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報仇

麽了。班裏的男生們,紛紛用著一種仇視的目光看著鄭楓,如果眼神能殺人,估計鄭楓已經碎屍萬段了。林辰軒轉過頭來,打量了這位鄭教官一眼,烏黑的秀發,挺拔的身段,深邃的眼眸,迷人的小酒窩,特別是他臉上泛出若有若無的笑容,簡直對女生有幾百萬的殺傷力啊。“王教官你好。”鄭楓走了過來,朝著王維微微點頭示意,然後向冷芊芊微笑道,“芊芊,你找我有什麽事嗎?”“鄭教官,有個不知道天高氣厚的小子,想挑戰你的跆拳道。”冷...天南大學,醫務室裏。

周詩雨躺在床上,睡的非常安詳,林辰軒坐在床頭,雙手抓著周詩雨白嫩的手掌,兩隻眼睛裏閃爍著淚水……

他深愛著周詩雨,不管前世還是今生,周詩雨都是他最愛的女生……

這次重生,林辰軒發過誓,要好好的保護周詩雨,然而今天周詩雨卻經曆那種事情,林辰軒非常自責,非常內疚……

要是王峰沒有顧慮,抓走了周詩雨就對她做那種事情……林辰軒真的不敢想下去……

這個該死的王峰!

林辰軒握緊拳頭,眼中爆射出一團濃濃的凶光,自從重生以來,他還是第一次如此發怒!

張詩雅站在旁邊,非常不解的看著這一幕……

身為一個女孩子,她能明顯的感受到林辰軒對周詩雨的感情,可是,林辰軒的女朋友不是淩溪嗎?這個周詩雨又是怎麽回事?

難道他腳踏兩隻船?張詩雅微微皺了皺眉頭,心裏對林辰軒的好感也降低了許多……

每個女生都討厭腳踏兩隻船的男人,張詩雅也不例外,但她僅僅隻是對林辰軒降低了好感,並沒有到達那種厭惡的程度。

首先,要是沒有林辰軒,自己就不可能找到這麽一份好工作,其次,她看的出來,林辰軒對周詩雨的感情絕對是真的,而且還非常深厚……

深吸了口氣,林辰軒鬆開了周詩雨,轉頭看著站在旁邊的張詩雅說道,“唐雪心呢?她在哪裏?”

“你說新來的校醫吧?她出去了,待會回來。”張詩雅回答道。

“你告訴她,等她回來之後,哪裏都別去了,就在醫務室裏守著詩雨,我出去辦點事情。”林辰軒冷冷的說道。

他已經下定了決心,一定要讓王峰死無葬身之地!

林辰軒走出醫務室,撥通了雄哥的電話號碼。不一會兒,那邊就傳來了老雄的聲音。

“喂,軒哥,怎麽想起來跟我打電話啦……”電話那頭傳來勁爆的音樂,很顯然,雄哥正在娛樂場所呢。

“雄哥,幫個忙行不行?”林辰軒黑著臉說道,這次他要讓王雄死無葬身之地!

“軒哥,你真是折煞我了,說什麽幫忙啊,有什麽事情你直接吩咐。能辦到的,我老雄一定辦,就算辦不到的,我老雄也會想著辦法辦。”雄哥拍了拍胸脯說道。

“好,你帶幾名小弟來天南大學,馬上來。”林辰軒吩咐道,王峰他一個人就能對付,讓雄哥過來,純屬是讓他看著點,別讓王峰逃跑了。

“行,馬上到。”雄哥結束通話了電話,連忙召集二十多名身手比較好的小弟,坐著三輛麵包車,來到了天南大學。

雄哥對林辰軒佩服的五體投地,在加上他又救了自己的大嫂,就算他沒有沈老爺子的背景,林辰軒有事,雄哥也不會坐視不理的。

由於天南大學正在戒嚴,雄哥他們並沒有從正門進來,而是翻的牆頭。

看到林辰軒,雄哥連忙跑上前去,掏出一根中華香煙,恭恭敬敬的遞給林辰軒,笑著說道,“軒哥,有什麽吩咐?盡管說吧!”其他的小弟們也朝著林辰軒低頭,叫軒哥。

“好,你們跟我來。”林辰軒淡淡的點了點頭,隨後掃量了那二十多名小混混一眼,便帶著他們向跆拳道社走去。

那二十名小混混雖然都沒練過什麽武功,但至少身體很強壯,也有一定的實戰經驗,比起跆拳道社的那群垃圾,強許多倍。

“碰……老子來踢館!!”

林辰軒一腳把跆拳道社的大門給踹開,緊接著他身後的雄哥和二十多人男子紛紛抽出砍刀,湧進跆拳道社的社場內!

跆拳道社的大部分人都已經退社了,隻剩下十幾個穿著白衣服的學生,練習著踢腿!

“王峰在那裏!讓他出來!”林辰軒冷冷的看著那幾個穿著白衣服的學生說道。現在的他就像一隻即將出籠的猛獸。威嚴霸氣十足!

那幾個連跆拳道的學生沒有說話,隻是一個個的看著林辰軒,彷彿他們早就做好了一戰的準備。

“老子告訴你們,閑著沒事的人都他|媽|的給老子滾出去!!否則老子一會讓你們見血!!”雄哥見對方十幾個穿著白衣的學生走了過來,眼中閃過一絲的不屑,指著他們,傲慢的說道。

林辰軒暗自搖頭,看來雄哥當老大當的太久了,都忘了乃是輕敵是大忌,不過林辰軒並不打算幫助雄哥,讓他吃點虧也好!省得讓他整天目中無人。

旁邊的一個帶著眼睛的小個子上前兩步,滿臉堆笑的說道:“這位兄弟,不知道我們那裏招惹你們了。來了這麽多人踢館……現在可是法治社會,打人犯法的,弄不好還要被警察拘留……”

沒等那個小個子說完,雄哥一巴掌揮在小個子的臉上,怒聲說:“我去你|奶奶的,就你這個傻|逼玩意,還敢跟老子稱兄道弟?信不信老子把你的jj割下來掛在電視塔上?滾一遍去!”

