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迷雲,前生今世的債

踩在腳下的一坨碎。“不要,不要,天,那是我們的孩子啊!”地上的子哭得很是淒慘,手腳並用想要從地上爬過去,可是無論怎麼哭喊,都無法阻止腳的男子,隻一瞬間,地上的碎便被踏了一坨,鮮頓時濺了滿地。“朕的孩子?不過是你不知道與誰勾搭之後的東西,也配說是朕的孩子?”被做天的男人冰冷的看著地上的人,眼裡不帶任何的。而舒錦歌看著那個天,頓時瞳孔收,不敢置信。這個男人不但名字和他相同,就連樣子都是一模一樣的,而且...舒錦歌看著眼前的一切,有些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公認的商界英,未來的舒家掌舵者,可是……

對了!

車禍!那個被設計好的車禍!就這樣讓死無全屍……到了這裡?

可是,這裡是哪裡?難道是閻王殿?

在舒錦歌站著的不遠,有一個渾是的子正趴在地上,看著離約莫三尺寬的距離,被一個男人踩在腳下的一坨碎。

“不要,不要,天,那是我們的孩子啊!”

地上的子哭得很是淒慘,手腳並用想要從地上爬過去,可是無論怎麼哭喊,都無法阻止腳的男子,隻一瞬間,地上的碎便被踏了一坨,鮮頓時濺了滿地。

“朕的孩子?不過是你不知道與誰勾搭之後的東西,也配說是朕的孩子?”

被做天的男人冰冷的看著地上的人,眼裡不帶任何的。

而舒錦歌看著那個天,頓時瞳孔收,不敢置信。

這個男人不但名字和他相同,就連樣子都是一模一樣的,而且都是那麼的冷酷無。

轉瞬間,地上的子被侍衛托起,出去的手也在剎那間被鉗得彈不得。

這時,有一個大著肚子的人走到的邊,看著輕輕笑道:“姐姐如此貌,就這麼死了當真是可惜了,不若姐姐求求我,我去求求陛下,也許可以饒你一命。”

“饒我一命?”

那子抬頭,突然笑了,一口唾吐在了那人上吼道:“狼子野心,舒錦蓮,你們策劃了一切害死了爹爹,害死了我的孩子,毀了舒家,你還有臉我姐姐。”

舒錦蓮被吐了一臉,頓時氣急,轉看著天道:“陛下,你看看姐姐,不知好歹,還如此欺辱臣妾。”

天走過來,將人攬懷中,輕的小腹,溫說道:“你管做什麼?小心讓我們的孩子汙了眼睛。”

說完,他冷冷地看向地上的子厲聲說道:“辱罵貴妃,殘害龍嗣,罪加一等,,來人,送到校場,行車裂之刑。”

地上的子聞言,頓時睜大雙眼,在被拖拽之際不忘對著天和舒錦蓮的背影吼道:“天,舒錦蓮,我舒錦歌發誓,以我神魂不多回遭萬劫不復隻地獄,也要報此生此世之仇,定要你們不得好死。”

舒錦歌?也舒錦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舒錦歌捂著腦袋,看著一切的發生,不控製的跟著那子來到了校場。

隻見那子的四肢和頭被拴在五匹馬的尾部,隨後有五個士兵騎上馬背,沿著五個方向排列好。

隨即一聲鞭響,五匹馬瞬間向著五個防線奔跑,頃刻間,那個也做舒錦歌的子被五馬分屍。

舒錦歌嚇得一個激靈,頓時跌坐在地,不明白為何會是這個樣子。

“你都看到了吧?是不是很悲慘?”

耳邊突然響起一個幽幽的聲,嚇得立馬回過頭去,卻發現這子披頭散發,渾是,無寸縷,脖子上臂膀以及大部都有著痕。

勉強看去,那子的五居然與很是相似,猛的讓想起那個被車裂了的舒錦歌,頓時尖出聲。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我會在這裡?這裡到底是哪裡?”

舒錦歌一連串的問題讓那子冷笑,看著那跡斑斑的校場,冷言道:“這是我的記憶,我的仇恨,我就算靈魂泯滅也無法忘記的仇恨,所以,我要復仇,不惜一切代價。”

“可是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因為你也是死不瞑目,你聽到了我的召喚,來到了我的記憶,所以,隻有你可以為我報仇。”

說著,隻見那子突然跪下,看著舒錦歌說道:“作為換條件,我把我的讓給你,回到我的十五歲,你幫我活下去,保護爹爹,報仇雪恨。”

舒錦歌一頓,看向子,那張臉很悉,和的樣子很像,可是就是這張臉上,如今掛著深深的絕和仇恨,帶著不甘,從死去中復活,靈魂無法得到安息。

“求求你,幫幫我,你是我唯一召喚過來的亡靈,我的魂魄已經再也無法堅持,可是家破人亡,我無法安息啊!”

子嘶聲裂肺的說著,頓時讓舒錦歌的心臟扯著疼,的丈夫,也天,的孩子,也尚在腹中,也是他的丈夫,為了一顆可以救活他所謂的人的心臟,就置他於死地,連們的孩子都不顧。

嗬嗬,果然是命運的安排啊!上天讓可以死而復生,可以再一次看見這個負心漢。

“好我答應你,你放心,我一定會替你好好的活下去。”

舒錦歌剛說完,那子臉上便綻放出些許笑容,如同解了一般,隨即閉上了雙眼,化作一縷清風鉆了的眉心。

舒錦歌隻覺得腦子一痛,隨後便失去了知覺。算靈魂泯滅也無法忘記的仇恨,所以,我要復仇,不惜一切代價。”“可是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因為你也是死不瞑目,你聽到了我的召喚,來到了我的記憶,所以,隻有你可以為我報仇。”說著,隻見那子突然跪下,看著舒錦歌說道:“作為換條件,我把我的讓給你,回到我的十五歲,你幫我活下去,保護爹爹,報仇雪恨。”舒錦歌一頓,看向子,那張臉很悉,和的樣子很像,可是就是這張臉上,如今掛著深深的絕和仇恨,帶著不甘,從死去中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