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真相

最後幫我們逃離了,你就要捨命回去救他。你有想過我嗎?你有想過這五年我是怎麽過來的嗎?”賀哲看著妹妹哭,眉頭緊擰。在門外的江楓也聽到了,他本來也是要進來一起說服賀紫的。救喬厲琛,其實是他的責任,賀哲並不需要。畢竟喬厲琛是因為救輕輕,才會被抓。沒說什麽,江楓悄悄地下樓。他相信,有賀紫在,她一定會留住賀哲的。(本章未完,請翻頁)賀宅很大,有專門的私人飛機場。之前他們坐的直升機還在,江楓過去,讓機長起飛。...沈瓊玖很乖地吃著粥,藏在被子中的手卻是止不住的顫抖,她想問,季向鴻呢?

蘇瑾城替瓊玖擦了擦嘴巴,將毛巾丟進餐盤裏,徐東帶著餐具離開。

“剛收購了李家,一定很忙吧?”瓊玖盡量克製住讓自己不發抖,委婉的趕他走。

床上陷下去一片,是蘇瑾城躺在了她身旁,這並不是他們第一次同床共枕,如今卻有些不習慣,瓊玖僵著身體往旁邊挪了挪,與他隔了些距離。

蘇瑾城挑起被子,將她撈進懷裏:“不忙,我今天陪你。”

硬挺的胡茬紮的瓊玖額頭刺疼,她拘謹地將拳頭抵在蘇瑾城的胸膛前,想起季向鴻曾說的,他沒了生殖/器,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辛酸,忽然就放鬆了,任由他抱著。

迷迷糊糊卻真的睡著了,夢裏睡的十分不安穩,也許是一直惦記著季向鴻,夢裏的他渾身插著管子躺在急救監護室裏,無論她怎麽拚命的叫他,他都不曾有生命的跡象。

“向鴻!”

猛地驚起,那在心裏惦唸了千回百轉的名字終於衝出喉嚨,瓊玖大汗淋漓地喘息著,那夢太過於真實。

連外套都沒穿,沈瓊玖拉開門朝樓下跑去。

陳末在樓梯口攔住她,他一直都是這個樣子,抿著唇任你推搡,他就是堅硬的跟塊石頭似的紋絲不動。

“讓開!”

沈瓊玖雙眼猩紅,命令道。

“瓊玖姐,你回房吧。”

他陪著瓊玖來泉城,看著她把一個不知名的琢玉坊經營的風生水起,看她八麵玲瓏哄的那些老爺公子們踏破琢玉坊的門檻,那麽風姿綽約、幹練明豔的女人,是他仰望且藏在心裏的。

他雖說俸了蘇瑾城的命令在這裏守著,可誰敢說這沒有他的私心,他不想讓她去見季向鴻,那個將她折磨的發瘋的無情少爺。

如果是以前的瓊玖她還可以鬧自殺來威脅他,可現在她要活著,活著纔可以見到季向鴻,另外,她很清楚,上次她用吊燈碎片割腕時,陳末差點被打死,那些棍子活生生地悶在他身上,他一聲不吭,可她卻被逼著看了整個過程。

她又氣又怒,在陳末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口腔裏滿是血腥味,無力地放開他,哭的崩潰:“陳末,我夢到他躺在急救室裏,我不知道他是生是死,我甚至不知道他發生了什麽?我就是想去見見他,我已經眼睜睜的看著他死過一次了,我不想再來一次!”

她抓著頭發,淚水順著淩亂的發絲淌落,那麽無助且彷徨:“我隻是想見他一麵。”

“他沒死。”

陳末麵無表情地說:“他們是親兄弟,就算再怎麽鬥,老闆也不會要了他的命。”

瓊玖失魂落魄地回房,見書櫃裏的書比較淩亂,便心不在焉地理了理,手觸到一本關於修車的書,她愣了一秒,蘇瑾城什麽時候對修車感興趣了?

書被折了一頁,她好奇地翻看內容,手一抖書掉到地上,她臉色煞白。

沉穩的腳步聲響起,越來越近,她手忙腳亂的撿起書,在蘇瑾城進來那一瞬,有些侷促地坐在床邊,手不住的撩著耳邊的碎發,不自然地笑著:“去、去哪裏了?”疼和憤怒,發誓會替他討一個公道。可後來卻發現,這個故事並不是這樣……瓊玖不想跟他起衝突,她服軟:“好。”蘇瑾城臉上這才泛起笑容,還親自下廚給她做了她喜歡吃的飯菜。瓊玖有些出神地看著他忙碌的背影,心裏卻盤算著藉此去見季向鴻。琢玉坊開業那天,沈瓊玖挽著蘇瑾城走過紅毯盛裝出席,花瓣紛落猶如婚禮。蘇瑾城含笑致辭,沈瓊玖站在一旁卻心不在焉。“瓊玖?”蘇瑾城提醒她,她才慌亂地將視線從某處收回,而他順著她的視線...