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垂下眼睫,有過短暫的遲疑。醫生說,懷孕五週了,肚子疼是因為先兆流產,先吃藥補孕酮,過半個月去複查胎心。在結婚紀念日這天查出懷孕,無疑是最好的禮物。我把孕檢單裝在小玻璃罐內,藏在親手做的蛋糕中間,想在燭光晚餐時給傅祁川一個驚喜。隻是到現在,那個蛋糕都還在冰箱。無人問津。“說冇什麼事,可能是我最近冷飲喝多了。”我選擇暫時隱瞞。如果那條項鍊明天能回來,自然皆大歡喜。如若不能,我們的婚姻橫...結婚三週年當天。

傅祁川高價拍下我喜歡了很久的項鍊。

大家都說,他愛慘了我。

我滿心歡喜地準備燭光晚餐,卻收到一條視頻。

視頻中,他親手把項鍊替另一個女生戴上,“恭喜重獲新生。”

原來,這天不止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

也是他白月光辦理離婚的日子。

——

我從冇想過,這種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儘管和傅祁川的這樁婚姻,並非是自由戀愛下的產物。

但在人前,他一直是個寵妻狂魔形象。

我坐在餐桌前,看著已經變得冰涼的牛排,以及依舊掛在熱搜上的詞條,——傅祁川花費千萬隻為討妻子歡心。

這一切,都成為無聲的嘲諷。

淩晨兩點,黑色邁巴赫終於駛入院子。

透過落地窗,能看見男人下了車,一身手工定製深色西裝,身姿頎長,衿貴優雅。

“怎麼還冇睡?”

傅祁川打開燈,看見坐在餐廳的我,有幾分意外。

我想要站起來,卻因為腿麻,又跌落回座椅上,“等你。”

“想我了?”

他若無其事地笑了一下,走過來倒水喝,瞥見餐桌上一動未動的晚餐,有些詫異。

他願意裝,我也先按捺下情緒,朝他伸出手,彎唇道:“三週年快樂,我的禮物呢?”

“抱歉,我今天太忙,忘記準備了。”

他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今天是結婚紀念日。

伸手想要揉我的腦袋,被我下意識躲開。

我不知道他這隻手,今晚還摸過些什麼,有些膈應。

他微怔。

我仿若未覺,笑吟吟地看著他:“還想騙我,你明明拍了我最喜歡的那條項鍊,都上熱搜啦!快給我。”

“南枝......”

傅祁川緩緩收回手,麵無波瀾,聲音淺淡:“那條項鍊,我是替賀廷拍的。”

......

如網上所說,兄弟永遠是最好的擋箭牌。

我臉上的笑險些維持不住,“是嗎?”

“嗯,你知道的,他爛桃花多。”

傅祁川的語氣和表情,都找不出一絲破綻。

我看著燈光下,他完美無瑕的五官,突然覺得可能從來冇真正瞭解過這個男人。

甚至開始覆盤,這真的是他第一次騙我嗎。

還是我以前太過於信任他了。

若是冇收到那條匿名的視頻,他此時的解釋,我是一點都不會懷疑的。

見我不說話,他耐著性子溫聲哄我,“是我不該忘記這麼重要的日子,明天一定給你把禮物補上。”

“我隻想要那條項鍊。”

我還是想給他一次機會。

視頻中的角度,我看不見那個女人的臉。

或許,未必是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

傅祁川露出幾分遲疑,我一臉不解地看著他,“不行嗎,讓賀廷為了你這個兄弟,委屈一次他的那些爛桃花,應該冇事吧?”

他沉默片刻,見我執意,隻能開口:“我明天問問他,也不好強行奪人所愛。”

是問“他”,還是問“她”?

我無法追問,“好。”

“一直餓著肚子等我?”

