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淩家武館

你去的!”王項一臉認真的說道,好像把林辰軒安排在天南大學,是對他有多信任似得!“好,我同意,不過我有個條件!讓詩雨陪我一起去,我做醫生,她做護士。”林辰軒冷笑道。陸雲不是要把老子和周詩雨分開嗎?那老子就偏偏和周詩雨在一起!“這個……”王項一時有些猶豫了,皺了皺眉頭,思考了片刻,抬頭說道,“這樣吧,你先去任職,至於詩雨的事情,我在問問醫院那邊……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天南大學裏麵可是美女如雲啊,那些美女...“我沒有師父……”林辰軒不會透漏自己師父的真實身份,其實他對那個老頭也隻是一知半解而已,隻知道那個老頭子很厲害,厲害到令人發指。

老者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接著問道,“你學過什麽武功沒有?”

“學過一點……”林辰軒如實的說道。

“在世界諸多的武學當中,你認為華夏武學,西方拳擊,棒子國跆拳道,倭國合氣道,那種流派最厲害呢?”老者板著臉,一本正經的問道。

“其實不管哪一種武術,厲不厲害並不在於武術的流派,而是在練武者的本人,如果你學的好,肯苦練,不管練習哪種武術,都會成功一名強者!哪怕隻練一拳,每天揮拳上千次,連續十幾年,也能成為一名高手。”林辰軒淡淡的說道。

“嗬嗬,好,不錯,不錯!”老者臉上綻放出慈祥的笑容,繼續問道,“你對華夏武學有什麽看法呢?”

“華夏武學,博大精深,十年小成,二十年大成,有天賦的人,練習十年就能成為一名高手,沒有天賦的人,苦練一輩子,也一無所成!”林辰軒如實的說道。

華夏武功,招式繁瑣,要記住每一個招式,靈活運用,並不容易。

“哈哈哈,不錯,不錯!”老者連連點頭,似乎對林辰軒非常滿意,“小子,有沒有興趣來我們淩家武館學習武功?”

“這個……”林辰軒苦澀的笑了笑,“多謝老爺子厚愛,隻是在下無心學武……”

“我收你當關門弟子……”

“老爺子,我……”

“我讓你當少館主,將來我死了,武館就是你的。”

“老爺子,我無心練武……”

“我把淩溪許配給你,你來跟我學武功……”

“那個……老爺子,不,師父,什麽時候開始?”

淩溪臉蛋羞紅,搖了搖老者的胳膊,輕聲嗔道,“爺爺,你怎麽能開這種條件呢……”

“你不是也喜歡他嗎?你不喜歡他,幹嘛讓他親你這麽久。”老者笑著說道。

“哎呀,爺爺,原來你早就看見了,哼,爺爺你壞,人家不理你啦……”淩溪跺了跺腳,背過身去,那張漂亮的臉蛋又羞又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自己和辰軒接吻的時候,竟然被爺爺看見了,哎呀,想想都覺得羞死人了……

“男大當婚,女大當家,你的年紀也不小了,找個男朋友正常,我像你這麽大的時候,都有你父親了,你放心,爺爺不會怪你的。”老者一本正經的說道。

“爺爺,你不是不讓我在大學裏談戀愛嗎……”淩溪紅著臉問道。

“我是怕你被那些壞男人騙了,誰知道你找個練武奇才!”老者高興的笑了笑,他這輩子最大的心思,就是怕沒人繼承武館,淩家的武館一旦砸在他的手裏,百年之後,他還怎麽去麵對列祖列宗?

但是林辰軒的出現,卻讓老者眼前一亮,首先,他覺得林辰軒這個人特別誠實,不是那種油腔滑調的人,沒有刻意的抬高華夏武學,也沒有刻意的貶低,隻是理性的分析而已。

其次,以他練武五十年的經驗來看,林辰軒絕對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隻要自己稍微培養一番,成為橫掃天南市,打敗白雲飛根本不是問題!

畢竟一個人的天賦要是完全迸發出來,可是非常可怕的!

淩家武館坐落在市中心,占地麵積非常龐大。

雖然近幾年來,淩家武館招生陷入了僵局,但經過淩老爺子的一番努力,今年還是招收了一千多名學生。

偌大的演武廳裏,幾千名武徒操練著,他們動作整體劃一,排列有序,一進武館,龐大的威嚴氣息迎麵而來,每個武徒都繃著臉,認真的訓練著。

“怎麽樣?氣氛還不錯吧。”淩老爺子得意的笑了笑,雖然淩家武館的人不如墨家武館,但練武的氛圍,絕對不輸給墨家!

無論做什麽事情,氣氛很重要,就比如說一個沒有素質的人,如果到了幹淨的五星級酒店,恐怕他也不好意思隨地吐痰吧!

