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他的初戀回國了

目,垂眸,掩住眸子裡翻湧著的緒:“我又何必強求?”“阿淺!”對方似乎有些無力。“現在聯係的話,大概有多久才能辦好?”裴清淺並不想繼續那個話題。哪怕確定慕衍之並不喜歡自己,可已經結婚幾年,地了他好幾年,猛地要失去他,心裡還是有些無法適應。“一年吧。”對方坦白地代。裴清淺和地說:“那麻煩你了。”對方又問:“還是準備拜非塔大師門下?”“看他還願不願意收我這個徒弟。”裴清淺並不想強求:“如果願意,我自然是...傍晚。

裴清淺站在落地窗前,眺著遠方的夕,手中托著一部手機。

正在給人打電話,但是電話還沒有打通。

後的客廳裡,電視還沒有關掉,此刻電視中的新聞正大肆地報道著慕家繼承人慕衍之在機場接回初人的訊息。

所有的記者都忍不住地提問慕衍之是不是準備離婚,和初復合。

慕衍之始終沒有給出個確切的答案。

“喂?”

電話通了,男人帶著笑意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怎麼想著打電話給我了?”

“有些事想要找你幫忙。”一陣清風拂過,吹了裴清淺散落的碎發,將頭發至耳後,麵一如既往的溫。

“什麼忙?”對方並沒有拒絕裴清淺。

裴清淺微笑著說:“我想出國。”

對方愣住:“之前非塔大師要破格錄取你,你說你跟慕衍之結婚了,不想離開他,現在怎麼……”

“他的初回來了。”裴清淺的語氣並沒有明顯得起伏,淡定得就好像是在說一件跟自己無關的事:“如果我沒有猜測錯的話,他今晚應該會提出要跟我離婚。”

對方口而出:“你可以不離啊!”

“明知道對方不喜歡我,跟我結婚也隻是為了應付父母……”裴清淺收回目,垂眸,掩住眸子裡翻湧著的緒:“我又何必強求?”

“阿淺!”對方似乎有些無力。

“現在聯係的話,大概有多久才能辦好?”裴清淺並不想繼續那個話題。

哪怕確定慕衍之並不喜歡自己,可已經結婚幾年,地了他好幾年,猛地要失去他,心裡還是有些無法適應。

“一年吧。”對方坦白地代。

裴清淺和地說:“那麻煩你了。”

對方又問:“還是準備拜非塔大師門下?”

“看他還願不願意收我這個徒弟。”裴清淺並不想強求:“如果願意,我自然是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如果不願意……”

話還沒有說完,對方直接打斷:“肯定願意,他天天在我耳邊唸叨失去你這個學生很可惜。”

裴清淺隻是笑。

對方又說:“咱們又可以繼續做同學了。”

裴清淺慨地說:“是啊。”

夕漸漸下垂。

夜酒吧裡,燈閃耀個不停。

慕衍之沉穩地坐在沙發中央,手裡夾著一支煙,卻沒有點燃的打算。

事實上跟裴清淺結婚以後,裴清淺隨口一說不喜歡煙味兒以後,他就把煙的壞習慣戒掉了。

現在頂多就是放在手裡麵拿一會兒,過過眼癮。

“兄弟,你那位舞蹈家初呢?”長著丹眼的男人推開房門,四打量著,沒看到慕衍之旁有人,明顯有些失。

慕衍之把煙丟到一旁:“在酒店裡休息。”

“朋友聚會都不捨得帶出來……”男人意有所指地問:“這麼心疼啊?”

慕衍之莫名地有些不悅:“跟心疼不心疼沒關係,主要是我現在有老婆。”

背著老婆,跟初約會,讓他老婆聽到,像什麼話!

“可你不是很喜歡嗎?”男人又問。

慕衍之沉默著為自己倒了一杯酒,不在說話。

男人湊到他的邊,八卦兮兮地說:“你這麼多年,一直都想跟在一起,現在願意放下榮耀回來跟你復合了,你準備什麼時候跟你老婆離婚啊?”,麵一如既往的溫。“什麼忙?”對方並沒有拒絕裴清淺。裴清淺微笑著說:“我想出國。”對方愣住:“之前非塔大師要破格錄取你,你說你跟慕衍之結婚了,不想離開他,現在怎麼……”“他的初回來了。”裴清淺的語氣並沒有明顯得起伏,淡定得就好像是在說一件跟自己無關的事:“如果我沒有猜測錯的話,他今晚應該會提出要跟我離婚。”對方口而出:“你可以不離啊!”“明知道對方不喜歡我,跟我結婚也隻是為了應付父母……”裴清淺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