八針銀針,封住那名女生的主要筋脈,把落雁沙的毒素控製在體內。

第二針,林辰軒通過針灸運毒,將落雁沙的毒素,逼出五髒六腑,集中在食道裏。

第三針,林辰軒將落雁沙的毒素全都固定在食道的位置,不讓他們亂串。

冷老爺子和沈老爺子二人都看呆了,林辰軒每次紮針,都幹淨利索,沒有絲毫的猶豫,就彷彿千錘百煉了一般,就連國醫館裏的老中醫都沒有這種水平啊!

這小子果然不簡單。

林辰軒把那名女生扶了起來,讓她盤腿坐下,然後林辰軒揮起一掌,猛地排向那名女生的後背……

“噗……”一口烏黑的血跡從她的嘴裏噴了出來,散發著一股濃濃的惡臭味。

“差不多了。”林辰軒把那名女生的身體放平,然後站起身來,拍了拍手,朝著沈老爺子說道,“命保住了,但體內仍然有餘毒,待會我開張藥方,吃上三幅,餘毒就會清除幹淨的。”

“真的?”冷老爺子站起身來,臉上滿是不相信的表情。到現在為止,他還是不敢相信,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真的能解除落雁沙的毒?

“冷老爺子,你不相信可以自己看看。”林辰軒淡淡的笑了笑。

冷老爺子也沒客氣,走到那名女生的身邊看了看,發現那名女生雖然還是昏迷不醒,但臉上的黑氣已經退的差不多了,頓時心裏的驚訝之色更濃,連忙朝著林辰軒說道,“你怎麽把她治好的?用的什麽方法?”

林辰軒笑了笑說道,“針灸。”

“老冷,我都說了,這位林小兄弟的針法出神入化,你現在相信了吧?”沈老爺子端起茶杯,淡淡的喝了一口,朝著冷老爺子笑道。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林小兄弟,我這個老頭子剛才失敬了。”冷老爺子拱了拱手,心裏對林辰軒也敬重了幾分,畢竟他們對自己的身體健康非常重視,結交個神醫,對他們來說百利而無一害!

“冷老爺子,你過獎了……”林辰軒謙虛的笑了笑,在四大貴族冷家的麵前,他可不敢裝什麽大爺啊!

“林小兄弟,這件事情實在太過於重大,牽連諸多,如果事情泄露出去……”

還沒等冷老爺子把話說完,林辰軒就揮了揮手說道,“老爺子,你不用說了,我明白,這件事情我會守口如瓶的,不會告訴任何人。”

“嗬嗬,這我就放心了,芊芊在竹園呢,你去找她吧。”冷老爺子笑了笑,看林辰軒也覺得越來越順眼,要是冷家有個醫術這麽高超,又一表人才的女婿,倒也不錯啊。

“芊芊……額……這我就不去了,我還要回學校呢……”林辰軒一陣汗顏,他可不敢在招惹冷芊芊那個小魔女了。

“怎麽?你和芊芊鬧矛盾了?辰軒啊,芊芊是個女孩子,有點小脾氣也是正常的,我們身為男人,包容和理解她們女生是應該做的,她們可以鬧小脾氣,但我們身為男人,要永遠保持理智……”冷老爺子一本正經的教育林辰軒。

“額……”林辰軒除了無語還是無語,還來這位冷老爺子年輕的時候,恐怕惹了不少桃花吧。

“芊芊就在竹園,你去竹園找她吧,我和老沈還有話要談。”冷老爺子揮了揮手說道。

林辰軒點了點頭,知道他們有要事商談,沒有在這裏多待,就離開了別墅大廳,不過他卻沒有去竹園,而是來到了院子裏。

他躲那個小魔女還來不及呢,怎麽會主動招惹她呢?

“老冷,這事你怎麽看?”林辰軒離開之後,沈老爺子收起了和藹的笑容,臉色也變得威嚴起來。

“這小子到不簡單啊,剛才我看他施的針的確有點門道,像是炎黃十八針。”冷老爺子皺了皺眉頭說道。

“這個我早就知道了,我不是問你家的女婿怎麽樣,我是問小雅的這件事情。”沈老爺子白了冷老爺子一眼。

“哦……小雅的這件事情啊……”冷老爺子一愣,連忙回過神來,開口說道,“我覺得倭國最近絕對有什麽大動向,我們要嚴加防範,保護非竹。”

“淨說廢話。”沈老爺子皺著眉頭說道,“在過幾天,倭國的京東大學和我們的天南大學將有一次武道交流會,我覺得倭國一定會在武道交流會上動手腳,老冷,這幾天你要加加班,在天南大學裏找出幾個高手迎戰了。”

“這個倒不是很難,白家的那個小子挺厲害的,墨家的小子也不錯,武道交流會,我們保證五戰五勝。”冷老爺子胸有成竹的說道。

“唉,話別說的這麽早,我就怕他們刷陰謀詭計啊。”沈老爺子歎了口氣說道。

“我堂堂的華夏大國,難道還怕一個倭國不成?要不是上麵的領導怕剛剛蘇醒的經濟受損,早就對倭國動手了!”冷老爺子不以為然的說道。

“你也知道華夏的經濟正在發展,難道倭國會老老實實的讓你發展嗎?不過算了,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已經通知炎黃部隊的黃龍,讓他前來複命了,如果倭國想撕破臉皮,我不介意陪他們玩玩。”沈老爺子臉色冰冷的說道。

“這就對了嘛,不要忘了,我們手裏還有一張王牌呢。”冷老爺子端起桌子上的茶壺,笑著說道,“上次的較量,我們已經勝利了,煩心的事就別想了,反正能做的,我們都做了,來,我們繼續品茶論道。”說完,就給沈老爺子倒了一杯精品的龍井。

……

林辰軒走出別墅,並沒有去竹園,而是去了院子裏。

他又不傻,怎麽會主動的招惹冷芊芊那個小魔女呢?

王副局長看到林辰軒,連忙開啟了車門,滿臉堆笑的說道,“林先生,請進……”

王副局長的熱情,到讓林辰軒有點吃不消,不過這也沒關係,警察嘛,為人民服務也是應該的。

但他心裏明白,王副局長這麽熱情,完全是因為冷老爺子和沈老爺子……

一路上,王副局長什麽都沒說,也什麽都沒問,在官場上混了這麽久,他更知道有得時候,什麽都不知道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劉賀隻覺得自己雙臂上的骨頭都快被踹的裂開了,不過好在還是撐了下來。在巨大的慣性下,劉賀的身體一直退出十多步,才穩住了身影,甩了甩早就發麻的手臂,滿臉凝重的看著林辰軒。直覺告訴他,眼前的這個男人,絕對不是一般人,怪不得館主會這麽欣賞他!周圍的那些學徒們一個個都看的目瞪口呆,尤其是剛才林辰軒連續踹出了七八腳,我勒個去,這是拍電影嗎?難道他是黃飛鴻轉世?“你的確不錯,基本功很紮實,步伐也很穩,不過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