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劉賀的心思

,甚至連女孩的手都沒有碰到過,對於感情的事情,她的確像個純潔的小孩子一樣。親到自己的女神,林辰軒非常的開心,簡直想跑到醫院的天台上,對著整個天南市的人大聲呐喊,我林辰軒親到周詩雨了!會議室位於醫院的頂層。每次醫院發生什麽重大事情,院長都會召集醫院裏有身份地位的醫生,前來會議室裏議事。這次也不例外,之前婦產科大夫王曉明為孕婦檢查身體的時候,竟然發現在孕婦的合穀穴被人紮了一針。要知道,孕婦禁針,合穀三...天南市,市中心人民醫院的某個病房中。

劉賀靜靜的躺在病床上,兩眼無神的望著上方的天花板。在他的旁邊,坐著兩名同樣身穿淩家武館服飾的男生,其中一名男生眼神複雜的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劉賀,深深的歎了口氣。

這個人叫劉明,是劉賀的親哥哥,他們兄弟二人,從小無父無母,靠著在大街上乞討為生,直到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們遇到了淩老爺子。

雖然他們兄弟二人學武的天賦平平,但能在逆境中生存下來,想必有著非同一般的毅力,所以淩老爺子就收養了他們,把他們兄弟二人帶到了淩家武館,加以訓練。

他們兄弟二人也沒有辜負淩老爺子的期望,天賦不足就用努力補上,沒日沒夜的練武,終於小有一番成就,即便對戰墨家天才墨武,劉賀才撐了三個回合才落敗。

“弟……”劉明忍不住的叫了一聲,看著劉賀一動也不動,什麽話都不說,他的心裏非常擔心。

剛才醫生已經確診了,劉賀多出軟組織受傷,內出血,尤其是胸前的肋骨,更是被打斷了三根。

聽到這個結果,劉賀渾身都是一顫,呆呆的愣在那裏,一直保持這個姿勢,不吃也不喝,不動也不說話。

“弟,你放心的養傷,我一定要把林辰軒打敗,替你討回公道!”劉明咬了咬牙,站起身來就要離開。

“回來!”目光呆泄的劉賀忽然發出一句冷喝。

“弟……”劉明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心情複雜的看著劉賀。

“你不是他的對手,別說你了,就算我們師兄弟十個人一起上,都打不過他,他太厲害了。”劉賀麵無表情的說道。

“弟,你說這話是什麽意思?”聽到劉賀竟然說出這麽沒有誌氣的話,劉明心裏不服氣的說道,“你怎麽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我們八歲跟著館主練武,現在也練了十多年,雖然不敢說大成,但至少小有成就,一次失敗,並不代表什麽,你忘了嗎?我們練武的時候,比誰都刻苦,比誰都努力,為什麽贏不了林辰軒!”

看著一臉不服氣的劉明,劉賀苦澀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為什麽,總之就是贏不了,實力差距太大了,剛才他出手的時候,我的眼睛根本看不到,都是身體做出的本能反應,我的眼睛跟不上他的速度,你覺得有可能贏得了他嗎?”

“啊……”劉明心裏大駭,不相信的問道,“你的眼睛跟不上他的動作,有沒有這麽玄乎?”

“嗬嗬,有沒有這麽玄乎我不知道,總之有一點可以肯定,他並沒有使出全力。”劉賀苦笑著說道,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等級的高手,毫無還手之力,他敗了,敗得一塌糊塗。

劉賀有點接受不了這個結果,自己這麽多年來,拚命的練習武功,可是麵對真正高手的時候,竟然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那麽自己這麽多年的努力,又算得了什麽呢……

“弟弟,你忍心眼睜睜的看著淩溪嫁給林辰軒嗎……”劉明咬著牙問道,身為劉賀的哥哥,他自然知道弟弟對淩溪的感情……

其實劉明也喜歡淩溪,但因為弟弟的原因,隻好放棄了,身為哥哥自然要讓著點弟弟。

但是眼睜睜的看著淩溪嫁給一個陌生的男人,他做不到!

“不忍心又能如何?我們能阻止得了嗎?也罷,輸就是輸,我現在也想開了,愛一個人,就是讓她幸福,如果淩溪跟在林辰軒身邊能夠幸福,我們也隻好祝福他們了。”劉賀滿臉苦澀的說道。

“可是……”

“好了,你們先走吧,我想一個人靜靜。”劉明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劉賀揮手阻止了。

他已經完全想開了,如果隻有放手她才會幸福,那就應該選擇放手,這纔是愛她的表現。與其擁有而不愛,不如讓愛的人擁有!對於自己不珍惜的人,就應該放手,讓她找到自己的真愛!當她不愛你的時候,你的愛便是他的負擔。

愛情裏沒有對與錯,因為愛一個人,並非她的優秀,而隻是一種感覺。她讓你有這樣的感覺,於是你愛他。同樣,她不愛你,也並非你不優秀。優秀,不是愛的理由。當她不愛你的時候,也一定要祝福她。

