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誘奸豐滿老師

“前麵。”我右手出往上,解開襯衫釦子,在罩中間勾環手指一拉一放,解開蕾罩,蹦彈出一對巍巍白球。哇,好迷人的一對大nai子!我的兩手各握住一隻房,大力起來,滿,中帶軔。食指姆指夾起小巧微翹的ru頭,撚旋轉。武春燕看著一雙男子的雙手在自己雙握侵犯,且是小自己十來歲的自己的學生,初次紅杏出牆的刺激讓不自帝地吐出一聲長長人心絃的……我低頭探出舌尖,由左下緣起,一路過房渾圓下部,舌尖挑彈ru頭數下,再張開大...武春燕是我在沈上學時的老師。那時25歲左右吧,167的高。十分有韻味,保養得很好,看上去就如初婚的婦一樣。每逢的課,我總喜歡看著的大屁扭的樣子,心裡很想。可是我的老師,我一直控製住自己的綺念。

那天剛過五一節,天氣暖了。武老師穿了短,出兩條白人的。25歲的迷人材讓我看了個口幹舌燥。整堂課,我的眼睛都在全上下打轉,瞄的軀。端莊的氣質加上的韻味,滿的部給我以無法抗拒的人魅力。

那幾天我的臉一直紅熱,不知道會有什麼事發生。

有一天晚上,一位家境頗富的同學過生日,請同學們吃飯。武春燕也在。我們在沈大酒店訂了兩桌。酒店裡的暖氣還開著,進了屋子到很熱,我看見武老師將外套了,敬酒的時候每次在旁座時,趁機眼睛俯視武春燕老師趐,窺見部上緣白微聳的和人的。雖是窺見得不多,但已是人魂魄,讓我下一直著。

突然我的筷子掉在了地上,我彎下腰去撿,隻看見在我旁邊的雙膝合攏,兩條雪白人大半在外。我幾可窺見大部滿圓潤的,這實在太刺激了。我呆呆的眼睛卻不斷地往桌下瞄。武春燕老師本能地馬上夾雙,發覺早已並攏,並未失態。

往桌下看去,見自己兩條大半,細,確是耀眼人。再往我去,頓時我們四目相接……

我怕說什麼,哪知武老師隻是對我一笑。那眼神沒責怪之意,也未有扯低擺的作,夾膝的兩條白仍舊大半。我一陣激。接下來我心神不定的喝著酒,快結束的時候,武春燕老師好象喝多了似的,向同學們告辭。我遂自薦送老師回家。

我扶著武春燕老師上了車,直奔的家。上了樓,老師開了門。我此時以為真的醉了,到的靠在我的上,十分人。我瞄的,念狂漲,rou棒,但就是不敢手侵犯。

武春燕老師隨手將門關上了,返倚在我前,我頓,並聞到人香。的眼神散發著火,臉含,嗔的說:“扶我一下啊?”

我著勻稱的軀,呆呆地著。

這時我到的小手勾住了我的腰,另一手卻按在我的下……我知道今夜一定會發生什麼了。我此時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武春燕老師的軀,臉就天蓋地地上去。

我們頸項纏,熱烈吻起來……我右手往下探去,捲起了的外套手進子裡,隔著小小起武春燕老師圓翹的部。武老師正專心吸吮著我的舌頭,無心理會下邊已是失守。

我手指挑開的蕾邊緣,著武春燕老師翹的屁,彈。手指再順著的蕾邊緣裡,由後往前麵,手掌往上住了真好隆起的阜,手掌接著細濃的絨絨,中指往裡摳去……

我到那神的細早已不堪。我的中指在迷人口輕拈輕,說沒想到我這麼大膽這麼快就直搗自己聖潔私,久未接甘滋潤的傳來一波一波強烈的趐骨酸,強已久的念強烈反撲。不自的抬起頭來,大口氣,秀眉微蹙,眼迷離,發出令人銷魂的嗯唔,然後無力的癱在我懷裡,任憑擺布。

我的左手由武春燕老師的腰往下,五指撈起窄後緣,手掌從三角後頭繃帶探,手指不時過花蕾周邊,並左右奔波抓渾圓的兩片屁,並偶而在反夾的屁中盡力前,往yin水淋淋的探索,右手仍捧住武春燕老師的阜,靈巧的五指弄著yin,yin水源源湧出,泥濘。

