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790章 賀紫在哪裏

???2016&#;www.iaoshuo2016.comi(????)男人薄唇微微一勾,幽深的眸子裏麵帶著令人沉迷的魅惑感,他那種獨特到令人骨子都能酥掉的磁性嗓音含笑緩緩道:“看來你是把昨晚的事給忘了!”白艾睜著一雙美眸,略帶心虛的看了他一眼。“你昨晚被你後媽和你親姐算計,送上了佟老頭的床,這事,你應該還記得吧?”齊銘赫一幅看好戲般,挑眉幽幽道。白艾點頭,她還記得這事。隻是那個老頭姓佟?“我不知...傭人約楊沛玲見麵,對方剛開始不同意,後來傭人又磨了很久,對方纔同意第二天下午見麵。

隨後,傭人便被喬厲琛的人控製住,直到第二天下午。

雙方約在市區的一家咖啡館見麵,喬厲琛的人很早就來到咖啡館,充當客人。

喬厲琛和林墨也坐在離傭人比較近的一桌,等著楊沛玲。

在兩點四十分的時候,楊沛玲來了。

她穿著一件米色外套,黑色的長發紮成了一個馬尾,看起來很精神,生活得也不錯。

傭人一看到她,立刻起身朝她揮手:“沛玲,這裏。”

聽到她的召喚,楊沛玲朝她看過來,揚唇一笑,快步走過來。

喬厲琛的人沒有動,等楊沛玲走近。

“沛玲,你要喝點什麽?”傭人笑問道。

“一杯咖啡就可以!”

“好!”傭人揮手,讓服務員過來。

服務員過來後,傭人用蹩腳的當地語言讓服務員上一杯咖啡。

楊沛玲坐下後,脫下外套,看向傭人:“為什麽非要約出來見麵?”

“就是好久沒見到你,想你了。”傭人笑嘻嘻說道。

楊沛玲聞言,笑了。

“以前怎麽沒見你嘴這麽甜?”

傭人頓覺有些心虛,笑道:“哪有!”

兩人像以前一樣,閑聊了一會兒,傭人才開口問道:“對了,你之前為什麽讓我打那通電話啊?”

楊沛玲眼神閃爍了一下,道:“唉,都過去的事了,不要提了。”

“可是,你讓我打的那通電話,給我帶來了不少的麻煩。”傭人說道。

“什麽麻煩?”楊沛玲立刻警覺地看著她。

“就是之前有人到我現在工作的老頭家找我,不過我機靈,看到院子裏有人,便跑了。”傭人說道。

“哦,那就好!”楊沛玲大鬆一口氣:“那你現在別回去了,我替你重新找個工作吧!”

聽她這麽說,傭人有種背叛了對方的愧疚感。

她虛虛地看向不遠處坐著的喬厲琛和林墨。

不確定他們讓自己這樣一直和楊沛玲要聊到什麽時候。

“不用了吧!”傭人說道:“我現在有了一筆錢,可能過段時間就會回國。”

“是說我之前給你的那筆錢嗎?”楊沛玲心頭隱隱有些不安,她是給了對方一筆錢,但並不是很多。

並不足以讓對方現在就回國去。

“不是的。”傭人端起咖啡杯,心虛地喝了一口。

“那是?”楊沛玲疑惑。

“是他們給的!”傭人突然指向她身後的喬厲琛和林墨。

楊沛玲回頭一看,臉色猛地一變,本能地起身就要跑。

但喬厲琛的保鏢一下子按住她,她逃無可逃。

很快,她便被押上了車。

傭人也被送上了車,車子朝著一處車庫開去。

到後,楊沛玲被狠狠推下來,傭人也跟著下車。

楊沛玲看向她,怒聲質問道:“你為什麽出賣我?”

傭人眼神閃爍了一下,但還是回應道:“你叫我打那通電話的時候,不就應該知道會讓我陷入險境。所以準確說來,是你出賣我!”