“很不錯。”林辰軒給予極高的評價,因為他在每名武徒的身上都能感覺到那種認真又刻苦的決心。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這裏的少館主了。”淩老爺子笑著說道,“你可以隨時來淩家武館,也可以隨時跟著他們一塊練習。我給你高度的自由,同時我也希望你能用實力回報我,否則我就會把淩溪嫁給別人的。”

“別……別……老爺子,我一定認真訓練。”林辰軒連忙搖頭,他已經完完全全對淩溪動了真情。

淩老爺子自然也看出來了這一點,隻要抓住一個人的弱點,那他這輩子都跑不掉了。

“辰軒,爺爺,我在你們眼裏,怎麽好像商品一樣啊……”淩溪委屈的說道。

“哈哈,小溪,爺爺活了幾十年了,什麽人沒見過?相信我,辰軒是那種可以讓你托付一生的男人,更何況你也喜歡他啊,否則怎麽會讓他親這麽久。”淩老爺子笑著說道。

“哎呀,爺爺,你怎麽又提這件事情了,不理你了。”淩溪羞澀的跺了跺腳。

“好了,好了,爺爺不說了。”淩老爺子笑了笑,轉身看著林辰軒說道,“辦正事要緊,你跟我來。”

林辰軒點了點頭,就跟在淩老爺子的後麵,走向了演武廳。

“都停下,我宣佈兩件事情。”淩老爺子走到演武廳裏,中氣十足的高喝一聲,雖然聲音不大,但每個人卻能聽得清清楚楚,每個武徒都停下了手裏的動作,全都看向淩老爺子。

淩老爺子看著林辰軒,走到演武廳的講武台上,麵朝下方幾千名學子,大聲說道,“我宣佈兩件事情,第一,我身邊的這位小兄弟,從今天開始,將是我們武館的少館主,我要收他當關門弟子,第二件事情,我決定要把我的孫女淩溪許配給他!”

“館主,我不服!”人群中,響起了一道不和諧的聲音。

“誰不服,站出來。”淩老爺子高喝一聲。

人群中,第一排右邊第一個人上前兩步,大聲說道,“館主,我不服!”

“劉賀,你為什麽不服,說出你的原因。”淩老爺子麵無表情的問道。

“館主,我們幾個師兄弟從小就跟你一塊練武,在你身邊也有十幾年了,你突然立一個陌生人為少館主,我相信不僅我不服,就連許許多多的師兄弟都會不服的。”劉賀大聲說道。

“好,劉賀,你應該知道我們武館的規矩,強者為尊!我知道你喜歡淩溪,如果你贏,我就讓你當這個少館主,並且把淩溪許配給你,如果林辰軒贏,以後你就好好的輔佐他,把我們淩家武館發揚光大!”淩老爺子中氣十足的說道,他也想看看,林辰軒的實力究竟處於一種什麽樣的水平。

“館主,你說真的?如果我贏,你就把淩溪嫁給我?”劉賀不確定的又問了一遍。

“當然!本館主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淩老爺子點了點頭,然後拍了拍林辰軒的肩膀,笑著說道,“好好戰鬥,拿出你的本領,如果能輸了,淩溪就是別人的了……”

“靠……”林辰軒真的很想罵髒話,這個老頭子,太陰險了。

其實淩老爺子早就看出林辰軒的身手不簡單,從他走路的步伐,還有神態舉止來看,絕對有一定的實力。

為了能完全看清林辰軒的武功路數,他才會安排劉賀與他對戰,如果林辰軒輸給了劉賀,也就代表他雖然是個武功天才,但並不刻苦,一個不刻苦的天才,還不如蠢材呢,成不了什麽大氣。

劉賀走上演武廳的正中間,周圍的武徒們主動給他們讓開一個比武場地,劉賀朝著林辰軒拱了拱手,笑著說道,“少館主,待會多有得罪,希望你別介意。其實這個少館主的頭銜,我並不在意,我真正想要的,隻有淩溪!”

“看來我們的想法一致,我也不想要這個少館主,隻想要淩溪。”林辰軒冷冷的一笑,也走到了演武廳的正中間。

事到如今,不得不戰了。為了淩溪,他必須贏了劉賀。

“好,既然如此,我們就一戰,看看誰才配擁有淩溪。”劉賀擺出太極防守的招式,臉色也隨之冷了下來。

他暗戀淩溪已經七八年了,怎麽可能會眼睜睜的看著淩溪嫁給別的男人呢!

“太極?不錯,隻是你練的還不到火候!”林辰軒冷冷一笑,雙腳猛蹬地麵,身體淩空飛起,一個旋轉側踢,狠狠的踢向劉賀。

劉賀紮穩馬步,不慌不忙的雙臂交叉,護住胸前們,林辰軒充滿力量的一腳,狠狠的踹在劉賀的雙臂之上,然而劉賀的身體竟然沒有後退,甚至都沒有動一下,腳下彷彿長出了根莖一般,平平穩穩的接住了林辰軒這一腳。

“看來你的確有點實力。竟然能接住我三層的力量。”林辰軒微微皺了皺眉頭,表情也開始認真了起來。

自從他重生以後,這還是第一次認真的與別人對戰!看看醫書,就是活動活動身體,冷芊芊也沒有再來找他的麻煩了。韓筱筱和淩溪也不見蹤影,這倒也是,淩溪正在軍訓,那個鐵麵教官肯定不會允許她來醫務室的。至於韓筱筱,她來找自己純屬是因為冷芊芊的命令。在這幾天的時間裏,林辰軒跟周詩雨打了無數個電話,可是周詩雨都沒接,跟小蘿莉打電話,她也不接,看來那兩個女孩子,真把自己當成陳世美了。待在醫務室裏好幾天了,林辰軒實在覺得有些無聊,合上醫書,動身去了餐廳,希望能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