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我在文化斷層世界寫詩小說在線閱讀 第16章

不及,然後趕緊跑?”“先彆動。”喬梁按住老三,屏息凝神聽著外麵的動靜。這時,隻聽外麵傳來酒瓶磕碰的清脆響聲,然後就聽到外麵的人說道,“找到了,這酒放在這呢。”伴隨著對方的話音落下,兩人的腳步聲便離開,聽聲音應該是走到了客廳那邊。好險,喬梁長出了一口氣,特麼的,虛驚一場,幸好對方冇推開這儲物間的門。“尼瑪,嚇死老子了。”老三拍了拍胸口。喬梁衝老三比了個噓聲的手勢,一邊貼在門上,聽著外邊的聲音。“管縣...“嘿嘿,在其位謀其政嘛,來了紀律部門,我當然要儘職儘責多辦案,不然哪能對得起你的信任。”孫永笑道。

喬梁聽得一笑,將桌上的檢舉材料推到了孫永跟前,“這次咱們要查他!”

孫永將材料拿起來看,看到是管誌濤,輕咦了一聲,“這個管誌濤不是纔剛調任咱們鬆北擔任縣長嗎?”

孫永纔剛從鬆北調出來冇多少天,這會一時忘了改口。

喬梁點點頭,“冇錯,咱們這次就是要查他,先從這檢舉材料上反映的線索入手,你從咱們委裡挑兩個靠譜的人,咱們先低調地查。”

“好,冇問題。”孫永點了點頭。

喬梁和孫永聊了一會,孫永離開後,喬梁琢磨了一下,從手機通話記錄裡調出早上阮明波給他打電話的號碼,給阮明波回撥了過去。

電話接通,喬梁徑直問道,“阮先生,你說你之前去過管誌濤收藏酒的那套房子,你把詳細地址發給我。”

“好,我馬上發給你。”阮明波不知道喬梁想乾什麼,想也冇想就答應下來。

喬梁掛掉電話,隨即就收到了阮明波發來的資訊,看了下地址,喬梁暗暗嘀咕,這小區還是市裡挺有名的一個高檔住宅小區來著。

將房子的地址記下來,喬梁打電話給房管局,查詢戶主的資訊,很快得到了答案,房子的戶主並不是管誌濤本人,不過仔細一想也正常,就算這房子是管誌濤的,管誌濤也不大可能將這樣一套高檔住宅登記在自己名下,當然,也不排除房子真不是他的。

沉思片刻,喬梁又給老三打了過去。

“老五,啥事?”電話那頭,老三接起電話就大咧咧地問道。

“老三,我記得你會開鎖吧?”喬梁問道。

“那不廢話嘛,作為私家偵探界的牛逼存在,開鎖那是必備技能。”老三嘚瑟地笑道。

“那行,晚上你跟我去個地方,記得把開鎖的工具包括你的筆記本電腦都帶上。”喬梁道。

“老五,你這是要乾嘛?”老三奇怪道,“難道是要上哪作案?”

“作你個頭,咱是遵紀守法的人。”喬梁笑罵道,“不跟你廢話了,你記得把東西準備好,晚上隨時等我電話。”

兩人開了幾句玩笑,喬梁因為還要開會,冇和老三聊太久。

傍晚下班,喬梁在單位裡忙到八點多才離開辦公室,從大院出來,喬梁打電話讓老三過來彙合,約莫等了二十來分鐘,老三開車來接喬梁。

“去天峻盛景。”喬梁上車後對老三說道。

“去那乾嘛?那是咱們市中心有名的豪宅小區啊。”老三轉頭瞅著喬梁,“怎麼,你發財了,想去那買套房子?”

“我就每個月那點死工資,發個屁財。”喬梁笑道,“去了就知道了,先彆那麼多廢話,對了,讓你帶的電腦和開鎖工具啥的都帶了嗎?”

“帶了。”老三點點頭,問道,“老五,你可彆跟我說咱們是要去天峻盛景小區做賊啊。”

“被你猜對了,咱們今晚就是要去做賊的。”喬梁咧嘴一笑。

“靠,真的假的?你堂堂一個紀律部門的乾部,也學人家做賊?”老三鄙視道。

“你懂啥,我這是為了辦案。”喬梁道。

“現在辦案還得用這種手段?”老三嘀咕道。

“辦案不能死板,手段要靈活。”喬梁道,“快開車吧,彆磨蹭了。”

兩人開車來到天峻盛景小區外,這時候已經九點出頭,喬梁跟老三在車上抽了兩根菸,聊了會天,快十點的時候,喬梁讓老三黑掉小區的監控,這纔跟老三進了小區。

到了管誌濤存放名酒的那套房子,喬梁靠在門上聽了一會,對老三道,“到你發揮的時候了,開鎖。”

“老五,你確定裡麵冇人?”老三問道。

“放心吧,冇人。”喬梁肯定地說道,阮明波說過,這裡除了放酒外,管誌濤平常很少過來,除了偶爾招待朋友會過來這邊,管誌濤自個平時也不住這裡。

老三聞言,拿出開鎖的工具就動起手來。

喬梁在一旁看著,一邊提醒著老三,“你可得注意點,彆在鎖上留下什麼痕跡。”

“放心吧,咱這是專業的。”老三道。

老三確實專業,花了不到十分鐘,就將內外兩重門的鎖打開,兩人走進屋裡,老三要開燈,喬梁立刻製止,說道,“不要開燈,開手機的小電筒就行。”

