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禦家少奶奶

用什麼來描述他,所能想到的,隻有『麗』這個詞。他全上下過分的麗,甚至染上妖治的氣息。有這麼一瞬間,連憶晨不敢確定,站在麵前的男人就是兆錫。「親的未婚妻,你功課準備不足。」兆錫拿起白浴巾披在肩頭,連憶晨別開視線,承認剛才失神片刻。「下次我會準備好。」領悟的很快,兆錫滿意的勾了勾,「跟我上來。」還要上去?!連憶晨直接說明來意,「我來確定訂婚日期。」「要談麼?」兆錫揚起眉。連憶晨無奈跟他上樓,相較於二樓...安城,機場。

白機劃過湛藍天空,巨大機翼減速行,緩緩靠近停機坪。

陸續有人推著行李車走出閘口,人頭攢。閘口外,走出來的子材高挑,筆直的長發垂順在腰間,隨著邁出的步子劃出優的弧線。

「總裁。」助理挎著皮包,推著行李車快步追上。

「說!」

助理結束通話電話,「公司那邊已經準備好。」

機場大廳外的天空蔚藍通,連憶晨原地站了站,白短袖襯衫簇新筆,下黑纖細的曲線。摘掉黑墨鏡,微仰著頭,那雙清涼的眸子落在遠方,緻五映照驕中,宛如明珠。

久候的司機將車開過來,並把鑰匙恭敬出。

白悍馬車素來馬力強勁,駕馭它的理應是材高大的男人。連憶晨開啟車門,抬上座椅,立刻將腳下那雙十厘米的高跟鞋掉。

助理想到什麼,忙上前道:「總裁,您兩點前一定要趕回公司。」

連憶晨點頭,『轟隆』一聲駕車離開。

安城往東,大片山地尚未開發,自然生態沒有破壞。車開到山腳,立刻有幾名穿著黑西裝的男人出現。

車沒熄火,連憶晨降下車窗。

「連小姐,」為首的男人彎下腰,道:「請您換車。」

「不換。」

不換?穿著黑的男人蹙起眉。不出一分鐘,男人放下手機,「您一直往東開,過了前麵的桃林右轉。」

連憶晨怔了下,隨即將車開走。知道家的規矩,外車上山必然要換上家的車。

兩扇巨大的黑鐵門外,秦叔見到駛來的白悍馬,笑迎出來,「連小姐到了。」

連憶晨見過他,苑的管家。

「爺在裏麵。」秦叔轉帶路,連憶晨隨其後。

苑,這是任誰也不敢輕易涉足的地方。

連憶晨一路上來隻覺重重疊疊,外麵桃林附帶假山秀水,裡應該是座派頭十足的古典庭院。可偏偏人家就給來個反其道而行之,典型的歐式古堡另所有人嘆為觀止。

中西合璧。

連憶晨不願質疑別人的藝品位,心裏想的都是自己的事。

秦叔把人帶到樓梯口,止步不前。連憶晨挑起眉,旋轉樓梯看的眩目。

「爺在二樓。」秦叔笑了笑。

外麵關於兆錫的傳言太多,連憶晨無暇分析真假,但謹慎總沒錯。

沿著旋轉樓梯上到二樓,迎麵開闊的碧藍令人視野開闊,連憶晨同樣住豪宅,可能把天泳池與主別墅相連的設計風格,不得不佩服主人的品味!

嘩啦——

有水聲響起,原來泳池並非建在二樓,而是由花園延進來。地麵全部採用明鋼化玻璃,一眼去,無數晶瑩匯聚在眼前。

「兆錫。」

周圍很安靜,清澈的水麵下找不到人。連憶晨皺眉,不說他在二樓嗎?!

「扣扣——」

腳底突然震了下,驚訝低頭,隻見水麵一陣波,男人轉瞬站在麵前。他下隻穿了條黑泳,手裏握著氧氣瓶,顯然在潛水。

遊泳池裏潛水?

「找我?」兆錫將氧氣瓶丟到水裏,晶瑩水珠順著他腹部有形的人魚線落。

過水麵反芒,恰好落在男人緻的側臉。連憶晨不自覺向他,挖空心思卻不到任何適合的形容詞。

這男人生著無可挑剔的五,無論哪都那麼的恰到好。如果非要用什麼來描述他,所能想到的,隻有『麗』這個詞。

他全上下過分的麗,甚至染上妖治的氣息。

有這麼一瞬間,連憶晨不敢確定,站在麵前的男人就是兆錫。

「親的未婚妻,你功課準備不足。」兆錫拿起白浴巾披在肩頭,連憶晨別開視線,承認剛才失神片刻。

「下次我會準備好。」

領悟的很快,兆錫滿意的勾了勾,「跟我上來。」

還要上去?!連憶晨直接說明來意,「我來確定訂婚日期。」

「要談麼?」兆錫揚起眉。

連憶晨無奈跟他上樓,相較於二樓的開敞,三樓明顯閉很多。走廊鋪著雪白地毯,抬腳踩上去都會擔心落下黑腳印。

兆錫走在前麵,腳步不快。他肩上披著的白浴巾尾端,不時過連憶晨的手腕。前方一陣刺眼,來不及細看,男人已經進去。

猶豫片刻,連憶晨提包跟上去。落地窗正對樓下泳池,水麵折上來的令人無法直視。耳邊驟然響起清晰的水聲,正要轉離開,卻聽裏麵的人喊,「進來吧。」

側麵是帽間,連憶晨低頭站在門邊,未曾深。

「什麼?」

連憶晨抬眸看過去,兆錫站在嵌式櫃前。剛剛洗過澡的男人,腰間隻圍著一條白浴巾。

對麵的人近在咫尺,連憶晨下意識往後倒退。男人手裏拎著兩件襯衫,興緻盎然舉到的眼前。他眼底那抹笑,足以告訴,必須給他一個答案。

雖然這是他們第二次見麵,但連憶晨明白,兆錫問話,沒人可以漠視。

「這件。」隨手點了一件,連憶晨拉遠同他的距離。

挑起灰襯衫,兆錫笑道:「你確定?」

窗外的炙熱明,連憶晨耐心盡失。前後足足浪費五十分鐘,一句想要的正文都沒得到。材高大的男人。連憶晨開啟車門,抬上座椅,立刻將腳下那雙十厘米的高跟鞋掉。助理想到什麼,忙上前道:「總裁,您兩點前一定要趕回公司。」連憶晨點頭,『轟隆』一聲駕車離開。安城往東,大片山地尚未開發,自然生態沒有破壞。車開到山腳,立刻有幾名穿著黑西裝的男人出現。車沒熄火,連憶晨降下車窗。「連小姐,」為首的男人彎下腰,道:「請您換車。」「不換。」不換?穿著黑的男人蹙起眉。不出一分鐘,男人放下手機,「您一直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