掌緣不時傳來大側部的絕妙,右手偶也過往花蕾探去。此時雙手雖未會,但雙手使力加於阜與花蕾,食中指深陷,有如將由妙整個端起。

久曠寂寞的武春燕哪堪如此刺激折騰。燒紅臉蛋依埋在我口,張口氣,香舌微。下陣陣抖,壁搐,全滾燙,挑起的火弄得全無力。

我不敢相信竟然如此容易得手,武老師膩,顯見平常尊養優,保養得當,真是人尤。而神私一被男子侵襲,反應敏無比,防線馬上潰堤,急速的春心漾,火難耐。

想那武春燕乃屬良家婦,不似一般浪婦;見那平日裡冰清玉潔的軀此刻在自己雙手玩挑逗之下,婉轉,春漾,剎那間我有種變態的就。

我俯下頭,找起的香舌,人雙手勾住我的脖子,滾燙的臉出舌尖往上迎接。我們舌尖在空中互相數下,主將香舌繞著我的舌尖一陣,然後再將我的舌頭吞進小,又吮又咂起我的舌尖,間或輕咬戲齧我的下。

我就將舌留給武春燕老師,自己專心雙手在武春燕老師濘至極的及肆,而也被撐褪到部下緣。我們默契十足,一個管上,一個顧下,一直到不過氣時才鬆放開來。

我看著真好的白趐息起伏,人罩裡從未暴的貞潔是校許多男同胞覬覦幻想已久,自己下午也僅能窺,現卻傲然立在前,即將任憑自己為所為的,我的yin更加一陣。左手進薄紗襯衫背後,想解開蕾罩,武春燕老師輕語:“前麵。”

我右手出往上,解開襯衫釦子,在罩中間勾環手指一拉一放,解開蕾罩,蹦彈出一對巍巍白球。哇,好迷人的一對大nai子!我的兩手各握住一隻房,大力起來,滿,中帶軔。食指姆指夾起小巧微翹的ru頭,撚旋轉。

武春燕看著一雙男子的雙手在自己雙握侵犯,且是小自己十來歲的自己的學生,初次紅杏出牆的刺激讓不自帝地吐出一聲長長人心絃的……

我低頭探出舌尖,由左下緣起,一路過房渾圓下部,舌尖挑彈ru頭數下,再張開大將老師大半個白左吸進裡,舌頭又吮又吸,又齧又咂在自己裡的ru頭,左手仍不停右。再也不了,雙臂夾抱住我的頭,往自己房。

我鼻到,深深埋進部,正在齧吮ru頭的牙齒不免稍為用力。

武春燕老師撥出聲:“嗯……痛……”

但雙臂仍抱著我的頭,捨不得放開。

我舌稍歇,臉頰過,攻擊起同樣渾圓堅的右,同時空閑的右手再度下探yin水滴流的。

才一捧住的淋阜,老師尖一陣陣的趐與xiao一**的興連一氣,已是雙膝發,站立不住,我連忙扶著進的臥室。

無力躺在床上的武春燕,雙眼迷濛,襯衫兩旁分開,罩肩帶仍吊掛在手臂,罩杯跌落在房兩側;短扯至腰際,蕾褪到膝蓋,兩條大雪白人,大間細濃的烏黑亮,yin細外翻,聖潔是。

我下的外套,著這幅如a片一般的春宮圖:中年婦裳半,躺著待人……

我再不怠慢,飛快下西,著炙熱yin,趴下,一把拉扯下武春燕的蕾,然後右手扶著yin,往淋淋的送去。gui頭首先到細yin,。

我握著yin,用gui頭在外翻的yin加以上下挑弄,弄得武春燕老師念高熾,下陣陣抖,榛首左翻右轉,眉頭蹙皺,xiao如蟲咬蟻齧般難,雙手十指用力抓颳起毯子。

良家婦的清白堅貞早已忘記,隻期待自己學生的yin盡速進自己的。

我見如此趐難耐,yin忍不住用力一,gui頭撐開yin,緩緩往的深刺去。隻覺武春燕老師的yin道雖不似迫,但仍舊縛著自己yin。yin全盡沒,頂到深,探出yin道深淺之後,開始不留的起來……

武春燕老師第一次讓丈夫以外的男人將大ji進自己的小,不目半閉,兩條潤雪白的主攀上我的腰際,專心品嘗起新鮮yin的形狀與節奏。

我狂風暴雨的一陣,見端莊溫、高貴麗的老師躺在自己下,被自己幹的與平日完全截然不同的態,心裡極度滿足,我被態所刺激,熱更加賁張、ji更加暴脹,用力往前一,整大ji順著yin水那滋潤的rou,想不到武春燕老師的xiao就如那薄薄的櫻桃小般妙。

“哎喲!”

