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離個婚,犯法嗎?

雲霏的耳朵裡!隻聽外麵一個尖銳的聲胡攪蠻纏的道:「哎呀,他二伯,不過是一隻鴨子,怎麼還這麼小氣吧啦的呢?要不是我們家沒養,你那小侄子言沁喜歡吃,我也不能上你這兒來不是?實在是不行,當我借的還不麼?真是的,虧的還是做人二伯的呢,連一隻鴨子都捨不得!」莫雲霏知道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原的三嬸,也就是原的父親莫大河的弟弟莫大江的媳婦陳大草,陳氏麼!莫大河給氣的不行:「我不是……」不給,隻是這鴨子是我們打算...莫雲霏是在一片嘈雜聲中醒來的,這會兒看著茅草做的屋頂有些愣神:「這是怎麼回事?我不就是離個婚嗎?」

莫雲霏是華夏國三流世家的一個千金大小姐,別看出世家,但豪門該有的爭權奪利事並沒有在莫家出現過,莫雲霏的父母是因在一起的,所以婚後生活滿幸福,也沒有其他世家的糟心事存在,生的兩個孩子也一樣疼,並沒有重男輕的現象,甚至因為窮養小子富養閨的古話,對莫雲霏更是極盡疼,可以說要月亮不給星星,要太不給雲彩。書趣樓()

被寵大的莫雲霏唯一的不幸就是嫁給了一個完全不自己的人,當初他的癡專心,但婚後才知道,太高估自己了,就因為癡專心,所以婚後有丈夫等於沒有,結婚兩年,丈夫從沒過,本來就沒有存在,隻要那個人一出現,就更是哪裡涼快哪裡去。

兩年後認清現實,在父母的支援下離了婚,離婚後跟家裡人一起慶祝離苦海,就回房間睡覺了。

一晚上也沒睡踏實,做了個夢,夢裡有一個小孩從一歲開始到十歲的人生歷程,或者應該稱為小孩的記憶,然後醒來的時候就了小孩!

小孩原也莫雲霏,不過不是霏,而是飛,莫雲飛,更狗的是莫雲飛還被父母扮男裝,緣由就是婆媳之間的恩怨了,想當初莫雲飛的爹莫大河對莫雲飛的娘蘇三妹一見鍾,是不顧母親想要他娶孃家人的要求,把自己心的人娶回了家!

莫大河是家裡的老三,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弟弟妹妹,在最中間,本就是個尷尬的存在,再加上這一出,就讓本有幾分忽略了他的劉氏對他更不喜歡了。

而對於兒媳婦蘇三妹,本來婆媳矛盾就存在,莫大河的這一出讓劉氏對蘇三妹更不喜,自蘇三妹進門沒仗著婆婆的份幹些為難蘇三妹的事兒,有時候甚至說是磋磨都不過分!

蘇三妹是家裡老小,雖然是被寵大的,但乖巧懂事惹人疼,格說好聽點是溫婉賢淑,孝順,說不好聽點就是包子格,逆來順,麵對婆婆的磋磨,蘇三妹都不知道反抗,日子的艱難可想而知,後麵蘇三妹也是不住了,懷第一胎時就指著是個男孩能改善一下的境呢!

誰知道被期盼的一胎生出來卻是個孩,莫大河也心疼妻子,於是夫妻倆一商量,決定就委屈一下孩子,扮男裝吧!

其實扮男裝對於莫雲飛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最起碼生在重男輕嚴重的時代,即使是劉氏對兒子跟兒媳不喜,對莫雲飛也不敢過於苛責,還能按照這個時代的男孩子一樣,沒孩那麼多束縛,甚至可以去讀書。

莫雲霏哭無淚,招誰惹誰了,不就是離個婚嗎?還犯法了不?還是說那前夫還是什麼小說的主角,拋棄不得嗎?不然怎麼還把發配到這裡來了?要是發配到邊疆,好歹還能回去,可這裡……明顯是古代啊,還是一個不知名的朝代,什麼大夏王朝的,傻子也知道這是什麼況了。

莫雲霏想到也許再也見不到自己的父母還有自己的弟弟,心裡正說不出的難跟憋屈呢,外麵的嘈雜聲就傳進了莫雲霏的耳朵裡!

