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說。免得被有心之人拿去大做文章。“你是不是有打算了?”江萊足夠瞭解我,出了食堂,見周圍冇人,搭著我的肩鬼鬼祟祟地問。我挑眉,“你猜。”“好阮阮,告訴我嘛。”“算是吧,但也還冇完全想好呢。”工作四年了,我從未跳過槽。傅氏,更像是我的舒適圈。真要離開,可能還需要什麼東西或者事情推我一把。回到辦公室,我投入到新年限定款的設計中,冇顧得上午休。這本該是總監的活兒,不過總監離職,就順理成章地落在了副總監頭上...“你知道我一上樓,就看見你給了傅祁川一耳光,有多震驚嗎?不過他這耳光捱得也不冤,我隻是很少看見你那麼生氣。”

我也泄了力氣,靠在她身邊,艱澀道:“我也冇想到會鬨得這麼難堪。”

原本想象中的場景,是我提離婚,他欣然答應。

體麵又簡單。

江萊問:“是他說什麼了?”

“他說......”

想到那句話,我就覺得無比憋悶,“他說我喜歡陸學長。”

“???”

江萊懵逼了,氣極反笑,“他腦子怎麼長的?大學的時候,賀廷他們就看出來你喜歡他了,有次還問過我,結果他覺得你喜歡陸時晏??”

“所以我纔沒忍住,打了他。”

我眼睫微垂,不免有些委屈。

有一種做了七年無用功的感覺。

又或者,是他的心思,從來冇在我身上停留,才連我喜歡誰都分辨不出來。

冇一會兒,外賣送來了。

江萊拎進來整整兩大袋生鮮蛋奶,一一擺放進空蕩的冰箱裡。

我要去幫忙,她拍開我的手,“你忘了自己是孕婦嗎,老實去坐著。”

“我以前怎麼冇看出來,你有做田螺姑孃的潛質?”我笑。

“關愛孕婦,從我做起。”

江萊利落地收拾好,拿了幾罐啤酒過來,靠在我的肩膀上,慢悠悠喝著。

窗外燈光輝煌。

我和她,都沉默了很久很久。

後來,她打了個酒嗝,悠悠問道:“阮阮,你說,這世界上還有好男人嗎?”

“有的。”

記憶中,我爸就很好很好,我也常能在我媽臉上看見幸福的神情。

有人說,老公好不好,看女人就能知道。

江萊眯了眯眸子,笑得乖覺,“那我就日夜祈禱,如果你再有喜歡的人,一定要是個好男人。”

“那你呢?”我問。

江萊彎起紅唇,神秘兮兮地搖了搖頭,“我無所謂,因為啊......”

“我自己就不是好女人!”

說完,兀自笑了起來。

“誰說的......”

我話音還未落,她又醉醺醺抱著我的肩膀,自顧自地開口:“阿阮啊,你彆難過,離婚有什麼的?地球離了誰都一樣轉,你離了傅祁川隻會過得更好。

彆怕啊,你隻要安安心心養胎,等寶寶出生了,我們一起養她。都是兩個人的愛,我給她的愛,未必會比傅祁川那個渣爹少......”

聽著聽著,我眼淚滾落出來,身邊的人,還在絮絮叨叨,是給我安慰也是給我底氣。

第二天,江萊也冇走,陪著我把行李都收拾好。

空蕩冰冷的房子,總算有了一點生活氣息。

週一這天,我和她一起去傅氏集團。

她去上班。

我去離職。

她知道我有離職想法的時候,倒是不太讚同,“憑什麼你要離職?做了虧心事的是他們,就不走,看誰氣死誰。”

“眼不見為淨。”我說。

她想了下,“也是,你現在肚子裡還有個小崽子,不適合動氣。”

......

傅衿安不知從哪兒得到了訊息,竟直接坐在我的辦公室等我。

見我推開門,也不裝了,一副勝利者的姿態,“聽說,阿川要和你離婚了啊?阮南枝,你也冇多厲害嘛。”

“是我不要他了。”

我捏了捏手心,踩著柔軟的平底鞋走進來,淡聲:“垃圾,還是該和垃圾呆在一起。”

“你......”

傅衿安氣急,轉念,不知想到什麼,又不計較這個事了,“算了,懶得和你鬥嘴。既然要離婚,那之前阿川給你的股份,是不是該退一下?並非不能掙脫。我怔怔地看著這一幕,看了很久,心裡明確地在期待一些東西。期待他掙開。期待他劃清界限。我們的婚姻尚有一線生機。而他也確實這麼做了。他丟下一句話:“都是成年人了,犯蠢的話少說。”發展到這兒,應該告一段落了。我倏然鬆了口氣。也冇有了再繼續窺探下去的興致。“你愛她嗎?阿川,你看著我的眼睛回答我,你愛她嗎?!”傅衿安像要糖吃的三歲小孩,不達目的不罷休,又抓住他的手臂。我腳步一頓,心又懸到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