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強者為王

裏出了什麽狀況,抄起皮棍就衝了過來。“靠,要不是我女朋友柿你求情,今天我真的去挖你家十八代祖宗的墳!”林辰軒氣的整個身體一直都在發抖,而且口中一直喘著粗氣,她的女人隻能他來摸,別人連碰都別想碰,而這個男人竟然敢在公開場合騷擾自己的女朋友,不可原諒!保安們跑到事情發生的地方,其中一個保安看了看躺在地麵中的中年男生,又看了看林辰軒,冷冷的問道,“你怎麽能在公開場合打人呢?”林辰軒怒聲喊道。“靠!他騷擾...“好啊,林辰軒,你真是不知悔改,上次讓你僥幸逃脫了,這次人贓並獲,在想逃脫可就沒有這麽容易了。”宋欣欣朝著林辰軒冷笑道。

本來她們在天南大學是要調查周詩雨被綁架一事,可是聽到有人報警,說林辰軒帶著二十多個小混混去了跆拳道社,聽到這個訊息,宋欣欣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卻發現林辰軒這個外表俊朗的男生,內心竟然這麽禽獸。

“滾一邊去!”宋欣欣一腳踹翻趴在夢兒身上的那名小混混,滿臉厭惡的瞪了林辰軒一眼,“你真惡心!”說完,把夢兒扶了起來,並且脫下自己的警服,給她穿上。

“我惡心?”林辰軒冷冷的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麽!

就算做個令人惡心,令人憎恨的人,他也不願去做讓人同情的弱者!

要是他不夠強大,不夠厲害,現在躺在那裏痛哭的女生,就是周詩雨了!

林辰軒不覺得自己惡心,也不覺得自己做錯了,弱肉強食是世界永遠不變的法製!

強大,力量!纔是立足根本!

正如之前所說,林辰軒寧願看到畏懼的目光,也不願意看到同情的目光!

那些警察非常盡責,衝進跆拳道社,就把雄哥和他的那些小混混抓了起來。

小混混看到警察,連忙放下手裏的武器,老老實實的抱頭蹲在地上。

宋欣欣看著衣衫不整,失聲痛哭的夢兒,拍了拍她的肩膀,柔聲安慰道,“姑娘,你別擔心,我不會讓壞人逍遙法外的,一定會讓傷害你的人受到法律的製裁!!”說完,就站起身來,冷冷的看了林辰軒一眼,揮了揮手,“把他給我抓進警察局去。”

“是!”兩名青年警察點了點頭,連忙上前抓住了林辰軒。

“想抓我,可以!但你打算按照什麽罪名抓我呢?”林辰軒笑眯眯的說道,他根本就不怕宋欣欣。

宋欣欣麵無表情的指了指夢兒和趴在地上渾身是血的王峰,冷聲說道,“他們就是證據!林辰軒,我現在以故意傷人罪,意圖輪|奸罪逮捕你。”

林辰軒指著王峰,淡淡的說道,“我們剛才比武呢,你說我故意傷人罪,證據呢?至於你說的那個什麽輪|奸罪,更是子虛烏有,剛才我隻是讓他們鬧著玩呢!你那隻眼睛看到他們強|奸了?”

宋欣欣咬著牙說道,“林辰軒,事到如今,你竟然還敢狡辯。我不跟你廢話,有什麽事情,到警察局裏再說吧。”

王峰深吸了兩口氣,擦了擦臉上的鮮血,站了起來,朝著宋欣欣笑著說道,“警察小姐,我們剛才的確是在比武,不是打架鬥毆,剛才他們隻是在玩鬧,隻是有些過頭了而已……”

“你必須害怕,我雖然不是包公,但也不會畏懼強權,徇私枉法的!你有什麽冤情盡管說出來,我已警徽向你擔保,一定會把惡人繩之於法的。”宋欣欣脫了自己的帽子,把上麵的警徽摘了下來,一步步走到王峰身邊,義正言辭的說道。

“警察小姐,我們的確是在比武,不是打架鬥毆……”王峰苦著臉說道。上次林辰軒殺了金城,警察都沒有判得了他,這次他打傷自己,王峰可不相信警察能關的住他!

現在他隻希望林辰軒能看在自己為他開脫的份上,放了夢兒一馬!

“宋警官,你聽到了?我們隻是在比武而已,請你離開,隨便吩咐你的手下放了我朋友,否則我就去副局長那裏投訴你!”林辰軒麵無表情的說道。

“姑娘,你說,剛纔到底是怎麽回事。”宋欣欣厭惡的瞪了王峰一眼,沒有在理會他了,而是轉頭看向了夢兒。

像王峰這種沒有勇氣的人,宋欣欣看著實在惡心。自己被打成這樣,卻連揭發林辰軒的勇氣都沒有,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朋友被人侮辱,卻連保護的勇氣都沒有,別說男人了,他根本就不是個人!!

“我……我們剛纔在鬧著玩呢……”夢兒咬著嘴唇說道,她不是傻子,怎麽不明白王峰的用意呢?

“姑娘,不能向惡勢力低頭的,有什麽冤屈,你說出來啊!否則那個壞蛋還會欺負你的。”宋欣欣大聲說道。

“宋警官,我沒什麽冤屈,剛才我們鬧著玩呢。”夢兒不想再給王峰添麻煩了,隻希望林辰軒能夠放過他。

“你現在聽到了?我告訴你,別以為仗著自己是警察就能亂抓人!在不放了我,小心我去副局長那裏告你。”林辰軒冷笑著說道。

宋欣欣咬了咬牙,狠狠的瞪著林辰軒,上次因為金城案子,她已經被副局長怪罪了,還差點被分配到文職,不能出來查案,要是在出什麽差錯,副局長非撤了她的職不可!

