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赤果果的背叛

是怎樣背叛這段的。把手機放回口袋裡,秦念整理了一下儀容,大步向秦宅走去,就算再心痛,再狼狽,也絕對不會讓所謂的繼母和姐姐看出一一毫。順著門前的臺階拾級而上,剛走到門口,一約約的腥味飄了過來。秦念下意識蹙了眉,朝著腥味的來源走了過去,廚房裡,李嫂正在宰,太太和大小姐的很刁,不是現宰的,們不吃。豆腐這種東西,豪門的太太小姐是不的,但李嫂吃,所以特意備了一個碗,把整隻的都倒了進去。鮮紅的落在秦念眼中,染...六月,天氣總是晴朗,天空湛藍得如藍寶石一般,驕懸空,萬裡無雲。書趣樓()

秦念站在梧桐樹下,熾熱的從繁茂的樹梢照下來,落在手裡的手機螢幕上,反出一個個金燦燦的圈,灼傷了的眼,更刺痛了的心。

「淮海路88號,謝爾頓大酒店,1618號房間。」

下麵配有一張照片,目直直的落在照片上,本顧不得刺眼的。

照片上,一個穿白西裝的男人擁著一個著深v領紅禮的人,兩人談笑風生,眉目傳,背景,赫然是酒店的走廊。

男人的側臉完至極,黑略長的頭髮,濃黑的眉宇,深邃幽黑的眼眸,高的鼻子,微翹的薄,角揚起一抹邪魅而又曖昧的笑意,彷彿撒旦落人間,用絕倫的容迷眾生。

而他邊人則笑如花,眼神滴滴的,一手挽著他的胳膊,頭微微斜著,紅湊近他耳畔,似乎在說著什麼悄悄話。

嗬~好一個艷滴的人!

秦念攥著手機,手指越收越,指尖死死的抵在螢幕上,全無。

蘇宇軒,這個了三年的男人,這個早已準備好等一畢業就娶回家的男人,這個在別人眼裡專一無比、完無缺的男人,竟然背叛了!沒有任何預兆!

心口,疼痛一圈一圈漾開來,伴著淋淋的傷口,秦念咬瓣,任憑疼痛肆,眸一點一點冷了下去。

不知道發彩信的人是誰,隻怕回撥電話,對方也早已關了機。

估計,彩信是照片上的人發的,為的就是拆散和蘇宇軒。

隻是不瞭解秦念,發生了這樣的事,本無需用計挑撥,秦念眼中向來容不得沙子,一早對蘇宇軒說過,若他敢背叛,會決然離開,永不回頭。

正午,熱浪漂浮在空中,肆的襲來,額頭滲出點點汗珠,落眼中,頓時酸楚至極。

秦念用力吸了吸鼻子,仰頭,任心口絞痛難忍,也絕不讓淚水落下,無論如何,不能哭,為了這樣一個渣男,不值得!

今天必須要做一個了斷,既然那人給了地址和房號,那就親眼去看看。

看看那個了三年的男人,如何跟別的人甜言語海誓山盟,看看他是怎樣背叛這段的。

把手機放回口袋裡,秦念整理了一下儀容,大步向秦宅走去,就算再心痛,再狼狽,也絕對不會讓所謂的繼母和姐姐看出一一毫。

順著門前的臺階拾級而上,剛走到門口,一約約的腥味飄了過來。

秦念下意識蹙了眉,朝著腥味的來源走了過去,廚房裡,李嫂正在宰,太太和大小姐的很刁,不是現宰的,們不吃。

豆腐這種東西,豪門的太太小姐是不的,但李嫂吃,所以特意備了一個碗,把整隻的都倒了進去。

鮮紅的落在秦念眼中,染紅了深幽的黑眸,心中一個念頭滋生了。

「李嫂,那碗,我要了。」

清冷的聲音飄李嫂耳中,不由自主的一,下意識抬頭,正對上秦唸的眼眸,神如常,卻偏偏看得人心頭一。

「好的,二小姐。」李嫂忙不迭的應了,放下,洗了手,從櫥櫃裡取出一個保溫瓶,把倒了進去,恭敬的遞給秦念,心裡暗暗琢磨,要這做什麼?

