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風了。將檔案袋重新整理好,江梓玥慢條斯理地做著這一切,細緻又認真,作輕緩慢,不疾不徐。直到做完了這一切,才抬眸看向害者之一的顧雨,那雙以往含笑的眸子此時著淡淡的歉意,「真抱歉,讓你經了這麼多年本不該屬於你的人生。」在江梓玥看來,不管生活如何,當初抱錯這件事,跟顧雨都是害者。並不能說,因為被抱到了有錢的顧家,就不是害者,而是利益獲得者。「你一句抱歉,換走的是我的二十二年!你知道冬天洗服洗到手指裂開...「好好看看,你那臭水裡的親生父親,生生折磨了我們小雨二十二年。」

伴隨著男人震怒的聲音,檔案袋生生甩在江梓玥臉上,驟然的疼痛,讓下意識地了下被拍疼了的臉。

而在十分鐘前,還姓顧,是麵前這對夫妻還算疼的兒。

這短短十分鐘裡,經歷了知道世,見到被錯抱去家的顧雨,然後被強改回原本姓氏,最後被遷怒的現在。

江梓玥自小不好,在顧家被養著長大,雖然顧家父母因為工作忙的關係,從小到大陪伴都不多,但至錢是到位了。

而就是個藥罐子,生生靠著中藥調理細地養著,才活到這麼大。

此時,那張掌大的蒼白小臉上因為剛剛的檔案袋多了一道紅痕,像是不合時宜地染了胭脂,卻礙眼得很。

但在剛回到顧家的顧雨看來,江梓玥這個人纔是最礙眼的。

的雙手因為從小開始撿垃圾,洗服,各種幹活變得糙不已,而江梓玥那雙手卻細白修長,漂亮得就像藝品似的。

的臉因為缺保養,乾燥又糙,就算在被父母找到後,每天用昂貴的護品養了大半個月,但在江梓玥麵前,依舊淪為了對比的醜小鴨。

而從小被養在顧家的江梓玥,就運算元骨弱又怎麼樣?的皮就跟剝了殼的蛋似的又白又,那張臉又生得極好,就跟緻易碎的瓷娃娃似的,渾上下都是養出來的氣質。

可再一想,那本該是自己的人生,顧雨隻覺得恨極。

在看來,江梓玥就是一個小,了屬於自己的幸福人生,讓自己替苦了這麼多年。

想到這,顧雨那淬了毒似的目盯著江梓玥,讓江梓玥忍不住頭皮發麻。

看著檔案袋裏私家偵探的調查結果,江梓玥也不得不承認,這位顧家小姐當真是替自己罪了。那位親生父親,當真不是個好的。

「爸媽,我看他們本就是故意,故意換了我跟江梓玥,讓江梓玥搶佔我的人生。就是因為知道我不是親生的,所以姓尹的才那樣磋磨我!」顧雨憤怒說道,從小到大,沒有過一分父母,隻有乾不完的活,撿不完的垃圾。

雖然顧父顧母也都很憤怒這件事,可查過後,他們也知道當初的抱錯真的是一場意外,並不是謀。

再則,江梓玥的生父尹邱在知道兩孩子抱錯後,倒是比他們還震驚,就像是……這麼多年折磨錯人似的。

那種詭異的想法,讓當時的夫妻倆都覺得自己的腦子風了。

將檔案袋重新整理好,江梓玥慢條斯理地做著這一切,細緻又認真,作輕緩慢,不疾不徐。

直到做完了這一切,才抬眸看向害者之一的顧雨,那雙以往含笑的眸子此時著淡淡的歉意,「真抱歉,讓你經了這麼多年本不該屬於你的人生。」

在江梓玥看來,不管生活如何,當初抱錯這件事,跟顧雨都是害者。並不能說,因為被抱到了有錢的顧家,就不是害者,而是利益獲得者。

「你一句抱歉,換走的是我的二十二年!你知道冬天洗服洗到手指裂開有多痛?你知道因為跟野狗搶吃的被咬有多疼?你知道因為穿得不好被霸淩我被打得有多慘嗎?」顧雨一番三連問。

隨後,嗤笑一聲,繼續說了下去,「你什麼也不知道,我在經這些的時候,你在琴房裏彈鋼琴,在花園裏吃蛋糕,在我的爸媽邊幸福地當你寵的顧小姐。」.

隨著顧雨的一字一句,顧母已經忍不住哭了出來,親耳聽到兒說出這些事,心如刀絞。

原本還有點擔心江梓玥去到那樣一個家,會有些不忍心,但現在想到兒經歷的這些,又有什麼資格留在顧家?

