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張詩雅

好嘞。”雄哥和黑狗同時應道,然後吩咐手下的小弟保持安靜。這間看守所裏,關押的基本都是天獸幫和核彈幫的人,而那些小弟們,也都以雄哥和黑狗為首,對於老大的命令,他們當然無條件的服從,偌大的看守所裏,寂靜一片,就算掉根針都能聽得見。那些看守犯人的獄警們一個個心裏非常納悶,平時在看守所裏,嘻笑聲和打罵聲都是不絕於耳的,就算晚上也不消停,今天這群犯人吃錯什麽藥了?竟然這麽安靜?獄警覺得非常奇怪,進看守所巡視...張詩雅一直蹲在地上,哭個不停,她雖然獨立,但畢竟是個二十多歲的小女孩,如果剛才林辰軒不出手相助,恐怕她真的會被那幾個禽獸……

“別哭了,你已經安全了……”林辰軒掏出紙巾,遞給了張詩雅。

“謝謝你……”張詩雅接過紙巾,擦了擦臉蛋上的眼淚,站起身來,滿臉憂心的看著林辰軒說道,“你們快走吧,他們都是這附近的小混混,你打傷了他們,他們不會放過你的。”

“我走了,你怎麽辦?難道要被這幾個畜生玷汙嗎?”林辰軒板著臉說道,他這輩子最見不得鮮花插在牛糞上。

“我……”張詩雅剛要說話,不料卻被一聲粗狂的聲音打斷了。

“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啊,敢在我酒吧裏鬧事,知道這間酒吧是誰的地盤嗎?”隨著聲音的出現,一個三十多歲的大胖子出現在眾人的視野裏,那個胖子可真夠肥的,走起路來,全身的肉都在顫抖。

“狼哥……對……對不起……”張詩雅臉色慘白,好像非常害怕那個大胖子,渾身都哆嗦了起來。

這個狼哥是這間酒吧看場子的人,也是核彈的手下,不過在覈彈幫中,他的地位低於雄哥。

林辰軒連雄哥都不怕,還會懼怕一個看場子的小混混?

“狼哥,你可來了,那小子敢在這裏鬧事,分明就是不給我們核彈幫麵子。”那個黃毛小混混捂著鼻子,艱難的站了起來,一臉陰沉的指著林辰軒說道。

“詩雅,究竟發生什麽事情了?”狼哥完全無視黃毛小混混,走到張詩雅身邊,色|迷迷的看著她。那副模樣,就像一隻大灰狼看到美味的小羊羔似的。

其實狼哥何嚐不想泡到張詩雅?隻是這個小妮子的性格太過於剛烈,要是硬來,說不定她會以自殺抵抗,到時候豈不是得不償失了?

張詩雅低著頭,把剛才的事情都告訴了狼哥。

“狼哥,這兩個小子在你的酒吧裏鬧事,你快點教訓教訓他們啊。”黃毛捂著鼻子上前,指著林辰軒和李萬大聲說道。

“給老子滾!”狼哥怒喝一聲,反手扇了黃毛小混混一巴掌,這一巴掌用力十足,直接再次把那個黃毛小混混扇的趴下了。

“你小子膽子夠大啊,連我的女人都敢碰?”狼哥臉色陰森一笑,朝著自己的手下吩咐道,“來人呐,給我扔出去,砸斷一條腿,給他們長長記性。”

“狼哥,別啊,我們都是核彈幫的兄弟……啊……”那個黃毛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兩名身強力壯的小混混直接拉出了酒吧,沒有廢話,掄起鐵棍就把他的右腿砸斷了。

“兩位小兄弟,今天你們幫助了我們酒吧裏的服務員,實在感謝,這樣吧,今天你們單全免了,想喝什麽,我請客。”狼哥拍了拍胸脯,十分豪爽的說道。

“不必了,詩雅,你還是換個工作地方吧,這裏三教九流的人雲集,下次你還會遇到危險的。”林辰軒皺著眉頭說道。一隻鮮花插在蒼蠅堆裏,能不受到那些蒼蠅的騷擾嗎?

“小兄弟,你當我是死人啊?想挖牆腳也背著我行不行?”狼哥心裏一陣鬱悶,要不是看在他們救了張詩雅的份上,早就吩咐手下的小弟們動手了。

“我還是個學生,怕影響學習,除了服務員,找不到其他的工作。”張詩雅低著頭說道,其實她也不想在酒吧工作,但為了生活,實在沒辦法。

“你是學什麽專業的?”林辰軒跟韓世虎有點交情,憑著韓家的實力,幫張詩雅找份工作不成問題。

“我是護理專業的……”張詩雅低著頭說道。

“額……護理專業的啊,這樣吧,你來給我當護士吧,我是學校的校醫。”林辰軒笑著說道。旁邊的李萬翻了翻白眼,簡直有種想吐血的衝動,我勒個去,林辰軒也太霸道了吧?占了周詩雨淩溪兩位絕世大美女不說,竟然還想打張詩雅的注意?

難道他想把天南四大校花都追到手嗎?

“啊?真的嗎?”張詩雅抬起頭來,有點懷疑的看著林辰軒,很難相信,像林辰軒這麽年輕的人,竟然是校醫。

其實張詩雅也想找份護士的工作,早點熟悉熟悉當護理的工作,對她以後找工作很有幫助的。

“我騙你幹什麽?我真的是校醫……”

“行了!小兄弟,別蹬鼻子上臉!”見林辰軒竟然當著自己的麵想挖張詩雅,狼哥一下子就怒了,走上前去,臉色陰森的朝著林辰軒說道,“別給臉不要臉,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地盤!這裏不歡迎你,馬上滾出去!”

