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從此路人

。她慢慢地睜開了眼,看著眼前這豪華的臥室,有一種夢在異鄉的感覺。她身體動了動,想要舒展下痠痛無比的四肢,卻無意間碰到溫溫熱熱的東西。偏頭看去,一張俊美得令人窒息的屬於男人的臉,猝不及防的出現在她的眼前。深邃的臉部輪廓,濃黑而硬朗的眉宇,緊閉著的眸,線條完美性感的薄唇,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完美到令人隻看一眼,就能銘記於心。再往下看,男人暴露在空氣中健碩的胸膛,充滿著雄性的氣息白艾的腦袋轟地炸開了,身...“我說什麽你聽不懂?”他彎腰逼近她,捏著她的腿,看著她額頭冷汗涔涔,他挖苦,“拒絕出國治療,刻骨訓練走路,不就是為了留在李總身邊伺候麽?沈瓊玖,你的目的達到了。”

沈瓊玖嘴唇咬的發白,掙不脫,逃不掉。

“我說我是為了你,你信麽?”

她盯著他那那雙冰冷深邃的眼睛,季向鴻不知道她又耍什麽花招,譏諷的話到了唇邊卻被打斷,沈瓊玖突然低著頭笑了,“我自己都不信。”

不信,不傷。

季向鴻懊惱地起身,厭惡地睨了她一眼:“你憑什麽覺得我季向鴻會要一個不幹淨的情婦。”

“情婦?”沈瓊玖自嘲地笑了,手指下意識地攥緊被單,抬頭眼中含著破碎的笑,“那你以後可要離我遠點,我隨便給李總吹點枕邊風,葉家這棵大樹你就抱不穩了。”

“那你試試?是你的枕邊風有用,還是我先宰了他!”

季向鴻的眼神肅殺,甩門離開。

沈瓊玖虛脫地癱在床上,忽想起季向鴻那句‘李總接你回家’,她伸手拉開抽屜,手指發顫地化妝,化妝鏡中柳眉紅唇,她想有些事該做了。

“真漂亮!”

沈瓊玖抬頭,看到妝容清麗的葉翡,還有她身後的……季向鴻。

李總真像是一個盡職盡責的叔叔,替瓊玖辦完出院手續,從人群中擠進來,笑盈盈地接過輪椅,推著:“瓊玖啊,以後待在家裏別亂跑,叔叔會多關心你的。”然後抬頭,笑的意味深長,“小翡呀,給你添麻煩了。”

兩人客氣了幾句,季向鴻始終冰冷,李總忌憚他,倒也不主動招惹他。

“瓊玖,現在社會治安不太好,你又雙腿不方便,還是少出來為好,如果你覺的悶,可以來我家。”

她炫耀似的挽著季向鴻的胳膊,親昵地將頭靠在他肩膀上,“忘了告訴你,我已經搬到季家了,所以你找我是來季家,不是葉家。”

“其實季家葉家又有什麽區別,你要是想來,我讓向鴻去接你,好麽?季先生?”葉翡仰起臉,笑嘻嘻地看著季向鴻。

“家裏的事情你做主就好。”

季向鴻不著痕跡地抽出胳膊,看了看腕錶:“下班我來接你。”

他轉身就要離開,胳膊卻被扯住,他回頭,目光落到葉翡手上,她兩隻手很不捨地抱著他的手腕,在他反應過來之前,湊近踮起腳尖飛快地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害羞地低著頭:“你晚飯想吃什麽?”

李總打趣:“葉翡如此賢惠,向鴻你好福氣。”

季向鴻低頭,溫柔地在葉翡額頭吻了吻,餘光卻是落到沈瓊玖臉上。

指甲深陷掌心,沈瓊玖努力克製住不讓自己情緒外泄,卻聽到他柔和的嗓音,他說:“等我回來做。”

心驀然一疼,瓊玖僵坐著才能緩解那種痙攣的疼痛。

很久前,她午夜下班,推開門聞到撲鼻的粥香,季向鴻揉著惺忪的睡眼坐起,笑容明朗:“瓊玖,我今天學會了煲粥。”

那時他們明明吵的天崩地裂,可他總記不住似的,為她學做飯。

可她呢?她毀了季家,正準備全身而退。

“瓊玖。”

李總理了理西裝,粉色的U盤從西裝口袋露出,他目光威脅。

沈瓊玖無所畏懼,卻配合:“走吧,叔叔。”時後,飛機降落在海城賀宅。賀紫這些年一直在國外,家裏都是交給老管家在打理。公司,早就被姑姑搶去,她也沒有心情和精力去搶回來。一落地,賀紫一直緊繃的心,鬆懈下來。曆時五年,她終於找到了哥哥,江楓哥哥,還有輕輕。他們終於平安的回到了這個家。林墨聯係了醫院的人,送翁嬌嬌去醫院繼續接受治療。賀哲回到這個自己從小長大的地方,熟悉感撲麵而來。那些已經遠去模糊的記憶,漸漸地清晰起來。等賀紫和輕輕都回房洗澡休息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