有了愛,便不該有恨。愛是美好的,恨卻醜陋。何必讓生命中最美好的東西化作醜陋呢。

人生如夢,歲月無情,豁然回首,才發現人活著是一種心情,窮也好,富也好,得也好,失也好,一切都是過眼雲煙……

淩家武館非常龐大,演武廳,武道交流室,訓練室,武功秘籍室應有盡有,林辰軒在杜起眼和方浩的帶領下,用了接近兩個小時的時間,才把淩家武館參觀完畢。

到了晚上,淩老爺子特地吩咐廚房做幾道好菜,邀請林辰軒一同用餐。

飯桌上一共有五個人,淩老爺子坐在主座上,林辰軒和淩溪坐在一起,而方浩和杜起眼也坐在了一起。

經過演武廳對戰一事,淩老爺子壓根不相信林辰軒無師自通,他年紀輕輕,竟然掌握了寸勁,如果沒有名師指導,根本不可能學得會。但淩老爺子也是個聰明人,知道明顯的問林辰軒,他肯定不會說,所以便把林辰軒留了下來,打算代表讓方浩和杜起眼把他灌醉,然後自己再問。

有句話說的好,酒後吐真言,有的人喝醉酒,大腦就會麻痹,真話脫口而出,想藏都藏不住。

在吃飯的時候,方浩和杜起眼二人不停的給林辰軒灌酒,喝了一杯又一杯,他們二人的酒量都不差,喝個一斤沒問題。

淩溪見他們明擺著想灌醉林辰軒,心裏非常生氣,“你們兩個人怎麽這樣,輪流灌我家辰軒,要是讓他喝傷了怎麽辦?”說完,就拿走林辰軒麵前的酒杯,嘟著小嘴說道,“喝酒傷身,不許你在喝了。”

見淩溪這麽在乎自己,林辰軒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笑著說道,“沒事,既然方兄和杜兄興起,我陪陪他們也無妨……”

他們二人的酒量好,但林辰軒的也不差,尤其是他懂醫術,更懂得怎麽把酒氣逼出體內,別說喝二斤了,就算喝五斤,林辰軒也喝得下去。

“不行,喝酒傷肝,你不能喝了。”淩溪語氣堅決的說道。剛才林辰軒已經喝了一瓶,在喝下去,她真怕林辰軒會出事。

“淩溪,你懂不懂規矩,男人的事情,女人不要插嘴。”淩老爺子皺著眉頭說道。

“爺爺,辰軒可是你未來的孫女婿啊,你忍心看著他被方浩杜起眼灌醉嗎。他們這麽欺負辰軒,你也不管管……”淩溪一臉委屈的說道。

方浩和杜起眼二人苦澀的笑了笑,他們已經確定,淩溪真的對林辰軒動了感情……

“你一個大姑孃家家的,說這些話也不怕害臊,你放心吧,爺爺不會讓你守寡的。”淩老爺子白了淩溪一眼,他的真正目的,僅僅是問出林辰軒的武功究竟跟誰學的。

“我……我怎麽啦……不是你說的嗎……要把我嫁給辰軒……”淩溪嘟著小嘴嘀咕道。

“你不是一直反對嗎?不願意嫁給他?”淩老爺子指著林辰軒問道。

“我……我哪有反對啊,一切全憑爺爺做主……”淩溪害羞的說道。

“哦,全憑我做主啊,那這個婚事取消吧。”淩老爺子一本正經的說道。

“啊……別啊……不……”淩溪慌張的抱緊林辰軒的胳膊,大聲說道,“我就要嫁給辰軒……”

“真是嫁出去的孫女潑出去的水,你還沒嫁呢,就開始向著外人了。”淩老爺子拍了拍額頭,歎了口氣說道,“辰軒,你也看到了,淩溪可是真的愛你啊,我相信你也喜歡淩溪吧?”

林辰軒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他又不傻,怎麽會看不出來淩老爺子是故意讓方浩和杜起眼灌醉自己的呢?

“既然如此,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我希望你能告訴我實話,你師父究竟是誰,別說你沒有師父,你壓根騙不了我,以你的年紀,沒有名師指導,寸勁壓根練不到這種火候。你不要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隻是想拜訪拜訪你師父,既然他能把你教成這樣,想必本身的實力也不凡吧?”淩老爺子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個……”林辰軒猶豫了片刻,臉色難堪的說道,“淩老爺子,我真不能說,我已經答應我師父,不能把他的事情說出去……”

“好,我們武林中人,最重諾言,這點我理解,但接下來我的問話,你不需要回答,隻點頭或者搖頭就行了,你師父是不是很厲害?”淩老爺子表情嚴肅的朝著林辰軒問道。

林辰軒點了點頭。

“你師父在天南市嗎?”

林辰軒搖了搖頭。

“你師父是某個家族的宗師?”

林辰軒又搖了搖頭,據他所知,師父隻是一個邋裏邋遢的老頭子,平時見了兩隻燒雞腿都直流口水的家夥,怎麽可能是大家族的宗師呢。滿臉不屑的看了林辰軒一眼,像她這種高傲的女生,怎麽可能會看得起一名校醫呢。“人人平等,言論自由,我憑什麽沒有說話的資格?連老爺爺都說過,我們農民翻身當主人了,你冷大小姐在厲害,敢違抗毛爺爺說的話嗎?”林辰軒毫不客氣的回擊道,哪怕冷芊芊長的在漂亮,他也不允許冷芊芊侮辱華夏武學。“你……”冷芊芊一愣,一時間竟然被林辰軒堵得說不出話來,以她冷家大小姐的身份,如果說出侮辱毛爺爺的話,那麽將麵臨什麽後果,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