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醉江南

軒再次陶醉了,不僅身上這麽香,就連聲音都這麽好聽……果然大學生活是最棒的……當校醫更棒!!“同學,你把被子拿下來吧,我幫你把把脈,要是你不想掀開被子也可以,我就伸進被子裏幫你把把脈,你放心,我是有醫德的醫生,不會占你便宜的。”林辰軒擺出一副我很正經的模樣說道。“好啊……林校醫,你可不要亂摸哦……”那個女孩很爽快的答應了。“嘻嘻,我來了……”林辰軒嘻嘻一笑,隨後小聲的嘀咕了一句,“你可要躺好了,不要...劉源,這個名字聽起來像華夏人,並不是倭國人啊?可是為什麽佐藤和鬆下會拿劉源的支票來收買王峰對付自己呢?

難道劉源是個假名?這不可能啊,能在銀行開戶,一定要有身份證的,不可能是假名字。

林辰軒從銀行的櫃台上,取了二十萬的現金,分為兩份,一份給了李萬,讓他幫忙調查劉源究竟是誰。

另外的十萬,林辰軒打算教給雄哥,必定他在天南市打拚了這麽多年,人脈廣闊,調查是個人,應該不在話下。

李萬這個人擅長溜須拍馬,結實了不少權貴子弟,這個劉源既然能拿出三千萬美金,想必也不是普通人,所以上流社會那邊,就交給李萬了。

打聽訊息需要錢,林辰軒也懂這個道理,就給了李萬十萬塊錢,讓他去請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們吃飯喝茶。

離開了銀行,林辰軒打了輛計程車,直接去了醉江南。

醉江南也是一家酒吧,不過這家酒吧的占地麵積非常龐大,裏麵的娛樂設施也非常齊全,僅僅是包廂,就有六十多個,而且裝飾豪華,以供有身份的人前來玩耍。

不僅如此,醉江南雖然是一間酒吧,但地下室卻是一個大型的賭場,裝飾奢華的程度,堪比澳門最豪華的賭場。每天前來賭場賭博的人數,都是驚人的高,這裏不僅賭具齊全,就連發牌小姐和服務員都是一等一的漂亮。

那些富家子弟和老闆們,腰纏萬貫,每天坐在辦公室裏絞盡腦汁的想著怎麽賺錢,生活特別枯燥,但就算賺再多的錢,死了也帶不進棺材裏,他們需要給枯燥的生活來點刺激,但笨豬跳和飆車太過於危險,而賭博自然成為一種宣泄的工作!

有的老闆們為了尋求開心,一百萬,甚至一千萬的壓在賭桌上,贏了,就賺幾千萬!輸了也輸幾千萬,這種快感,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醉江南是核彈手下最賺錢的一塊地方,每天的營業額都是驚人的高,最近幾天核彈幫和天獸幫的衝突越來越頻繁,核彈怕天獸幫的人搶占自己的大本營,所以特地把雄哥派到這裏來,看守場子。

雄哥不僅是核彈的心腹手下,身手在覈彈幫裏也是一等一的,由他看管醉江南,萬無一失。

林辰軒來到醉江南的酒吧裏,兩名身姿妖嬈的迎賓女郎臉上帶著三分笑意的迎了上來,林辰軒摟著一名迎賓女郎,坐在一張空曠的沙發上。

另一名女郎端著一瓶紅酒,輕輕的倒了一杯,然後遞給林辰軒。

來醉江南找樂子的大多數都是富貴人家,在這裏花錢跟流水沒什麽區別,這些服務人員,當然要把顧客當成上帝一樣供起來了。

林辰軒摟著一個迎賓的女郎,麵帶微笑著的看著那個倒酒的服務員,說道。“我來這裏不是喝酒的,把你們看場子的老雄找來,我有事跟他談談。”

“啊……”林辰軒懷中的那個女郎一時間有點反應不過來,驚愕的問道,“先生,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雄哥可是核彈心腹手下,更是核彈幫的第二把交椅,別說林辰軒一個半大不大的小毛孩,就算放眼整個天南市,除了那些貴族,敢直接稱呼雄哥為老雄的,還真沒有幾個啊。

“你看我這個樣子像在開玩笑嗎?這樣吧,我給你們一百塊錢的小費,把老雄找來,我有事找他。”林辰軒很是認真的說道,同時舉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飲而盡……

兩位女郎看著林辰軒滿臉認真的模樣,眼裏充滿了驚愕之色,這家夥的腦袋該不會是有病吧……

“你們不用害怕,我叫林辰軒,你告訴一聲老雄,就說林辰軒讓他過來,我敢保證,他就會馬不停蹄的來見我。”林辰軒端著酒杯,一臉微笑的朝著那兩名女郎說道。

聽了這句話。坐在林辰軒懷中的年輕女郎也開始站起身來。和旁邊倒酒的一起呆呆的看著林辰軒,如果這個人不是有著極強大的背景,那他就是一個神經病,無可救藥的神經病!!

“怎麽??你們是不相信我說的話?”喝完一杯酒,林辰軒站起身來,大喊了一聲,“老雄,你在哪裏,給老子滾出來!”

此話一出,那兩個女郎頓時傻眼了,臉色煞白,身體更是不由自主的後退兩步,這裏看場子的可全是雄哥的手下啊,他這麽說,難道不怕死嗎?

