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788章 查到線索

司儀的嘴巴翕合,說著:“季少拿下了泉城老城區的開發權,相當於如同1/4的泉城是他的,他以這半壁江山為聘禮,要娶葉家的千金。”沈瓊玖皺眉想了想,老城區開發這幾個字眼似乎在什麽地方見過,她拍了拍疼的快要裂開的腦袋,如遭雷擊愣在那裏。她彷彿看見昨夜就在這個房間裏,李總笑的猙獰且癲狂,點燃的煙頭摁在她不著寸縷的背上,他說這叫踏雪尋梅。血從皮開肉綻的燙痕中滴落,血肉模糊像極了點點紅梅,她疼的滿頭大汗,卻笑著...“她給你打電話,告訴你這邊有組織的訊息?”林墨覺得不可能。

賀紫怎麽可能打電話讓喬厲琛過來?

除非是組織的人讓她打的?

但如果是組織中的人,那他們為何突然帶走賀哲他們?

而且他們也正在找賀哲他們,難不成這一切都是在演戲?

林墨覺得這不可能,因為輕輕在組織的手裏,組織讓他們幹嘛,他們都會乖乖聽話。

所以組織根本沒必要演這麽一出戲!

“嗯!是發生什麽事了嗎?”喬厲琛看出他的臉色有變,問道。

林墨眉頭緊擰,問道:“你還記得具體是哪一天打來的電話嗎?你有聽到的確是她的聲音嗎?”

“是她的聲音。”喬厲琛拿出手機,翻著通話記錄。

找到了那通電話,是十天前。

林墨接過來一看,三天前,那時賀紫他們已經不見七天了。

“到底發生什麽事了?”喬厲琛又問道。

林墨擰眉:“賀紫不見了,我這幾天一直在找她。”

他並沒有說賀哲和林墨的事。

“不見了?”喬厲琛也感意外:“一直聯係不上嗎?”

“是啊!”林墨看著這通陌生的號碼,用喬厲琛的手機打過去。

但過了很久,也沒有人接聽。

他不死心,又接著打了幾遍。

“我來查這手機號的位置。”說著,喬厲琛打了一通電話出去,讓人查。

沒過多久,對方便回電話過來。

“這部手機的目前位置在南沙街,隻能定位到大概的位置。”

喬司琛按的擴音,林墨也聽到了。

他立即就要去找賀紫,喬司琛叫住他:“等等!”

“怎麽了?”

喬司琛凝眉:“你說,賀紫已經消失十天了,但卻在三天前給我打電話,讓我過來。她既然可以聯係外麵的人,為什麽不聯係你?”

聞言,林墨也驀地意識到這可能是場陷井。

“不過,不管對方的用意是什麽,我都必須去一趟。”喬厲琛說完,讓助理去安排人手,提前把南沙街包圍。

南沙街很偏僻,周圍的房子都很矮,人也很少。

喬厲琛讓保鏢一家一家的敲門去問,並繼續打電話,聽手機在什麽地方發出聲響。

最後,在中間的一家院子裏找到了手機的主人。

手機的主人癱瘓在床,手機一直在響,但他根本夠不著,接不到電話。

大家推門進去,看到房間裏這個癱瘓的老人,還有這部手機。

“這是你的手機嗎?”林墨立刻上前,拿起手機,用當地的語言問他。

老人眨了眨眼,表示是自己的。

林墨回頭和喬厲琛對視了一眼,便開始翻看手機。

手機裏的確有一通三天前打給喬厲琛的電話。

“這通電話,是你拔出去的嗎?”他問。

把手機遞到老人的麵前,讓他看手機螢幕上的電話號碼。

老人搖頭,歪了的嘴角顫抖著吐詞不清:“不……是。”

“不是你,那是誰?”林墨繼續用本地的語言問他。

老人依然是搖頭,眼神也有些呆滯,可能說了話的原因,歪著的嘴角開始流口水。

“去找找照顧他的家人。”喬厲琛對手下說道。

很快,從鄰居那裏得知,這個老人是由傭人照顧,家人都沒有在。

去菜市場買菜回來的傭人,剛進院子,看到這麽多的人,立刻轉身就跑。

(本章完)

“她給你打電話,告訴你這邊有組織的訊息?”林墨覺得不可能。

賀紫怎麽可能打電話讓喬厲琛過來?

