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成功當了娘

殞,然後就來了這裏,這就是目前的境了。明白過來,林喜悅愣了不止一下下,直到那做小朵的娃又哭了起來,才終於勉強接了現實,穿越就穿越,日子總不能不過啊。小姑娘已經哭得跟淚人兒似的了,林喜悅既然有了原主的記憶,也就不由自主地心疼這兩個孩子,撐著子起,將小朵摟在懷裏,「小朵乖,娘親沒事的。」聽到娘親總算是說話了,兩個孩子這才鬆了口氣,隨即哭得更大聲了,等小朵終於停了下來,林喜悅替了眼淚,這才說道,「娘親哪...「娘親會不會已經死了?」聲氣的小姑娘著眼淚說著殘忍的話。

一旁的男娃雖然隻有六歲,但是卻故作鎮靜,一副小大人的模樣,「娘親不過是在睡覺,幹了太多的活兒,娘親累著了,我想娘親很快就會醒來的。」

「可是娘親都睡了好久了,太和大都說娘親是死了,要把娘親丟去山坳口,隔壁的大牛說那是放死人的地方,嗚嗚嗚。」

陳小魚拿出了個當哥哥的樣子來,「們說的不算,隻要有我在,我就會保護娘親保護你,不讓你們欺負。」

一旁昏迷將醒的林喜悅先聽見了兩個小孩子的對話,心裏十分疑,也不知誰將孩子帶來了實驗室,這是哄孩子玩兒的地方嗎?

聽到那小姑娘泣的聲音,又忍不住心裏一,算了算了,偶爾一次沒關係。

林喜悅隻覺得頭昏昏沉沉的,但是不妨礙睜開眼睛,隻不過睫了,兩個孩子就發現了,趕撲了過去,「娘親,你醒了嗎?」

林喜悅被眼前兩個長相漂亮,卻麵黃瘦的小孩子給弄暈了,一的補丁裳,頭髮枯黃躁,一看就是營養不良,一雙眼睛卻碩大有神,掛著淚珠,任誰看了都不忍嗬斥。

見沒有反應,陳小朵慌了,「哥,娘親不理我們了,是不是被太打傻了?」

陳小魚也有這個懷疑,畢竟可是拿子敲了娘親的腦袋,「娘親,我們是小魚和小朵啊,娘親還記得我們嗎?」

林喜悅是還沒有回過神來,一個大齡單青年,發誓一輩子不結婚,要賺好多好多的錢養老,一個人過舒服日子,怎麼會有孩子呢,而且還是兩個?

見還是沒反應,陳小朵手拉起了的手,那的小手接到的一瞬間,彷彿電一般,心底有一個聲音在說,「這是你的孩子,你要疼。」

下一瞬,頭像是要炸開似的疼痛,一些不屬於自己的記憶突然間湧腦海,林喜悅捂著頭在床上翻滾了幾下,又將兩個孩子嚇得夠嗆。

這下子可是明白了,原來是一些奇怪的事發生在了的上,不知怎麼的,似乎是穿越了,了某個未知朝代的一名普通鄉下婦人,名字還是林喜悅,卻擁有了兩個孩子,不過不是親生的。

家徒四壁,男人害了癆病,親後就被挪去了山腳下的破屋子住,兩個不過六歲的娃嗷嗷待哺,婆家看不慣,正想著如何清理門戶呢,莫名其妙捱了一悶,隨即香消玉殞,然後就來了這裏,這就是目前的境了。