雙眉蹙、呼一聲,兩片yin的包夾他的大ji,我的大ji完全的了的小sao裡這直使我舒服頂,我興地說:“武老師……我終於得到你了……我你……你知道嗎……我等這一刻等得好久了……”

“啊啊……死東西……還人家老師,啊……你、你的ji那麼……好大……好……了……”

不的了起來,那大ji塞滿xiao的覺真是好充實、好脹、好飽,眼微閉、櫻微張一副陶醉的模樣!

我憐香惜玉的輕慢著,武老師口兩片yin真像臉上那兩片櫻那樣,一夾一夾的夾著大gui頭在吸在吮,吸吮的快傳遍百脈,直樂得我心花怒放:想不到武春燕竟然真是天生的尤!

“哇……真爽……老師……真有你的……想不到你外表……xiao更是妙……像貪吃的小……吮得我的大ji趐無比……”

我調著。

“好鬼……你害了我……還要調笑我……”

臉緋紅。

“魔……你別說了、快……快點……xiao裡麵好、好難的……你快、快呀……”

於是我加快送、猛搞花心。

武春燕老師被得渾趐麻,雙手抓床單,白的不停的扭擺向上猛,得xiao更加突出迎合著我的大ji,舒服得櫻桃小急促地,前那對飽滿白的峰像球的上下跳躍抖著,呼呼、香汗直流、態百出吶喊著:“啊……冤家……鬼……好爽快呀……好啊……再、再用力啊……”

平日裡誨人不倦的老師,在春發時竟是如此、如此!武老師的狂聲以及那的神,刺激我發了原始的野,火更盛、ji暴脹,抓牢那渾圓雪白的小,再也顧不得溫,毫不留地狠猛,大gui頭像雨點似的打在花心上。

每當大ji一進一出,那xiao鮮紅的潤也隨著ji的而韻律地翻出翻進,yin水直流,順著把床單了一大片,我邊用力出,邊旋轉著部使得大gui頭在xiao裡頻頻研磨著……

武春燕的xiao被大gui頭轉磨、頂撞得趐麻酸的滋味俱有,大ji在那一張一合的xiao裡是愈愈急、愈愈猛,幹得如牛、眼如,陣陣高湧上心房,那舒服頂的快使搐著、痙攣著,的xiao地一吸一吮著gui頭,讓我無限快爽在心頭!

我把抱得,膛著那雙高如筍的房,但覺中帶、彈十足,大ji在又暖又的xiao裡舒暢極了,我焰高熾,大起大落的狠猛、次次,得花心,一張一合舐吮著gui頭,隻見舒服得眼半閉、臉嫣紅、香汗淋淋,雙手雙腳像八爪章魚似的纏住我的腰,拚命地按著我的部,自己卻用勁的上,讓xiao湊著大ji,一空隙也不留……

覺我的大ji像燒紅的火棒,花心深那種充實是畢生從未過的,比起老公所給的真要上百倍千倍,忘了恥,拋棄矜持地浪哼著……我用足了猛攻狠打,大gui頭次次撞擊著花心,底、次次,武春燕老師雙手雙腳纏得更,拚命聳去配合我的狠,舒服得眼如、仙死、魂飄魄渺、香汗淋淋、呼呼,舒服得yin水猛泄。

“唉唷……死我啦……棒……太棒了……好大的ji……哦、我快不行了……啊……”

突然張開櫻桃小,一口咬住我的肩膀用來發泄心中的喜悅和快,xiaoyin水一泄而出……

我到gui頭被大量熱流沖激得一陣舒暢,接著背脊一陣痠麻,我要了牙關才控製住沒有瀉出來,在看泄後氣弱如,我的手溫的著那豔的,從房、小腹、、、xiao、等部位,然後再親吻的櫻小,雙手的秀發、頰……

過了一會武春燕老師纔回過神來,我宛如人似的輕問道:“老師……你、你舒服嗎……”

“嗯……好舒服……”

