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慘死的情人(一)

地獄幽冥,帶著無盡的冷意和寒洌,讓丁香的不由得戰栗了一下。那個聲音,同樣悉,凡是在這幢大樓之中,聽過一次那極有特點的聲音,就再也沒有人會忘記。“是總裁?淩雪冰為何要如此苦苦向總裁求饒?”“是,老闆。”兩個無的聲音,從不遠的門口傳了出來。丁香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到這個閣樓來,就是為了拿點東西,不想如此湊巧,遇到這種事。“曄,你不能如此無,我跟了四年,四年最好的青春年華,都給了你,嗚嗚……”“閉!”略...“老闆,我知道錯了,求老闆您看在我多年跟隨您的份兒上,饒過我一次吧,我是被無奈。”

低泣從幽暗中傳了出來,那個淒切的聲音,令丁香覺很悉。

“老闆,求您了,我真的不想,您就如此狠心,我可是跟了您四年。”

“帶下去審問,敢背叛我,淩雪冰,我會讓你後悔生出來!”

冷酷而低沉的語調,彷彿是來自地獄幽冥,帶著無盡的冷意和寒洌,讓丁香的不由得戰栗了一下。

那個聲音,同樣悉,凡是在這幢大樓之中,聽過一次那極有特點的聲音,就再也沒有人會忘記。

“是總裁?淩雪冰為何要如此苦苦向總裁求饒?”

“是,老闆。”

兩個無的聲音,從不遠的門口傳了出來。

丁香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到這個閣樓來,就是為了拿點東西,不想如此湊巧,遇到這種事。

“曄,你不能如此無,我跟了四年,四年最好的青春年華,都給了你,嗚嗚……”

“閉!”

略帶慍怒殺意的語調,令丁香再度後退了幾步。

“曄……”

“淩雪冰,忘記你當初是如何主投懷送抱,求我要了你嗎?跟了我四年,你得到了你所有想要的,敢背叛出賣我的,我會讓你後悔出生到這個世界!”

“曄,不要,求求你,求求你……”

聲音戛然而止,彷彿是被堵住了,隻有從鼻孔發出的急促息和哀切的悶哼。

“老闆,您看如何置?”

“讓說出每一個有用的字,你們該知道如何理。”

“是,老闆。”

腳步聲漸漸離去,皮鞋踏在大理石上的聲音,讓丁香心中不由得一寒,恐懼從心頭升起。

想離開,但是從下麵的樓口門外,有兩個黑影閃了進來,讓不得不退後再退後。

“嗚嗚……”

一個人的悶哼和掙紮之聲,從兩個黑影拖曳的手中傳了出來。

“開燈。”

一個人開啟燈,丁香急忙蹲下,蜷在影之中,不敢被那兩個人發現。

燈中,看到那兩個人就是總裁邊常年不離的兩個助理加保鏢,二人渾散發出彪悍的煞氣,冷酷的臉在幽暗的影搖曳下,顯得有些猙獰恐怖。

“關上門,別讓外麵聽到。”

“怕什麼,這裡是頂層,哪裡會有人聽到。平時這裡可是連一隻老鼠也沒有,趕乾活吧,老闆還等著呢。”

一人上前拽掉了淩雪冰裡堵住的布,一腳將淩雪冰踩在地上:“說吧,把你知道的事,老闆想知道的事,一個字不地說出來,還可以讓你遭罪。淩雪冰,你跟了老闆也有好幾年,該知道老闆的手段。”

“我,我要見曄,曄是誤會了我,那些事,都是別人陷害……”

“啊……”

“不要,你們不能……”

“我,我是曄的人,你們敢如此對我,他不會饒過你們的。”

“淩雪冰,放聰明點吧,老闆的人不知道有多,就連老闆自己都記不清。每天想爬到老闆床上的人,可以圍繞這幢大樓排幾個圈,你算老幾?不要以為跟了老闆幾天,就了不起。”

“老實說吧,好歹我們也算老朋友,別我們手。”

“你,你們……啊……”的聲音,就再也沒有人會忘記。“是總裁?淩雪冰為何要如此苦苦向總裁求饒?”“是,老闆。”兩個無的聲音,從不遠的門口傳了出來。丁香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到這個閣樓來,就是為了拿點東西,不想如此湊巧,遇到這種事。“曄,你不能如此無,我跟了四年,四年最好的青春年華,都給了你,嗚嗚……”“閉!”略帶慍怒殺意的語調,令丁香再度後退了幾步。“曄……”“淩雪冰,忘記你當初是如何主投懷送抱,求我要了你嗎?跟了我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