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永不相見

是要確定我之前是不是利用你?”林墨問她。翁嬌嬌搖頭:“我來找你,是想讓你知道,你不必再躲著我。我既然已經知道了你的事,你如果有什麽需要,我都願意幫你。”林墨瞳仁微縮,沒想到她竟然豁達到這種程度。“我並不需要你的幫忙。”他說道。“沒事,等你有需要的時候再聯係我也可以。”翁嬌嬌看著他:“我的手機號一直沒變。”“你心裏早己有愛人也沒關係,我們至少還可以做朋友。”翁嬌嬌笑看著他。“好!”林墨點頭。“那我先...如果她死了,我絕不多活一天,這句話像一把刀插到葉翡心上,她恨不的將沈瓊玖碎屍萬段,可她沒辦法,因為愛所以隻能吞下所有委屈。

“啊!”

她憤然抬手打落牆壁上的掛畫,玻璃框碎了一地,破碎的玻璃刷傷她的胳膊,鮮血汩汩的流淌,眼神卻是空洞的:“季向鴻,你真殘忍。”

葉宏的頭七還沒過,葉家的小女葉翡又舉辦了喪禮,婚禮就在泉城舉行,雖匆忙但聲勢浩大,各大媒體都是頭條。

沈瓊玖站在監獄的門口,炙熱的陽光下她抬頭瞧著那巨大的螢幕,隻想到了一個詞,郎才女貌。

視線被淚水模糊,恍惚間她看到蘇瑾城朝她走來,那個她愛了整個青春的男人,如今再見,再也沒了往日那種翹首以盼的心情。

“他還是選了葉翡。”

瓊玖呢喃完這句話,眼前一黑就昏了過去。

就在蘇瑾城抱著昏迷的瓊玖準備離開時,一輛疾馳的寶馬轉了個彎,急刹車導致車輪與地麵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季向鴻推開車門,陰鷙地睨著他:“我隻答應你救她,沒答應你把她帶走。”

蘇瑾城瞧了眼懷裏憔悴虛弱的瓊玖,抬頭溫潤地笑:“你說如果她知道她本是季家的千金,卻因你的疏忽被人販子拐賣,她還親手毀了季家,她能承受的住麽?”

季向鴻垂落的雙拳緊握,凶狠地瞪著他。

蘇瑾城的視線落到他胸前的新郎禮花上,笑盈盈地警告:“你已經娶了葉翡,你還想以什麽樣的身份把她留在身邊?咱們這位葉小姐的脾氣你再清楚不過,眼裏容不得沙子,她要是知道你偷腥,下次瓊玖失去的就不止雙腿了。”

他們擦肩而過,季向鴻整個人如同垮掉般定在原地。

陳末開啟車門,蘇瑾城小心地將瓊玖放進車裏,探身出來時,背對著季向鴻說,“娶了葉翡,奪回季家的同時也附贈了一個葉家,恭喜。”

蘇瑾城瞧著後視鏡裏頹廢的季向鴻,臉上溫潤的笑漸漸變冷,抬手撥了個電話:“葉翡,沈瓊玖我已經帶走了,但友情提示,要拴住季向鴻,隻當名義上的季太太可不行,我這個弟弟我最清楚,他很負責任。”

車聲消失了很久,季向鴻才被一陣手機振動驚醒,他疲憊地接起,是葉翡問他在哪兒。

那夜,沈瓊玖放棄了求生的念頭,那夜,季向鴻醉的不省人事,葉翡將婚房砸了個稀巴爛。

蘇瑾城的手從瓊玖身上的傷痕一寸寸滑過,眼神越來越冷,他低淺的聲音帶著恨意:“我精挑細琢了七年,將你削骨拉筋、抽脂塑形才養成了傾國傾城的模樣,不是任人糟蹋的”,他低頭,額頭輕觸著瓊玖的額頭,吻了吻她的唇,“瓊玖,他們都會付出代價的。”

瓊玖昏迷了一週,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蘇瑾城親自煮了粥,拿著湯匙細心地喂她。

徐東在一旁垂著眼匯報蘇瑾城送給她的禮物。

李氏集團,葉宏突然離世,那份帶有他簽名承諾的協議被葉翡否認,李氏集團陷入經濟危機和誠信危機,蘇瑾城派徐東冒充投資商,李總以公司做抵押,換取流動資金,卻被蘇瑾城釜底抽薪擺了一道,如今李氏集團已被蘇瑾城收購,李總氣急攻心,心肌梗塞搶救無效已去世。

葉氏集團,蘇瑾城是葉瓷法律上的丈夫,而葉翡隻是葉宏名義上的女兒,實則是侄女,所以按法律來講,葉宏沒立遺囑,蘇瑾城是第一繼承人……衣服,反手去拉後背的拉鏈,身後忽然響起不屑的冷笑:“婦科?你是來墮胎的還是保胎的?”是季向鴻,瓊玖盯著地上的影子,卻猜不出他為什麽在這裏。她不言不語,甚至連個眼神都吝嗇給他,季向鴻有些惱火。瓊玖感覺眼前場景猛地一轉,季向鴻蠻橫地將她扳過來,她抬頭眼神陰鬱地瞧著他,不搭腔也就被傷的淺些。“剛回到他身邊,就迫不及待地幫著他對付我,你就那麽見不得季家好?毀了它去討好蘇瑾城?沈瓊玖,你知不知道,你也姓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