聞言,楊沛玲竟一時無言以對。

喬厲琛沒什麽耐心,直接讓手下對楊沛玲用刑。

傭人在一旁看著楊沛玲被打得頭破血流,眉心直跳。

“說吧,賀紫在哪裏?”喬司寒厲聲逼問道。

(本章完)

傭人約楊沛玲見麵,對方剛開始不同意,後來傭人又磨了很久,對方纔同意第二天下午見麵。

隨後,傭人便被喬厲琛的人控製住,直到第二天下午。

雙方約在市區的一家咖啡館見麵,喬厲琛的人很早就來到咖啡館,充當客人。

喬厲琛和林墨也坐在離傭人比較近的一桌,等著楊沛玲。

在兩點四十分的時候,楊沛玲來了。

她穿著一件米色外套,黑色的長發紮成了一個馬尾,看起來很精神,生活得也不錯。

傭人一看到她,立刻起身朝她揮手:“沛玲,這裏。”

聽到她的召喚,楊沛玲朝她看過來,揚唇一笑,快步走過來。

喬厲琛的人沒有動,等楊沛玲走近。

“沛玲,你要喝點什麽?”傭人笑問道。

“一杯咖啡就可以!”

“好!”傭人揮手,讓服務員過來。

服務員過來後,傭人用蹩腳的當地語言讓服務員上一杯咖啡。

楊沛玲坐下後,脫下外套,看向傭人:“為什麽非要約出來見麵?”

“就是好久沒見到你,想你了。”傭人笑嘻嘻說道。

楊沛玲聞言,笑了。

“以前怎麽沒見你嘴這麽甜?”

傭人頓覺有些心虛,笑道:“哪有!”

兩人像以前一樣,閑聊了一會兒,傭人才開口問道:“對了,你之前為什麽讓我打那通電話啊?”

楊沛玲眼神閃爍了一下,道:“唉,都過去的事了,不要提了。”

“可是,你讓我打的那通電話,給我帶來了不少的麻煩。”傭人說道。

“什麽麻煩?”楊沛玲立刻警覺地看著她。

“就是之前有人到我現在工作的老頭家找我,不過我機靈,看到院子裏有人,便跑了。”傭人說道。

“哦,那就好!”楊沛玲大鬆一口氣:“那你現在別回去了,我替你重新找個工作吧!”

聽她這麽說,傭人有種背叛了對方的愧疚感。

她虛虛地看向不遠處坐著的喬厲琛和林墨。

不確定他們讓自己這樣一直和楊沛玲要聊到什麽時候。

“不用了吧!”傭人說道:“我現在有了一筆錢,可能過段時間就會回國。”

“是說我之前給你的那筆錢嗎?”楊沛玲心頭隱隱有些不安,她是給了對方一筆錢,但並不是很多。

並不足以讓對方現在就回國去。

“不是的。”傭人端起咖啡杯,心虛地喝了一口。

“那是?”楊沛玲疑惑。

“是他們給的!”傭人突然指向她身後的喬厲琛和林墨。

楊沛玲回頭一看,臉色猛地一變,本能地起身就要跑。

但喬厲琛的保鏢一下子按住她,她逃無可逃。

很快,她便被押上了車。

傭人也被送上了車,車子朝著一處車庫開去。

到後,楊沛玲被狠狠推下來,傭人也跟著下車。

楊沛玲看向她,怒聲質問道:“你為什麽出賣我?”

傭人眼神閃爍了一下,但還是回應道:“你叫我打那通電話的時候,不就應該知道會讓我陷入險境。所以準確說來,是你出賣我!”

