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二選一

啡館,充當客人。喬厲琛和林墨也坐在離傭人比較近的一桌,等著楊沛玲。在兩點四十分的時候,楊沛玲來了。她穿著一件米色外套,黑色的長發紮成了一個馬尾,看起來很精神,生活得也不錯。傭人一看到她,立刻起身朝她揮手:“沛玲,這裏。”聽到她的召喚,楊沛玲朝她看過來,揚唇一笑,快步走過來。喬厲琛的人沒有動,等楊沛玲走近。“沛玲,你要喝點什麽?”傭人笑問道。“一杯咖啡就可以!”“好!”傭人揮手,讓服務員過來。服務員...季向鴻氣喘籲籲地逼問,嚇的前台的工組人員險些報警。

繁雜的手續過後,季向鴻帶著李淺唸的血本闖進沈瓊玖的病房。

沈瓊玖還沒反應過來,他便大步跨進來扭著她的手腕,粗魯地捲起她的袖子。

“季向鴻,你要幹什麽?”

她被嚇到,掙紮反抗。

季向鴻死死地壓著她,一隻手將她掙紮的胳膊抵在頭頂,雙腿摁住她亂踢的雙腿,唇被封上,哪怕被咬的滿嘴血腥,他都不曾鬆開她分毫。

針管插入麵板,血順著軟管流出,季向鴻感覺與他穿插相握的手指漸漸變的柔軟,他凶狠地瞪著她,在她漸漸失去力氣放開他時,他卻發了狠的纏上她的舌,就像是個害怕被拋棄的孩子在做垂死的掙紮。

血溢滿試管,滴滴答答地砸在地板上,沈瓊玖有些缺氧,臉色煞白。

季向鴻猛地起身,連個解釋都沒給她,握著盛滿血的試管離開。

沈瓊玖失神地盯著手背上插著的針頭,血還在汩汩地流著,她拔了針頭,拿起他留下的酒精棉摁著。

檢驗過程中,季向鴻就窩在沙發裏,抿著唇一瞬不瞬地盯著那盛血的試管。

葉翡心神不寧,不停地給季向鴻打電話,電話一遍遍地振動,季向鴻端坐在黑暗裏,與世隔絕般寂靜。

深夜,院子裏響起車聲,葉翡嘩啦拉開窗簾朝外看去,他回來了,回來就好。

葉翡順著樓梯跑了幾步,便瞧見季向鴻拖著疲憊的身體朝樓上走來,兩人隔著十幾個台階站住。

“你回來了?還沒吃飯吧?”

葉翡不知道自己為什麽那麽緊張,緊握著發抖的手指,勉強笑著問。

“你能撤訴麽?”

季向鴻試探著問,可葉翡從他哀傷的眼神裏隻看到了逼迫,她的回答無論是什麽,都改變不了他的決心。

“她殺了我爸爸。”

葉翡委屈地看著他,她不想跟季向鴻吵架,葉瓷跟她說過,男人都不喜歡女生無理取鬧,隻有乖一點,他們才會喜歡。

“葉宏隻是你的養父。”

季向鴻避開她的目光,有些無力地說。

葉翡想,葉瓷說的話不全對,如果一個男人不喜歡你,無論你秉性如何,他們都不會喜歡你,那她何必再裝下去。

“對!葉宏不是我的親爸爸,他隻是我大伯,難道不是我爸爸她沈瓊玖就可以殺了人逍遙法外麽?季向鴻,你能不能清醒一點,那個千人騎萬人枕的女人有什麽好的,就算曾害得你險些死掉你也愛她?”

愛會讓一個人變瘋,什麽難聽的話都能說出來。

季向鴻啞口無言,可那是敏敏,他已經把她弄丟了一次,怎麽能殘忍的再看著她死一次。

他有些絕望:“隻要你撤訴,我跟你結婚。”

多麽諷刺,連婚姻都是施捨的,葉翡氣的發抖,卻咬著唇不讓自己哭出來,高傲地笑著:“跟我結婚順理成章的拿回季家,還是救她,二選一?”

季向鴻嘴唇囁嚅,葉翡搶在他前麵說,“如果你選她,我明天就把季家的股票低價丟擲,想蠶食瓜分季家的人比比皆是,不信,你可以試試?”

季向鴻低淺地說:“葉翡,如果她死了,我絕不多活一天。”愛的人!“對了,你怎麽會突然趕到天台來?”賀哲問她道。她來得太巧,而且還帶了那麽多手拿重型槍械的保鏢,很像是早就準備好的。(本章完)“翁嬌嬌!”林墨衝下去的時候,隻來得及拉住她的手臂。她身體往下倒的力道和慣性,使得他也跟著摔了下去。但在快落地的那一刻,他極快的翻轉身子,擋在了她的身下。“哧!”僅管如此,她的嘴裏還是忍不住發出揪心的痛呼聲。江楓和賀哲也立刻衝了下來,這個一直被他們利用的女孩,在這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