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廢丹少年

次的測試結果,即使是族長也不得不考慮了。”看到這一幕,林妙玉軀輕,手掌握。顯然也沒有想到,即使達到大的地步,仍然被林巖蓋過一頭,這樣一來,的父親也很難再拒絕對方的提婚。“放心。”林宇微微一笑,將手掌輕輕地覆蓋在的拳頭上。到掌心的溫暖,俏臉微紅,眼楮慌地瞟著地上,不知安放在哪。林宇也意識到不妥,尷尬地將手收回。強行收迴心神,他明白,自己這次大意了,原本可以在這二個月將提升到圓滿,但怕表現得太過驚世駭...“清風劍訣!”

一聲的輕 響起,隨後,柳腰微曲,長劍揮,一道靈力芒激而出。

砰!

月牙狀的靈芒與一幽黑石柱相撞,發出可怕巨響,而後便見到,那石柱的水晶板上浮現出文字︰清風劍訣,大!

“妙玉小姐,以你的天賦,必定能在青大會上大放異彩。”負責測試的中年略顯恭敬地開口。

話音剛落,無數弟子倒吸一口涼氣,雙目之中,充滿震驚。

“這…居然到了大地步,妙玉小姐何時天賦如此恐怖了,我記得,當初花了兩年才門吧,這才一年過去,直接大!”

“為何我半年便門,現在兩年多過去,也隻是剛剛達到小而已。”

見到測試的果,終於鬆了口氣。沒有在意眾人的驚訝,而是目越過人群,直接到了最後方,那裡有一位裡叼著青草的年,背靠著老樹打磕睡。

相比眾人的震驚,隻有清楚,自己能達到這一步,完全是因為他,這個謎一樣的年,因為他偶爾的幾句指點,才讓自己短時間如此驚人的進步。

再想到自己前些天在研讀丹解時,他隨意的幾句指點,便讓自己收獲頗,這讓越來越看不,這個在二個月前被救回的年,究竟有著何等恐怖的天賦。

然而,想到救回他時,他的丹田破碎,心裡不閃過一抹黯然,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不能修行便沒有一切。

似乎是到的目,年睜開惺忪睡眼,看了一眼測試的結果,微微揚起角,對豎起了大拇指。

他林宇,被救醒時,忘了一切,更糟糕的是,在昏迷前似有一場大戰,丹田被毀,也被摧殘得百孔千瘡,按照醫師的說法,能活著已經是奇跡。

不過,雖然失憶,卻依然擁有驚人的天賦,丹道技法,一眼便能爛於心,瞭若指掌;各種靈技,不用思考便能得其門路,識其髓…

隻是丹田被毀,天賦再好也是枉然。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雖然沒有記憶,但卻察覺到,有神品留在,讓他看到了希。

“經過兩個月的積累,今晚應該足夠了,可別讓我失啊。”他明白,是龍還是蟲,就看今晚了。

“下一個,林宇!”中年的聲音再次響起。

聽到林宇的名字,原本盯著擁有傾世貌林妙玉的火熱目,此時也轉移不,皆是同時回頭,看向最後方的林宇。

然後,這**的測試之地,發出一陣鬨笑。

“這廢也真是有臉,被我林家所救,還要來搶佔我們林家子弟的修行資源。”

“你說這廢真是不識相,若是能修行也就罷了,一個沒有丹田的廢還妄想修行?”

“……”

麵對眾人的嘲諷,林宇明白,自己不待見,絕對不是因為資源。

真正讓他們眼紅的,是自己與林妙玉走得太近,畢竟,有著傾世之,無數人的夢中神,甚至有傳聞,名宗大派的天驕都曾幕名而來,卻被委婉拒絕。

看著向自己行來的林妙玉,即使以林宇的心,也忍不住有些頭乾,雖然才十五歲,但卻完全長開,該的地方,該瘦的地方瘦,增一分太膩,減一分太素,若凝脂,明眸皓齒,當真秀可餐。

“林宇,他們的話,你不必在意。”狹長的目裡,有些擔憂。

林宇點頭,目深邃道︰“以實力為尊的世界,我在意又能如何。”

“別氣餒啊,你不是也沒有放棄麼,相信就會有奇跡。”雖然這樣開口,但顯然沒有底氣。

到言語裡的關懷,他心裡升起一抹暖意,也隻有,才會這樣擔心自己吧。

麵對略顯焦急的目,林宇微笑點頭,那因為嘲諷帶來的一不悅,也隨風而逝。

在兩人談時,測試繼續進行,是一位白青年,顯然負責測驗的中年知道林宇丹田被毀的事,因此在了林宇的名字之後,便是直接將其略過,示意下一位上來測試。

“火焰拳!”