明白過來,林喜悅愣了不止一下下,直到那做小朵的娃又哭了起來,才終於勉強接了現實,穿越就穿越,日子總不能不過啊。

小姑娘已經哭得跟淚人兒似的了,林喜悅既然有了原主的記憶,也就不由自主地心疼這兩個孩子,撐著子起,將小朵摟在懷裏,「小朵乖,娘親沒事的。」

聽到娘親總算是說話了,兩個孩子這才鬆了口氣,隨即哭得更大聲了,等小朵終於停了下來,林喜悅替了眼淚,這才說道,「娘親哪兒也不去,一直陪在你們邊。」

從記憶中來看,原主林喜悅是因為沖喜才嫁到陳家來的,的丈夫陳仲謙是太安村陳家二房的獨子,但因為二房夫妻倆去世得早,陳仲謙十來歲就了孤兒,由陳家其他人養長大。

陳仲謙從小虛弱,爹孃早早去了,對他來說更是沉重的打擊,狀況一落千丈,是給他看病就要花費大量的銀錢,更別說讀書的花費了。

但陳仲謙的太爺爺在世時,最看好的就是這個重孫,去世的時候拉著兒子的手囑咐,一定要讓家中的孩子念書,特別是陳仲謙。

陳家家主陳明義迫於父親言,一直不敢讓陳仲謙退學回家,不過他自己子越來越差,學堂也是經常不去,十七歲時,陳明義也不顧那麼多了,直接讓他退學。

這對陳仲謙來說無疑又是另一次打擊,病得不省人事,族中有威的老人替他說話,陳明義為了不被指責,開始將陳家的賬本翻出來說,最後提出,可以花錢為陳仲謙娶親,至讓三房有後,但是學堂肯定是去不起了。

家中貧困的林家,收了陳家五兩銀子聘禮之後,便將年僅十五歲的林喜悅嫁給了陳仲謙,但是新婚當晚陳仲謙吐染了新房,次日請了鎮上的大夫看,說是癆病,沒得治了,嚇得陳家要將陳仲謙給挪出去住。

而林喜悅雖然是陳仲謙的妻子,但是家中多個人就能多幹活兒,於是陳家怎麼也不同意讓去照顧,是著留下幹活兒,夫妻兩個不過親一日,便被迫分居。

四年前河南水患,災民流離失所,竟然還有些災民到了大興鎮來了,陳仲謙拖著病去老師家中探,回家途中遇上一對災民夫妻求助,男人已經病得不行了,人也是一臉憔悴,他們邊還有兩個剛剛一歲出頭的孩子,因為沒有東西吃,得隻剩一把骨頭。

陳仲謙不忍,將自己抓藥的錢拿了出來,但是那對夫妻還是在次日一同去了,隻留下那兩個孩子嗷嗷待哺,他做了個大膽的決定,簡單安葬了那對夫妻之後,將孩子帶回了家中,和林喜悅商量後,由帶著兩個孩子。

莫名其妙帶回來兩個孩子,還是這種幹不了活兒的拖累,陳家怎麼可能願意,陳仲謙的吳氏和大伯母楊氏破口大罵,伺候了陳家的八輩祖宗。

陳仲謙早已經想好瞭解決方案,林喜悅帶著孩子留在陳家,而他繼續在外獨居,從此之後,他的飲食和湯藥費也不用陳家再出,用於養這兩個孩子。

為了讓孩子留下,陳仲謙和林喜悅又是求村長,又是求族中老人,連裡老人都驚了,最後陳家沒辦法,隻得是同意了,但是將兩個孩子起名陳多,陳餘,意思是多餘的。

次年上戶籍,陳仲謙轉了轉心思,兩個孩子就變了陳小魚和陳小朵,從此正式為了陳家的孩子。關係。林喜悅隻覺得頭昏昏沉沉的,但是不妨礙睜開眼睛,隻不過睫了,兩個孩子就發現了,趕撲了過去,「娘親,你醒了嗎?」林喜悅被眼前兩個長相漂亮,卻麵黃瘦的小孩子給弄暈了,一的補丁裳,頭髮枯黃躁,一看就是營養不良,一雙眼睛卻碩大有神,掛著淚珠,任誰看了都不忍嗬斥。見沒有反應,陳小朵慌了,「哥,娘親不理我們了,是不是被太打傻了?」陳小魚也有這個懷疑,畢竟可是拿子敲了娘親的腦袋,「娘親,我們是小魚和小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