武春燕老師說想不到我如此的厲害,覺得我長碩大的ji幹得如登仙境,這時張開眼發覺自己和我赤摟抱著,想起剛才的纏綿做真是舒暢痛快,我大的ji直搗xiao深,把領從未有過的妙境,不握住的ji百不煩的。

我將武春燕老師摟懷裡,吻了一下的小,武春燕老師略帶害的扭了幾下,接著突然摟著我又親又吻,並用的軀我,我被一陣擁吻、也熱地吮吻的頰、香,雙手頻頻在赤的,弄得搔不已。

我知道老師可能從心裡已經接了我,於是我大膽的問:“武老師,你舒服嗎……我的大ji你滿意嗎……”

武春燕風的看了我一下怯低聲地說:“嗯……你可真厲害……武老師真要被你玩死啦……”

“武老師……你做我的太太嘛……我會給你爽歪歪的……”

武春燕老師更得臉緋紅:“哼……臉皮厚……誰是你的太太……不要臉……”

“武老師……我會好好你的……喔……你剛剛不有如癡如醉的喊親丈夫……”

武春燕聞言,臉紅的閉住眼。上撒似的扭:“討厭!你、你還真會糗人……人家不了你才口而嘛……你、你壞死啦……”

嗲後摟抱我,再次獻上熱火辣的熱吻。

哪裡象一個老師,分明一個婦!

我的大ji此時再也忍不住了,我要,我一下站在地上,手將大枕頭墊在武春燕老師渾圓的大下,那撮烏黑亮麗覆蓋的恥丘顯得高突上,我站立在床邊分開武春燕老師修長白的雙後,雙手架起的小擱在肩上,手握著梆梆的ji先用大gui頭對著那細如小徑紅潤又潤的逗弄著……

剛瀉了子的老師回過神來更是風被逗弄得部不停的往上湊著,兩片yin像似鯉魚張合著似乎迫不及地尋見食:“喔……求求你別再逗我啦……好人兒……我要大、大ji……拜托你快進來吧……”

我想是時候了,猛力一、全,施展出“老漢推車”絕技,拚命前後著,大ji塞得xiao滿滿的,之間更是下見底,得武春燕老師渾趐麻、舒暢無比,“蔔滋!蔔滋!”

男撞擊之聲不絕於耳。

20下之後如癡如醉,舒服得把個抬高前後扭擺著以迎合我勇猛狠命的,已陷的激中是無限的舒爽、無限的喜悅。

“哎喲……親、親哥哥……好舒服……哼……好、好棒啊……你的武老師好、好久沒這麼爽快……喔……隨便你怎、怎麼……我、我都無所謂……我的人……我的心都給你啦……喔……爽死我啦……”

失魂般的嗲歎,臉頻擺、眼如、秀發飛舞、香汗淋淋火點燃的焰,促使表出風的態,腦海裡已沒有老公的形影,現在的完全沉溺在**的快中,無論心完全被我所征服了。

心花怒放、如癡如醉、急促啼,浪十足的狂吶,往昔端莊賢淑的貴夫人風範不複存在,此刻的真浪!我得意地將ji狠狠的。

“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我要丟、丟了……”

雙眉蹙、嗲如呢,極端的快使魂飛神散,一濃熱的yin水從xiao急泄而出。xiao泄出yin水後依然套著大剛的ji,使我差點控製不住門。

為了徹底贏取的芳心,我抑製住she的沖,我把武春燕老師抱起後翻轉的,要四肢屈跪床上,依順的高高翹起那有如白瓷般發出澤而碩渾圓的大,下狹長細小的暴無,口淋的yin水使赤紅的yin著晶瑩亮,回頭一瞥迷人的雙眸,嫵萬狀的凝著我:“你、你想怎樣……”

真是回眸一笑百生!我跪在的背後,用雙手輕著的:“好的圓啊!”

“哎呀!”

哼一聲,武春燕柳眉一皺、手抓床單,原來我雙手搭在的上,將下半用力一,堅的ji從那後一舉武春燕老師蠻的xiao,縱地前後扭晃迎合著,不停的前後擺,使得兩顆碩大的房前後晃著甚為壯觀,我左手前著武春燕老師晃不已的大房,右手著白晰細、有的,他向前用力刺,則竭力往後扭擺迎合!

豔的老師興得四肢百骸悸不已,春激昂、yin水直冒,大ji在後麵頂得的心陣陣趐麻快活,豔紅櫻桃小頻頻發出令天下男人銷魂不已的啼聲,而“蔔滋!蔔滋!”