除非是組織的人讓她打的?

但如果是組織中的人,那他們為何突然帶走賀哲他們?

而且他們也正在找賀哲他們,難不成這一切都是在演戲?

林墨覺得這不可能,因為輕輕在組織的手裏,組織讓他們幹嘛,他們都會乖乖聽話。

所以組織根本沒必要演這麽一出戲!

“嗯!是發生什麽事了嗎?”喬厲琛看出他的臉色有變,問道。

林墨眉頭緊擰,問道:“你還記得具體是哪一天打來的電話嗎?你有聽到的確是她的聲音嗎?”

“是她的聲音。”喬厲琛拿出手機,翻著通話記錄。

找到了那通電話,是十天前。

林墨接過來一看,三天前,那時賀紫他們已經不見七天了。

“到底發生什麽事了?”喬厲琛又問道。

林墨擰眉:“賀紫不見了,我這幾天一直在找她。”

他並沒有說賀哲和林墨的事。

“不見了?”喬厲琛也感意外:“一直聯係不上嗎?”

“是啊!”林墨看著這通陌生的號碼,用喬厲琛的手機打過去。

但過了很久,也沒有人接聽。

他不死心,又接著打了幾遍。

“我來查這手機號的位置。”說著,喬厲琛打了一通電話出去,讓人查。

沒過多久,對方便回電話過來。

“這部手機的目前位置在南沙街,隻能定位到大概的位置。”

喬司琛按的擴音,林墨也聽到了。

他立即就要去找賀紫,喬司琛叫住他:“等等!”

“怎麽了?”

喬司琛凝眉:“你說,賀紫已經消失十天了,但卻在三天前給我打電話,讓我過來。她既然可以聯係外麵的人,為什麽不聯係你?”

聞言,林墨也驀地意識到這可能是場陷井。

“不過,不管對方的用意是什麽,我都必須去一趟。”喬厲琛說完,讓助理去安排人手,提前把南沙街包圍。

南沙街很偏僻,周圍的房子都很矮,人也很少。

喬厲琛讓保鏢一家一家的敲門去問,並繼續打電話,聽手機在什麽地方發出聲響。

最後,在中間的一家院子裏找到了手機的主人。

手機的主人癱瘓在床,手機一直在響,但他根本夠不著,接不到電話。

大家推門進去,看到房間裏這個癱瘓的老人,還有這部手機。

“這是你的手機嗎?”林墨立刻上前,拿起手機,用當地的語言問他。

老人眨了眨眼,表示是自己的。

林墨回頭和喬厲琛對視了一眼,便開始翻看手機。

手機裏的確有一通三天前打給喬厲琛的電話。

“這通電話,是你拔出去的嗎?”他問。

把手機遞到老人的麵前,讓他看手機螢幕上的電話號碼。

老人搖頭,歪了的嘴角顫抖著吐詞不清:“不……是。”

“不是你,那是誰?”林墨繼續用本地的語言問他。

老人依然是搖頭,眼神也有些呆滯,可能說了話的原因,歪著的嘴角開始流口水。

“去找找照顧他的家人。”喬厲琛對手下說道。

很快,從鄰居那裏得知,這個老人是由傭人照顧,家人都沒有在。

去菜市場買菜回來的傭人,剛進院子,看到這麽多的人,立刻轉身就跑。

(本章完)

“她給你打電話,告訴你這邊有組織的訊息?”林墨覺得不可能。

賀紫怎麽可能打電話讓喬厲琛過來?

除非是組織的人讓她打的?

