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者李韋爆款熱文 第26章

甚至連每條領帶放在哪層哪個抽屜第幾排,她都記得,我的作息時間,身體狀況,她甚至比我自己都要瞭解。“我會繼續努力的!”柯娜挪了挪鼻梁上的黑框眼鏡,語氣中帶著羞怯。我看得出來,她喜歡我。電梯轉眼到了地下二層。地下停車場空蕩蕩的,柯娜在前麵走著,我跟在後麵,一陣詭異的歌聲傳來,聽起來並不算恐怖,我細細地聽著,好像是首純音樂,悠揚的女聲輕輕哼唱。“是手機鈴聲。”柯娜解釋道,“應該是有人在地下停車場,正好他...李老師。”他挪動了下身子,“李老師,您好,感謝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接受我們的采訪,話不多說,首先,第一個問題,李老師,《無聲》的靈感是源自哪裡呢?”第八章深夜來訪下我心中咯噔一下,這個問題和講稿裡夢中的一模一樣……講稿裡給出的答案:這不是靈感,這是事實,是真實存在的!我在夢裡雖然已經回答無數次了,但此時此刻依舊無比緊張,就像即將上場的演員。我的掌心不斷冒出冷汗,我將手放在膝蓋上,來掩飾自己的不安。“嗯……藝術來源於生活,嗯,文學也是如此,需要我們,嗯,不斷地積累,不斷地研究,文字是有生命的,字裡行間不僅表達了作者的思想與意願,更是對文字生命的延續,對生活中的現象多留心,你也能寫出這樣真實的故事。”我冇有像原來那樣回答,甚至儘量避開了一些重要詞彙。“這就是所謂的‘文域’嗎,李老師?”劉慶在一番紀錄之後停筆,抬起頭問道。我一時語塞,滿臉的不可思議,他怎麼會知道這個詞……這個詞是我為了防止有人真的會問這個問題親自寫在那份講稿裡的!“你怎麼會知道這個詞?”我脫口而出,劉慶笑了笑,一臉虔誠,“老師,你每次釋出會,交流會我都會去,你有一次說過的,我一直記著。”我說過嗎?我第一次對自己產生了懷疑,或許我真的忘了,再怎樣也不會是夢裡的人真的出現了,這又不是寫。我為自己的不理智而感到羞愧。“嗯,我想起來了,說下一個問題吧。”莫名的窒息感迫使我鬆開了領帶,然後重新坐好,等待下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是……哦,李老師,您覺得《無聲》的女個什麼樣的人呢?”竟然不是那個問題,我又懵了,為什麼會和講稿裡的不一樣?和夢境裡的不一樣?我簡單調整了一下狀態,清了清嗓子,平靜地說道,“《無聲》的女,魏雅,是個品學兼優的女生,高中的時候學習成績一直是前幾名,而且人緣也好,是其他人羨慕不來的。”我頓了頓,繼續說你幫我個忙,有個手機,密碼讓我給忘了,有空你來幫我破解一下唄?”我和朋友說話與和其他人是完全不一樣的,同事,家人,朋友,愛人,每一個角色我都分得很清楚,對待的方式也大有不同。“我在值班呢,晚上的吧,晚上我去找你。”“那十點彆墅見。”然而我並不知道,等待著我的會是什麼。第七章深夜來訪上依舊是夜,窗外下著鵝毛大雪,屋裡很暖,幽黃的燈光讓人昏昏欲睡。徐景容還冇有來,我泡了一杯濃縮咖啡,坐在電腦前,準備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