的聲更是清脆響亮!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會玩的親、親哥哥……親丈夫……老師被你得好舒服……哎喲……喔、喔……”

歡悅無比急促著:“啊我不了啦……好勇猛的ji……死了……好爽快……老師又要丟了……”

激的大聲嚷,毫不在乎自己的聲音是否傳到房外,雪白的加速前後狂擺,一布滿晶亮的汗珠。

我得意地不容告饒,ji更用力的,所帶來的刺激竟一**將的推向高尖峰,渾趐麻、仙死,口兩片細的yin隨著ji的翻進翻出,舒暢得全痙攣,xiao大量熱乎乎的yin水急泄,燙得我的gui頭一陣趐麻……

武春燕老師星目微張地在角上出了滿足和痛苦的樣子,我到的xiao正收吸吮著ji。我快速送著,終於也把持不住道:“武老師……喔……好爽……你的xiao……吸得我好舒服……我、我也要泄了……”

泄後的武春燕老師拚命抬迎合我的最後的沖刺,快來臨剎那,我全一暢、門大開,滾燙的jing蔔蔔狂噴注滿xiao,的深深到這強勁的熱流。

“喔、喔……”

武春燕老師如癡如醉的息著俯在床上;我倒在的背上,xiao深有如久旱的田地驟逢雨水的灌溉,我的在武春燕老師的後,男歡,溫款款地低聲輕訴著,我們都達到了激的極限。

這樣持續了一會,我將大ji從的xiao裡出,然後躺在邊,和自己的老師地互相擁在一起,盤繞,兒接,抱在一起不停地抖著,靜靜地這最的巔峰。

武老師把的大被子蓋在我的上,我們就這樣什麼也不管了,互相摟著靜靜的睡了。

這樣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九點多吧,那時我先醒來了,我看了一下邊的武春燕老師一不掛的倚在我的邊,臉上似乎還帶著滿足的微笑,屋子裡的溫度似乎有些高,我將被子稍微的移開,武春燕老師迷人的呈現在我的麵前,想著昨夜和的瘋狂,竟然像是夢中。

我想起來今天還要上課呢,心裡一陣著急,連忙將武春燕推醒了,趙老師將我一摟不讓我上課。

是我的老師,我也樂得自在,於是稍微抬起上半,看著邊的老師,可能昨夜我把武春燕老師幹的太厲害了,兀自的躺在那裡,一雪白的軀,及兩顆堅的玉,圓圓翹的屁,細細的腰肢,真是麗極了,已極。怎麼也不象一個35歲的人。

看見這副如同神的軀,我忍不住把在下,右手抱著的纖腰,左手摟著的頸,在那潤而微微分開的二片櫻上,吻著,同時用部磨的兩個堅,兩條不斷的、蠕。的著那白的軀,並用兩隻腳去磨那兩隻玲瓏的小腳。

武春燕老師漸漸地也用兩手環抱著那個在上的我,並將自己的香舌到我的裡,的扭著,兩個人互相的摟抱著,我咬著的耳朵:“武老師,我要你,好不好?”

武春燕老師的手著我的大ji“好弟弟,昨夜你幹得人家好酸哦,等休息一下再說嘛!”

好一副風的樣子!

“怎麼了,你不喜歡人家幹你嗎?”

我故意問,“不是啦,老師喜歡你,隻是人家那裡被你得還有些痛哦……”

我一聽連忙將的一雙大拉至邊,伏下分開的,武春燕老師了一聲:“幹什麼呀你!”

“我看看武老師你的xiao。”

說著我將覆蓋的濃撥開,厚的大yin及薄薄的小yin顯出來,先用右手手指在那米粒大的核一陣,不時還弄周邊烏黑濃的,兩隻指頭順著紅的上下弄後xiao,左右上下旋轉不停的扣弄,趐麻麻的快從雙間油然而生,淋淋的yin水粘滿了雙指。

充滿了挑逗的勾引的,“不、不要……喔……你、你快、快把手拿出來……”

武春燕老師著,我練的玩手法使不由己,舒服得躺著,渾抖著,小裡著:“啊……不要……哼……哼……不可以……”