「謝謝。」秦念點了頭,接下瓶子,轉出了廚房,這,有大用。

李嫂看著的背影,暗暗的鬆了一口氣,二小姐總是很冷漠,疏離的表給人一種迫十足的覺,不像大小姐,總是帶著親切的笑意。

大概,那纔是真正的千金小姐吧。

其實仔細看的話,二小姐長得比大小姐漂亮,可二小姐從不打扮,穿的服也是最普通的,不像大小姐,日日化著緻得的妝,穿著各式名貴奢華的服,自然顯得更加出眾一點。

大概,為私生的,是沒有資格像大小姐那樣穿著打扮的吧?雖說太太和大小姐接了,但私生終究和正牌兒不同。

李嫂默默的嘆了一口氣,這有錢人家啊,就是。

秦念出了廚房,就聽到樓梯上傳來了不不慢的高跟鞋聲,不用抬頭也知道,來人不是宋宛如就是秦慧妍。

宋宛如是秦唸的繼母,而秦慧妍是同父異母的姐姐。

t市人人都知道,秦念是秦家的私生,份卑微,見不得,但知道,一定不是。

媽媽絕對不會破壞別人的家庭,更不會跟已婚男人生下,這其中,定有。

媽媽去世四年多了,對於當年的事,絕口不提,隻是一再告訴秦念,沒有破壞過別人的家庭,秦念也絕對不是什麼私生。

秦念相信媽媽,若真的是那樣慕虛榮的人,又怎會帶著躲在h市,過了十七年清貧至極的生活?

問過爸爸幾次,他每次都是沉默不語,眸中滿是深深的愧疚,一再強調的母親是個好人,這輩子是他虧欠,而沒有做錯任何事。

這樣的回答,更引得秦念疑不已。

媽媽去世後,本可以獨自生活,之所以回到秦家,無非是為了調查當年的真相,雖然現在一無所獲,但堅信,當年的實一定會浮出水麵,而也一定可以還媽媽一個清白,還自己一個公道。

「念念!」

清脆好聽的聲音響起,阻斷了秦唸的思緒,接著,樓梯上的高跟鞋聲輕快了起來。

秦慧妍雙手提著的蕾擺,款款走到到秦念跟前,笑意溫和,揚手要就去拉的手,「一起吃午飯吧,廚房買了新鮮的文昌,等下要做椰子。」

夏日炎炎,椰子清甜可口,可秦念此刻,一點胃口都沒有。

「不了,我有事。」眉眼冷淡,巧輕的避開了的手,一側,上了樓梯。

不喜歡的,更不喜歡總是一副姐妹深的樣子。

回來這個家四年多了,宋宛如和秦慧妍並不曾做過傷害的事,相反的,們對很好,什麼事都想得很周到。

但知道,這一切都是假象,沒有證據,有的,隻是直覺。

秦慧妍的手頓在半空中,笑容僵在角,回頭說道,「我讓李嫂留些給你,什麼時候想吃,就讓熱給你吃。」

聲音越發清甜溫和,音量也大了些,話語順著樓梯傳了上去,傳到了秦念耳中,也傳到了二樓的書房。

知道,週末,爸爸都在書房裡忙碌,要讓他聽見,不是沒請秦念一起吃飯,而是秦念自己不願意。

即便如此,還是心的要傭人留飯給秦念,爸爸一定會覺得細心懂事。

秦念沒有停下腳步,狹長的黑眸裡毫無波瀾。這四年多來,秦慧妍一直如此,早已習慣。

別人都以為對妹妹好,哪怕是同父異母的私生,也不介意,真真是善良大度。

可所謂的姐妹未免太過淺,秦念不傻,真正的姐妹應該是出自心的親昵,而不是隻為在人前表演。

秦唸的影消失在樓梯上,秦慧妍的眸閃了閃,該死的,老天爺怎麼就賞了這麼一副好麵容?!

不想承認長得漂亮,可隻是穿著一簡單的白運裝,素麵朝天的,就這麼該死的好看,若是穿上晚禮服再化個妝,肯定會把自己比下去。

眼底的嫉妒肆意流竄,秦慧妍抿了,幸好,不過是私生,隻配躲在暗,本沒有出彩的機會!

對了,手裡拿著的保溫瓶裝的什麼?難不是廚房給燉了補品?

李嫂聽見客廳裡的靜,連忙了把手走了出來,對著秦慧妍欠了欠,「大小姐,您的吩咐我聽到了,等下我會給二小姐留一碗椰子。」

你耳朵真靈啊……秦慧妍心中不滿,角的笑卻很和善。

「辛苦李嫂了。」

李嫂連忙搖搖頭,寵若驚,大小姐太客氣了,對傭人都這樣好,當然,對二小姐更好。

「念唸的保溫杯裡裝的什麼?現在天氣熱,容易上火,不宜吃補品,還是喝些綠豆百合湯之類的解暑比較好。」眼裡閃著擔憂,眉微微蹙著,一副很擔心妹妹的樣子。

李嫂微微一怔,廚房裡可從沒單獨給二小姐燉過補品,都是太太和大小姐想吃什麼補品,剩下了就給二小姐端過去。何況,那些補品,二小姐從來不的,每次都原封端回來。

在心裡暗嘆,大小姐對二小姐真好,這點小事都如此掛心。倒是二小姐,對大小姐總是很淡漠,大概,作為私生,覺得在大小姐麵前抬不起頭吧……

「那瓶子裡不是補品……」搖搖頭,又補了一句,「是我宰留下的一碗,二小姐要去了。」

什麼?!?