隨著這三字被喊出,無數的目陡然匯聚,投向站在幽黑石柱前的白青年上,充滿期待,他是林巖,林家天賦第一人。

腰微沉,右拳握,一強大的靈力發,拳頭上包裹著火焰,然後手肘後拉到極限,猛地向著石柱轟去。

砰!

撞在幽黑石柱上,火四,力道之大,連石柱也是輕輕一。

“火焰拳,圓滿!”中年瞳孔微,念出了測試的結果。

下一刻,場一片寂靜,無數人倒吸一口涼氣。

在寂靜之後,立即便有人討好道︰“不虧是林家第一人,妙玉小姐已經很恐怖,但巖卻更強。”

“聽說巖一直對妙玉小姐有意,但族長一直著此事,這次的測試結果,即使是族長也不得不考慮了。”

看到這一幕,林妙玉軀輕,手掌握。顯然也沒有想到,即使達到大的地步,仍然被林巖蓋過一頭,這樣一來,的父親也很難再拒絕對方的提婚。

“放心。”林宇微微一笑,將手掌輕輕地覆蓋在的拳頭上。

到掌心的溫暖,俏臉微紅,眼楮慌地瞟著地上,不知安放在哪。

林宇也意識到不妥,尷尬地將手收回。

強行收迴心神,他明白,自己這次大意了,原本可以在這二個月將提升到圓滿,但怕表現得太過驚世駭俗,所以才保留了一些,以為即使不能製林巖,但平手應該夠了。

沒有想到,這林巖還真有一點天賦。

“廢,我最後警告你一次,滾出林家,否則,一個月後的家族比試,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世上。”當著眾人的麵,林巖無比傲然地說著,向林宇走來。

對此,沒有任何人覺得不妥,隻是同地看向林宇,知道這一次,林宇的好日子要到頭了。

林宇抬頭,在看到前者那嫉妒的紅眼後,他明白過來,原來方纔自己與林妙玉的親互,沒能逃過對方的眼楮。

如此看來,這林巖還真將林妙玉當了私有之。

且不說自己與林妙玉究竟有沒有可能,單單是救命之恩,便絕不能容忍,一朵鮮花在牛糞上。

見林妙玉麵微寒要上前,林宇輕輕一拉,便將攔在自己後,而後,林宇抬頭,緩緩說道︰“那就一個月後,戰吧。”

此話一出,令眾人目瞪口呆,皆是懷疑是否出現了幻聽,沒人敢相信,林宇居然敢答應約戰,第一廢應戰第一天才?

然後,眾人便嘲諷林宇的不自量力,目中充滿憐憫,以林巖的格,可以預見,林宇未來的命運。

此時最急的,莫過於林妙玉,清冷的臉上,此時都快要落淚了。

林宇眨了眨眼︰“相信我。”

簡單的一個眼神,一句話,讓林妙玉提到頂點的心,突然落下來,想到林宇的恐怖天賦,有那麼一瞬間,真的相信了。

而後,林宇看了一眼林巖,緩緩轉離開,不疾不徐。

看著林巖淡定從容的背影,林妙略顯可地跺了跺腳,在眾人嫉妒的目中,向著林宇追去,一起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然後,這**的測試之地,發出一陣鬨笑。“這廢也真是有臉,被我林家所救,還要來搶佔我們林家子弟的修行資源。”“你說這廢真是不識相,若是能修行也就罷了,一個沒有丹田的廢還妄想修行?”“……”麵對眾人的嘲諷,林宇明白,自己不待見,絕對不是因為資源。真正讓他們眼紅的,是自己與林妙玉走得太近,畢竟,有著傾世之,無數人的夢中神,甚至有傳聞,名宗大派的天驕都曾幕名而來,卻被委婉拒絕。看著向自己行來的林妙玉,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