聞言,楊沛玲竟一時無言以對。

喬厲琛沒什麽耐心,直接讓手下對楊沛玲用刑。

傭人在一旁看著楊沛玲被打得頭破血流,眉心直跳。

“說吧,賀紫在哪裏?”喬司寒厲聲逼問道。

(本章完)

傭人約楊沛玲見麵,對方剛開始不同意,後來傭人又磨了很久,對方纔同意第二天下午見麵。

隨後,傭人便被喬厲琛的人控製住,直到第二天下午。

雙方約在市區的一家咖啡館見麵,喬厲琛的人很早就來到咖啡館,充當客人。

喬厲琛和林墨也坐在離傭人比較近的一桌,等著楊沛玲。

在兩點四十分的時候,楊沛玲來了。

她穿著一件米色外套,黑色的長發紮成了一個馬尾,看起來很精神,生活得也不錯。

傭人一看到她,立刻起身朝她揮手:“沛玲,這裏。”

聽到她的召喚,楊沛玲朝她看過來,揚唇一笑,快步走過來。

喬厲琛的人沒有動,等楊沛玲走近。

“沛玲,你要喝點什麽?”傭人笑問道。

“一杯咖啡就可以!”

“好!”傭人揮手,讓服務員過來。

服務員過來後,傭人用蹩腳的當地語言讓服務員上一杯咖啡。

楊沛玲坐下後,脫下外套,看向傭人:“為什麽非要約出來見麵?”

“就是好久沒見到你,想你了。”傭人笑嘻嘻說道。

楊沛玲聞言,笑了。

“以前怎麽沒見你嘴這麽甜?”

傭人頓覺有些心虛,笑道:“哪有!”

兩人像以前一樣,閑聊了一會兒,傭人才開口問道:“對了,你之前為什麽讓我打那通電話啊?”

楊沛玲眼神閃爍了一下,道:“唉,都過去的事了,不要提了。”

“可是,你讓我打的那通電話,給我帶來了不少的麻煩。”傭人說道。

“什麽麻煩?”楊沛玲立刻警覺地看著她。

“就是之前有人到我現在工作的老頭家找我,不過我機靈,看到院子裏有人,便跑了。”傭人說道。

“哦,那就好!”楊沛玲大鬆一口氣:“那你現在別回去了,我替你重新找個工作吧!”

聽她這麽說,傭人有種背叛了對方的愧疚感。

她虛虛地看向不遠處坐著的喬厲琛和林墨。

不確定他們讓自己這樣一直和楊沛玲要聊到什麽時候。

“不用了吧!”傭人說道:“我現在有了一筆錢,可能過段時間就會回國。”

“是說我之前給你的那筆錢嗎?”楊沛玲心頭隱隱有些不安,她是給了對方一筆錢,但並不是很多。

並不足以讓對方現在就回國去。

“不是的。”傭人端起咖啡杯,心虛地喝了一口。

“那是?”楊沛玲疑惑。

“是他們給的!”傭人突然指向她身後的喬厲琛和林墨。

楊沛玲回頭一看,臉色猛地一變,本能地起身就要跑。

但喬厲琛的保鏢一下子按住她,她逃無可逃。

很快,她便被押上了車。

傭人也被送上了車,車子朝著一處車庫開去。

到後,楊沛玲被狠狠推下來,傭人也跟著下車。

楊沛玲看向她,怒聲質問道:“你為什麽出賣我?”

傭人眼神閃爍了一下,但還是回應道:“你叫我打那通電話的時候,不就應該知道會讓我陷入險境。所以準確說來,是你出賣我!”

聞言,楊沛玲竟一時無言以對。

喬厲琛沒什麽耐心,直接讓手下對楊沛玲用刑。

傭人在一旁看著楊沛玲被打得頭破血流,眉心直跳。

“說吧,賀紫在哪裏?”喬司寒厲聲逼問道。

(本章完)瓊玖。他跑過去,看到的是被燒傷的葉翡。葉翡看到他,先是眼睛一亮,接著解恨地笑著:“你來遲了,我把她燒死了,燒死了,哈哈哈。”“燒死了,燒死了!”她掙紮著,哀怨地喊著。季向鴻不知道葉翡是怎麽來這裏的,也不知道她斷了雙腿是怎麽放火燒了蘇家的,他隻想知道沈瓊玖在哪兒,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向鴻,你別去,別去。”葉翡嗚咽著,抱著他的胳膊不撒手,就像討要棒棒糖的孩子,她這樣多半是瘋了。季向鴻甩開她,從消防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