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陰謀

的這個穿著一身地攤貨的垃|圾,竟然和自己心儀已久的女神在一起喝咖啡?他怎麽能夠忍受呢?嘴角露出一抹令人厭惡的笑容,黃文嘲笑道,“詩雨,你這男朋友跟我簡直沒法比嘛!我能開得起八十萬的寶馬,他能開得起嗎?我有一套豪華別墅,他有嗎?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就老老實實待在鄉下,別出來丟人顯眼了!真不明白,為什麽你會選擇這樣的男朋友!”張莉嬌聲笑道,“老公,不是每個男人都像你這麽優秀的!你看看那個土包子,連個名...“你不是狗哥的手下嗎?”

“剛才我是瞎說的,想拿狗哥的名號嚇唬嚇唬你……”

小美女哀求道,“先生,我們也是逼不得已,你就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們這一次吧。”

她現在算明白了,眼前的這個青年,絕對不是什麽一般人。

林辰軒冷笑道,“放過你們,這怎麽可以呢,這一萬塊錢,我可以給你們,你們欠黑狗的高利貸,我也可以不讓你們還了,你們隻需要替我辦點事情就行了。”

“先生,你真能讓狗哥不問我們要高利貸了?”小美女不相信的說道。

“當然,你們叫什麽名字?”林辰軒笑著問道。

“我叫李小梅。”小美女低著頭說道。

“我叫李小明……”帶頭小混混說道。

林辰軒也沒有廢話,拿出手機,直接撥通了黑狗的電話號碼,在看守所的時候,黑狗給了他一張名片,名片上的號碼,正是黑狗本人的。

電話剛剛接通,那邊就傳來了黑狗醉醺醺的聲音,“喂,誰啊,在這個時間打擾老子快活,還要不要命了?”

“黑狗,這才幾天不見啊,怎麽?連我的聲音都忘了嗎?”林辰軒冷聲說道。

“啊?”電話那頭的黑狗先是一愣,隨後結結巴巴的說道,“軒……軒哥……嗬嗬,軒哥,你怎麽打電話來了,有什麽吩咐嗎?”

李小明和李小梅二人聽到黑狗稱呼眼前的這名男子為軒哥,心裏別提有多震驚了,要知道,黑狗可是天南地下知名的打手啊,除了天獸幫的幫主,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裏,可是今天竟然稱呼一個青年為哥,態度還這麽卑微,他們怎麽能不吃驚呢!

“李小梅和李小明欠你的高利貸我幫她們還,他們欠你多少錢?”林辰軒淡淡的問道。

“嗬嗬,別,別,軒哥的錢我哪敢收啊,他們的錢,我不要了,嗬嗬,不要了。”黑狗連連賠笑道。其實放高利貸的,純屬是利滾利,借了三千塊錢,也能滾到上百萬,甚至上千萬!本金他們早就收回來了,還多收了不少錢呢,其他的利息,不要也罷!

“黑狗,既然你不要,那我就不換了,以後多多提攜提攜李小明,我看上他姐姐了,多多照顧照顧。”林辰軒說道。聽了這句話,李小梅的臉蛋一紅,咬著嘴唇低下頭去。

“一定,一定,軒哥,你放心,我明天,不,待會就讓李小明過來見我,我一定提攜他。”黑狗拍著胸脯說道。有沈家做背景的林辰軒,無論如何都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啊,

要是跟沈家拉上什麽關係,以後天獸幫在天南市,更能混的如魚得水了……

結束通話了電話之後,林辰軒朝著李小明說道,“從今天開始,我正式收你當小弟,你可願意?”

李小明先是愣了愣,隨後連忙跪了下去,大聲說道,“大哥,收我一拜。”其他的小混混看到這一幕,也紛紛下跪。連狗哥都這麽怕他,想必一定是個什麽大人物,認他當大哥,百利而無一害啊!

“你們起來吧!”林辰軒淡淡的揮了揮手,說道,“既然你是我的小弟,就要為我辦事,從今天開始,我交給你一個任務,你必須完成!”

“軒哥,什麽任務你直接吩咐,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李小明也在所不辭!”李小明拍著胸脯說道。

“從今天開始,你們打進天獸幫高層,幫我調查天獸幫的幫主劉源,看看他跟倭國人有沒有什麽聯係,總之,劉源的一切行動,你們都要調查的清清楚楚,一有什麽風吹草動,馬上向我報告。”林辰軒淡淡的說道。

“老大,你放心,這個任務我一定完成!”李小明認真的說道,他明白這是自己的一個機遇,當機遇來臨的時候,要不顧一切的抓住!否則失去了,就什麽都沒有了。

金飛夜總會最頂層。

天獸幫的老大劉源抽著香煙,坐在一張真皮所致的辦公椅上,兩位身材嬌柔的女郎給他按摩著肩膀和小腿,劉源的臉上滿是舒服的表情……

“劉先生,我們交代的事情你究竟辦好了沒有,上次催的特別緊,如果你在不統一天南市的地下勢力,我們可要撤資了。”一個矮小的中年男子坐在旁邊的沙發上,麵無表情的說道。

“高木先生,不要這麽著急,現如今,天南市三分之一的地盤,都已經被我掌握了,至於其他的三分之二地盤,用不了多久,都會屬於我的。”劉源閉著眼睛說道。

“劉先生,這句話你好像不止一次的說過。”矮小的中年男人說道,“我能等,但上麵可不能等,我們這幾天來,可給你不少資金了,你們天獸幫一點進展都沒有,我們老總讓我給你帶句話,如果在武道交流會來臨之前,你還不能統一天南市的地下勢力,我們的關係可不僅僅隻是破裂這麽簡單。我們大倭國的錢,可不是這麽好騙的!在二戰期間,張作霖拿了我們的錢不辦事,最後他身首異處了,希望劉先生不要步他的後塵。”