說完,回頭看著張詩雅,喜笑顏開的說道,“詩雅,別信他的,老老實實的在這裏工作,等過幾天,我就提升你當領班,工資也會翻倍的。”

“詩雅,這老男人想打你的注意,你在這裏很危險。”林辰軒皺著眉頭提醒道。

“夠了!小子,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讓你!你竟然蹬鼻子上臉,公然挖牆腳,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狼哥猙獰的瞪了林辰軒一眼,然後揮了揮手,頓時七八名小混混站了起來,把林辰軒和李萬團團圍住。

“哼,一群不入流的小混混,知道我是誰嗎?打個電話,告訴你們核彈幫的高層,就說我林辰軒要挖走你們一個服務員!”林辰軒麵無表情的說道,要不是看在雄哥在牢裏對他照顧有佳,他早就動手滅了這群小混混了。

“什麽……林辰軒……”一聽這話,整個酒吧裏的小混混全都愣住了,一個個膛目結舌的看著林辰軒,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關於林辰軒的事情,他們在雄哥那裏可聽說了不少,搶走了陸雲的女朋友,調戲冷芊芊,殺了金城,廢了天獸幫二十名戰將,還讓天獸幫的黑狗跪下求饒……

傳說中的人物,竟然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眼前,他們怎麽能不震驚呢……

狼哥的臉色更是難堪到了極點,現在想想,剛才林辰軒一出手,就把黃毛和他的手下打傷了,這種實力,除了傳說中的林辰軒,還有誰能做到?

“我可以走了嗎?”林辰軒冷笑道,“記住,感謝雄哥吧,要不因為他,你們幾個,早就殘廢了!”說完,就瀟灑的拉著張詩雅的手,離開了心悅酒吧。

沒人敢攔著!開玩笑呢,誰嫌命長啊,敢攔他!

李萬苦澀的笑了笑,現在已經進一步確認林辰軒的背景絕對不簡單,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能把這麽多人鎮住了……看來林辰軒之名,已經傳遍整個天南市了。

“林校醫,你真的決定要聘請我當護士嗎?”走出酒吧,張詩雅心情忐忑的說道。

“當然了,我先帶你去學校人事部。”林辰軒笑著說道,有個美女當自己的護士,每天閑著無聊,坐在醫務室裏看美女,也是一種莫大的樂趣啊。

林辰軒拉著張詩雅的小手,走進校園,一路上,路過的男}男女女們紛紛驚訝的看著這一幕……

因為他們都知道,林辰軒的女朋友分明是周詩雨啊?而且他還跟淩溪有著曖昧不清的關係……

可為什麽又跟張詩雅好上了,還拉著她的手逛校園……

這……這……

一些男生們,紛紛用著羨慕嫉妒恨的眼神看著林辰軒,如果眼神能殺人,林辰軒早就碎屍萬段了。

來到人事部,林辰軒把張詩雅的事情告訴同事,人事部的同事非常配合,不到兩個小時,張詩雅的入職手續就辦好了。

試用期一個月,薪水一千五,過了試用期,每個月六千。然而在林辰軒的據理力爭下,硬是把張詩雅的薪水抬高到了八千,試用期的薪水是三千……

張詩雅聽到這個訊息,整個人都懵了,她在酒吧裏當服務員,也不過兩千塊錢,每個月六千,她和媽媽完全可以過上更好的生活。

可是當她看到林辰軒為了自己的薪水,和人事部的同事據理力爭的時候,心裏別提有多感動了,她從小就獨立,也遇到過不少肯幫她忙的男生,不過那些男生都用著一種色|迷迷的眼神看著她,讓張詩雅渾身都不自在。

但是像林辰軒這樣,真心真意的幫助自己,卻還是第一個……

走出人事部的時候,張詩雅感動的淚流不止,林辰軒拍了拍張詩雅的後背,笑著說道,“別哭了,趕緊去醫務室報道,明天正式上班。”

“嗯……”張詩雅點了點頭,她已經打定了注意,一定要在醫務室裏好好的工作,絕對不能辜負林校醫對自己的好意……

“我勒個去,高手啊,林辰軒這家夥絕對是個泡妞高手……”李萬呆呆的看這一幕,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要知道,追求張詩雅的人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啊,其中並不缺乏豪門子弟,那些豪門弟子也知道張詩雅家裏的情況,不停的往她手裏塞錢,但每次都被張詩雅原封不動的退了回來……

送人以魚,不如送人以漁……

對於有尊嚴的人來說,白給她錢,她絕對不會要,反而還會覺得你在侮辱她的自尊心,但是幫她找份工作,讓她自力更生,她會記住你一輩子的好……爺子,還有好幾個不認識的老人,全都聚集在貴賓席上。“哇……你們快看,四大校花來了……好壯觀啊……”隨著這道聲音的響起,林辰軒也不由自主的轉頭望去,卻發現擁有天南大學四大校花之稱的沈沫沫,張詩雅,童憐蕾,韓筱筱,四位美麗又漂亮的女孩子走進會場,立刻引起人群裏的一陣騷動……看來美女的影響力,果然是驚人的高。“辰軒,你看什麽呢……”“哼,大色狼!”就在林辰軒驚愕之時,忽然聽到後麵傳來淩溪和周詩雨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