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脫光了他都不要

!我守著這個空房子就好像守著一個墳墓一樣,如果你不我,如果你本就沒有把我們的婚姻放在心裏看在眼裏,那麽為什麽不肯離婚放我自由?”就在傅默恒準備和而過的那一剎,蘇葉終於忍不住出手來,一把拉住了男人的手。他的手寬厚溫暖,卻生的很,覺到蘇葉那微涼的指尖到自己,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他用力的甩開了的手,目猙獰又憤怒的落在了的上。蘇葉有些狼狽的跌坐在地上,倔強的不肯讓眼淚落下來,隻是仰著蒼白的小臉,咬著下,看...初夏的風,帶著些許的涼意,過半開的窗戶,吹拂進了二樓的這個房間裏麵。

薄紗在微風中輕輕地飛舞著,卻並沒有帶起任何的聲響。

房間的線有些朦朧,吊燈並沒有開啟,牆壁上的掛燈被人套上了一個淺的燈罩,讓整個臥室裏麵的線,都著朦朧夢幻的,說不出的人。

啪嗒。

一聲細微的聲響突兀的在房間裏麵響了起來,伴隨著的,是掉落在地上的。

人姣好的材,在朦朧的燈下更是顯得格外的人好。

就在對麵,男人端坐在沙發上,原本冷毅的臉上眸漸漸地加深,淩厲的眉峰此時也是有些不悅的隆起。

上最後的一塊遮布褪去,人原本蒼白的小臉上也是因為忐忑和張浮上了淡淡的紅暈。

口劇烈的起伏著,飽滿的雙峰伴隨著呼吸也輕輕地著。

男人的目隻是在的上頓了頓,片刻便又轉移到了別,“把服穿上。”

平淡的聲音,除了冷冽之外,再也聽不出任何的緒,除了男人略顯急促的呼吸,似乎著什麽。

人有些不安的握了拳頭,抖卻又固執的邁開長,往前走了一步,“為什麽?”

這個問題,想問了四年。

整整四年。

眼前這個男人,並不陌生。

他們一起生活了四年的時間。

從結婚的那一天開始,男人便從來沒有過。

哪怕在平常的生活中,他總是會滿足一切的需求。

說出去估計沒有人會相信,已經結婚四年的,到現在還是完璧之。

蘇葉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裏對不起傅默恒,為什麽他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折磨。

目冰冷的落在蘇葉的上,傅默恒的固執的抿了一條直線,許久,他才淡淡的開口,“把服穿上,以後不要再做這樣的事。”

說完,原本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倏地站直了子,甚至沒有再將多餘的目留給蘇葉,便越過朝著門口走去。

這是最赤的無視。

蘇葉隻覺得渾一震,說不清楚到底是恥還是心寒,渾的溫度都彷彿在這一瞬間被徹底的離。

“傅默恒!你難道一點良心都沒有嗎?我到底哪裏對不起你?你為什麽要這樣對我?四年了!我嫁給了你,卻好像嫁給了空氣一樣,你從來不會陪我吃飯,不會陪我逛街,不會將你的目分給我哪怕一點!我守著這個空房子就好像守著一個墳墓一樣,如果你不我,如果你本就沒有把我們的婚姻放在心裏看在眼裏,那麽為什麽不肯離婚放我自由?”

就在傅默恒準備和而過的那一剎,蘇葉終於忍不住出手來,一把拉住了男人的手。

他的手寬厚溫暖,卻生的很,覺到蘇葉那微涼的指尖到自己,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他用力的甩開了的手,目猙獰又憤怒的落在了的上。

蘇葉有些狼狽的跌坐在地上,倔強的不肯讓眼淚落下來,隻是仰著蒼白的小臉,咬著下,看著他,等待著他的回答。

看著那一雙澄清固執的眼睛,傅默恒心裏莫名的生出一抹的煩躁來。。薄紗在微風中輕輕地飛舞著,卻並沒有帶起任何的聲響。房間的線有些朦朧,吊燈並沒有開啟,牆壁上的掛燈被人套上了一個淺的燈罩,讓整個臥室裏麵的線,都著朦朧夢幻的,說不出的人。啪嗒。一聲細微的聲響突兀的在房間裏麵響了起來,伴隨著的,是掉落在地上的。人姣好的材,在朦朧的燈下更是顯得格外的人好。就在對麵,男人端坐在沙發上,原本冷毅的臉上眸漸漸地加深,淩厲的眉峰此時也是有些不悅的隆起。上最後的一塊遮布褪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