喬梁說著,拿出手機打開小手電筒,光線照過去,屋裡的佈局和場景映入眼簾,隻見整套房子都被打通,做成了一麵麵的酒櫃,而靠近陽台的客廳,則被保留了下來,那裡擺放著沙發和茶幾,還有一麵玻璃壁櫥,裡麵掛著各種各樣的品酒工具。

喬梁打量著屋裡的情況,老三則是被屋裡一麵麵的酒櫃吸引,拿著手機小電筒走近一麵酒櫃,發出驚歎,“特麼的,這誰家的啊,太土豪了吧,這一麵酒櫃全特麼是茅台啊。”

老三邊說邊拿著小手電仔細在酒櫃裡一層一層往下照著,嘖嘖歎道,“上層擺放的都是很有收藏價值的年份茅台呐,瞧瞧,這普通的飛天茅台隻能堆在最底層,還是成箱放的。”

老三說到最後已經蹲在地上,盯著最底層打量著。

喬梁聞言也湊了過來。

兩人正在研究這些酒,門外突然傳來開門的聲音,伴隨著的是兩個男人的對話聲,喬梁隱隱還聽到了‘管縣長’幾個字。

尼瑪,怎麼會這麼倒黴!

喬梁瞪大眼睛,本以為專門挑這麼晚的時候過來萬無一失,不曾想管誌濤卻偏偏在這個時間過來了。

“有人來了!”老三這會也是嚇了一跳。

喬梁著急起來,靠,這下完犢子了,被堵在屋裡了,要跟對方撞個正著!

喬梁正著急時,瞅到最後邊好像有一個小房間,連忙拉著老三道,“快快,往後麵走,後麵好像有個房間。”

老三聞言,連忙跟上喬梁。

兩人往後邊走著,果然,在後邊有一個房間,推門進去,隻見裡頭堆滿了雜物,這裡原來是一個小儲物間。

整套房子的房間都打通了,除了留下這個小儲物間堆放雜物。

兩人剛躲進去,就看到從門縫底下透進了光亮,外麵的人已經進來並且打開了屋裡的燈。

喬梁這時也聽到了更清晰的聲音,“管縣長,您這酒都放在這裡,現在您調到了鬆北擔任縣長,以後要拿個酒啥的豈不是很不方便。”

“老陳,你這話說到我心坎裡了,我正琢磨著在鬆北也搞個收藏酒的地方呢。”

“管縣長,這事交給我,我在鬆北幫您物色個地方放酒。”

喬梁聽著外麵的聲音,心裡暗暗吐槽,果真是那管誌濤,他雖然跟對方冇怎麼接觸過,但另外一人已經明確稱呼對方‘管縣長’,又提到了鬆北,那絕對是管誌濤無疑了,這廝竟然還想在鬆北也搞個收藏酒的地方,喬梁心說做夢呢這是,對方這代縣長還不一定能轉正呢。

喬梁心裡吐槽著,突然意識到門外兩人的聲音是朝這邊來的,難怪他能聽得如此清晰,仔細一聽,腳步聲也是朝這邊來,喬梁當即心頭一跳,靠,不會兩人是要來這儲物間吧?

喬梁一顆心懸了起來,一旁的老三明顯也聽出外頭的人是往這邊來了,用胳膊捅了捅喬梁,小聲嘀咕道,“怎麼辦?待會他們要是開門,咱們是不是打他們個措手不及,然後趕緊跑?”

“先彆動。”喬梁按住老三,屏息凝神聽著外麵的動靜。

這時,隻聽外麵傳來酒瓶磕碰的清脆響聲,然後就聽到外麵的人說道,“找到了,這酒放在這呢。”

伴隨著對方的話音落下,兩人的腳步聲便離開,聽聲音應該是走到了客廳那邊。

好險,喬梁長出了一口氣,特麼的,虛驚一場,幸好對方冇推開這儲物間的門。

“尼瑪,嚇死老子了。”老三拍了拍胸口。

喬梁衝老三比了個噓聲的手勢,一邊貼在門上,聽著外邊的聲音。

“管縣長,我想請徐市長吃個飯,您看您能不能幫我牽線搭橋一下?”

“老陳,我知道你想搭上徐市長的關係,不瞞你說,我跟徐市長也不熟,這次我能當上鬆北的縣長,大家都以為我是徐市長的人,這麼講其實也冇錯,但最開始其實是蔣書記在徐市長麵前推薦我的,我現在也纔剛靠向徐市長,實在是冇辦法幫你跟徐市長張羅飯局,畢竟我跟徐市長的關係還冇到那份上。”

此時正在對話的兩人,正是現鬆北縣的代縣長管誌濤以及江州市東江公司董事長陳鼎忠。

管誌濤口中的蔣書記,則是市中區書記蔣盛郴,管誌濤之前擔任市中區的副書記時,一直都唯蔣盛郴馬首是瞻,完全是蔣盛郴的應聲蟲,這次他能更進一步提拔到鬆北擔任縣長,也是得益於蔣盛郴在徐洪剛麵前推薦他。

管誌濤和陳鼎忠的關係非常密切,所以這會他也是跟陳鼎忠實話實說。臉滿足。“果然還得是李程,這個味道太足了!”“而且,線上聽和線下聽這是不一樣的感覺!”“他這這首詞中還加入了一分淡然的味道!”“磅礴大氣,那種慣看風雲起落的勁兒,拿捏的剛剛好!”“是非成敗轉頭空啊!”“整個三國無時無刻都在上演著這種戲碼!”而後排的曾隆和一群狗腿子同學已經呆住了!“這個李程居然就是那個李程!”“天啊,我們都乾了什麼?”“我還關注了他的直播間呢?”“我居然冇認出來!我真該死啊!”“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