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三少爺

鋼板的舞臺上人影在瘋狂舞。材姣好的客人坐在高腳椅上,語氣稔,“知哥,我要一杯午夜..人。”隻見吧臺後麵站了一個調酒師,他穿著酒吧統一的製服,白襯搭配黑馬甲,襯鬆鬆的解開兩個釦子,出一截皓白鎖骨,耳側的短發調皮的翹起一縷,脖頸線條優越。袖子挽起到手肘,腕骨弧度完,小臂清瘦如雪。他懶懶的依靠在吧臺邊緣,仔細聆聽客人的點單。客人臉頰有些紅,因為眼前這位調酒師的樣貌,實在是太惹眼了。容知低頭寫下單子,長睫...第1章

三爺

深夜。

第七覺酒吧,氣氛熱火朝天。

耳邊是節奏極強的音樂,裝了震鋼板的舞臺上人影在瘋狂舞。

材姣好的客人坐在高腳椅上,語氣稔,“知哥,我要一杯午夜..人。”

隻見吧臺後麵站了一個調酒師,他穿著酒吧統一的製服,白襯搭配黑馬甲,襯鬆鬆的解開兩個釦子,出一截皓白鎖骨,耳側的短發調皮的翹起一縷,脖頸線條優越。

袖子挽起到手肘,腕骨弧度完,小臂清瘦如雪。

他懶懶的依靠在吧臺邊緣,仔細聆聽客人的點單。

客人臉頰有些紅,因為眼前這位調酒師的樣貌,實在是太惹眼了。

容知低頭寫下單子,長睫微垂,嗓音是慵懶迷人的啞,“好。”

客人頓時捧著臉冒星星眼,“知、知哥,你聲音也太好聽了吧。”

容知從酒櫃裡出一瓶朗姆酒,擰開酒瓶蓋子,把朗姆酒往盎司杯裡倒,纖細的手指夾著盎司杯,酒瓶裡的酒就傾瀉進搖壺。

容知拿過搖壺,作十分瀟灑的往空中一拋,冰塊在裡麵撞出叮咚細響,手背在後,就那麼隨意又準的接住拋起,來回幾次,看得人眼花繚。

眉梢微挑,把調好的酒倒尾酒杯,衝麵前的客人笑的幾分邪氣。

“小姐姐,你的午夜..人好了。”

琥珀的酒裡點綴了一顆紅的櫻桃,宛如的紅,明豔而曖.昧。

那雙狐貍眼裡映著細碎的淺,朦朧似霧,看起來比酒還人。

接班的同事見對麵的客人都要被容知給的昏過去,嘖聲拍了拍的肩膀,“知哥,你下次收斂點,看看咱們酒吧裡那些的,我總覺們下一秒就能衝上來把你分了。”

容知幾下寫完接本,挑,“是麼。”

容知在第七覺裡工作快半年了,這半年裡第七覺客人一天比一天多,其中生最甚,都是衝著容知來的。

下班後,容知沒有直接回家。

現在是淩晨兩點多,去夜宵攤買了份宵夜,然後騎著自己那輛小綿羊往清渠縣縣醫院開。

抵達病房。

容知腳步一頓。

病房裡有輕微的說話聲傳出。

“三爺呢?你不是說他在醫院的嗎?”

“我哪知道,路管家說爺就在這,行了行了,接不到人今晚先回去,明天再過來。”

“要不是老爺子急著見孫子,我們至於大老遠的半夜過來.”

容知往後站了站,靠在牆上,醫院裡到都是消毒藥水的味道,糅雜了沒有病房睡在走道裡病人的汗水味,有些刺鼻的酸臭,眉梢漫不經意的皺了皺。

聲音越來越近,病房門很快被開啟。

裡麵朝外走的兩人一眼就看見了的存在。

約莫十七八歲的年紀,穿著簡單的黑襯,釦子一不茍的繫到最上,深黑的長,腳底踩了雙帆布鞋,略長的劉海鬆散的搭在漂亮的眉眼上。

隨意的倚在那,滿的桀驁不羈。

樣貌相當出眾,想不注意到都難。

深西裝保鏢模樣的男人下意識的就口而出,“三爺?”

容知散漫的抬了下眼,麵無表,“我?”

姚廣頓時對他笑了笑,恭敬道:“三爺,我是容家的保鏢姚廣,容先生所托,來接您回家。”

姚方接過話,“您是容家十八年前失的孩子,我們會在路上跟您解釋剩下原因,現在老爺子生病想要見您,請您先跟我們回去。”

語氣恭敬,就是說出來的話一點都不留人反駁的餘地。

容知並不是何頌之的親生孩子,這個認知是在三年前容家發生火災前,容知從何頌之和容偉的爭吵裡知道的。

隻是知道沒多久,容家突然起火,容偉葬火海,何頌之也了重傷昏迷,至今未醒。

容知就一個人帶著弟弟容風眠從落霞鎮搬到清渠縣來,一方麵讓何頌之得到更好的治療,一方麵讓容風眠讀初中。

為了方便行事省麻煩,把頭髮剪了,穿風格倒沒換,隻是邊人好像都把誤會了男生。

而也忙的沒有空去找什麼親生父母。

想過容家會找來,但沒想到是今天,不過,也早就做好了準備。

“三爺,老爺子那邊耽誤不得,您趕跟我們回去吧。”

姚方見不回答,眉頭皺起催促,心中暗嗤,就知道是山裡長大的,瞧著模樣好看有什麼用?半分禮儀都沒有。

容知指尖微,把宵夜從勒的有些痛的食指換了個,點點頭,“知道了,等我一下。”

說完,並不理會兩人,越過他們走進病房,關上門。

第七覺。

燈打不到的角落有些暗,震耳聾的音樂聲稍稍褪去稍許,卡座裡,兩個男人並肩而坐。

“看完沒?看完咱們就走了。”江故君視線從吧臺收回,“我真是搞不懂你,從聖格島匆匆忙忙飛回來,就為了看一眼那個調酒師?”