但如果是組織中的人,那他們為何突然帶走賀哲他們?

而且他們也正在找賀哲他們,難不成這一切都是在演戲?

林墨覺得這不可能,因為輕輕在組織的手裏,組織讓他們幹嘛,他們都會乖乖聽話。

所以組織根本沒必要演這麽一出戲!

“嗯!是發生什麽事了嗎?”喬厲琛看出他的臉色有變,問道。

林墨眉頭緊擰,問道:“你還記得具體是哪一天打來的電話嗎?你有聽到的確是她的聲音嗎?”

“是她的聲音。”喬厲琛拿出手機,翻著通話記錄。

找到了那通電話,是十天前。

林墨接過來一看,三天前,那時賀紫他們已經不見七天了。

“到底發生什麽事了?”喬厲琛又問道。

林墨擰眉:“賀紫不見了,我這幾天一直在找她。”

他並沒有說賀哲和林墨的事。

“不見了?”喬厲琛也感意外:“一直聯係不上嗎?”

“是啊!”林墨看著這通陌生的號碼,用喬厲琛的手機打過去。

但過了很久,也沒有人接聽。

他不死心,又接著打了幾遍。

“我來查這手機號的位置。”說著,喬厲琛打了一通電話出去,讓人查。

沒過多久,對方便回電話過來。

“這部手機的目前位置在南沙街,隻能定位到大概的位置。”

喬司琛按的擴音,林墨也聽到了。

他立即就要去找賀紫,喬司琛叫住他:“等等!”

“怎麽了?”

喬司琛凝眉:“你說,賀紫已經消失十天了,但卻在三天前給我打電話,讓我過來。她既然可以聯係外麵的人,為什麽不聯係你?”

聞言,林墨也驀地意識到這可能是場陷井。

“不過,不管對方的用意是什麽,我都必須去一趟。”喬厲琛說完,讓助理去安排人手,提前把南沙街包圍。

南沙街很偏僻,周圍的房子都很矮,人也很少。

喬厲琛讓保鏢一家一家的敲門去問,並繼續打電話,聽手機在什麽地方發出聲響。

最後,在中間的一家院子裏找到了手機的主人。

手機的主人癱瘓在床,手機一直在響,但他根本夠不著,接不到電話。

大家推門進去,看到房間裏這個癱瘓的老人,還有這部手機。

“這是你的手機嗎?”林墨立刻上前,拿起手機,用當地的語言問他。

老人眨了眨眼,表示是自己的。

林墨回頭和喬厲琛對視了一眼,便開始翻看手機。

手機裏的確有一通三天前打給喬厲琛的電話。

“這通電話,是你拔出去的嗎?”他問。

把手機遞到老人的麵前,讓他看手機螢幕上的電話號碼。

老人搖頭,歪了的嘴角顫抖著吐詞不清:“不……是。”

“不是你,那是誰?”林墨繼續用本地的語言問他。

老人依然是搖頭,眼神也有些呆滯,可能說了話的原因,歪著的嘴角開始流口水。

“去找找照顧他的家人。”喬厲琛對手下說道。

很快,從鄰居那裏得知,這個老人是由傭人照顧,家人都沒有在。

去菜市場買菜回來的傭人,剛進院子,看到這麽多的人,立刻轉身就跑。

(本章完)不的殺了他,卻因他養了幾年小葉瓷而忍了下來,最終隻是跟李銳斷了聯係,沒人知道他們這層關係。而瓊玖是在李總喝醉時聽他說的,她自嘲的笑了笑:“他折磨我、虐待我,我恨他,恨不得殺了他,可葉宏威脅我放過他,我一個無權無勢無依無靠的女人,隻有一條賤命,我拿什麽跟葉宏鬥?葉宏?他毀了我的婚姻,傷了我最愛的人,我早就對他恨之入骨。”她一心求死,她怕死,可她不怕替季向鴻死。季向鴻眼底有滔天的恨意:“蘇瑾城?沈瓊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