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801章 你是她老公,你留下來陪她

開的窗簾,還有那人緊張的神色。“你還不如撞死我呢?”“如果你以後再來這裏,我打斷你的腿。”“瓊玖!”忽遠忽近的聲音飄渺空靈,沈瓊玖渾渾噩噩地砸向大地,血蜿蜒了一地。“我撞人了,撞人了。”葉翡瑟瑟發抖地從車裏栽下來,蜷縮在車邊,哭著呢喃。“沒事。”季向鴻心痛地望著那攤血泊,懷裏抱著的卻是顫抖害怕的葉翡。沈瓊玖失去意識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是“沒事”。是葉翡撞了人沒事?還是她死了沒事?鋪天蓋地的黑朝她襲...“是有人告訴我,你們有危險,讓我帶著人趕來。”翁嬌嬌說道。

“是誰,你認識嗎?”林墨也立刻問道。

翁嬌嬌點頭:“認識,上次就見過。”

“就是上次他讓我帶話給你的朋友。”翁嬌嬌說道。

聞言,林墨臉色驀地一變。

竟然是喬厲琛!

他為何會這樣?

一開始,告訴翁嬌嬌那些話,來離間他們不說。

還讓翁嬌嬌傳話給他,說背叛了不該背叛的人,會付出慘重代價。

當時,他聽到這句話,對出賣喬厲琛的愧疚,一下子就少了很多。

可他既然存了心要害他們,為何又安排翁嬌嬌帶著人來救他們?

難道?

林墨突然想到一種可能,那就是喬厲琛是故意讓翁嬌嬌來說那些話。

為的就是讓自己對喬厲琛的愧疚減低,可以心安理得的出賣他。

所以,他一早就知道了自己這邊的計劃。

林墨腦子轟一聲,突然覺得自己太對不起喬厲琛了!

見他臉色變化,翁嬌嬌忙問道:“你怎麽了?”

林墨回過神來,搖頭:“沒事。”

“你的朋友?”賀哲此刻問他:“是誰?”

他不希望,是他所想到的那個人。

林墨對上賀哲的眼,眉心微攏。

江楓也從兩人的眼神中,看出了什麽。

三人沒再說什麽,現在最重要的是把輕輕送回國。

十幾個小時後,飛機降落在海城賀宅。

賀紫這些年一直在國外,家裏都是交給老管家在打理。

公司,早就被姑姑搶去,她也沒有心情和精力去搶回來。

一落地,賀紫一直緊繃的心,鬆懈下來。

曆時五年,她終於找到了哥哥,江楓哥哥,還有輕輕。

他們終於平安的回到了這個家。

林墨聯係了醫院的人,送翁嬌嬌去醫院繼續接受治療。

賀哲回到這個自己從小長大的地方,熟悉感撲麵而來。

那些已經遠去模糊的記憶,漸漸地清晰起來。

等賀紫和輕輕都回房洗澡休息時,江楓來到賀哲的房間。

“飛機上翁嬌嬌說的朋友,會不會是喬厲琛?”江楓問賀哲。

賀哲點頭:“應該是。”

“我們出賣了他,他卻在關鍵時候,安排了人來救我們。”江楓心裏很不是滋味。

賀哲沉悶著,沒說話。

“我想回去。”江楓最後,還是說出口。

賀哲深深地看著他,許久後,才說道:“我去,你留在這裏照顧輕輕。”

“我去,這本應該是我的責任。”他為了救妹妹,出賣了喬厲琛。

現在去救喬厲琛,也應該是他這個哥哥的責任。

“你身手沒我好,對那個假喬厲琛,還有那個組織,你也沒有我瞭解。所以,我去最合適。”賀哲起身,看著他:“輕輕也更需要你。”

他們兄妹倆分開這麽多年,輕輕很需要這個雙胞胎哥哥的陪伴。

江楓不同意:“你是她老公,你留下來陪她。”

兩人誰也不讓步,最後,隻能決定兩人一起回去,趁著林墨還沒從醫院回來,就離開。

不然,林墨也會跟著一起去。

(本章完)

“是有人告訴我,你們有危險,讓我帶著人趕來。”翁嬌嬌說道。

“是誰,你認識嗎?”林墨也立刻問道。

翁嬌嬌點頭:“認識,上次就見過。”

“就是上次他讓我帶話給你的朋友。”翁嬌嬌說道。

聞言,林墨臉色驀地一變。

竟然是喬厲琛!

他為何會這樣?

一開始,告訴翁嬌嬌那些話,來離間他們不說。

還讓翁嬌嬌傳話給他,說背叛了不該背叛的人,會付出慘重代價。

當時,他聽到這句話,對出賣喬厲琛的愧疚,一下子就少了很多。

可他既然存了心要害他們,為何又安排翁嬌嬌帶著人來救他們?

難道?

林墨突然想到一種可能,那就是喬厲琛是故意讓翁嬌嬌來說那些話。

為的就是讓自己對喬厲琛的愧疚減低,可以心安理得的出賣他。

所以,他一早就知道了自己這邊的計劃。

林墨腦子轟一聲,突然覺得自己太對不起喬厲琛了!

見他臉色變化,翁嬌嬌忙問道:“你怎麽了?”

林墨回過神來,搖頭:“沒事。”

“你的朋友?”賀哲此刻問他:“是誰?”