“嗯?”

男人邊心不在焉的叼著一支未點的煙,斜倚在沙發裡,姿態慵懶,笑,“不行?”

他側過臉,鼻梁高,左手食指閑閑的點在額角,濃纖長的眼睫微垂,天然帶笑的桃花眸勾著,天生含。

斑斕的燈照亮他的眉眼,是掩不住的清冷絕華。

他喝了酒,嗓音是散漫的微啞,含著一不易察覺的笑意,微抬的側麵線條如刀刻尺量般,從哪個角度看過去都是點到為止的致。

江故君心想,得虧他這些年都不在京城,不然就這幅他看了都想拜倒在他西裝下的模樣,還不得讓那群名媛們前仆後繼。

“行,怎麼不行。”江故君嘖了一聲,“那說說看,你倒是看出什麼來了?”

柏宿眉梢微挑,純黑的打火機在指骨分明的手中散漫的轉著。

‘哢。’

邊那未燃的煙被點燃。

煙霧繚繞,霧靄遮掩了他麵上的神,略顯迷離。

“長。”

柏宿眸深斂,輕笑一聲,“材不錯,適合穿旗袍。”

話音剛落,江故君猛然一驚,“我沒看錯那是個男生吧,你現在到這種地步了?”

柏宿睨了他一眼,直起,將煙頭摁滅在煙灰缸裡,漫不經心道:“走了。”

姚廣跟姚方兩人在門外等了半小時。

等的姚方都想衝進去把人綁起來直接帶到京城算了,容知才從裡麵走出。

去找何頌之的主治醫生涉接下來的治療方向,又了一個月的治療費,纔跟姚廣兩人離開。

姚廣坐在副駕駛上,過後視鏡打量著後座上低著頭的男生。

“容家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當年容家正被其他兩家聯合攻擊,夫人到驚嚇把您跟二小姐早產下來,一時不察您就被抱走了.”

按姚廣的說法,當年京城四大世家鼎立,其中兩家合夥想把容家搞下去,在容家安排了鬼,容家遭難,容夫人被迫早產,孩子都沒來得及看一眼就被鬼抱走。

容知就是被抱走的那個孩子,按年齡算,行三,所以被一聲三爺。

容知翹著,懶懶散散的倚在靠背上,左手輕搭在額角,長袖落出一截腕骨,腕骨上戴了一串繞了五圈的佛手串。

眼尾染了若若現的疲倦,緩慢的點了點頭。

渾上下一副懶洋洋的氣,還有濃濃的酒味傳來,也不知道之前幹什麼去了。

姚廣眼神沉了沉,抿沒有出聲。

這位三,是當真沒有半點容家人該有的優雅知禮的樣子。

他們接到的資料,是容知十五歲前就一直生活在一個偏遠村子裡,學習績極差,高一直接輟學打工,就連是男是,也是從旁人裡聽說的。

清渠縣距離京城遠,開車要八個小時,車窗關,窗外的風景一掠而過。

車一片沉默。

容知兩天沒睡,車裡氣氛太安靜,闔眸準備睡覺。

“三爺。”姚廣回頭,從屜裡翻出一張毯子遞過去,“給您。”

姚方開車的隙看見他的作,撇了撇角。

姚廣蠢的吧,上趕著討好一個看著就不寵也沒未來的子爺,有病。

容知睜眼,接過毯子蓋在膝蓋上,慢聲,“謝謝。”

“三爺不用客氣。”

容知角微翹,帶了一若有似無的笑。

閱讀(排雷)須知

【柏:bó/宿:sù】

1.非團寵非馬甲,長型溫馨甜文

2.本文相當慢熱,邏輯強迫癥慎,挑刺慎,低於五星評論一律刪除

3.我都寫這麼明白了,喜歡就看,棄文不用特意告知我,也不接任何寫作指導,都是懂事的乖孩子,怎麼做不用我說

4.拒絕一切過分ky,作者脾氣比知哥還,超過接範圍直接開麥

5.未年人止喝酒

6.以上能接,歡迎各位小可坑,祝願各位小可天天開心!知哥Choose

you!

(本章完),輕笑一聲,“材不錯,適合穿旗袍。”話音剛落,江故君猛然一驚,“我沒看錯那是個男生吧,你現在到這種地步了?”柏宿睨了他一眼,直起,將煙頭摁滅在煙灰缸裡,漫不經心道:“走了。”姚廣跟姚方兩人在門外等了半小時。等的姚方都想衝進去把人綁起來直接帶到京城算了,容知才從裡麵走出。去找何頌之的主治醫生涉接下來的治療方向,又了一個月的治療費,纔跟姚廣兩人離開。姚廣坐在副駕駛上,過後視鏡打量著後座上低著頭的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