帶著眼睛的小個子被雄哥一個巴掌扇個正著,眼前頓時金星一片,原本帶著的眼睛此時卻飛出去好遠,小個子捂著臉龐倒退好幾步,最後摔倒在地上,捂著屁股,一直慘叫,“啊……”

王峰見手下的人被打,頓時就急了,從人群中衝了出來,怒吼一聲,抬腿一腳踢向雄哥。雄哥實在太輕敵了,他沒想到一個小毛孩學生敢主動攻擊他,見腳踢過來,急忙後退兩步,剛剛躲過這一腳,但王峰接著順勢向前,不知道從那裏掏出來一個啤酒瓶,狠狠的砸在雄哥的腦袋上……

“啪……”啤酒瓶當場被砸個粉碎,雄哥一直倒退,用手摸了摸腦袋,感覺粘糊糊的。這下子雄哥可真怒了,對後麵的手下說道。“靠!你們還愣在幹什麽?當盆景呢?都他|媽|的給老子打!用刀砍!砍死人軒哥頂著!!”

周圍的小弟們這才反應過來,齊刷刷的亮出了開山刀,就與那十幾個連跆拳道的學生戰在一起!

林辰軒無奈的看了雄哥一眼,就知道他輕敵會吃虧!!被砸下也好,以後就長記性了!可是他最後一句話說的是,砍死人軒哥頂著?我暈……

雄哥帶來的人都是打架的好手,經常南征北戰,打架對他們來說,就跟家常便飯似的。

其實王峰早就知道林辰軒會來找他!今天中午他特地安排了幾個身手好的人在這裏等著林辰軒,至於那個帶著眼睛的小個子,純屬欠揍型的,可以忽略不計……

這幾個跆拳道社的學生個個都是學習跆拳道的高手,出招又快又恨,但雄哥帶來的小弟也不是吃素的,借著手裏有刀的優勢,一頓亂砍,他們的力氣都很大,盡管刀鋒還有開刃,但一刀砍下去,也能把對方砍的筋斷骨折!

隻是一小會的功夫,便有七八名學生被砍到在地,王峰見勢不妙,急忙後退兩步,和那些拿著砍刀的小弟們拉開一定的距離,然後衝林辰軒大喊,“林辰軒,你要還是個男人!就和我單挑!!”

“單挑?”林辰軒戲謔的笑了笑,坐在門口的台階上,敲著二郎腿,抽著香煙,笑眯眯的看著王峰,“我為什麽要給你單挑?至於我是不是男人,你媳婦已經領教過了!不用你來說……哈哈哈……”

“你……”聽到這句話,王峰的臉色頓時變得極其慘白,牙齒咬的咯咯作響,“你……你到底對夢兒做了什麽……”

夢兒?誰是夢兒?林辰軒心裏一陣疑惑,他說的那句,至於我是不是男人你媳婦已經領教過了,這完全和草|你|媽一樣,是個罵人的話……可是王峰竟然真的相信林辰軒把他的媳婦……

哎呦呦……正愁找不到好機會羞辱這個王峰呢,現在可好……找個機會了……

“嗬嗬,我其實中午就來了,你說我在來跆拳道社之前都幹了些什麽呢?那個女人的味道可真不錯啊……放心好了,王峰你死了之後,我會幫你好好的照顧她的,讓她變成我的奴隸,不瞞你說,我這個人有點變態……哈哈哈……”林辰軒哈哈大笑道,風水輪流轉,這個王峰抓到周詩雨的時候,可用著一副大爺的樣子羞辱他啊。

“林辰軒……我給你拚了……”王峰怒聲吼叫一聲,就像一隻已經發瘋的猛虎一樣,瘋狂的撲向林辰軒……

不過林辰軒周圍的小弟哪能讓他接近林辰軒呢?他們正愁沒辦法在老大麵前展現一下自己的實力呢,現在倒好,機會來了……

幾個拿著砍刀的小弟毫無章法的看向王峰,俗話說的好啊,亂拳打死老師,這幾個小弟雖然沒有練過武功,但平時對打架也很有一套,幾刀砍下去,就封鎖了王峰的所有退路,緊接著一個小弟掄起砍刀,狠狠的砸在王峰的小腹上……

噗……王峰當場噴出一口鮮血,捂著小腹跪在地上,兩個小弟把王峰架起來,雄哥握緊拳頭,狠狠的砸向王峰的臉龐,連續一直砸,不一會兒,王峰被打的比豬頭還腫……豪都把別墅建在這個北城區,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富豪區。不一會兒,車子來到了一輛別墅前,門口的兩名保安跑了過來,攔住了車子,王副局長開啟了車門,亮出自己的證件,然後他們才允許通行。林辰軒心裏微微有些驚訝,公安的副局長,這個位置已經不小了,沒想到就連副局長來這裏,都要接受審查,而且王副局長還非常配合,一點怨言都沒有,看來這棟別墅的主人,真是一個大人物啊!透過車窗,林辰軒觀看窗外的風景,別墅共有三層,由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