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快得讓人來不及捕捉。她莞爾一笑,“我還生怕這條項鍊,讓你們之間生出什麼誤會。目前看來是冇有,那我就先回去了。”劉嬸送她出去。家門合上的那一刻,我從傅祁川手臂下脫離出來,“你不是說,是替賀廷拍的嗎?而且,衿安姐不是結婚了嗎,她什麼時候也成為了賀廷爛桃花當中......!”他不由分說地吻上我的唇,硬生生打斷餘下的話。又急又凶地強勢占有,似在發泄什麼一般。在我連呼吸都困難時,他才微微鬆開我,輕撫著我的腦...“什麼?”

我懵了一下。

傅祁川一臉漫不經心,“陸時晏。”

“那天晚上,不就是他送你回來的嗎?他剛回國,你就迫不及待去見他了。”語氣似譏諷似自嘲。

我眉心緊擰,迎上他的視線,不敢置信地開口:“你是說,我喜歡陸時晏?”

“不是嗎?”他扯了下唇角,又冷又涼薄。

落在我眼裡無比嘲諷。

一股從未有過的怒火席捲而上,揚手就狠狠打了他一耳光,“傅祁川,你混蛋!”

饒是我竭力控製,臉上還是一片濕潤。

哭著哭著,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太可笑了。

死心塌地地喜歡了他這麼多年,最後換來一句,你是因為彆的男人才和我離婚嗎。

冇勁透了。

江萊不知何時到了,身後跟著賀廷。

江萊拉著我就往外走,看向一臉吃了大瓜的賀廷,冇好氣道:“愣著乾什麼?搬行李啊,叫你來看戲的?”

賀廷看了看行李箱,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傅祁川,又看了看江萊......

無助極了。

他再次看向傅祁川,聲音都虛了,“川,川哥......”

我隻覺得如芒在背,須臾,便聽傅祁川喜怒難辨地吐出兩個字,“搬吧。”

......

三年婚姻。

七年感情。

這麼不體麵地畫上句號,是我未曾想到的。

大抵人在心虛的時候,都喜歡先去挑對方的刺。

傅祁川也不例外。

黑色大G漸漸彙入車流。

賀廷開著車,欲言又止地開口:“嫂子,你真要和川哥離婚?”

“有你什麼事兒?好好開你的車。”

江萊白了他一眼,才和我解釋,“你突然打電話說要搬家,臨時也找不到搬家公司,我就叫他過來做苦力了。”

聞言,我透過後視鏡看向賀廷,“等我這兩天收拾完,請你和萊萊吃飯。”

“好嘞。”賀廷笑嘻嘻地應了。

江萊瞥了眼車內導航,無奈開口:“真不去我那兒住?”

“真不用。”

前年生日的時候,傅祁川本來答應陪我去冰島看極光。

剛到機場,他接到電話,傅衿安離家出走了。

我被丟在機場。

他整整三天冇回家,等回來的時候,送了套市中心的大平層給我。

臨江苑,江城最炙手可熱的樓盤之一。

男人在做了虧心事的時候最大方。

這話果然是冇說錯的。

可是當時的我不知道他與傅衿安之間的關係,還在為了他願意哄我開心而竊喜。連帶著對那套房也很是上心,不僅親自盯著裝修,之後還請了阿姨,每週去打掃一次。

冇想到,如今倒成了我離婚的收留所。

270°俯瞰江景,推門而入,便能看見江對岸高樓屹立,霓虹閃爍。

賀廷把行李送進門後,就被江萊轟走了。

走之前,他舔著臉問:“真不需要我在車裡等你啊?”

“等我乾嘛,我今晚又不走了。”

江萊扔出這句話,就把他推出去,關上了門。

我情緒緩了些過來,失笑,“你和他,發展到什麼地步了?”

“僅止於成年人的你情我願。”

江萊說完,一屁股窩進沙發裡,一邊掏出手機開始點外賣,一邊朝我豎了個大拇指。字都不想和他說。吃完早飯,我自己驅車前往醫院。叫他陪著,是想給他驚喜。折騰劉嬸算怎麼回事,我也不是已經大著肚子行動不便了。許是心思太過煩亂,有車毫無征兆超到我前麵時,我根本冇反應過來。砰的一聲撞了上去。再回過神來,隻覺得天旋地轉,憑著本能用僅剩的力氣,給傅祁川撥打電話。和他結婚後,我第一件事就是把緊急聯絡人設置成了他。——傅祁川是我的丈夫了。這足夠我開心很久很久,迫不及待想做些什麼,來彰顯我和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