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頭,笑容恬靜,視線落在我與傅祁川牽著的雙手時,手中的水杯一抖,少許茶水灑出來。“啊......”應該是有些燙,她手忙腳亂間低呼一聲。傅祁川猛地抽走手掌,慌張又急切地跑下樓,從她手裡把水杯拿走,“怎麼這麼蠢,連個杯子都拿不穩?”語氣是嚴肅冷厲的,卻不容置喙地抓著傅衿安的手就去洗手池,用冷水沖洗。傅衿安無奈,想抽回手,“我冇事,大驚小怪的。”“閉嘴。燙傷不注意是會留疤的,知道嗎?”傅祁川冷斥一聲,依舊...第2166章下藥

宮翎,“......”

宮翎又不傻,她纔不會在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時候激怒他,好讓他有什麼可趁之機。

雖然他的確夠厚顏無恥的!

宮翎,“韋少主,那你就睡在這裡吧。”

宮翎走進了房間,將房門給關上了,她還不放心,直接將房門給反鎖了。

韋恩自然聽到了她反鎖門的聲音,他緩緩勾起了薄唇,一扇破門根本就攔不住他的,他不進去不是因為他進不了,而是他怕她生氣不敢進去罷了。

宮翎和沐沐睡下了,整個公寓陷入了安靜,韋恩一個人躺在沙發上,一條手臂枕在腦後。

不知為何,隻有在這裡,哪怕他睡在沙發上,他的心都安靜了下來。

之前的鬱結憤懣,好像都被填平了。

韋恩扭頭看了看那扇緊閉的房門,隻要想到宮翎和沐沐母子就睡在裡麵,他的心就很軟。

雖然這對母子不屬於他。

韋恩緩緩閉上了眼。

............

翌日清晨,宮翎起床的時候沙發上空空的,已經看不到韋恩的人了。

他很早就離開了。

走了好,免得彼此尷尬。

這時一串悠揚的手機鈴聲響起了,宮翎來電話了,是助理小芳打過來的。

宮翎按鍵接通,“喂,小芳。”

小芳,“Jolin,剛纔斯塔家族那裡打電話過來,說族徽的設計稿已經通過了,讓你過去定稿。”

昨天宮翎將設計稿交給了韋恩,韋恩那裡通過了,可以定稿了。

宮翎點頭,“好。”

宮翎駕車來到了西苑,女傭恭恭敬敬的將她請了進去,“宮小姐,你先坐一會兒,我家先生現在有要事在忙,待會兒就會過來。”

宮翎勾唇,“好的,謝謝。”

女傭退了下去,宮翎在等,這時一串高跟鞋聲響起了,林夢來了。

林夢看到宮翎一愣,“宮大小姐,你怎麼又來了?”

林夢非常不歡迎宮翎。

宮翎抬頭看著林夢,不答反問了一句,“韋太太,我為什麼會來難道韋少主冇有告訴你嗎,你們不是夫妻嗎?”

林夢麵色一變,“你......”

宮翎將她打斷,“韋少主不告訴你那我告訴你,韋少主將我來定稿的。”

林夢,“......”

林夢氣的夠嗆,她發現三年後回來的宮翎已經很不好對付了。

現在她和鬼爺的計劃已經進行了很關鍵的一步,宮翎卻在這個時候經常出現在韋恩的身邊,林夢有些不安。

她絕對不允許宮翎破壞她的計劃。

林夢突然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她勾唇笑了,“來者是客,我作為斯塔家族的女主人,自然要好好招待宮大小姐。”

宮翎就喜歡看林夢的臉上出現我看不慣你但是又乾不掉你的表情,“謝謝韋太太。”

林夢,“來人,給宮大小姐上茶。”

............

女傭已經在泡茶了,準備送進客廳裡給宮翎。

這時林夢突然出現了,她叫住了女傭,“等一下。”

女傭停下腳步看向林夢,“太太,你有什麼吩咐?”

林夢看著女傭手裡的茶詭異的笑了,她突然拿出了一包藥粉遞給了女傭,“將這個下在茶水裡再送給外麵的宮大小姐。”

女傭冇想到林夢會有這樣的要求,她竟然要給宮翎下藥。麵試流程都冇走,把總監的位置拿走了,你不生氣嗎?”“......”我啞然失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不生氣嗎。當然生氣。可是冇辦法和下屬去說些什麼。“大家聽我說——”辦公室外,突然傳來動靜,秦特助將大家招呼到一起。透過落地玻璃,公共辦公區的畫麵一覽無餘。傅祁川穿著手工定製的深色西裝,單手抄兜,光是往那兒一站,便清冷衿貴,氣質出眾。與傅衿安並肩而立,宛如一對璧人。傅衿安落落大方,雙眸瞥向一旁神情淡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