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情調

的她,低淺地說:“你離開這裏吧。”沈瓊玖迷茫地望著他,蘇瑾城猛地撲過來,兩人摔倒在床上,他咬牙切齒地盯著她的眼:“被季向鴻睡了,你還有臉待在這裏麽?滾!”他眼底滿是憂傷,說出的話卻是傷人的:“城郊那家翡翠坊,算是我睡了你八年的酬勞。”可蘇瑾城卻不知道,那家翡翠坊被砸了。她像隻過街老鼠般,人人喊打。她拚命地奔跑,聽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她抬頭在大螢幕上看到她的不雅照,微博上在爆料她是如何不擇手段謀取季...“那個,你是男人,我一個女人能把你怎麽著!”終於,白艾沒有失去保護自己的本能,口齒恢複了伶俐。

??????(????????nh????2016&#;www.iaoshuo2016.comi

(????)

男人薄唇微微一勾,幽深的眸子裏麵帶著令人沉迷的魅惑感,他那種獨特到令人骨子都能酥掉的磁性嗓音含笑緩緩道:“看來你是把昨晚的事給忘了!”

白艾睜著一雙美眸,略帶心虛的看了他一眼。

“你昨晚被你後媽和你親姐算計,送上了佟老頭的床,這事,你應該還記得吧?”齊銘赫一幅看好戲般,挑眉幽幽道。

白艾點頭,她還記得這事。隻是那個老頭姓佟?

“我不知道你們在床上發生了什麽事,但我知道佟老頭對這方麵的要求特別高,所以他把你打昏後,給你餵了大量的促進這方麵的藥物”到這裏,齊銘赫故意停頓下來,一雙深邃的黑眸鎖在白艾漸漸蒼白的俏麗臉蛋上,唇角勾起的弧度越發深了。(????)

白艾腦門轟轟的,難道自己真的被那個老頭無休無止的侵犯了?

完了,完了!

一想到這,白艾唇瓣直顫,胃裏似有什麽東西翻湧著。

“你應該知道,那種藥物大量的使用後,會讓人的身體變得很瘋狂。而且佟老頭想要的就是這種效果。”齊銘赫繼續一本正經地道。

白艾聽到這裏,臉上的血色驀地被抽離,她慘白著臉,腦仁直疼。

她本就是藥劑師,而且製了一些特效藥物在網上賣,她深知服用了大量的催情藥物後會變得如何的瘋魔。

被一個老頭侵犯本就夠惡心了,而且還是讓她自己主動的,無比放蕩的讓老頭侵犯,這足以成為她這輩子都揮之不去的噩夢。

看著她的反應,喬銘赫眸底蓄著笑,他繼續幽幽的道:“幸好,我趁著你在藥效發揮作用前,闖了進來,把你從虎口救了下來。”

聞言,白艾猛地大舒一口氣,抬眸略帶感激的看著他,臉上的氣血也慢慢地恢複了過來。

她心有餘悸地拍著自己的胸脯,真是好驚險,要是真變得那麽浪蕩,和一個老頭,那她還不如死了算了!

“但是呢!”喬銘赫又幽幽地傳來一句,語帶委屈之意:“你藥效發作起來實在太猛,把我按倒在床就”

喬銘赫又故意到一半不了,似有意讓白艾自己去腦補當時的場麵。

剛舒一口氣的白艾,心髒又猛地提到了嗓子眼。

她驚愕不已的看著眼前這個貌似透著一臉陰謀詭計的矜貴男人,怎麽覺得自己是剛出了虎口,又入狼穴呢!

純粹是欺負她被打暈迷後完全沒有了記憶!

“那個”白艾被眼前這個男人黑眸中似饒有興致,又似邪魅的笑意,刺得胸口有點被堵,又開始結巴了。

“那個什麽?”喬銘赫邪魅的挑了挑眉,黑眸牢牢地鎖在她的俏臉上。

白艾捏了捏裙角,眉心也微微擰了起來,偽裝出很有底氣的道:“你可是男的,就算我有被藥物所控,也不可能敵得過你。而且,你可以直接把我送到醫院去啊!”

喬銘赫眸光微微眯了眯:“當時的你,我可控製不了,如一頭饑渴了十十夜的狼,撲上來就猛撕扯我的衣服”

著,喬銘赫指了指地毯上那件真被扯爛的襯衫。

白艾吞了吞口水,實在想不出他嘴裏所的那個真瘋狂到無人能阻的人是自己。我爸爸肯定饒不了他,你也不希望他再死一次吧。”“當然,如果你不願意,我可以想其他辦法。”葉翡轉身離開,身後傳來沈瓊玖沙啞微顫的聲音:“時間地點。”“明晚八點金屋。”金屋的包間裏,酒喝了一瓶又一瓶,季向鴻胃裏火燒火燎,可李總的態度始終不明朗,就在他準備再次舉杯時,昏暗的光線從門口湧進,一位穿著月白旗袍的姑娘搖曳生姿地走了進來,細長的脖頸間係了條玫瑰紅的絲巾,李總渾濁的眼睛微眯著,一瞬不瞬地盯著她。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