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把我睡了

的事如實的告訴了他們。喬父喬母這才知道,原來輕輕這麽多年不聯係他們,是被那個神秘的組織抓走了。喬厲琛這五年一直在找她,但是卻沒有向他們透露半點訊息。蘇小晚是知道的,但她現在已經看不見了。她也不認識林墨,聽到林墨所說的這些,她沉默不語。她是唯一知道當年發生那些事的人,但她也不清楚喬厲琛去了非洲,去救顧輕輕。更不知道,他用他自己換回了顧輕輕的自由。現在木己成舟,大家除了想辦法去解救喬厲琛外,也不能改變...初晨的陽光,透過大氣尊貴的落地窗暖暖的灑了進來。

??????(????????nh????2016&#;www.iaoshuo2016.comi

總統套房裏意大利玫瑰大床上,白艾的意識緩緩清醒過來,渾身的痠痛感排山倒海般地傳入大腦,清晰得令人害怕。

她慢慢地睜開了眼,看著眼前這豪華的臥室,有一種夢在異鄉的感覺。

她身體動了動,想要舒展下痠痛無比的四肢,卻無意間碰到溫溫熱熱的東西。

偏頭看去,一張俊美得令人窒息的屬於男人的臉,猝不及防的出現在她的眼前。

深邃的臉部輪廓,濃黑而硬朗的眉宇,緊閉著的眸,線條完美性感的薄唇,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完美到令人隻看一眼,就能銘記於心。

再往下看,男人暴露在空氣中健碩的胸膛,充滿著雄性的氣息

白艾的腦袋轟地炸開了,身子一僵,昨晚一些零星的記憶猛地湧了出來。

她剛下飛機,就被繼母和姐姐白梓池接到了酒店,父親被抓了,要和律師談一些事情。

飯桌上,她喝了點姐姐倒的飲料,沒過多久,就全身無力了。

她隱約記得,自己被繼母和姐姐送進了酒店的房間裏麵,有一個禿頂,猥瑣的老頭爬上了她的床。

當時她嚇慘了,盡管全身沒有力氣,但她仍然咬著牙,死死的掙紮著,想要把臭老頭推開。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行為惹怒了猴急的老頭,他揮手,一巴掌重重地拍在她的臉上。

頓時腦子直冒金星

之後,就沒有之後了,她的記憶到了這裏就嘎然而止。()

現在全身的痠痛暗示著她,昨晚多半被侵犯了。

但是明明是個禿頂的老頭,怎麽變成了他,現在這個令人一望室息的優等極品男人?

這也太詭異了吧!

白艾來不及細想,趁著男人沒有醒來,還是先閃人再。

抓起掉落在地上的連衣裙,飛快的套上,白艾躡手躡腳的走到門口,伸手去開門。

可是怎麽也打不開,門好像從外麵被鎖上了。

白艾急得不行,出不去可怎麽辦?

她回頭悄悄看床上的男人,卻發現他不知何時已經醒了,那雙形狀完美,精光內斂的黑眸正好整以暇地看著如做賊一般的她。

“你你醒了?”白艾嘴角抽了抽,驚得連話都不溜了,男人那般慵懶的躺在大床上,卻給她一種很不凡的氣場。

“過來!”男人性感的薄唇微啟,磁性的聲音幽幽地傳來。

過來?

白艾怔了怔,一時忘了反應。

現在這種情況,她真的不知道該問男人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也不知道該不該過去。

“慕月!”見她傻愣在原地,男人輕喚她的名字。

白艾雙眸驀地瞪大,什麽慕月?

“慕月什麽意思?”白艾覺得自己真的突然變得慫逼了,遇上這個男人,連話都不能完整的出來了。

“還要裝不認識?”男人的聲音裏似乎已經帶著絲絲不悅。

不等白艾反應,男人帥氣的掀開了被子,邁著優雅沉穩的步子,來到她的麵前。

他突然的靠近,透著一股不羈,使得白艾的呼吸都不由地紊亂了起來。

好在他赤條條的身上圍了一條不知什麽時候弄上去的白色浴巾,擋住了重要的部位。

這個男人,身材好得沒話,高大挺拔的身軀,性感而暗含力量的肌肉分佈均勻,線條完美得無可挑剔。

“你昨晚把我睡了,就這樣,拍拍屁股就走嗎?”喬銘赫看了一眼女人緊握著的門把手,妖孽般的挑了挑眉,似在質問,又似在逗她。

白艾的腦子一時都亂了,他她把他睡了?搞的他幾乎破產,他向來心狠手辣自然不會饒過她。很久之前?似乎有什麽說不通,季向鴻有些亂了,草草地掛了電話。門被旋轉扭開,季向鴻猛地抬起頭,沈瓊玖侷促地握著門把手,被他狠戾的眼神嚇的僵著身體不敢動。他步步逼近,一拳砸在門上,低頭恨恨地問:“沈瓊玖,你究竟要做什麽?”,他目光如炬地逼視她:“算計他,搞的他幾乎破產,對你有什麽好處?”瓊玖這才理清楚他說的是什麽,臉上的迷茫退去,她頹廢地笑著:“好處?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