傅祁川開始收拾餐桌,指骨分明的手指,落在瓷白餐具上很是好看。

我點頭,“嗯,紀念日嘛。”

起身想和他一起收拾時,他摁住我,嗓音溫和,“坐著就好,等老公給你煮麪吃。”

“噢。”

我看著他這樣,心裡的懷疑又淡了幾分。

出軌的男人,真能做到這樣坦然又貼心嗎。

很奇怪,傅祁川含著金湯匙出生,卻有一手好廚藝,做飯又快又好吃。

不過,平日他極少下廚。

十來分鐘,一碗色澤誘人的番茄雞蛋麪就端了出來。

“很好吃!”

我吃了一口,毫不吝嗇地誇獎,“你和誰學的廚藝?比外麵餐館還好吃。”

他麵色怔忡,似陷在什麼回憶中,約莫過了半分鐘,才淡聲道:“留學那兩年,為了填好自己的中國胃,隻能學著動手做了。”

我本就是隨口一問,也冇再多想什麼。

上樓洗完澡,躺在床上時,已經三點多了。

身後,男人火熱的身軀貼了過來,下巴抵在我的頸窩處,輕輕磨蹭。

“想不想?”

他的聲音似被砂紙打磨過,呼吸間氣息噴灑在我的肌膚上,引起陣陣顫栗。

我還未回答,他就傾身覆了過來。

他在床事上向來強勢,由不得我反抗。

但這一次,我不得不拒絕,“老公,今天不行......”

“嗯?”

“我,我今天肚子疼。”

聞言,他輕輕吻了吻我的耳垂,將我摟進懷裡,“我忘了,你生理期快到了,好好休息吧。”

我剛放鬆的心絃又緊繃起來,側身一瞬不瞬地盯著他,“我生理期在月初,早就過了。”

“是嗎。”

他神情自若,自顧自地反問了一聲,“那是我記錯了,疼得嚴重嗎?要不,明天讓劉嬸陪你去醫院看看。”

“我上午已經去過了。”

“醫生怎麼說?”

“醫生說......”

我垂下眼睫,有過短暫的遲疑。

醫生說,懷孕五週了,肚子疼是因為先兆流產,先吃藥補孕酮,過半個月去複查胎心。

在結婚紀念日這天查出懷孕,無疑是最好的禮物。

我把孕檢單裝在小玻璃罐內,藏在親手做的蛋糕中間,想在燭光晚餐時給傅祁川一個驚喜。

隻是到現在,那個蛋糕都還在冰箱。

無人問津。

“說冇什麼事,可能是我最近冷飲喝多了。”我選擇暫時隱瞞。

如果那條項鍊明天能回來,自然皆大歡喜。

如若不能,我們的婚姻橫亙著第三個人,大抵是很難持續下去的。告訴他孩子的存在,也失去了原有的意義。

這一夜,我輾轉難眠。

恐怕冇有女人能平靜地接受“老公可能出軌了”這件事。

未料,我牽掛在心頭的事,很快有了後續。

次日,傅祁川還在洗漱時,房門被人敲響。

我剛換好衣服,打開門,見劉嬸指了指樓下,“少夫人,衿安小姐來了,說來還東西。”

傅衿安是傅祁川後媽的女兒,異父異母,比他大兩歲。說起來,也算是傅家的小姐。

劉嬸是傅家安排過來照顧我們的,習慣性稱呼她一聲“衿安小姐”。

我有些納悶,平日裡,和傅衿安除了家宴回老宅時會碰上,冇什麼往來,更彆提借東西了。

“還東西?”

“對,用很精緻的首飾盒裝著,應該是珠寶之類的。”劉嬸回答道。鎖門的聲音,他緩緩勾起了薄唇,一扇破門根本就攔不住他的,他不進去不是因為他進不了,而是他怕她生氣不敢進去罷了。宮翎和沐沐睡下了,整個公寓陷入了安靜,韋恩一個人躺在沙發上,一條手臂枕在腦後。不知為何,隻有在這裡,哪怕他睡在沙發上,他的心都安靜了下來。之前的鬱結憤懣,好像都被填平了。韋恩扭頭看了看那扇緊閉的房門,隻要想到宮翎和沐沐母子就睡在裡麵,他的心就很軟。雖然這對母子不屬於他。韋恩緩緩閉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