秦慧妍這才聞到空氣裡飄著一腥味,臉微變,點了下頭,轉離開了。

轉的一瞬間,眸中的溫和化一抹鄙夷,到底是私生,上不得檯麵,竟然喜歡吃這麼噁心的東西。

一秒之後,臉上重新掛上了和煦的微笑,雙手提著擺,姿優雅。

是秦家大小姐,始終要保持良好的形象。

媽媽多次叮囑,就算再討厭秦念,再想除掉,也要不痕跡,尤其是在爸爸麵前,一定要對秦念好,特別特別好,不能讓他察覺到一分一毫。

除非有把握一擊即中,否則,萬萬不能傻傻的暴自己。

將來,是要嫁豪門的,若沒有十足的把握,絕對不會讓雙手沾上。

雖然早就忍不住想要好好修理秦念一番了,但不敢違背媽媽的話。秦家雖然有錢,到底算不上豪門,想謀個好出路,必須借著嫁人的機會往上爬。

話說回來,這個臭丫頭真是好運,媽死後,竟然自己找上門,偏爸爸收留了,養在家裡,不顧眾人的反對,給了秦家二小姐的份。

最可氣的是,蘇宇軒竟然喜歡上了,他可是t市鼎鼎大名的蘇!蘇家唯一的繼承人!一想到這,秦慧妍心中就不甘心,自己哪裡比不上!?

不過,很快就要失去這一切了,而自己,則會取而代之,想想這四年多來的忍耐,馬上就要得到回報了,心中愉快不已,輕輕的甩了下頭,笑意闌珊,著一惡毒。

*

二十分鐘後,秦念出現在謝爾頓大酒店。

鵝黃的短袖恤,牛仔背帶,帆布鞋,黑長直的頭髮隨意綁馬尾,出修長白潤的玉頸,不施黛,背著雙肩包,看著像高中生一般。

馬尾在腦後隨著步伐左右擺,十足,在這炎炎夏日,仿若一陣涼爽的風,拂麵而過,清新不已。

這家酒店隻接待有錢人,大廳裡的客人都穿著名牌,突然視線裡出現這樣一個特別的生,眾人的目登時投了過去。

這小姑娘長得很清秀啊,白皙勝雪,尤其是那對眼眸,燦若星辰,波瀲灧,真是一雙靈深邃的眸。

不知道這是哪家的千金,如此清新俗,雖神淡漠,卻令人過目不忘。沒打扮都如此漂亮,若是心裝飾一番,一定出天際。

秦念目不斜視,彷彿完全沒有注意到大家的注視,徑直走向電梯,按下上樓的按鍵。

電梯的門開了,走了進去,對著工作人員道,「16樓,謝謝。」

謝爾頓酒店的規矩,必須刷房卡,才能乘電梯到相應的樓層,工作人員禮貌的欠,「請您刷房卡。」

房卡,秦念自然是沒有的。

但16樓,是一定要去的。

------題外話------

主智商商都線上,男主值床功頂呱呱~歡迎坑,吶,小零食小果伺候,寶貝們慢慢看,記得收藏一個,長期求推薦票~

推薦米白完結文——《豪門閃婚:賀寵妻上癮》

【溫馨寵文,先婚後,一對一,心乾淨】

相多年的未婚夫婚禮前墜機亡,

本以為自己今生不會再。

誰知被相親竟然遇到gay?!

閃婚假婚一拍即合,飛速領證,

他護、寵、陪、照顧,

自以為收穫一名好gay,

誰知竟落他的溫陷阱。

直到某天他爬上的榻,

驚呼:「你不是gay嗎!」

他邪魅一笑:「除了你,在其他人麵前我都是gay!」

後來才明白,過去的一切歷劫,不過是為了遇上今生最好的他。

而他從很久以前就知道,這世間千萬人,他隻要寵,一生一世。白潤的玉頸,不施黛,背著雙肩包,看著像高中生一般。馬尾在腦後隨著步伐左右擺,十足,在這炎炎夏日,仿若一陣涼爽的風,拂麵而過,清新不已。這家酒店隻接待有錢人,大廳裡的客人都穿著名牌,突然視線裡出現這樣一個特別的生,眾人的目登時投了過去。這小姑娘長得很清秀啊,白皙勝雪,尤其是那對眼眸,燦若星辰,波瀲灧,真是一雙靈深邃的眸。不知道這是哪家的千金,如此清新俗,雖神淡漠,卻令人過目不忘。沒打扮都如此漂亮,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