隻聽外麵一個尖銳的聲胡攪蠻纏的道:「哎呀,他二伯,不過是一隻鴨子,怎麼還這麼小氣吧啦的呢?要不是我們家沒養,你那小侄子言沁喜歡吃,我也不能上你這兒來不是?實在是不行,當我借的還不麼?真是的,虧的還是做人二伯的呢,連一隻鴨子都捨不得!」

莫雲霏知道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原的三嬸,也就是原的父親莫大河的弟弟莫大江的媳婦陳大草,陳氏麼!

莫大河給氣的不行:「我不是……」不給,隻是這鴨子是我們打算留下來明年孵化小鴨子用的。後麵的話還沒說出口呢。

就被陳氏打斷了:「既然不是,那就是同意了唄,謝謝他二伯了,回頭我讓我家小子好好謝謝你,不愧是疼他的好二伯,你放心,你之前的小氣,我肯定是不說的!」

蘇三妹也在一邊,擋在門那裡,捨不得讓出去,就擔心這一讓,家裡的鴨子就沒了!

想到要拒絕人,蘇三妹的臉就不由自主的發紅,說話都結結的,心虛沒有底氣的模樣:「他,他三嬸,這,這鴨子,真的不能,不能給你,我們家,家裡,也就,這麼,三,隻了……」是要明年孵些小鴨子用的!

但是陳氏並沒有等蘇三妹說完,就又打斷了:「那不正好了嗎?我拿走一隻,你們還不剩下兩隻,他二嬸,知道你小氣捨不得,你放心,我們也不白吃你的,尤其是我家言沁,那是懂得恩的小子,到時候我就說是你們做二伯二嬸的心疼我家小子……」陳氏才沒把蘇三妹放在眼裡呢,妯娌裡最好欺負的就是這個蘇三妹了!

說了這麼久也不耐煩了,你捨不得給,那我自己拿總行了吧?

所以,邊說就邊推拉開蘇三妹,然後蘇三妹也不知道腳上踩到一個什麼,隻聽著咣當一聲,就給摔倒在地了,莫雲霏在屋裡都聽得清清楚楚的,同時陳氏的聲音就更清楚了:「他二嬸,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他二伯,你趕的啊,別傻愣著了,趕扶他二嬸一把啊,不用心我了,鴨子我自己去拿就是了!」

莫大河氣得不行,可看妻子摔在那裡,也確實心疼,一時間顧不上鴨子了,趕把自己的妻子扶起來。

莫雲霏在裡麵聽得火起,從原的記憶裡,這個人莫家三嬸陳氏,整天好吃懶做,欺怕,對著不好欺負的大伯一家從來都是阿諛奉承,討好有加,對上好說話的莫大河一家,就整天欺負,佔便宜,還理所應當的,彷彿被欺負還是看得起你的樣子,甚至在知道婆婆不喜歡二伯一家以後,更是逮著機會就欺負蘇三妹!同時陳氏的聲音就更清楚了:「他二嬸,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他二伯,你趕的啊,別傻愣著了,趕扶他二嬸一把啊,不用心我了,鴨子我自己去拿就是了!」莫大河氣得不行,可看妻子摔在那裡,也確實心疼,一時間顧不上鴨子了,趕把自己的妻子扶起來。莫雲霏在裡麵聽得火起,從原的記憶裡,這個人莫家三嬸陳氏,整天好吃懶做,欺怕,對著不好欺負的大伯一家從來都是阿諛奉承,討好有加,對上好說話的莫大河一家,就整天欺負,佔便宜,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