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聘請校花當護士

是吧?動不動就做手術!你們院長呢?把你們院長找來!”“先生,請你冷靜一點,根據B超顯示,你老婆肚子裏的孩子是橫著躺的,如果不剖腹產,恐怕不能確保母子平安啊。”“我去你媽|的!要是我老婆和孩子有什麽三長兩短,老子就拆了你們這間破醫院!反正我不管!就是不能剖腹產。我告訴你們,老子有的是錢,但就不能剖腹產!大不了老子給你們一百萬!一百萬夠了嗎?把你們醫院最好的醫生給老子請來。”周詩雨俏眉微皺,穿過圍觀的...林辰軒帶著張詩雅前往醫務室,明天張詩雅就要上班了,林辰軒打算先讓她熟悉熟悉工作流程。

其實在學校裏當護士非常簡單,無非就是給學生紮個針,打個吊瓶之類的。

醫務室一共分為兩層,第一層是診治區,第二層是員工宿舍,老校長規定,凡是醫務室的員工,必須住在醫務室裏,這也就是說,以後張詩雅要和林辰軒住在一起……

和校花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林辰軒想想都覺得激動。

來到醫務室門口,林辰軒摸了摸口袋,發現空蕩蕩的,這纔想起自己把鑰匙丟了,連忙喊來維修部的同事,把門開啟,並且換了把鎖芯。

“林校醫,真的很謝謝你為我介紹這麽好的工作,這樣吧,晚上下了班,我請你吃飯?”張詩雅微笑道,她長的本身就很漂亮,這麽一笑,直接把林辰軒的魂魄都給勾走了……

“詩雅,我隻是不忍心你這麽漂亮的女孩子被那群流氓欺負而已,你要真想謝我,就努力的把工作做好,至於吃飯,等你拿到第一個月的薪水在請我吧。”林辰軒笑著說道,雖然和張詩雅一起用餐很吸引人,但他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不把事情解釋清楚,恐怕他這輩子在淩溪心目中的形象都是猥瑣的……

張詩雅也沒有過多的堅持,本來她這個月的生活費就不多了,在酒吧的薪水也拿不到,隻能期盼下個月發薪水的日子早點來臨。

換上一身護士裝,帶著一副金絲眼鏡,張詩雅整個人變得更加的美麗,漂亮……

細致烏黑的長發,常常披於雙肩之上,略顯柔美,有時鬆散的數著長發,顯出一種別樣的風采,突然由成熟變得可愛,潔白的麵板猶如剛剝殼的雞蛋,小巧的鼻子上架著一副眼鏡,小小的紅唇與麵板的白色,更顯分明,一對小酒窩均勻的分佈在臉頰兩側,淺淺一笑,酒窩在臉頰若隱若現,可愛如天仙。

林辰軒看呆了,目光僅緊緊盯著張詩雅,再也不肯移開半分。

“怎麽了?很奇怪嗎?”張詩雅見林辰軒一直盯著自己看,頓時不解的問道。

“不……不,一點都不奇怪,很漂亮……”林辰軒尷尬的笑了笑,同時也收回了火辣的目光,要是把張詩雅這麽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嚇到可就不好了。

為了報答林辰軒幫自己找到這麽一份好工作,張詩雅工作起來,格外的賣力,不僅把醫務室收拾的幹幹淨淨,還把所有的醫療器械都插了一遍,最後坐在辦公桌上,捧著一本有關於護理方麵的書籍看了起來。

林辰軒盡力克製著心裏的猥|瑣,他和張詩雅還沒有熟悉起來,要是過早的暴漏自己本來的性格,恐怕會嚇到她……

但相信任何男生看到像張詩雅這麽漂亮的女孩子,都會忍不住的偷偷看上幾眼,尤其是那雙潔白修長的美腿,簡直勾引別人犯罪啊……

林辰軒也是個男人,而且還是各方麵都正常的男人……

深吸了口氣,林辰軒抓起桌子上的水,全部喝光,穩定一下心神,也拿出一本醫書看了起來……

可是剛翻了兩頁,忽然覺得有點不太對勁。

因為這本書,他上次明明看到了八十三頁,還在八十三頁的頁麵折了一角,留下記號。

然而再次開啟這本書的時候,卻發現八十三頁被折的一角已經沒有了……

“詩雅,你動我這本書了沒有?”林辰軒皺著眉頭說道。

“沒有啊,書架上的書,我都沒動,怎麽了嗎?”張詩雅疑惑的問道。

“沒事……”林辰軒搖了搖頭,心裏卻泛起了嘀咕,他做事一向謹慎,不可能記錯的,這本書,自己上次明明看到了八十三頁,為什麽留作記號的摺痕沒有了呢?

難道有人進過醫務室?還翻過東西?

隻有這一個解釋,林辰軒合上書本,在醫務室裏走動了起來,卻發現什麽東西都沒丟,但有些東西卻明顯的被人搬過……

林辰軒不是傻子,既然醫務室裏沒有少東西,那就代表著進來的人不是小偷,而是來找東西的……

難道醫務室裏另一個醫生來複職了?這不可能啊,要是他來複職,剛才人事部的同事應該告訴自己啊……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呢?

