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者李韋爆款熱文 第24章

“回工作室嗎,老師?”“不,你開車送我回彆墅吧,最近這幾天所有活動都替我取消,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好的老師。”柯娜扶著我一步一步向地下停車場走去。身後的角落裡緩緩走出一個人,一身黑色長裙,晚禮服上的鑽石胸針異常耀眼。第六章地下歌聲柯娜冇有選擇扶梯,而是就近從旁邊一部貨梯下去,今天冇有工人送貨,貨梯裡十分寬敞。“柯娜,你跟了我多久了?”柯娜並不隻是我的助理那麼簡單,九個月前,記得當時柯娜在酒吧做服...手機出現在我的車子下麵,絕不是偶然,或許有人想要傳達給我一些訊息,通過手機的方式。我將手機放進上衣口袋,上了車,坐在後座,柯娜發動引擎。我拿出手機仔細觀察著,那是一部老款手機,按道理來說這款機器早就該淘汰了,但是這部手機卻儲存完好,而且恰好出現在我的車子下麵,又恰好在我經過地下室的時候響起,一定是有人有意為之,我隻需要等待,一定會有人給我答案的。“叮咚”訊息提示音突然響起,顯示你收到一條訊息,我需要打開這部手機才能看到內容,不過密碼會是什麼呢?隻有四次機會,一旦試錯,手機會短暫進入鎖機狀態,24小時之後才能再試,這件事需要從長計議。首先需要專業人員破解密碼,然後是準備相匹配的充電線,這種手機幾乎已經絕版,但是既然那個人會把這部手機留給自己,那麼一定可以找得到。專業人員的話,徐景容倒是個不錯的選擇,網警兼黑客這種事對他來說是小菜一碟,隻要我提了,徐景容作為發小會義不容辭。“景容,我想讓你幫我個忙,有個手機,密碼讓我給忘了,有空你來幫我破解一下唄?”我和朋友說話與和其他人是完全不一樣的,同事,家人,朋友,愛人,每一個角色我都分得很清楚,對待的方式也大有不同。“我在值班呢,晚上的吧,晚上我去找你。”“那十點彆墅見。”然而我並不知道,等待著我的會是什麼。第七章深夜來訪上依舊是夜,窗外下著鵝毛大雪,屋裡很暖,幽黃的燈光讓人昏昏欲睡。徐景容還冇有來,我泡了一杯濃縮咖啡,坐在電腦前,準備趁這個空擋想想大綱的事。“咚咚咚”,有人敲門,我不由一個激靈,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八點半,不是說十點鐘纔會到嗎?怎麼提前了?我站起身,緩緩走向大門,隔著門,輕聲問道,“景容?”“是我,李老師,我是劉慶。”聲音很熟悉。劉慶?“我不認識你,找我有事嗎?”“李老師,我是聞遇雜誌的記者,我們主編前些日子和淘汰了,但是這部手機卻儲存完好,而且恰好出現在我的車子下麵,又恰好在我經過地下室的時候響起,一定是有人有意為之,我隻需要等待,一定會有人給我答案的。“叮咚”訊息提示音突然響起,顯示你收到一條訊息,我需要打開這部手機才能看到內容,不過密碼會是什麼呢?隻有四次機會,一旦試錯,手機會短暫進入鎖機狀態,24小時之後才能再試,這件事需要從長計議。首先需要專業人員破解密碼,然後是準備相匹配的充電線,這種手機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