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扳倒李家

一點最擔心的,就是怕兒子等不到他去救他的那一刻。但縱使他現在遍佈關係網,派了很多人出去,但想要找到兒子,難度還是很大。“你這邊可以具體說說,那個假喬厲琛那邊所有的一切嗎?聽林墨說,你們當時和他在一起待過一段時間。”喬董事長說道。“好!”江楓點頭,把之前被假喬厲琛抓去,和他待在一起所有的事情全都一無一十的告訴喬董事長。喬董事長認真的聽著,一雙眼卻無法從他的臉上移開。這個眼前的江楓,不光讓他覺得特別的...沈瓊玖正在泡澡,突然聽到門被開啟,沉重的腳步聲漸漸朝她逼近,她僵著雙手緊抓著浴池的兩側,她感受到一隻手探入了浴池,順著她的脊柱一寸寸地往上遊走,噩夢般的聲音貼著她的耳朵傳來:“一個人洗多沒意思。”

柺杖就在手邊,她放棄了。

李總短粗的身軀跳入浴池,將她抵在浴池壁上,搓澡布在她後背上來回劃過,已經結痂的傷口被蹭開,後背慘不忍睹,她聽到瓶子開啟的聲音,接著鑽心的疼痛在她後背蔓延。

是含有薄荷的沐浴露,忽冷忽熱的灼燒刺痛感,激的她額頭直冒冷汗。

她咬著毫無血色的唇,笑著躲開:“不麻煩李總了,我洗好了。”

伸手去夠浴巾,卻被連手一起抓住,李總將她從水池裏托出,猴急地朝床上扔去,隨後整個人壓了下來。

可能是被瓊玖咬怕了,他並不碰她,隻是給她注射各種藥物,看她痛苦且癲狂地掙紮,他透過螢幕欣賞自己的傑作。

沈瓊玖今天有些反常,以往她就算是自殘也不會靠近李總,可今天她主動給了他。

“你憑什麽覺得我季向鴻會要一個不幹淨的情婦。”

季向鴻低頭,溫柔地在葉翡額頭吻了吻。

他的厭惡、他的溫柔在她並不清醒的腦海裏翻騰,這次她真的不幹淨了。

李總還哼著曲沉浸在昨夜的美好中,辦公室的門突然被開啟。

“我不是說過今天誰也不見……”他抬頭,沒說完的話嚥下,立刻擺出一副討好的嘴臉,“警察同誌,這是為何而來?”

他朝秘書看去,秘書為難地搖了搖頭表示不知情。

直到他被警察帶走,被迫取精/液,他都是懵的。

刺眼的白熾燈晃著他的眼睛,他被宣判,有人舉報他性/侵。

有人舉報他性/侵?他瞪大雙眼,百口莫辯:“這是汙衊!汙衊!”

“啪”檢驗結果丟在他眼前,白紙黑字地寫著檢驗結果,的確與舉報人發生過性行為。

“誰舉報的?誰!”

李總目眥盡裂,憤憤不平地追問。

監獄落鎖,沈瓊玖!他腦海裏猛地想起那個女人!

李董入獄,訊息不脛而走,他老婆鬧離婚,公司動蕩,股票大跌。

季向鴻聽著徐東匯報的這些訊息,垂著眼問:“是她做的麽?”

對方有備而來,徐東沒有查出來不敢妄下結論:“不清楚,隻是查到有人在大肆收購李氏的股票,具體是誰沒查出來。”

季向鴻冷笑:“不管是誰,在這個節骨眼明目張膽地蠶食李家,簡直是找死。”

李家和葉家正是合作的關鍵時期,唇亡齒寒的道理,葉宏不會作勢不理。

“沈小姐,我們又見麵了。”

葉宏一身白西裝,手腕上一串佛珠,整個人儒雅慈善,落座撚佛珠,倒像是個活菩薩。

沈瓊玖知道葉宏吃人不吐骨頭,她禮貌微笑。

“你這雙腿恢複的好麽?”

葉宏低頭,抿了口杯盞裏的茶。

沈瓊玖藏在裙子裏的雙腿發抖,笑的從容:“挺好。”

“沈小姐是聰明人。”

葉宏起身,“可聰明的人往往不長壽。”各種聲音,那雙在她身上遊走的手越來越不安分,她下意識的想推開身上的人,可那僅存的理智拉住了她。“這個專案他若是丟了,我爸爸肯定饒不了他。”葉翡的提醒如一盆冷水將她澆醒,她知道這是季向鴻最後的機會。季向鴻幾乎是把酒杯砸在桌子上的,在所有人反應過來前,扭著沈瓊玖的胳膊朝外走去,拐進一個包間反鎖門,將她抵在沙發上,蠻力扯開她脖子上的絲巾,力度大的險些把她脖子勒斷,那剛結痂的傷口再次裂開。他的聲音在她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