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遭人陷害的天才

蹺。”一個稚年有些疑:“火草雖然珍貴,但蘇真師兄可是外門第一,有大量資源獎勵,不至於因為一株靈草翻臉吧?再者,當時他修到了‘先境第十重’,韓雲峰師兄才‘先境第八重’,在他的襲下,怎麽還能絕地反擊?是不是另有?”“有什麽?你不相信韓雲峰,也該相信菲菲師姐!”不屑弟子冷哼道:“菲菲師姐曾是蘇真的追求者,當年任務一塊前往,親眼目睹了全部過程,豈會有假?至於為什麽襲韓雲峰師兄?哼,菲菲師姐,他之所以修煉速...萬象宗座落在落霞山脈深,由數百座靈峰組,其中一座植被茂,崖壁丹削,長滿奇花異草的矮峰,被稱為‘外門峰’,專門容納外門弟子。

時值盛夏,驕如火。

外門峰一瀑佈下,一名年正赤著膀子練功。年約莫十六七歲,劍眉星目,氣宇軒昂,可謂一表人才!

“轟隆”,“轟隆隆”……

百米高的瀑布,飛流直下,像是一條巨龍落寒潭,擊的水花四濺,霧氣升騰。

年站在瀑佈下,頂著瀑布的力,把一口千斤銅鼎舉過頭頂。巨大的衝擊力,還有腳下的,令他累的氣籲籲。年雙臂上青筋鼓起,像蛇一樣盤著,皮一片赤紅。但他還不鬆手,就像是一顆勁鬆,紮山崖,風雨不!

這時候,旁邊山道上走來一群外門弟子,看到他後,頓時議論紛紛起來——

“快看,那不是蘇真師兄麽?他還真有毅力,三年來,無論嚴冬酷暑都在舉鼎。”

“有毅力又能如何?丹田破碎,不能儲存真氣,再強也是凡胎!”一名弟子滿臉不屑:“哼,真想不到他這個堂堂的‘外門第一’,居然會為了一株火草襲韓雲峰師兄,真是外門最卑鄙無恥之人!幸好韓雲峰師兄劍法妙,一劍破了他丹田,才免遭毒手。”

“當年的事我總覺有點蹊蹺。”

一個稚年有些疑:“火草雖然珍貴,但蘇真師兄可是外門第一,有大量資源獎勵,不至於因為一株靈草翻臉吧?再者,當時他修到了‘先境第十重’,韓雲峰師兄才‘先境第八重’,在他的襲下,怎麽還能絕地反擊?是不是另有?”

“有什麽?你不相信韓雲峰,也該相信菲菲師姐!”

不屑弟子冷哼道:“菲菲師姐曾是蘇真的追求者,當年任務一塊前往,親眼目睹了全部過程,豈會有假?至於為什麽襲韓雲峰師兄?哼,菲菲師姐,他之所以修煉速度這麽快,是因為服用過藥,潛力已榨幹淨,眼看韓雲峰師兄追上來,害怕了,才做如此喪心病狂的事。同樣,韓雲峰師兄之所以能絕地反擊,是因為蘇真境界是靠藥提上去的,基不穩,自然不是韓雲峰師兄的對手了。”

聽了這番話,稚弟子恍然大悟。

但他還是有件事不明,便問:“既然蘇真敢殘殺同門,為何不把他逐出山門?”

問到這個問題,不屑弟子眼裏忽然出慕之意,像是暗神的路人。“是菲菲師姐心地善良,不忍心看到他被逐出山門,跟長老求,才留他在外門。不過都無所謂,還有半年是外門大考。今年是蘇真在外門的第五年,據門規,待滿五年依舊通不過考覈者,將被驅逐下山。他是丹田破碎的廢人,不可能通過,被驅逐下山是板上釘釘得了。”

“原來如此。”

“這種禍害早一驅逐出宗,對我們來是好事。”

幾個外門弟子著走過瀑布。

瀑佈下的年,也就是‘蘇真’,聽到談後,角出一抹自嘲:“韓雲峰,柳菲菲,你們這對狗男真是好樣的!顛倒黑白,一念之間!也罷,算我有眼無珠,活該遭此劫。但你們對我做的一切,我發誓要十倍百倍的奉還。”道上走來一群外門弟子,看到他後,頓時議論紛紛起來——“快看,那不是蘇真師兄麽?他還真有毅力,三年來,無論嚴冬酷暑都在舉鼎。”“有毅力又能如何?丹田破碎,不能儲存真氣,再強也是凡胎!”一名弟子滿臉不屑:“哼,真想不到他這個堂堂的‘外門第一’,居然會為了一株火草襲韓雲峰師兄,真是外門最卑鄙無恥之人!幸好韓雲峰師兄劍法妙,一劍破了他丹田,才免遭毒手。”“當年的事我總覺有點蹊蹺。”一個稚年有些疑:“火草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