果然,聽到林辰軒大吼大叫,一個穿著西服,身體非常結實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怎麽回事?你們惹這位客人不高興了?”中年人走過來之後,並沒有先問林辰軒,而是問了那兩個陪酒小姐,來醉江南的人非富即貴,他們可惹不起啊。

“沒有……”那兩個女郎連忙搖頭,“這個人是個瘋子,他直接稱雄哥為老雄,還讓雄哥過來見他,這……”

中年人微微皺了皺眉頭,仔細打量著林辰軒,發現他穿著一身地攤貨,並不算多麽豪華,但也不敢輕視,這年頭,有些富家公子就喜歡穿著地攤貨出來裝逼,萬一他是其中的一位呢?

“這位先生,請問你找雄哥有什麽事嗎?”那名中年人滿臉堆笑的說道。

“我找他有點事,你快點讓他出來。”林辰軒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好,我馬上通知雄哥,能不能先報出你的名字。”那名中年人也摸不清林辰軒的深淺,隻好打算先通知雄哥,讓雄哥做打算。

“你告訴老雄,就說林辰軒來了。”林辰軒淡淡的說道。

“什麽?林辰軒……”那個中年人聽到這三個字,頓時臉色大變,看著林辰軒的眼神都充滿了不可思議。他和那兩個陪酒小姐不同,他是雄哥的手下,自然聽說過林辰軒這號人物!

搶走天南四少之首陸雲的女朋友,還欺負了冷芊芊,殺了白雲飛手下五將之一的金城,打敗了天獸幫二十名骨幹……

這一切這一切的壯舉,竟然出自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手裏……

“你們兩個,陪好軒哥,他吃什麽,喝什麽,盡管上。”中年人不敢多想,連忙朝著那兩個陪酒小姐吩咐了一番,然後向地下賭場走去。

那兩個陪酒小姐見經理這麽驚慌失措的,心裏暗暗猜測林辰軒一定是什麽的大人物,也不敢虧待,連忙吩咐服務員上好酒……

大約過了十分鍾,隻見雄哥急急匆匆的從地下室裏跑了出來,滿臉堆笑的來到林辰軒身邊,“軒哥,你怎麽來了……”

“找你辦點事情……”林辰軒笑著說道。

“林大哥的事就是我的事情,有什麽事直接說,我老雄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老雄拍了拍胸脯說道。

“赴湯蹈火倒不用,隻是想讓你幫我調查個人,你認識劉源嗎?”林辰軒問道。

“劉源?那個劉源?”老雄不解的問道。在華夏重名的這麽多,叫劉源的,恐怕不計其數吧……

“反正就是很有錢的劉源,應該也很有名氣。拿出三千萬美金不痛不癢的劉源。”林辰軒開口說道。

“軒哥,聽你這麽一說,我還真知道個,就是天獸幫的幫主。道上的人都叫他噬天狼,但他真名就叫劉源,最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劉源變得特別有錢,好像得到了什麽大財團的支援似的,不僅攻擊我們核彈幫,其他兩個幫派,也都受到了劉源的攻擊。”雄哥想了想,開口說道。

“天獸幫?劉源?我知道了。”林辰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他和天獸幫之間,的確有這麽點小恩怨,之前在學校門口,他打傷了二十名天獸幫的骨幹成員,但那有如何?恐怕那二十名骨幹成員,都不如這三千萬美金值錢吧?

他可不信一個正常人會為了報仇,拿出三千萬美金取一個人的性命!

既然天獸幫不會,那麽想殺自己的肯定就是佐藤和鬆下,看來劉源跟這兩個倭國人的關係不淺啊。

嘴角泛出一冷,林辰軒站起身來,朝著老雄問道,“你知道劉源在哪裏嗎?我要去會會他。”

“軒哥,最近天獸幫人員倍增,也不知道從哪裏請來了諸多高手,你一個人去,會吃虧的。”老雄好心的提醒道。

“嗬嗬,在這個社會上,能讓我林辰軒吃虧的人,還沒出生呢,告訴我,劉源在什麽地方!”林辰軒自信的笑了笑。就算打不過,他還跑不過嗎?要是真打不過人家,跑也不丟人啊,但事情必須要弄清楚。

“好吧,這個時間段,劉源估計在金飛夜總會呢,哪裏是他的老巢。”老雄歎了口氣說道,看來今天晚上,在天南市又要颳起一場腥風血雨了……

“我知道了,這是酒錢……”林辰軒從懷裏掏出兩萬塊錢仍在桌子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他要去找劉源問個清楚,憑什麽要殺我!

“雄哥,這錢也不夠啊……”陪酒小姐看著桌子上的兩萬塊錢說道,要知道剛才她上的酒,最低可都五萬塊錢啊。

“嗬嗬,收著吧,他能給點錢就不錯了!”雄哥笑著說道,要是林辰軒真能滅了劉源,別說一瓶高檔酒,就算十瓶,一百瓶,他也不在乎啊。冷聲說道,“你在這樣,小心我給你分手,送你的東西,也必須全部還給我!”“你……”聽了這句話,趙莉莉的臉色慘白,她最怕的就是這個,一旦張力要回那些奢飾品,她趙莉莉就變成以前的那樣,是個一無所有的女人……見張力和趙莉莉說話的語氣軟了下來,商場的經理也鬆了口氣,要是他們真鬧起來,經理還真不知道怎麽處理,畢竟商場打人一事,對一間商場的影響可是巨大的。“先生,我希望你能向那位小姐道歉,這件事情就這麽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