“高木先生,不要生氣嘛,距離武道交流會不是還有三天的時間嗎?早著呢,我明天中午,請了三個幫派的老大去聚雅德一敘,到時候,就做掉那三個幫派的老大。他們一死,三個幫派群龍無首,我們自然可以輕而易舉的征服整個天南市的地下社會!”

“希望事情真像你說的這麽簡單……”聽到劉源的計劃,高木的臉色也漸漸的緩和了下來。這次的計劃,倭國已經投入太多的人力物力財力,他們輸不起!哪怕付出一切的代價,也要完成任務!

距離武道交流會的日子越來越近,天南大學的校領導們也開始佈置了起來,用最大的一個禮堂,作為武道交流會的會場。

這個禮堂足以容納萬人,設有高等觀眾席,據說在武道交流會開始的時候,會有不少大人物前來參觀,其中包括天南市的市長,四大貴族的領袖,甚至燕都和京城的一些大家族,也會來此地參觀。

這次的武道交流會,事關華夏的顏麵,在選拔參賽者方麵,領導們格外的嚴格,經過多重的賽選,最終確定了三個人,白雲飛,毒狼,墨武,至於其他的兩個人,卻遲遲沒有定下。

為了迎接武道交流會,天南大學特地放假三天,但研究生不放假,詩雨是中醫係的研究生,林辰軒也不能找他玩耍,唐雪心那個小妮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醫務室裏隻有林辰軒和張詩雅兩個人。

張詩雅雖然是學生,但有個護士身份,按照學校的規定,晚上她也必須待在醫務室裏。對於這個規定,張詩雅並沒有反對,在醫務室裏她能更好的複習,比在宿舍裏好多了。

到了晚上,張詩雅捧著一本書籍,躺在床上閱讀著,忽然口袋裏的手機響了起來,張詩雅一邊看著書,一邊接通了電話,“喂?”

“詩雅,你這幾天很忙嗎?怎麽都沒回家啊?”電話那頭傳來了母親的聲音。

“哦,媽,我找到工作了,在學校的校醫室裏當護士,晚上住在校醫室裏,不能回家的,等過幾天我請假回去看看你,”張詩雅說道。

“不用了,那你好好工作吧,在校醫室裏工作好,比你在酒吧裏強多了。”張詩雅的母親說道。

“詩雅,我洗完澡了,你也快點去洗澡吧……”就在這個時候,林辰軒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哦……”張詩雅應了一聲,然後說道,“媽,我先洗澡去了,待會聊。”說完,就結束通話了電話,拿著毛巾,去了浴室……

電話那頭的張母拿著手機,呆呆的愣在了原地……

剛才她明顯的聽到有個男人的聲音叫詩雅去洗澡……

難不成詩雅有男朋友了?都同居了?否則怎麽會叫她去洗澡呢……

微微皺了皺眉頭,張母心裏特別的生氣,其實她並不是氣張詩雅有男朋友,而是生氣她有男朋友為什麽不告訴自己呢!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看來以後要找個機會好好的問問她了……

天南豪華大酒店,作為華夏唯一一家七星級酒店,這裏常常作為招待華夏重要來賓的場所,例如,這次倭國的使團,也在這裏歇息。

四樓,404房間裏,四位西裝革履,身材矮小的中年人聚在一起,靜靜的坐著,誰也沒有開口說話,每個人都點燃了一根香煙,整個房間裏煙霧彌漫,四個人的臉上都布滿了愁雲。

“非竹的所在地我們已經確定了,誰去取回非竹?”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留著八字鬍的中年人忍不住沉默的氣息,率先開口說道。

聽到這句話,房間的四個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誰也沒有說話,更不知道說些什麽好,索性閉嘴不言。

“天南大學加強了防護,我們派了三波人,都了無音訊,就連天道君,都失去了蹤影,恐怕也凶多吉少啊。”八字鬍深抽了口香煙,歎了口氣說道。

“渡邊君,不用這麽悲傷,天道君可是我們倭國第二高手,由他出馬,一定勢在必得,或許他沒訊息,隻是在尋找最佳動手的時機,我們隻需要靜候天道君的好訊息就行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五十多歲,白發蒼蒼的老者走進了房間裏,一臉威嚴的朝著眾人說道。芊芊是個女孩子,有點小脾氣也是正常的,我們身為男人,包容和理解她們女生是應該做的,她們可以鬧小脾氣,但我們身為男人,要永遠保持理智……”冷老爺子一本正經的教育林辰軒。“額……”林辰軒除了無語還是無語,還來這位冷老爺子年輕的時候,恐怕惹了不少桃花吧。“芊芊就在竹園,你去竹園找她吧,我和老沈還有話要談。”冷老爺子揮了揮手說道。林辰軒點了點頭,知道他們有要事商談,沒有在這裏多待,就離開了別墅大廳,不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