他不希望,是他所想到的那個人。

林墨對上賀哲的眼,眉心微攏。

江楓也從兩人的眼神中,看出了什麽。

三人沒再說什麽,現在最重要的是把輕輕送回國。

十幾個小時後,飛機降落在海城賀宅。

賀紫這些年一直在國外,家裏都是交給老管家在打理。

公司,早就被姑姑搶去,她也沒有心情和精力去搶回來。

一落地,賀紫一直緊繃的心,鬆懈下來。

曆時五年,她終於找到了哥哥,江楓哥哥,還有輕輕。

他們終於平安的回到了這個家。

林墨聯係了醫院的人,送翁嬌嬌去醫院繼續接受治療。

賀哲回到這個自己從小長大的地方,熟悉感撲麵而來。

那些已經遠去模糊的記憶,漸漸地清晰起來。

等賀紫和輕輕都回房洗澡休息時,江楓來到賀哲的房間。

“飛機上翁嬌嬌說的朋友,會不會是喬厲琛?”江楓問賀哲。

賀哲點頭:“應該是。”

“我們出賣了他,他卻在關鍵時候,安排了人來救我們。”江楓心裏很不是滋味。

賀哲沉悶著,沒說話。

“我想回去。”江楓最後,還是說出口。

賀哲深深地看著他,許久後,才說道:“我去,你留在這裏照顧輕輕。”

“我去,這本應該是我的責任。”他為了救妹妹,出賣了喬厲琛。

現在去救喬厲琛,也應該是他這個哥哥的責任。

“你身手沒我好,對那個假喬厲琛,還有那個組織,你也沒有我瞭解。所以,我去最合適。”賀哲起身,看著他:“輕輕也更需要你。”

他們兄妹倆分開這麽多年,輕輕很需要這個雙胞胎哥哥的陪伴。

江楓不同意:“你是她老公,你留下來陪她。”

兩人誰也不讓步,最後,隻能決定兩人一起回去,趁著林墨還沒從醫院回來,就離開。

不然,林墨也會跟著一起去。

(本章完)

“是有人告訴我,你們有危險,讓我帶著人趕來。”翁嬌嬌說道。

“是誰,你認識嗎?”林墨也立刻問道。

翁嬌嬌點頭:“認識,上次就見過。”

“就是上次他讓我帶話給你的朋友。”翁嬌嬌說道。

聞言,林墨臉色驀地一變。

竟然是喬厲琛!

他為何會這樣?

一開始,告訴翁嬌嬌那些話,來離間他們不說。

還讓翁嬌嬌傳話給他,說背叛了不該背叛的人,會付出慘重代價。

當時,他聽到這句話,對出賣喬厲琛的愧疚,一下子就少了很多。

可他既然存了心要害他們,為何又安排翁嬌嬌帶著人來救他們?

難道?

林墨突然想到一種可能,那就是喬厲琛是故意讓翁嬌嬌來說那些話。

為的就是讓自己對喬厲琛的愧疚減低,可以心安理得的出賣他。

所以,他一早就知道了自己這邊的計劃。

林墨腦子轟一聲,突然覺得自己太對不起喬厲琛了!

見他臉色變化,翁嬌嬌忙問道:“你怎麽了?”

林墨回過神來,搖頭:“沒事。”

“你的朋友?”賀哲此刻問他:“是誰?”

他不希望,是他所想到的那個人。

林墨對上賀哲的眼,眉心微攏。

江楓也從兩人的眼神中,看出了什麽。

三人沒再說什麽,現在最重要的是把輕輕送回國。

十幾個小時後,飛機降落在海城賀宅。

賀紫這些年一直在國外,家裏都是交給老管家在打理。

公司,早就被姑姑搶去,她也沒有心情和精力去搶回來。

一落地,賀紫一直緊繃的心,鬆懈下來。

曆時五年,她終於找到了哥哥,江楓哥哥,還有輕輕。

他們終於平安的回到了這個家。

林墨聯係了醫院的人,送翁嬌嬌去醫院繼續接受治療。

賀哲回到這個自己從小長大的地方,熟悉感撲麵而來。

那些已經遠去模糊的記憶,漸漸地清晰起來。

等賀紫和輕輕都回房洗澡休息時,江楓來到賀哲的房間。

“飛機上翁嬌嬌說的朋友,會不會是喬厲琛?”江楓問賀哲。

賀哲點頭:“應該是。”

“我們出賣了他,他卻在關鍵時候,安排了人來救我們。”江楓心裏很不是滋味。

賀哲沉悶著,沒說話。

“我想回去。”江楓最後,還是說出口。

賀哲深深地看著他,許久後,才說道:“我去,你留在這裏照顧輕輕。”

“我去,這本應該是我的責任。”他為了救妹妹,出賣了喬厲琛。

現在去救喬厲琛,也應該是他這個哥哥的責任。

“你身手沒我好,對那個假喬厲琛,還有那個組織,你也沒有我瞭解。所以,我去最合適。”賀哲起身,看著他:“輕輕也更需要你。”

他們兄妹倆分開這麽多年,輕輕很需要這個雙胞胎哥哥的陪伴。

江楓不同意:“你是她老公,你留下來陪她。”

兩人誰也不讓步,最後,隻能決定兩人一起回去,趁著林墨還沒從醫院回來,就離開。

不然,林墨也會跟著一起去。

(本章完)說的是什麽,臉上的迷茫退去,她頹廢地笑著:“好處?什麽好處不重要,關鍵是我們都想讓他死。”她的目光明亮清澈,如果不是知道她跟李總的糾葛,他倒有些懷疑瓊玖知道了些什麽,想到這裏,季向鴻自嘲地冷笑,怎麽可能。瓊玖低著頭說:“剛才用了你一張紙,卡號和密碼我都寫上麵了,應該夠還你了,我們兩清了”,嗓子刺疼,她硬著語氣說下去,“煩請季少以後離我遠點。”她推開他的手臂,一步步朝樓下走去。敞開的門近在眼前,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