大家都以為在顧雨說完後,江梓玥要不就是道歉,要不就是沉默。

卻沒想到,聽完後隻是微微搖頭,「你錯了。雖然我無法對你的經歷同,但我的人生也不如你所想的那麼幸福好。」

雖然江梓玥沒有細說什麼,卻惹來了顧母不滿的聲音,「什麼意思?我們讓你不愁吃穿,還花大把錢細地養著,難道還虧待你了?」

「因為生活無憂,難免想得到的東西也會更多一些。」江梓玥不瞞自己的真實想法,說的也都是實話。

顧家父母對的好更多是用金錢質來彌補,顧家三個孩子裏,顧封寒是長子,接的是英教育。顧欣欣是小麼,也了父母最多的疼。

以前以為,是自己不好,又不像小妹會撒,不像大哥有領導能力,所以父母對的比較淡。

但現在才知道,或許他們之間的隔閡,是因為沒有緣關係吧?他們麵對自己,就親不起來。

如今,各就各位倒也是好事。

不過江梓玥不明白的是,為什麼是今天?他們似乎不是才知道這件事,為什麼會選擇今天跟自己攤牌?

明天原本是跟鬱涼川的訂婚日,跟這個有關嗎?

正當江梓玥忍不住疑時,顧父再度出了聲,「把東西收拾收拾,我讓司機送你回去。」

「隻準收拾你自己的東西,顧家的東西你一件都不準帶走!」顧雨急忙道,要江梓玥去過以前的生活,可不是為了看把顧家的東西帶回去繼續當的大小姐。

顧母看了眼顧雨,但想到的過去,又心疼了,最終隻說了一句:「把葯帶上,反正那些葯在家裏放著也沒用。」

江梓玥每三天都要喝一次中藥,那些葯還都不便宜,聽到顧母的話後,微微笑了下,「多謝顧夫人。」

聽到『顧夫人"三個字,顧母愣了那麼一瞬,但想到顧雨,便什麼也不說了。

江梓玥轉上樓,顧雨不知想到什麼,也跟了上去。

房間裡,江梓玥拿出了行李箱,然後開始收拾東西。

江梓玥太平靜了,平靜到顧雨越看越不爽,「你隻準帶一個行李箱走。」

「好。」江梓玥頭也不回地應了一聲。

傭人送上來一大袋子的中藥紙包,顧雨看到後淡淡道:「拿來。」

聞言,傭人雖然微微遲疑了下,但還是將袋子遞給了顧雨。

接過袋子後,顧雨直接拎到了江梓玥的行李箱旁,將袋子裏的重要紙包全都丟進行李箱,一下子就佔據了大半空間,「別忘了,這些也是你的行李。」

裝了這些中藥紙包後,行李箱隻剩下三分之一的空間,江梓玥微微遲疑了下,最後也隻能簡單收拾幾件服跟證件。

看著江梓玥拉上拉鏈,起推著行李箱就要離開,在路過邊時,顧雨充滿惡意的話語聲響起,「江梓玥,我等你哭著回來求我,說不定,我還會讓你回來。」

「是嗎?」江梓玥緻秀的小臉上帶著淺淺笑意,本就生了一對含笑眼,此時眼底的笑意淺淺人,「我猜,你隻是想辱我。所以,你註定失。」

「有本事這輩子你都別回顧家!」顧雨冷冷嘲諷。

「好。」江梓玥輕聲應允,知道顧雨在害怕,而願意給這份心安。

另一邊,出差在外的鬱涼川剛理完這邊的事,打算坐車前往機場飛回a市。

隻因為明天,是他的訂婚宴。

想到明天要訂婚的人,原本帶著戾氣的眼底,染上了幾分可有可無的涼薄笑意。

那雙標準的桃花眼上,是兩道的劍眉,琥珀的瞳仁清明亮,顯得既專又深邃。配上鬱涼川那緻的骨相,深邃的廓……可惜眉眼間的暴戾之氣過重,以至於整個人再好看,也著不好惹的氣息。

而鬱涼川的壞脾氣,跟他的長相一樣出名……

他們倆雖然是青梅竹馬,但其實這場訂婚隻是商業上的聯姻罷了,以此達到雙贏的局麵。

想到明天小病秧掛上自己未婚妻名號時不爽的小模樣,這麼無聊氣氣倒也不錯。的人,原本帶著戾氣的眼底,染上了幾分可有可無的涼薄笑意。那雙標準的桃花眼上,是兩道的劍眉,琥珀的瞳仁清明亮,顯得既專又深邃。配上鬱涼川那緻的骨相,深邃的廓……可惜眉眼間的暴戾之氣過重,以至於整個人再好看,也著不好惹的氣息。而鬱涼川的壞脾氣,跟他的長相一樣出名……他們倆雖然是青梅竹馬,但其實這場訂婚隻是商業上的聯姻罷了,以此達到雙贏的局麵。想到明天小病秧掛上自己未婚妻名號時不爽的小模樣,這麼無聊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