“放了他們,把這兩個人帶回警察局裏。”宋欣欣指著王峰和夢兒大聲說道,既然不能抓林辰軒,那她隻好把受害人抓到警察局裏了,隻要好好做做思想工作,一定能讓他們指正林辰軒的。

王峰和夢兒也沒有抵抗,跟著宋欣欣他們就去了警察局。

看著警察離開了跆拳道社,雄哥才鬆了口氣,癱坐在地上,苦著臉說道,“我勒個去,我還以為還要在進一趟看守所呢,軒哥,你也太厲害了吧,就連宋欣欣那個固執的女人都不敢抓你!”

宋欣欣雖然才剛剛上任沒幾天,但行動雷厲風行,不到兩天,就抓了好幾個核彈幫和天獸幫的高層人員,兩方老大親自去保釋,她都不放人,而且據說宋欣欣背後的背景非常龐大,兩方老大也不敢在她麵前放肆。

可是沒想到宋欣欣竟然這麽怕林辰軒,事情都擺在眼前了,竟然都不敢抓林辰軒……

不僅是雄哥,就連其他的小弟們也紛紛驚訝的看著林辰軒,心裏猜測他到底是什麽身份!

“雄哥,你先回去吧,這幾天盡量別犯什麽事了,宋欣欣這個小妮子不是普通人,她跟普通的警察不一樣,要是被她抓住把柄,你們就等著進監獄吧。”林辰軒淡淡的說道。

“好……軒哥,我們先走了,以後有什麽事情,盡管給我老雄打電話,我老雄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雄哥拍了拍胸脯說道,他已經完全把林辰軒當成了大人物,認為隻要討好他,將來核彈幫一定能在天南市發揚光大的!

畢竟他們都是黑的,需要一個強有力的保護傘!

林辰軒在跆拳道社的所作所為,又被那名叫獨孤八戒的網友放在了學校的貼吧裏,一時間輿論四起,那些學生們義憤填膺的罵林辰軒是變態,人渣,就算人家王峰惹了你,你也不用找人家王峰女朋友的麻煩吧?而且還讓小混混強|奸人家,簡直是畜生啊……

這條訊息剛剛放到貼吧裏,回複立刻過千人,幾乎每個人都在罵林辰軒。不光是網路上,林辰軒在跆拳道社做的事情,也傳遍了整個校園,一傳一,十傳百,幾乎每個人都知道了這件事情,成為學生們茶餘飯後必聊的話題之一,而且越傳越離奇,最後傳成林辰軒在跆拳道社裏,把女警察都給xx了……

對此林辰軒沒有絲毫的在意,無所謂,反正他身上的謠言都這麽多了,也不差這一點半點。

“陸兄,你對林辰軒的這件事情有什麽看法呢?”徐龍輝拿著手機,笑眯眯的看著坐在旁邊的陸雲問道。

“沒什麽辦法。”陸雲淡淡的說道,“如果是我,那個王峰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王峰的確沒有什麽好怕的,但他的女朋友可不簡單啊……”徐龍輝淡淡的笑道,“天南大學四大校花,童憐蕾跟他女朋友可是好姐妹啊,雖然童家在天南市並沒有多大的勢力,但在燕都的勢力,並不弱於你我兩家,童憐蕾雖然隻是一介女流,但年紀輕輕就開始經營家族生意,並且打理的有聲有色,不得不防啊。”

“嗬嗬,那又如何?難道你沒聽說過強龍難壓地頭蛇嗎?童家在燕都的確能排得上名號,但在天南市,隻能算二流而已。”陸雲說道。

“這倒也是,陸兄,你打算什麽時候動手呢?林辰軒最近可跟詩雨的關係越好越好了,尤其經過這次的事情,周詩雨必定會更加的喜歡林辰軒,用不了幾天,說不定他們就會做那種事情……到時候,陸兄你後悔都來不及了。”徐龍輝說道。

“不用擔心,他林辰軒猖狂不了幾天了,周詩雨是我的,誰都搶不走,一個星期後不是有個名流盛會嗎?我們就在名流盛會上做做文章。”陸雲的臉上泛出一抹陰森的笑容。

“怎麽?陸兄已經有注意了?”徐龍輝笑了笑。

“徐兄就拭目以待吧,名流盛會上的好戲,一定不會讓徐兄失望的。”陸雲臉色陰森的笑道,一條極其狠毒的計謀湧上心頭……

本來他沒打算這麽快就對付林辰軒的,但怎奈林辰軒和周詩雨的發展速度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無奈之下,陸雲不得不提前出手!一旦等他們生米煮成熟飯,一切晚矣……翡翠,在交給世界第一的藝術大師雕刻一下,不僅可以買個好價錢,而且還會給金家在玉石界打響名聲,一舉兩得事情。“你對這塊玉石有興趣?”林辰軒饒有興趣的看向金剛說道,“你要是有興趣的話,我可以送給你啊!”其實林辰軒這句話說的是違心話,也是客套話而已。金剛當然能夠聽得出來,不過這塊玉石對他們金家很重要,他並不打算放棄。“林少,這塊玉石你開個價,我出買……這塊玉石我們公司買的,嘻嘻,與我們兩個人的交情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