“林校醫,怎麽了嗎?”張詩雅也合上書本,一臉不解的看著林辰軒。

“沒事……”林辰軒笑了兩聲,重新回到位置上,看起了書籍。

反正醫務室裏也沒有什麽值錢的東西,不怕被人偷走……

“咣當……”

醫務室的門被人用力推開,一個漂亮可愛的女孩子衝了進來。張詩雅本來以為她是來看病的,連忙合上書本,站了起來,滿臉微笑的說道,“同學,請問你那裏不舒服?”

由於經常做服務行業的工作,微笑已經成為張詩雅的一種習慣,她笑起來很甜,也很漂亮……

“狐狸精。”漂亮的女孩子鄙視的瞪了張詩雅一眼,然後在醫務室裏大喊了起來,“林辰軒,你這個負心漢,你給我出來……”

“怎麽了?”聽到有人叫自己,林辰軒連忙從裏麵的藥品室裏走了過來。

昨天被人闖了空門,林辰軒總有些不放心,所以就去了藥品室,檢查一下藥品是否被人動了手腳……

“你這個負心漢,說,這是什麽回事。”淩溪氣呼呼的坐在病床上,朝著林辰軒大聲質問道。

“怎麽了嘛……”林辰軒一臉茫然,這個小妮子又發什麽神經了?怎麽三天兩頭的就發火?莫名其妙的。

“還怎麽了!林辰軒,你還裝傻是不是!”淩溪都快被氣哭了,從口袋裏把手機拿了出來,放在林辰軒的眼前晃了晃,大聲說道,“你自己看!你這個負心漢,花心大蘿卜,都有我和詩雨了,你怎麽還朝三暮四的……你上輩子是不是西門慶啊……”淩溪越說越氣,最後直接哭了出來。

林辰軒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淩溪的手機螢幕,頓時苦笑一聲……

原來上午他拉著張詩雅走進學校的時候,被一名叫獨孤八戒的網友拍到了,並且發在了學校的貼吧上,標題為,天南大學的泡妞王,林校醫連續泡得周詩雨,淩溪,韓筱筱,竟然連張詩雅都不放過,這種行為簡直令人發指!

上麵還附上好幾張圖片,都是林辰軒拉著張詩雅的照片……

“現在你沒話說了吧!林辰軒,你竟然這麽花心,有了我和詩雨你還不滿足,你到底要找幾個女朋友才甘心啊……嗚嗚嗚……”淩溪蹲在地上,失聲痛哭了起來,一個周詩雨她都忍受不了,更何況現在又來個張詩雅呢?

“淩溪,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詩雅是清白的……”林辰軒連忙把淩溪扶了起來,臉上滿是無奈的笑容。

“淩小姐,你聽我解釋,我和林校醫之間清清白白,並不是你像的那麽齷蹉。”張詩雅也看出來了,淩溪誤會自己和林辰軒的關係,連忙上前解釋道。

“你們老實交代,到底是什麽關係。”淩溪氣呼呼的說道,她對林辰軒已經動了真感情,每個女生都不會容忍自己的男人去找別的女人,就如同男人不會容忍自己老婆出軌一樣。

“我們隻是校醫和護士之間的關係而已……”張詩雅把自己在酒吧裏的遭遇全都告訴了淩溪。

淩溪是個女孩子,本性非常善良,見張詩雅同樣身為一個女孩子,每天卻被那些臭男人欺負,心裏也憤憤不平,大聲說道,“以後那種下三流的地方你就不要去了,就在醫務室裏工作吧,誰要是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幫你!”說完,淩溪還揮舞著拳頭。

林辰軒對淩溪這種喜怒無常的性格已經習慣了,也不覺得奇怪,女生就是這樣嘛,因為一件小事就鬧矛盾,沒有幾天就和好的……

張詩雅本來也是出生一個大世家,但因為母親是小三,父親死的早,所以就被家族趕了出來,流落街頭,張詩雅的母親為了養活張詩雅,白天給人擦皮鞋,晚上洗盤子,才把張詩雅供到了大學。

張詩雅不想讓母親這麽辛苦,年紀輕輕,就出來工作了,在酒吧裏當服務員,這一年來,張詩雅不知道換了多少間酒吧,可是每間酒吧的情況都差不多,那些客人喝醉了之後,就開始調戲她,讓她喝酒……

張詩雅怕出事,堅持不喝,有些客人氣不過,就用語言攻擊她,辱罵她。有的還強行給她灌酒,每次遇到這種客人,張詩雅就會打電話報警。

淩溪非常同情張詩雅的遭遇,已經哭成了淚人,雖然她在家族裏不受重視,但好歹有零花錢,爺爺對她也非常好,有家族的庇護,她至少不用被壞人欺負。

“詩雅,以後我們就是姐妹了,你年紀比我大,我叫你詩雅姐姐好不好啊……”淩溪擦了擦淚水,朝著張詩雅說道。候也聽老師說起過,這種現象是男孩子的正常正理反應。“我可是醫生啊,怎麽會騙你呢,你就是不想對我負責。”林辰軒一臉委屈的說道。“哼!我是護士,你騙不了我的!林辰軒,我真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虧我那你當朋友!你馬上滾出我家!以後我都不想在看見你了!”周詩雨嬌喘粗氣,小臉紅撲撲的指著門口,大聲朝著林辰軒說道。“額……”林辰軒本來想騙騙她,卻忘記了她是護士的身份,見自己的陰謀被拆穿,隻好尷尬的從地上站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