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她撞人了

有緣份。“我妹妹從小就心善,她會那麽做,我一點也不意外。”江楓說道:“對了,不知道林墨有沒有告訴你,帶走喬厲琛的是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當初也是和喬厲琛一起關在基地裏,輕輕也見過那個人。隻是當初那個假喬厲琛還沒有意識,像是一個工具人。”喬董事長點頭:“這個,林墨都說了。”“所以,我覺得他們帶走了喬厲琛,極大可能是假喬厲琛會偽裝成喬厲琛回來。”江楓分析道。喬董事長也這麽認為,但他擔心的是,對方會先除...沈瓊玖不甘心,她用半條命換來的合同,卻成了季向鴻送給葉翡的聘禮,可不甘心又能怎樣呢!

她把自己窩在房間裏,喝的昏天暗地,滿腦子都是季向鴻吻葉翡的畫麵,一瓶瓶的酒灌下去,酒瓶歪到一地,灑出來的酒滴在燈光的折射下像極了淚滴。

一輛車從遠處駛來,車燈照在斑駁的鏤空雕花大門上,也照在門前蹲著的沈瓊玖身上,他們隔著車玻璃凝視著彼此,沈瓊玖忘了躲閃,而季向鴻是從未想過減速。

破舊的鐵門咣當一聲響,眼前再沒那個人的身影,季向鴻從車中下來,高定的皮鞋踩在雜草叢上,居高臨下地瞧著夾縫中狼狽的沈瓊玖。

沈瓊玖感覺渾身的骨頭都要被撞碎了,她靠在鏽跡斑斑的貼門上,仰起頭自嘲似的望著他笑:“你還不如撞死我呢?”

季向鴻的視線落到院內,原本修葺整齊的院落如同雜草叢生,他漠然地說:“你配死在這裏麽?”

雜草劃傷她的手臂,沈瓊玖知道自己不可饒恕,也不辯解,半醉半醒地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衣角,季向鴻卻躲開了。

她自嘲輕笑,這場景是如此的相似,那年地震她被困在廢墟裏,冰冷的雨水裏滿是死亡的氣息,她以為她要死了,蘇瑾城卻撐著一把傘朝她走來,笑的慈悲:“想活麽?”

她點了點頭,他給了她一條命,她為他毀了季家。

沈瓊玖有些失落的垂下手臂:“聽說你跟葉翡訂婚了?”

季向鴻嘴唇輕抿,沉默。

心像是被挖去一塊,沈瓊玖有些哽咽:“葉翡能為你做的,我也能。”

季向鴻像聽到了一個好笑的笑話,蠻橫地捏著她皮包骨的胳膊將她從夾縫裏拽出來,眼底帶著玩世不恭的笑意:“葉翡能幫我拿到泉城1/4的開發權,就算李總把你榨幹你也不值這個價。”

沈瓊玖的心隱隱作痛,下一秒就被推了出去,狠狠地摔在荊棘叢中。

“如果你以後再來這裏,我打斷你的腿。”

車被重新啟動,季向鴻冷峻的側臉在沈瓊玖麵前一閃而過,沒過多久一輛粉色的車朝這邊開來。

沈瓊玖的瞳孔放大,在刺眼的燈光照耀下,顯的驚恐且迷茫,葉翡很鎮定地將車從她身上碾了過去。

撕心裂肺的慘叫劃破天際,沈瓊玖恍然間看到二樓那突然拉開的窗簾,還有那人緊張的神色。

“你還不如撞死我呢?”

“如果你以後再來這裏,我打斷你的腿。”

“瓊玖!”

忽遠忽近的聲音飄渺空靈,沈瓊玖渾渾噩噩地砸向大地,血蜿蜒了一地。

“我撞人了,撞人了。”

葉翡瑟瑟發抖地從車裏栽下來,蜷縮在車邊,哭著呢喃。

“沒事。”

季向鴻心痛地望著那攤血泊,懷裏抱著的卻是顫抖害怕的葉翡。

沈瓊玖失去意識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是“沒事”。

是葉翡撞了人沒事?還是她死了沒事?鋪天蓋地的黑朝她襲來,她累了,不願去深究了。後視鏡裏頹廢的季向鴻,臉上溫潤的笑漸漸變冷,抬手撥了個電話:“葉翡,沈瓊玖我已經帶走了,但友情提示,要拴住季向鴻,隻當名義上的季太太可不行,我這個弟弟我最清楚,他很負責任。”車聲消失了很久,季向鴻才被一陣手機振動驚醒,他疲憊地接起,是葉翡問他在哪兒。那夜,沈瓊玖放棄了求生的念頭,那夜,季向鴻醉的不省人事,葉翡將婚房砸了個稀巴爛。蘇瑾城的手從瓊玖身上的傷痕一寸寸滑過,眼神越來越冷,他低淺的聲音帶著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