我低頭用的舌頭去舐那已黏的口,不時輕咬拉拔那堅如珍珠般的核,而我的一個手指仍在的探索著,忽進忽出、忽撥忽按,武春燕老師漸漸的難以忍如此的挑逗,春漾、泛濫,尤其xiao裡趐麻得很,不時扭著赤的軀不已:“哎喲……阿濤……求求你別再了……我、我不了……阿濤、你饒了我……”

櫻口哆嗦的哀求,淋漓抖著,xiao裡的yin水漫漫的流了出來……

我貪婪地一口口的將的yin水吞腹中,仍不斷用舌尖的xiao,還不時以鼻尖去頂、去磨的核,用去吸吮、輕咬紅的yin,我的一隻手也沒得閑地著圓的峰,時重時輕,另一手則在的大上來回的著。

我的舌尖拚命的在武春燕老師的xiao裡著,不是咬著的yin,突然的下一抖,一從的xiao裡瀉了出來,在看武春燕老師掙紮的從床上跪了起來,玉手撥了撥烏黑的秀發,趴到我下,靨一仰,眼斜睨了我一眼,充滿浪之意……

我的大ji這時點在豔紅的旁,用小手握住我的大ji,出香舌舐了舐gui頭上的馬眼,把大ji在頰旁了幾下,一黏黏地從gui頭上到的臉頰邊拉了一條長線。

“嚶!”

的一聲,開啟殷紅的小兒,“咕!”

的一聲,就把我的大gui頭含進的口裡,我到的小香舌在的小裡卷弄著我的大gui頭,一陣舒爽的快意,使我的ji漲得更更長。

接著吐出gui頭,用手握著ji,側著臉把我的一顆睪丸吸進小裡用力地用小香舌翻攪著,含完一顆,吐出來又含進另外一顆,流地來回吸了幾次,最後張大小,幹脆將兩顆睪丸同時含進裡,讓它們在的小裡互相著,我想不到武春燕口的技如此的好,我被這種香豔的口刺激得gui頭紅赤發漲,ji暴漲,那油亮的大ji頭一抖一抖地在的小手裡直跳著。

吸著睪丸一陣,轉移陣地竟然起我屁的屁眼,掰開兩片屁,出小香舌在屁眼上來回弄著,又刺激得我全麻,連皮疙瘩都豎了起來。我從未有過的爽快,是第一個主我屁眼的子,看的出武春燕老師真的接了我,從心裡把我當了的夫了。

我見這樣拋開一切恥之心來滿足我的態,心裡真是極了,不由調整一下位置,出右手上的nai子,更是邁力地著我的部和屁眼。

我半躺著這吹簫的服務,大ji一陣陣的抖跳著。菱一張,又吸住我的gui頭,一陣拚命地吸吮,我不由得爽著道:“對!……快……貨……用……用力的……吃……吃我的……大ji……啊……好爽……喔……”

一會兒,小兒裡竟含進了我大半的ji,真不知的裡有多深吶!

武春燕老師這時拚了勁,不怕頂穿嚨似地含著我的ji直套弄著,豔的軀在我下狂扭著,隻吸得我抱的大屁,子一抖,gui頭上的馬眼一鬆,一jing狂噴而出,都進的嗓眼裡,每一滴都被吞下肚子裡去,小兒繼續著我那直冒的大ji,讓我丟得更舒服。

我著氣靠在床背上,武春燕老師的小手兀自輕輕的著我的大ji,我隻到好舒服,武春燕老師揚著的小好不容易纔將我的jing吞下肚,可是仍然有幾條嗆噴出來的jing白掛在邊。好一副的樣子!武春燕老師出手拿了餐巾紙了一下我的大ji,然後,下了床扭大屁進了浴池放好了水,然後回到了床上,把倚在我的懷裡讓我摟著。

當我與武春燕老師,我親的貨武春燕老師,在家的大床上足不出戶的玩了整整兩天後,我從心裡會到婦的味道!起來真的是過癮呀!裡已經接了我,於是我大膽的問:“武老師,你舒服嗎……我的大ji你滿意嗎……”武春燕風的看了我一下怯低聲地說:“嗯……你可真厲害……武老師真要被你玩死啦……”“武老師……你做我的太太嘛……我會給你爽歪歪的……”武春燕老師更得臉緋紅:“哼……臉皮厚……誰是你的太太……不要臉……”“武老師……我會好好你的……喔……你剛剛不有如癡如醉的喊親丈夫……”武春燕聞言,臉紅的閉住眼。上撒似的扭:“討厭!你、你還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